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办豪门权贵 盗贼震服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张克嶷,在康熙十八年,担任刑部主事。有个案子牵扯到执政者的族人,各部门没有敢问的,只有张克嶷请求审问此人。内务府用此人出使外地为借口推辞,张克嶷追查的更急了,发出公文,追问此人出使到何地、归期是哪天,力请状告此人。闻者肃然。

张克嶷担任广西平乐知府,当地瑶族、僮族杂居,盗贼难以查获。张克嶷到任一月,用信义使苗族的酋长心服。拿获了两名大盗,击毙了其中一名大盗,宽宥、赦免了另一人,责令他侦查缉拿其他盗贼。于是,张克嶷在任期间,盗贼不敢窥视他管辖的境内。

张克嶷调到了广东潮州,下属的县里盗贼像群蜂一样四起,有的自称明朝后裔,聚众达一千多人。张克嶷指挥人马斩了三名头领,剩余的众人乞求投降。巡抚将要按照剿灭前明后裔的大案,上报张克嶷的大功。张克嶷却说:“这是盗贼罢了,不过是自称明朝后裔而已。如果(按照明朝后裔上报)兴大狱,株连过多,恐怕会转而生出民变。”就用盗贼结案了。

郡里有豪门大户的人,在迎亲路上,夺了别人的未婚妻。张克嶷微服私访,得到了其踪迹。案子判决,应当执行死刑。监狱的司法官,受督抚的命令,为仗势夺妻者求情,说:“稍微姑且缓刑,当有报答。”张克嶷却说:“我的官可罢,案子不可用钱买。”依法办了案。

(《清史稿卷四百七十六列传二百六十三循吏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