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秘密开庭 佳木斯女警最后陈述再次呼唤良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市退休司法女警崔会芳,因修炼法轮功而被当地公检法司部门构陷“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在佳木斯市前进区法院遭非法庭审。

法院临时宣布“不公开开庭”,不允许亲友旁听。崔会芳在最后陈述中继续呼唤良知。

辩护律师认为此案从立案、侦查到司法鉴定程序多处均属违法;涉案文件不构成国家机密。这场司法迫害,是出于对崔会芳从警察到法轮功修炼者身份转变的敌视和报复,违法的案件参与人涉嫌滥用职权徇私枉法。希望法院能在最后关头,坚守正义,宣告崔会芳无罪。

崔会芳
崔会芳

此前,佳木斯公检法、“610”等部门已经数次试图开庭,但均未能得逞。为崔会芳作无罪辩护的是黎雄兵律师、张科科律师,这次进入法庭时无安检、没有搜包,也没有遭遇前几次被要求出示身份证等刁难阻挠。十月十四日非法开庭时,黎雄兵律师要求找法院院长投诉和纠正安检法警的刁难行为,遭法警王宪军殴打,崔会芳的儿子刘畅欲录像作为证据,被一群法警强拉硬扯拖进里屋,随后屋中传出“警察打人了”的呼救声。当天开庭未遂,两位律师离开法院后,到检察院投诉控告。

法院秘密开庭 庭外殴打家属

开庭前法院周围布控了佳木斯市“610”、佳木斯中级法院、前进区公检法等很多部门的警车、警察和便衣,如临大敌。

图5:11月20日崔会芳案在佳木斯市前进区非法庭审时,法院周围布控的车辆。
十一月二十日崔会芳案在佳木斯市前进区非法庭审时,法院周围布控的车辆。

图7:法院门前的便衣
法院门前的便衣

图4:关注崔会芳案准备到庭的亲友和人群中布控的便衣。
关注崔会芳案准备到庭的亲友和人群中布控的便衣。

庭审定于二十日上午九点四十分,来参加庭审旁听的崔会芳家属朋友都提前来到法院门口等候,还有一些亲友是从外地赶来的,突然法院宣布“不公开开庭”,不允许亲友进入法庭旁听。律师和家属都提出了质疑,因为此前案件主审法官葛莉已明确向家属承诺,案件会公开公正的开庭审理,允许旁听。法院向辩护律师送达的前后四份出庭通知书,没有载明或者口头提示“不公开开庭”,也从未通知家属不予公开开庭。法院也没有给律师和家属合理的解释,崔会芳的一部分家属离开了法院前往佳木斯市中级法院、前进区政府等部门投诉。

开庭后,被阻拦在法庭外的崔会芳亲友聚集在法院门口。这时从法庭里走出来一个人,穿着便装,手里举着一个微型摄像机,毫无顾忌、挑衅似的对到场的每一位崔会芳的亲朋好友及围观的人进行录像,几乎是直接贴着人的脸在录。这时,崔会芳的侄子把手机拿出来,也对着这个人录像,他十分恼怒地问:“你叫什么名?”亲属随即问他:“你叫什么名?凭什么给我们录像?”他无赖地说:我录着玩的。这样一问一答间,就发生了肢体冲突,当时便衣很多,他们很野蛮,随便出手打人。

图1:开庭当日在法院门前最先动手打人者,也是录像挑衅者
开庭当日在法院门前最先动手打人者,也是录像挑衅者

很快又从法院小门冲出来十几个着装法警,对所有敢于发声的人大打出手。二十多个法警及便衣殴打、撕扯着崔会芳的几名亲友,被打的最厉害的是崔会芳的侄子,只见一群人把他一个人压在地上,拳打脚踢,还有人喊,拿来手铐!然后从背后将崔会芳侄子双手铐住,当时他的脸都变成了紫色,但他仍然抗争着,最后被这些人扯着衣领,四脚朝天、连抬带拖地弄到法院屋内。

那些法警和便衣还对崔会芳大哥进行撕扯,把老人家弄的满头是汗,后来老人的女儿拼命阻止,警察们才停止撕扯崔会芳的大哥。法院二楼平台上也有人在录像,还有几个便衣手持小摄像机嘴里喊:赶快走开!否则对你们可不好。

图2:在树丛中蹲坐着的人是崔会芳的亲友,开庭前因给聚集在法院门口的便衣讲真相,而被便衣打骂,被抬着扔到马路中间的绿化带。
在树丛中蹲坐着的人是崔会芳的亲友,开庭前因给聚集在法院门口的便衣讲真相,而被便衣打骂,被抬着扔到马路中间的绿化带。

图3:崔会芳亲友被便衣抬扔到绿化带里的过程。
崔会芳亲友被便衣抬扔到绿化带里的过程。

开庭前,崔会芳的一位朋友在前进区法院门前给聚集在那里的便衣讲真相时,被多名便衣拳打脚踢,抬起来扔到路边的绿化带中,边打边骂,满嘴污言秽语,其中佳木斯市奋斗派出所指导员董绍龙的行为非常恶劣,满口脏话。董绍龙还对一名质问他们为什么这样对待家属的人又踢又打。

