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事堪持天日盟

一代清官况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况钟,明朝江西靖安县人,《明史》记载其“幼聪颖好学,长而淹贯经史,视势利声华澹如也”,而且“秉心方直,律己清严,习知礼仪,处事明敏”。他不畏权势,伸张正义,为民伸冤的行为为人称颂,是一位受百姓尊敬的清官,人们称他“况青天”。

宣德五年,况钟被吏部特选担任当时“天下第一剧繁难治”、全国最富庶的苏州知府之职。苏州府不但负担着全国税粮的十分之一,而且官吏奸贪,百姓困顿流离。明宣宗曾就苏州府知府的人选关照吏部:“苏州府是大郡,公务繁剧,赶紧物色廉洁奉公、有才能者出任知府,贪污暴虐、残害百姓的人不能任用。”况钟到任后,因前任知府对讼案“累年莫决,囚多死于淹禁”,即先着手清理积压的案件。他整肃吏治、端正风气,平反冤狱,凡蒙“奇冤”者,“无不昭雪”,对欺压人民、横行不法的胥吏予以处罚。

当时苏州府管辖七个县,况钟排了一个日程表,每日轮流勘问一个县的案,周而复始,从不间断。在刚到任的八个月中,就清理了1500多件案子,纠正了很多冤假错案,从此“吏不敢作奸,民无冤抑”。明冯梦龙《警世通言》有一篇《况太守断死孩儿》,称赞“况青天折狱似神”。况钟为政,纤悉而且周密,他设置两本簿籍记录乡民的善恶,用来进行劝善惩恶;又设立通关勘合簿,防止出纳时行奸作伪;设立纲运簿,防止运夫偷盗侵没;设立馆夫簿,防止无理的需求。他兴利除害,不遗余力,扶植良善,民间将他奉若神明。

苏州府虽然富庶,但况钟也看到了当地百姓承担税赋过重。他核减税粮,废止多项苛捐杂税,并实行折征等办法减轻百姓负担,稳定和发展经济。他一再上疏奏请核减苏州府重赋,明宣宗批准减去官田租七十二万一千六百石,荒田租十五万石。他建立济农仓以备发生灾害时赈济,在后来发生的一次旱灾时,由于济农仓存粮充足,灾民很快都得到了救济。他率领民众疏浚河道,兴修水利,促进农业生产的发展。他劝课农桑,写下了《劝农诗》:“嗟我微材愧牧民,车驱有句向农申。人生务本惟耕凿,世道还醇重蜡豳。粒粒皆从辛苦出,般般无过朴诚遵。迩来弊革应须尽,并戴尧天荷圣仁。”希望百姓能够丰衣足食,生活在象尧舜那样的盛世。

况钟重视文教和人才的培养。当时苏州府所属各县的学校大多狭窄阴暗,容纳不了多少生员。况钟自己筹集经费,没有向百姓摊派任何费用,仅用半年时间,就重新选址将吴县的学校重建起来。又开始大规模地扩建苏州府的学校,为府、县的生员们提供了良好的读书条件。他对本府的教材亲自过问;对家境贫困的学生予以资助;对才学优长、行为端方的人才大力向朝廷推荐。如他准备推荐书生邹亮,这时有人因妒嫉而诋毁邹亮,况钟说:“是欲我速成亮名耳。”他立即写了奏章,朝廷即召任邹亮为吏刑二部司务,后来迁升为监察御史,并成为明“景泰十才子”之一。

况钟任职苏州十三年间,深受百姓爱戴,三次离任,都被百姓挽留,继而复任。第一次离任是因其母亲去世,此为“丁忧”,况钟走后,苏州百姓想念他,作歌谣道:“况太守,民父母。愿复来,养童叟。”并把这首歌谣抄在纸上,贴遍了苏州的大街小巷。还有一歌谣道:“郡中齐说使君贤,只剪轻蒲为作鞭。兵杖不烦森画戟,歌谣曾唱是青天。”有三万多人上书请朝廷召回况钟,朝廷接受了人民要求,特颁诏命况钟缩短“守孝”期,重回苏州任职。第二次离任是他任期三年后进京述职,苏州人民怕他因政绩优异,升官离去,再次联名上奏朝廷挽留。以致启程时,众多百姓依依惜别,“士耆民庶咸候上道,且控舆卧辙”,舍不得他走。当朝廷再次顺应民意,况钟再返苏州任职,人们才放下心来,欣欣然唱到:“太守朝京,我民不宁。太守归来,我民忻哉!”第三次离任是他治苏九年任满,例应上调朝廷,苏州人民八万人又上书挽留,人们自发设帐相送,“饯送者数百里不绝”,况钟亦感慨垂泪。朝廷仍顺应民意,明英宗升况钟为按察使,署苏州府事……

况钟为官清廉,三餐佐饭,仅一荤一素;身居简室,未铺设华糜之物;两袖清风,不置家产。他在《又勉子侄诗》中写道“存心立品贵无差,子孝臣忠两尽嘉。惟有一经堪裕后,任贻多宝总虚花。膏腴竟作儿孙累,珠玉还为妻女瑕。师俭古箴传肖者,取之不竭用无涯。”从中可以看到他以俭约律己的生活态度。

他赴北京述职,在明朝,地方官进京朝见,一般都要带土特名产送京城里的权贵,而况钟进京却两袖清风,不带一锱一铢。每当他赴京临行时苏州大小官员和百姓纷纷赠礼送行,可况钟全部拒收。他曾作《进京诗》二首倾吐心声,其一:“清风两袖朝天去,不带江南一寸棉。惭愧士民相饯送,马前洒泪注如泉。”其二:“检点行囊一担轻,京华望去几多程。停鞭静忆为官日,事事堪持天日盟。”

况钟作为一代清官廉吏,清正为民,一尘不染;“事事堪持天日盟”,不仅是其一生的真实写照,而且从中可以看到古人的忠于信仰。从古以来,传统文化经典所载及古圣先贤,无不以敬天为本,敬奉上天,敬天道,守良知,持操行,其自觉的道义担当和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胸怀,天日可鉴。

(源自《明史》《况太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