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为民请命的清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八日】清代的张瑾,在康熙十九年,担任云南昆明知县。当时吴三桂刚被平定,所以军队的军粮、和战后的官府都由百姓的赋税供应,都是取自于县里,百姓不堪重负。昆明的赋税尤其重。

张瑾向封疆大吏请求,减低昆明的赋税,不被允许。张瑾只好招来流亡之人,给他们耕牛、种子,鼓励他们开垦荒地,来填补军粮的赋税额。一年开垦了一千三百多亩田,三年得一万多亩。张瑾又平均赋税,县里的蠹虫无处科征暴敛和摊派,奸民无机可乘,各种侵民的弊政都绝迹了。

以前,按照旧规矩,百姓供养县官的花费是每天十金。张瑾说:“我吃君主的俸禄,不吃百姓的。”张瑾革除了百姓供养县官的旧俗。自从公费(吃住的弊政)除去了,而接待上级的花费也减少了。

昆明的湖接纳四面山上的水,夏秋暴涨,怒涛流入闸河。沙石壅塞,水溢出,浸入农田。每年都要劳民力来疏通它。晋宁州的边境毗于昆明,上级官员议定凿通昆明的闸河,把晋宁州的水泻到昆明。张瑾指着地图说:“闸河只接纳昆明的水,已不能容纳,沙石溢到岸上为害,岂可再接纳晋宁州的水?并且昆明的地势很高,出现沙石严重堵塞就没法治理了。”上级坚持要向昆明泻洪,张瑾指着地图力争说:“高低一目了然,何忍陷民于死!”向昆明泻洪的计划就取消了。

县里的大小东门外,过去都是闹市,战争过后变为废墟,盗贼栖身在其中。张瑾为盗贼建造住宅,来让流亡的人居住,迁移城中的骡市、马市、羊市来充实它。货栈牧场比邻,盗贼就绝迹了。安阜园,是原来的藩国的囿地,张瑾请人耕种它来供孤寡贫困残疾的百姓吃饭。

朝廷的军队打算用流民所开垦的农田放牧战马,向张瑾求了一年,张瑾都不给他们,日子久了,军队里的人也说他正直。将军的仆人杀了人,张瑾法办了将军的仆人的罪。巡抚仆人的儿子谋划夺取别人的未婚妻,张瑾立即在县衙的大厅为差点被夺走未婚妻的人主持婚礼,判决说:“王法规定不得娶有夫之妇,让这个妇人乘着我的马车,她的夫婿乘着我的马,由衙役送回家。有夺妻者治其罪。”当时的人作歌传颂张瑾的恩德。

张瑾刚到任时,滞留在狱里的要用百来计算,张瑾都审理的明明白白。后来全省的疑案都交给张瑾审理,张瑾多次为冤案平反。张瑾病逝后,百姓画了他的像珍藏,祭祀他。

(《清史稿卷四百七十六列传二百六十三循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