图6:打人最狠的便衣董绍龙,他是佳木斯市奋斗派出所指导员
打人最狠的便衣董绍龙,他是佳木斯市奋斗派出所指导员

因被安排到佳木斯市前进区法院附近布控的便衣来自于不同的单位和部门,当一便衣用手机给到场的朋友和家属录像时,另一便衣过来试图抢录像者的手机,后来听到另有一人说:“别抢,都是一家人”时,方才作罢。

庭审多处违法 律师据理力争

此次非法庭审的合议庭由审判长周刚、审判员葛莉、陪审员刘佳宝组成,书记员丛欣欣担任法庭记录。公诉人由检察员洪蔼墡、戴晓林出庭公诉。

开庭后,律师指出法庭的种种违法之处,要求办案人葛莉回避,法庭休庭了十多分钟请示院长后又重新开庭。律师当庭提出司法鉴定不公问题,法院拒绝从新鉴定。

辩护律师张科科提出法庭一直未能允许其阅卷,限制了辩护权利并质疑审判的公正性。审判长周刚辩称“是你自己没来法庭阅卷”而推卸责任。张科科指出,是法院对阅卷的律师非法安检法警阻止律师进入法院阅卷所致,法院的违法行为侵犯律师人身权、剥夺了律师阅卷权。此前张科科律师两次到法院都因法院非法安检无法阅卷,律师曾到佳木斯市中级法院、前进区检察院、前进区人大等部门投诉控告。

在庭审中,辩护律师认为此案从立案、侦查到司法鉴定程序多处均属违法;对崔会芳实施行政拘留没有任何理由,进而进行违法搜查“找到证据”转为刑事拘留、逮捕、审判,办案目的和初衷并非因为崔会芳“非法持有国家机密”而是针对崔会芳从一名警察到法轮功修炼者身份转变的迫害和打压;涉案文件不构成国家机密,这场司法迫害,是出于对崔会芳从警察到法轮功修炼者身份转变的敌视和报复,违法的案件参与人涉嫌滥用职权徇私枉法,终将受到追究。希望法院能在最后关头,坚守正义,宣告崔会芳无罪。

图9:崔会芳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的照片
崔会芳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的照片

现年五十二岁的崔会芳,二零一五年一月退休前是佳木斯市劳教所(劳教制度解体后,改为强制隔离戒毒所)警察。崔会芳在佳木斯市劳教所工作期间,曾经亲眼目睹和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因迫害而接触法轮功,了解真相后开始诚意阅读法轮功书籍,并受益于法轮功,崔女士不仅目睹也亲身体验了法轮功的超常、神奇与美好,自己也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成为了真正的法轮功学员。

崔会芳因到建三江前进农场现场声援“建三江案”非法庭审,后遭国安、国保监控,于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不法警察在崔会芳的电脑中发现有三份佳木斯劳教所当时干警们共同“学习”的所谓“文件”(一份是黑龙江省劳教局(戒毒局)通知,另外二份是简报),佳木斯检察院就以此为借口,以“持有国家绝密、机密文件”为由,对其非法批捕。

崔会芳最后陈述 继续呼唤良知

在法庭自我陈述中,崔会芳平和、真诚,娓娓道来:我没有对社会产生任何不良影响,如果有一天,对法轮功的错误打压被纠正,所有参与迫害的人都将被定为罪犯。

“文革”中,红极一时的造反派曾紧跟中共党中央的战略部署;“文革”一结束,冲锋在最前面的“造反派”们随即被斩首认罪,这不是教训吗?

今天,你们将我置于被告席上,我觉得很荒唐、可悲!大法修炼人所珍视和遵循的“真、善、忍”理念,使我处处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淡泊名利,在工作中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多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和“先进个人”。在别人晋升副科级时,我主动将其所需要的先进指标让给了他们。

我希望世人都能找回良知,不再伤害别人,让世界变的更加美好。希望法官、公诉人和在座的各位,请用你们的善念良知来明辨是非,分清善恶,不要参与犯罪,不要迫害法轮功。

我们没有杀人放火,我的行为没有伤害到任何人。特别提醒法官、检察官,每一份判决书上都有你们的签名,你们要终生为此负责。如果你们办了一个冤案,导致法轮功学员受到伤害,你们应当是第一个要承担刑事责任的人,希望你们能审慎的对本案做出公平的裁定。

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党羽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李东生、徐才厚以及多名省部级高官纷纷落马,都是因为参与筹划迫害法轮功而遭致恶报。今天,我虽身陷囹圄,但并不为自身所承受的苦难而感到难过,反而却为那些至今还在被蒙蔽中,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感到着急和难过。因为我的痛苦是暂时的,而你们参与迫害的人还不清醒,就将永远失去了未来。

如果我的经历能让更多人清醒,从而了解了法轮功真相,我的苦就没有白受,就是值得的。“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今天,我也将这两句话送给你们,希望你们和家人都能平安、快乐!

崔会芳一字一句的,用了大约三分钟的时间,做了当庭最后陈述,书记员一字一句的将其一一记录下来。法官、检察官都没再说话和打断她。庭审在下午一时三十分左右结束,案件没有当庭宣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