合格大法弟子的标准是什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

一、一切都是安排出来的

二零零六年,我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大意是这样的。

一个非常广阔的山洞,有几尊高大的石像端坐在最高处。在梦里,我知道,中间的石像就是师父。

有许多人从山洞最低处向上走着。不断的前行,渐渐走到了山洞的山坡上。在梦里,我知道,这些人就是大法弟子,我也是其中之一。

就在这时,中间的石像(就是师父)腰身微向前倾,向下面望去,并说:下面谁是大法弟子啊?只见山下许多人高高举起手,欢呼雀跃的高声喊着:我是!我是!我是!

我当时已经爬在了山坡上,看到有那么多大法弟子举手高呼,心想:不行!我现在还不能暴露,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想着想着,我一回身,却发现前面是一个死胡同。我只好又转过身来,继续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这时,中间的石像站起身来,来回踱步,并且口中说着什么。在梦中,我虽不知道具体说了什么,但我知道,那说出的是真相。

可是说着说着,石像直接直视着我,继续说。开始我还没觉察出来,等我觉察出来了,才恍然大悟:哦!原来知道我在这啊!顷刻间,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就嚎啕大哭起来,哭的那么伤心,似乎为错过了什么而追悔莫及。

之后,山洞消失了,只见蓝天白云,然后我就醒了。

当时,我身在劳教所。那里的同修马上要進行一场集体绝食。遗憾的是,我没能走出人来参加绝食抗议。

从劳教所回来,查找被迫害的原因时,我发现,被迫害的原因不是中共邪党所谓的强大和不可一世,而是因为大法弟子有执着,有对法理认识的不足,被旧势力钻空子从而被迫害的缘故。

师父讲过:“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1]就好比大法弟子在演一部电视剧一样,有两个导演,一个是师父,一个是旧势力。究竟是按照师父导演的在演,还是按旧势力导演的在演?

二、信师信法

二零一一年,我有了一份工作,开始了以自己的方式从侧面讲真相。为什么要讲真相?因为从我得法那一刻起,我就知道师父所传的法是正确的。这就是事实,把事实告诉给世人,就是讲真相。可是毕竟面对从九九年以来的残酷迫害,即使明白了迫害只不过是被旧势力这个“导演”安排出来的,但心中的怕心、被迫害的阴影总是挥之不去。直到二零一三年、一四年,才感觉到这怕心小了许多,也许是因为敢把真相讲出来给世人听的缘故,也许也有江氏集团不断落马、大势已去的缘故。其实,存在迫害的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有怕心,有怕,就等于对大法不坚信。

我从小学习的就是科学,看到师父讲的关于科学的法时,我也曾试图把科学这种东西从自己的头脑中排斥掉,因为科学这种思维确实严重干扰到自己不能在法上理解法的成度。可是要完全抛弃,我总觉于心不忍,毕竟科学中有些理论虽然肤浅,但也可以解决一些人们遇到的实际问题。于是,我就一直试图寻找一条从科学到信仰的路。最终,我是放下了科学的。我只是从科学的一些理论中,看到了法的伟大。这促使我从人的表面也能够真正的做到坚定法。

对法坚定了,怕心荡然无存。我认识到,即使当下黑云压顶,我也不会再害怕了,因为我坚信,在乌云的最上面,终究有太阳闪耀着光芒!乌云再浓再密,毕竟只是覆盖地球这一层,永远够不着在最上面的太阳。那太阳就是师父、就是大法,那就是大法弟子的导航!

其实,旧势力安排的那些黑云压顶,就是针对大法弟子的怕心来的。没有了怕,旧势力就没有了这最后迫害的借口,那些黑云自然就烟消云散了。

后来我发现,中共政府宣称的十四种邪教中,根本就没有法轮功。那么就是说,江氏集团把法轮功定为X教,完全是污蔑行径,这种诬蔑和迫害才是真正违法的!

三、“谁是大法弟子啊?”

如今,诉江大潮兴起,诉江人数已达到十八万。可正如同修文章所说的,即使大陆遭受过迫害的大法弟子,也不只这个数字吧!看到众多大法弟子走不出来,被怕心等各种人心挡着,心里急啊!

我又想起了当年那个清晰的梦:师父向下望去,并说:谁是大法弟子啊?

正法進程的一个个阶段,進京上访、讲清真相、传《九评》、诉江等等,这一个个师父要我们大法弟子做的,也许就是师父在问:谁是大法弟子啊?

我们是要做那些欢呼雀跃、举手高呼“我是!我是!”的大法弟子呢,还是做像我那时一样因害怕而躲藏却没有了退路的人呢?

我想,师父所要的,就是我们那颗坚定向上的心;师父要我们做的,也许就是大法弟子应该达到的一个合格的标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