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遭摧残的花季(4)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接上文

被非法劳教的少年

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一年级学生王雨,家住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北庄村,二零一零年时他十六岁。那年十二月初,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总院的赵处长,伙同学院副书记杜彤到王雨的宿舍进行有目的的所谓检查,搜查出王雨书包里的法轮功书籍。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自动化工程学院的老师和当地六一零到王雨家吓唬他的家人,六一零的人对王雨的家人说,要是不去洗脑班,就叫人把王雨送看守所,最少得判八年;学院的人威胁家人说,要是不去洗脑班,就不许再念下去。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早六点,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总院赵处长、张惠清、杜彤以诱骗方式将王雨绑架至昌平区胡庄村的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六月五日,王雨再遭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三十日王雨被父母接回家中,身体上有明显的被长时间用手铐铐过的疤痕,身上有腐烂、用绳子捆绑过的疤痕,并且走路明显的不正常,不能长时间行走。

河北廊坊市安次区北史务村王艳雷,一九八四年出生。王艳雷的妈妈身体有病,听说修炼法轮功可以使身体健康也想修炼,但由于没文化,看不了《转法轮》,只好叫艳雷每天念给妈妈听。王艳雷被《转法轮》的法理所折服,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二零零零年正月王艳雷将自己修炼大法以后,如何从一个沾满恶习的坏孩子改变成一个助人为乐、自谦自律的好少年的经过写了下来。带着这封信并带着对政府的信任,满怀希望的同爸爸一起去北京上访。没成想上访无果反被廊坊公安恶警绑架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艳雷同妈妈一起去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在广场上他不畏强暴,高喊“法轮大法好!”而妈妈却因为害怕警察的拳脚,没敢喊出声来。在警车上艳雷对妈妈说:“妈妈我为你而难过,广场上有那么多大法弟子视死如归,敢于站出来证实大法,你却如此胆小。”妈妈也难过地哭了。就因此,还不到十七岁的王艳雷被廊坊公安一处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廊坊市万庄劳教所。

广西百色市的法轮功学员钟艳君只有十六岁,与母亲一同被非法劳教。为了不让她们母女见面,钟艳君被安排进四大队,其母被安排在三大队。

吉林省延吉市法轮功学员、双胞胎姐妹刘汶汶、刘潞潞,年仅十六岁。因进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二零零一年四月初被非法关押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在警察所谓的“转化”过程中,她们遭受到与成年人一样的电棍、拳脚的恶毒迫害,两人被分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和七大队。

还是在这个黑嘴子劳教所,十六岁的尚思伶,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绑在死人床上十七天,血水、泪水、汗水混合着大小便。有谁能领会这十七天的艰难时日,那真是度日如年。

今年三十二岁的长春市九台区法轮功学员孙肖雨,在控告江××的诉讼状中这样自述自己十六岁时遭到的迫害:“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三日,我被戴上手铐,押上警车。七点多,我又被带上警车押往营城分局。这时他们还给我头上套上了黑色塑料袋,我喘不过气,几乎吐出来。我说难受、想吐,他们也不理我。派出所和分局路很近,到了分局这次没让我跪下,而是把我的手和脚分别四个手铐铐在上下铺的铁管子上,我成‘大’字形,警察继续打我嘴巴子,逼问我家大法书的来源。在这期间因为停电,整个楼全黑,好几个警察用那种强光电筒烤着我的脸和眼睛,我感到头昏目眩。

“第二天的早上八点,我被警察继续头戴塑料袋,押往九台拘留所。他们把我的两手交叉在背后铐着;一是从腰到背,二是从脖子到背,把两手用铐子铐上,按住后背,反方向拉手铐,当时感觉手臂都快断了,这样,被折磨大约二十分钟。……就这样,我又被没有任何手续的送进饮马河劳教所,教期二年,直到二零零三年十月二日才被放出来。”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河北深州市六一零季杰和兵曹乡宋庆庄绑架了大法弟子杨晓温。傍晚公安局政保的恶警贾双万带人又去杨晓温家把他十六岁的儿子杨德强绑架,杨德强不配合,恶警就把杨德强铐上背铐,扔进汽车后备箱。在公安局,贾双万和张元相毒打杨德强,用皮鞋踩手铐,踩胳膊,长时间扇耳光。晚七点,贾双万强行按着杨德强摁手印后,秘密送进看守所。杨德强不配合他们,张元相就用皮鞋猛踩杨德强的太阳穴。看守所的几名恶警也对这个十六岁的孩子拳打脚踢,孩子几次被打的昏过去,折磨的死去活来。据悉,看守所恶警还开了枪吓唬他。

在看守所,杨德强被拖进一间小屋,被贾双万、张元相伙同看守所恶警摁趴在地上,强行脱去鞋子,扒光衣服,用皮带轮番打。贾双万打累了,张元相接着打,打了好长时间,杨德强硬是咬着牙没吭一声。在一旁站着的一名恶警还说:使劲打,看你的骨头硬还是我的棍子硬。打人发了疯的恶警贾双万找来一个竹制刑具,狠打德强的手背。夜深了,才把奄奄一息的杨德强关进监号里。贾双万他们共提审杨德强六、七次,每次都是刑讯逼供,每次杨德强回监号都是伤痕累累。后来,杨德强被非法劳教三年。

被诬判的少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山西省长治市襄垣县大法弟子十六岁的小张在天安门城楼上打开横幅“法轮大法好”。在众人面前,恶警穿着大皮鞋对其拳打脚踢,十六岁的小张当场被打昏死过去。天安门分局看到小张情况严重,将其送往医院抢救,后被押回襄垣判刑一年半。

二零零三年四月,黑龙江双鸭山市年仅十六岁的孙茹雁,因和一位法轮功学员住在一起,而遭警察绑架。警察在对那位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时,将孙茹雁绑架走。非法提审时,孙茹雁被恶警李洪波打耳光、恐吓、威逼、辱骂。之后,她被劫持到双鸭山市看守所。她拒穿号服,被恶警所长白树文用塑料管抽打、绑坐铁椅子,孙茹雁一共坐了四天两夜。二零零三年七月,十六岁的孙茹雁被诬判三年,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二监区迫害。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