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正念足 神迹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我是一个不识字的老年农妇,第一次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就感到肚子里发热、滚烫,无比舒服,师父的法太好了,从此坚信师父,决心一修到底,脱离人世间这个苦海,跟师父回家。

修炼后,我的皮肤白里透红,走路生风,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无论对谁都是笑脸相迎。这期间在我身上发生了无数的神奇事,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美好。在此只举一例:

二零零七年腊月二十三过小年这一天,我的注意力不集中,下楼时踏空了一步,摔了下去,左腿膝盖半月板粉碎性骨折。医生说因年岁偏大,受伤部位又特殊,所以要卧床半年,否则,将落下终生残疾,就只能拄着拐杖行走了。

当天夜里,女儿陪我睡觉,照顾我。女儿一会就睡着了,我翻来覆去无法入睡,膝盖的剧痛还比不上我心里的痛——半年卧床不起,证实大法的事我不能做,也不能去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世人了,这怎么能行?肯定不行。无论我有何种执着与漏,旧势力都不配来干扰我、迫害我。师父说:“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1]师父的法使我浑身一震,从里到外从上到下一股热流通透全身,我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师父肯定不会让我躺在床上,我的腿必须迅速恢复,做我该做的三件事,病床不是我呆的地方。

半夜十二点的正念发完后,我轻轻下床,穿好衣服,站在地上,打开炼功音乐,决心按师父说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2],该抻的时候抻,该弯腰“随机下走”[3]都照做不误。这时只听到骨头“咔咔”作响,我坚信师父在给我接骨疗伤,而这个撕心裂肺的痛是我生生世世必须承受的一小点,而慈悲的师父给我已拿下去了很多很多。师父的承受才是巨大的。

当我炼完五套功法后,头上热气腾腾,脸上的泪水和汗水合为一体,身上穿的内衣、毛衣、棉衣全都能拧出水来似的。此时我发现我的腿已经恢复正常,行走自如了!于是我洗头洗澡将衣服洗净晾上,又将早餐做好,吃完后发了六点钟的正念,喊醒了女儿,告诉她我好了。

女儿原以为我发烧说胡话,看到我行动自如才相信,并高兴的狂奔狂喊并到二楼喊她的哥嫂,告诉他们:妈妈好了,稀饭都煮好了。孩子们跑过来看到我的状态都目瞪口呆了,然后齐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子女及亲朋好友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更加明白邪党迫害大法弟子是违背天理,纷纷“三退”,作出正确的选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