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法轮》拯救了我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二零零六年走进大法修炼的。李洪志恩师的《转法轮》拯救了我,拯救了一个曾经心中充满怨恨,一心只想报复,即将滑向罪恶深渊的我。

因为生孩子时医生疏忽,我的双腿失去知觉,留下严重后遗症,躺在床上一闭眼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糠了的大萝卜,几年都没睡过一个好觉,因为浑身骨头疼的不知道胳膊、腿怎样放,好不容易刚睡着就醒了,因为不是腿转筋就是手没知觉了。心里充满了恐惧不安,怕自己哪一天半夜突然瘫痪了。我还不到三十岁啊!还有不幸的婚姻在一次暴力中,造成我腰椎突出,很多年都不能弯腰十分钟,洗衣、拖地都是停停歇歇,有时早晨洗涮也是如此。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中年女子,初中毕业,没有太多的文化知识,不懂得大道理,也没有远大的理想,一生的梦想就是为所爱的人洗衣煮饭,相爱一生。糟糕的身体和家庭暴力使我内心充满了痛苦、绝望,一度患上了抑郁症,常常暗自哭泣,泪流满面,几次想自杀却又不甘心。在家庭暴力中,我的心越来越冰冷刚硬,脾气也越来越暴烈。原本面容灵秀,神采飞扬的女子,几年下来面容憔悴,双眼呆痴,心里充满了怨恨,那几年我总想着报复,想把所受的暴力和伤害还给他,甚至同归于尽也无所谓。

我深深的了解:不幸的婚姻不仅仅扭曲了我的容颜,也扭曲了我的人生。我深深的绝望悲哀,我只剩下一具躯壳,行尸走肉,我的心在地狱里,充满了痛苦、怨恨、绝望和报复。白天,我的思维常常陷在被伤害的耻辱里不能自拔,觉得活得人不人鬼不鬼,好悲哀;黑夜,梦里我是孤魂野鬼,拽着半空中垂下来的一根绳子游荡,身下是一望无际的海,找不到归宿,醒来已泪流满面。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二零零六年五月被改变。

那是一个难忘的季节。偶然的机缘,我得到了一本《转法轮》,在每天静静的看书中,我心中的坚冰慢慢溶化。在师父的谆谆教导中,在博大的法理中,我明白了一切都不是无缘无故的、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无论怎样的爱恨情仇,怨緣、恶缘,只有一颗真诚、宽容、大善大忍的心,才能善解一切。我的心,在李洪志师父洪大的慈悲里,变得柔软、平和、安详。

当我放下心中的怨恨,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时,身体在炼法轮功中迅速恢复健康。折磨我十几年的浑身骨头痛、腰椎突出、手脚麻木、腿抽筋、失眠、抑郁症,都不翼而飞,身心仿佛又回到未婚时的少女时期,一身轻松,看谁都亲、看哪都好。

看到这些文字的人,也许觉得怀疑,真的吗?真的有那么神吗?是的,如果你请一本《转法轮》,以纯净虔诚的心静静阅读,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人与人接触者,甚至一思一念中,都严格按照书中“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神迹也会在你身上展现。如果你只是抱着研究、批判、怀疑的态度学理论知识,而不切身实践,神迹永远是神话。法轮大法是佛法,佛法无边。

修炼后我改变归正自己,丈夫的心被感动,重归家庭,并且改掉打人的恶习,家庭又变得祥和;但就因为我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多次被迫害,被迫流离失所,他不堪压力和寂寞,选择了重组家庭。我年迈的父亲,在我流离失所的牵挂和担心中去世,临终时嘴里还在喊着我,而在严密的监控中,我却不能在他生命的最后尽一个女儿的孝道,也没能给他老人家送终。老母亲也是整天胆战心惊,怕我被害死在劳教所。

我虽然被如此迫害,但我对迫害我的人没有任何怨言。因为恩师说过一句话,世上的人都是他的亲人,恩师的亲人也都是我们的亲人,所以面对伤害我们的人,没有怨恨,反而觉得她们很可怜,愧疚自己的修为不够,不能唤醒他们的良知。当劳教所的女队长问我:你师父为什么不来救你?我笑了,很幸福的说:我师父早把我救了,几年前,我的心我的魂在地狱里,是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的;真正的救一个人是救人的本质——灵魂,只有拒绝邪恶,选择善良,才会得救;你们也是我恩师要救度的众生。女队长又问:你恨我吗?我呵呵乐了:不恨!你也是被江泽民谎言欺骗利用的受害者。我之有幸,是我幸遇大法,改邪归正,走上了一条修炼“真、善、忍”的修佛大道;你之不幸,是厄运让你做了江泽民的打手,走了一条“假、恶、斗”通向地狱的死亡之路。

江泽民这个邪恶小丑出于妒嫉,滥用职权挑起了针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动全国两千多家报纸、一千多家杂志和数百家电视台和电台,制造弥天大谎,全力进行轰炸式的疯狂攻击、污蔑、抹黑“真善忍”大法,疯狂绑架、残害、杀掳善良修炼人,利用谎言挑动中国十几亿百姓仇视佛法,把十几亿中华儿女拖向地狱。这是中国的悲哀,这是中华民族的耻辱。

这场持续了十六年的迫害,这一场浩劫啊!就像文化大革命一样,扼杀了多少人性,泯灭了多少亲情,拆散了多少家庭,残害了多少生命!面对强权和迫害,我站出来大声说:停止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