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四百余位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新疆报道)截至十一月八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四百一十六位法轮功学员和亲属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状》,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控告状里,他们讲述了法轮大法给他们生活带来的幸福和美好,以及江泽民集团利用公、检、法、司,以及宣传污蔑等手段对他们的残酷迫害。

这些法轮功学员居住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十七个城市:乌鲁木齐市、石河子市、阿拉尔市、图木舒克市、五家渠市、乌苏市、库尔勒市、伊宁市、奎屯市、克拉玛依市、博尔塔拉市、和田市、哈密市、喀什市、塔城市、昌吉市、阿克苏市。他们虽来自社会各个阶层,但是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准,获得了身心的健康和改善。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他们遭到绑架、非法抄家、劳教、判刑,在非法关押中,被各种酷刑,包括电击、野蛮灌食、毒打、死人床、等等酷刑折磨,他们的家人在这场迫害中被株连,在痛苦中,身心俱伤。下面仅举几例。

医务所所长法轮功学员李玉兰被非法劳教 遭电击酷刑

法轮功学员李玉兰,女,七十二岁,医生,家住新疆五家渠农六师一零二团医院。她说:“我在修炼前因多种疾病缠身:慢性气管炎、哮喘、肺气肿、肺源性心脏病、甲状腺瘤、增生性脊柱炎和一—五腰椎骨质增生压迫坐骨神经,经常发生心力衰竭注射强心针,一走三喘不能平卧,久治不愈。原本是一个县团级医院的技术骨干,由于身体已不能胜任手术台上的工作,而被调到企业任医务所的所长。

“一九九七年八月,我因车祸导致左下肢膝关节粉碎性骨折,下肢难以保留,在痛不欲生的情况下,有朋友介绍修炼了法轮功,并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特别好的人。不到三个月左膝关节所换的骨头有了新生,下肢神经也得以恢复,而且当年冬季最易发生的哮喘也没再发生过,其它所有的病也不翼而飞,同时心性和精神境界也得到提升,淡泊名利、乐于助人、不占公家的一点便宜,一切为了人家着想,遇到矛盾找自己,使我的身心受益无穷,因而使我坚定了修炼法轮功的信心。”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李玉兰去北京上访,被关押进崇文区看守所,八月六日,由新疆五家渠市派出所将她带回新疆,直接送进了新疆乌鲁木齐乌拉泊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进入劳教所后,李玉兰拒绝签字“转化”,被罚站、强迫背监规、穿囚衣、在新疆冬天零下三十~四十度的气温下,洗冷水澡、两个犯人包夹不让法轮功学员讲话、长时间的奴役劳动、强制看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因拒绝转化,一天夜晚,三个警察用四根电棍电击李玉兰的手脚和面颊两侧,电击时,李玉兰连续摔了好几个跟头,一直电到小便失禁,不能说话,方才停止。当被电击时,李玉兰有一种活剥人皮的痛苦,当时脚、手、面部电击出了三十多个大小不等的水泡,至今面额还留有一个疤痕,后来提前一年被释放。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法轮功学员江智强被冤狱三年迫害

法轮功学员江智强,男,四十二岁,家住新疆石河子市,在他的控告书中说:“一九九五年四月,我走入了大法修炼。通过看《转法轮》这本书,我知道了李洪志师父和他传出的法轮功,是一部教人按照‘真、善、忍’修炼的高德大法。通过学法炼功,重视心性的提高,我做到了不打人,不骂人,不沾烟酒,待人和善。我真的非常感谢李洪志师父和他传出的法轮功,使我无病一身轻,工作、学习、生活都有劲了。”

可是,“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九日,我被非法刑拘,原因是我在街上悬挂‘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条幅,我被非法拘禁在石河子第一看守所,被拘禁九个月,在此期间强制背监规,吃不饱饭,还要值夜班,不准炼功,限制人身自由,被监视。”

后来,江智强被非法判刑三年,上诉期间,法院不开庭,直接维持原判,关押到一百四十一团北野监狱。在关押期间,父亲不堪儿子不在身边,精神憔悴,心神恍惚,病故。在狱中,江智强被强制背监规,强制劳动,没完成劳动任务还要体罚。每星期必须要交思想汇报。

