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信师信法 无所不能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尽管在修炼路上已经走了十九年,跟头把式的跟随师父走到今天,有精進实修时的快乐,也有做的不好时的懊恼,更有剜心透骨去执着的痛苦。但是有一点非常清楚,即在哪件事上能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那件事就无所不成。

不存在的过滤词

几年前,我在市里开了一个小店,小店离家约有十里地。我就利用路上这段时间,发真相短信救度众生。

但是中共恶党利用它的网特几乎把所有与大法有关的词语都屏蔽掉了,连“真、善、忍好”都发不出去。为此明慧网专门出了一本“安全手册”,要求按手册操作。其它的我都可以做到,就是这个过滤词,怎么都弄不好,加上其它符号太多或写的太不明白,常人就会看不懂,还担心被邪恶定位、监听。

买个新手机,改好串号,买一张新卡开始发,发出第一条后就显示:“发送失败”,再发一条还是“发送失败”。吓的我赶紧把电池抠出来,把卡扔了,因为我当时认为可能被邪恶定位、监视了。又改了串号,买了新卡,还是发送仍旧失败,吓的又把卡扔了。

也不能老这样下去啊。静下心来想想,首先自己心态不对,怕心太重。发短信的时候,吓的手都哆嗦,心也在怦怦的跳。又买了一张新卡也没敢往手机里装,心里琢磨着怎样才能发短信顺利,又能使众生一看就明白。

有一天正在路上走着,突然想起师父讲过:“最大一层分子粒子组成的砖呀、水泥呀,它对你没有制约性了。因为你的最大一层分子已经完全转化成高能量物质,而你这个分子以下更小的分子对它来说已经不成为阻挡,就象那个布一样,你对它吹气,气就可以吹过去,就说你可以穿过去。”[1]学了师父这段法,我一下子明白了。“法轮大法”、“真善忍”是整个宇宙中能量最强大、最微观的,能穿越一切生命和物质,怎么可能发不出去呢?谁又能阻挡的了呢?

我赶紧把那个新卡装在手机里,编一个简单而又直观的短信,没考虑任何过滤词的问题。短信的内容大概是: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党、团、队,您就可以化险为夷、平安度过灾难。

写完一点“发送”,显示:“发送成功”。接着就有人回信问:“你是谁?”我回信说:“我是您的朋友,现在不方便告诉您,请记住我告诉您的话,我只是想让您平平安安。”他又回信息说:“谢谢!”

接着我把手机设置成自动发送放在兜里继续赶路。到店里一看手机记录,已经发送了一百六十多条了。到了晚上回家时,又边走边发,又发了一、二百条。

这个经历告诉我:如果真正能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心如磐石,基点站在救度众生和证实大法上,真的就无所不能。其实我们平时大多都是被人的观念、执着心、世间假相障碍住了。但我们平时一定要按照明慧网的要求去做,我们在常人中,很难时时保持十足的正念,个人、同修和整体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清除邪恶画报的神奇过程

去年,我向法院起诉单位对我的迫害,并发了邀请函和公开信揭露邪恶,他们觉得很没面子,想尽各种办法企图加害于我,但都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和同修整体的正念抵制下没有得逞,最后邪恶利用中毒较深的人制作了一个大幅画报作为反击,贴在宣传栏里,诬陷大法,毒害众生。上面还留有电话,让居民举报发资料和信函的人。虽然没有直接写我的名字,常人也都知道是因为我打官司,单位才贴的这个大画报,我知道是因为自己的争斗心、面子心太强招来邪恶的迫害。

画报贴出后,同修认为是邪恶设的圈套,不能轻易去清除,它们可能在暗处蹲坑。这提醒也不是没有道理。但作为大法弟子总不能看着不管。我就在站内信箱发信,想让外面的同修把它清除掉。可是两、三天过去了,邪恶画报还在那儿贴着。其实外面的同修已经来过两次了,画报是锁在玻璃门里面的,四周是铝合金框,后来听同修说两个男同修费了很大劲也没能弄开。而且那个地方白天人来人往,晚上灯火通明,四周都安了摄像头,还有两辆警车停靠在画报前面。表面看上去,真的是“老虎吃天,无从下手”。

同修都很着急,但好象除了加大力度发正念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在居民区最显眼的地方贴这么个东西,毒害众生不说,对大法弟子来说也是一种耻辱。连丈夫都用嘲讽的口气说:不能了吧?丢人了吧?人家贴上“……”了(他以为我没看见)。

他的话反而让我正念大增,在我脑海里翻来覆去的各种不好的念头一下子没有了。我什么话也没说,心想明天就让它消失。

前两天我就写了一封真相信。第二天一上班,我拿着真相信去单位找宣传部的负责人,给他讲了真相和这样做的利害关系,希望他们自己清除或把钥匙给我,我把它清除。负责人说:这是公司和局里共同研究决定的,不能你说拿下来就拿下来。我以不容置疑、不可商量的口气笑着说:如果你不给我钥匙,我就把玻璃打碎,大不了我再给你换块新玻璃。为了大家都好,一定要清除。他说:如果你这样做,那事情就闹大了。我没接他的话,也没去考虑事情能有多大。我拿出真相信对他说:我给你写了一封信,你看看,我先回家了。

回到家我静心思考如何才能把它清除,我想这就是我该走的路,不能依赖任何人。而且大法弟子要说话算数,说到做到,不能让邪恶看笑话。但是本来很多人就认为我坚持炼法轮功又起诉单位已经不可思议,如果再当着众人的面把玻璃砸烂清除画报,常人可能无法理解。他们会认为我和单位对着干,或者认为我出风头,或者其它更不好的想法,这样会给大法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师父说过:“不是为了叫你们单纯在反迫害中成为常人的英雄呀,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中证实法,从而走向神”[2]。

最后我决定还是到后半夜没人的时候去清除。

夜里两点多,我起来发正念,先清除自己的争斗心、面子心和怕心等不好的人心,然后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我要清除那邪恶的画报,不能让它毒害众生,我想用最短的时间,最快速度和最完美的办法(不损害锁和玻璃)清除它。说完我换上一双软底鞋,拿着一把螺丝刀轻轻的出门了。

那真是神奇的不得了。我原准备用螺丝刀把铝合金框上的合页卸下来,可是那大画报比我还高,把螺丝钉都卸下来可能差不多要半个多小时,上面的够不着不说,说不定还会弄出很大的响声惊动保安或居民。这时师父让我想起了第一次清除画报的经历(撬下面的框),我蹲下来用螺丝刀撬最下边的铝合金框,一边撬一边用手向外拉,两扇玻璃门轻轻的从中间打开了,一点声音都没有。然后我抓住画报最下面的两个角向上一提,整个画报就拽出来了,我又迅速把两扇门轻轻关好。锁也没坏,玻璃也没坏,而且全程我都是蹲着的,放在外面的公安车正好挡着我。我想如果摄像头能把整个过程拍下来,也只能看到玻璃门自己打开了,画报自己下来了,门又自己关上了。整个过程我估计不超过一分钟,真的象我求师父的那样:以最短的时间、最快的速度和最完美的办法拿下来了。

画报没有了,单位领导肯定知道与我有关,但如果他们调取录像看到这样的画面,他们也会认为法轮功真的了不起。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说拿下来就拿下来了,而且用这么轻松的办法,不仅能证实大法,对邪恶也是一种震慑。

至今都没有人来问过我此事,那个框架空了很长时间才贴上了其它的东西。

信师信法无所不能,看起来不可能的事,做起来还不到一分钟。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不过在人的空间中跑跑腿。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