刑期满了,在监狱大门口,警察不让江智强回家,又将他绑架到乌鲁木齐市洗脑班。在此期间,不让睡觉,打耳光,遭不“转化”送进精神病院、再强制劳教、加刑等威胁恐吓。这些年的迫害给江智强的身体和精神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法轮功学员杨小慧在新疆女子监狱冤狱三年

法轮功学员杨小慧,女,五十九岁,家住新疆石河子市。她在控告书中说:“炼法轮功之前,由于生活中的长期压抑和挫折,心情忧郁、悲观,脾气暴躁。身体患有多种疾病:气管炎、哮喘、心脏病、妇科病、萎缩性胃炎、鼻炎等等,并经常头痛、头晕,四肢无力,极度虚弱。学法炼功后,知道了做人的道理,严格按照师父教导的去做,从此变得乐观、开朗、平和、善良,处处为别人着想。很快,久治不愈的疾病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大法不仅使我身体健康,无病一身轻,更使我精神健康。让我懂得了人生的真谛。事实上,真正修炼的大法弟子都和我一样有着相似的经历,和心灵美好的感受。”

二零一一年,杨小慧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新疆女子监狱,期间,每天强迫看诽谤污蔑大法的电视,每天都在警察和犯人的污蔑、谩骂、攻击、讽刺挖苦、威胁、恐吓中度过。精神上的压力到了极点。每天很晚才让睡觉,强迫超时奴役劳动十几个小时。身体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吃不下,睡不成,咳嗽不断,出狱后检查,才知道是严重的肺结核。二零一一年,在石河子国保大队非法审讯期间,杨小慧被刑讯逼供,“打肩铐”约两小时,致使左臂疼痛数月。期间,她的家人也担惊受怕,甚至也受到威胁,受到很大的伤害。冤狱期间,杨小慧被单位无理开除公职。出狱一年多,工资扣发分文不给,仅靠家人的工资生活。

法轮功学员赵月明被非法劳教三年迫害

法轮功学员赵月明,女,五十岁,教师,家住新疆农业大学,她在控告书中说:我由于生孩子时,刀口感染,出现心包炎,之后又得了全身风湿性关节炎。后来风湿侵入心脏,使原本就不好的心脏又得了风湿性心脏病,身体极度虚弱。九七年三月,有一个同事给我介绍了法轮功。我一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就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在短短的一周之内,我的全身风湿性关节炎就不疼了,心脏也没有任何不好的反应,真正的体会到无病一身轻是啥感觉了。我明白了很多人生道理,“真、善、忍”三个字也深深的溶入到我的脑海中,遇到矛盾都找自己哪不对,做事先为别人着想,变得更加善良,更加宽容,更加真诚,我的家庭也变得和睦,工作也由原来的经常缺勤,到后来工作出色,提升到实验室主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学校就要我“表态”,我所有的家人也都为我提心吊胆。那时来自家庭和单位的压力很大,我每天都很压抑。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九日我因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被关押在六道湾看守所。在六道湾看守所我受到了罚站、不让睡觉、野蛮灌食、戴死刑犯戴的手铐脚镣十五天等酷刑折磨。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日我和另外二十二个大法弟子被送到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我被告知劳教三年。

在劳教所,狱警就用四个高压电棒把每个大法弟子一个一个拖到一个小房间里,长时间电击,直到妥协,才罢手。当我被拖进去的时候,只见巴小梅和另一狱警各拿一个电棒,还有两个在充电。她们恶狠狠的问我:你是“转化”还是准备吃苦?因我不配合她们,她们就开始电击我脖子两侧,电击我的脚背,我当时就感觉特别难受,一下子就摔倒地下,我就在地下打滚,她们就追着在我身上乱电击。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八日,我离开了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离开时,劳教所让我交了每天十元的生活费四千多元。二零零二年七月,我开始上班,因我是“保外就医”出来的,单位只给我发生活费,直到二零零三年我解教为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