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十六年综述(1)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日】

浊世的清莲
唤醒着迷茫
承载着希望
苦难不再沉重
泪水不再悲伤
朵朵圣莲
那永恒的馨香
将在天地间飘香
永远永远……

目 录
一、前言
二、迫害概况
三、7名疑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
四、29名法轮功学员 被残酷虐杀
五、73名(次)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六、484名(次)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七、436名(次)被囚洗脑班残害的法轮功学员
八、607名(次)法轮功学员被私设黑牢非法监禁
九、5011名(次)法轮功学员被骚扰,1437名(次)被绑架拘留
十、经济迫害
十一、人间地狱-----葫芦岛市劳教所
十二、外地法轮功学员在葫芦岛被迫害
十三、葫芦岛地区被“追查国际”追查的犯罪责任人
十四、结语

附录一: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简述
附录二:被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案例简述
附录三:被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案例简述
附录四:被非法拘留洗脑和被私设黑牢监禁的法轮功学员案例简述
附录五:外地法轮功学员在葫芦岛被迫害案例简述
附录六:葫芦岛地区被“追查国际”追查的犯罪责任人简述

一、前言

辽宁西部沿海,坐落着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葫芦岛。这里的常住人口近三百万,辖三区二县一市(连山、龙港、南票三区、绥中、建昌两县和兴城市)。葫芦岛为半岛,伸向辽东湾内,因头小尾大,中部稍狭,状如葫芦而得名,话说葫芦岛,还有一个神奇的传说:

相传在很久以前,辽东湾有个兴风作浪的蛇怪,渔民出海打鱼常常有去无回,人们对这个妖怪又恨又怕。一年春天,八仙中铁拐李把自己的宝葫芦籽交给一个叫王生的渔夫,并告诉他当这个宝葫芦长成时,用中指画成多大圈,宝葫芦就会变多大,拿着便可以降妖除怪。

王生经过九九八十一天的精心伺弄,葫芦籽果真长成一个溜光的大葫芦来。一天,蛇怪跑到宝葫芦旁,一口将宝葫芦吞下,说时迟那时快,王生一个箭步冲过去,爬进蛇怪嘴里,一把抓住宝葫芦并将其从蛇怪肚里拽了出来。他举起宝葫芦,“唰”地一声,只觉得脚下无根, 耳边生风,宝葫芦带着他腾上空中,接着又翻身落下,正好把大蛇怪压在海底。这蛇怪尸体太大,有五里长,二里宽,横在海湾上。王生拿中指绕着蛇怪画了个大葫芦,顿时海面风平浪静,海湾出现了一个葫芦形的美丽半岛,据说,今天露出海面的龙鳞般的怪石,就是宝葫芦镇灭蛇怪的鳞片……

斗转星移,岁月如梭,而人间沧桑,却不会被岁月掩埋,美丽的半岛记载着历史,记录着纯朴的葫芦岛人信神敬天,仁义礼信的生存信息,记录着发生在这片神奇土地上的善恶、正邪与兴衰……

滨城葫芦岛——在这本有神传来历的土地上,生存着汉、满、蒙古、回等多个民族,从久远到近代,这个和睦的大家庭伴着这个美丽的传说,世世代代繁衍生息在这里,承传着灿烂的神传文化。然而,自中共夺权以来,祸乱了传统,使中华古国从此陷入灾难,美丽的滨城葫芦岛也未能幸免,一次次的动乱和劫难,使五千年的神传文明被破坏殆尽,被无神论毒害的人们,由于不相信冥蒙中有神在掌管,而无所顾忌的干着坏事,使华夏的人伦道德一日千里的向下滑落,在共产邪党的一次次洗脑和整人浩劫中,葫芦岛人经历了历次运动中的惶恐、饥饿、贫困,和本性的迷失与茫然。

然而上天没有忘记迷失的世人,1992年,法轮大法从长春开传,两年后传入葫芦岛,大法的光辉照耀滨城,打开了葫芦岛人封尘已久的记忆,驱散了中共无神论的桎梏,短短几年时间里,法轮大法便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在滨城广泛传播。在渤海岸边、首山脚下、古城内外,林荫路旁……在公园绿地、田间地头、屋前楼后……都能看到法轮功学员祥和、静谧、宜人的炼功场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之前葫芦岛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场面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之前葫芦岛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场面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之前葫芦岛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场面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之前葫芦岛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场面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之前葫芦岛法轮功学员集体炼功场面

美丽的滨城葫芦岛随着法轮大法的弘传,沐浴在佛光里更加璀璨。众多信仰“真、善、忍”的葫芦岛人,真正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从做好人做起,返本归真。他们身心净化,家庭和睦,道德升华,无私善待周围的一切,在家庭中是一个好成员,在社会上是一个好公民,在单位里是一个好员工,他们行善重德,做好事不留名。遍地可见大法修炼人乐善好施的身影,他们的无私善举,赢得了社会的广泛赞誉。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权小人江泽民,以“莫须有”的罪名悍然发起一场空前残酷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江泽民发出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性政策,和“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邪恶黑令。这场完全丧失人性的迫害,使亿名法轮功信仰者,亿个家庭的数亿人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和打压。葫芦岛当局各级政府,由于受中共谎言的蒙蔽欺骗,无知的助纣为虐,采用种种惨无人道的邪恶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疯狂迫害,迫害持续时间已达16年,所犯下的罪恶,人神共愤,罄竹难书……

十六年来,由于中共的极力掩盖,在葫芦岛这片古朴的土地上,还有太多的迫害真相未被人了解,有疑点重重的暗箱操作的活摘人体器官黑幕未被揭开,有太多的惊天罪恶,还鲜为人知。作为生存在这里,践行着真善忍宇宙真理的大法弟子,我们将发生在葫芦岛上的罪恶,揭露出来,公开于世。让这段沉重而痛苦的记忆,让世人铭记。

但由于中共的疯狂迫害,在此我们所能记述的也只是这场迫害的冰山一角,相信随着葫芦岛广大民众尤其参与迫害者的幡然醒悟,将有更多的黑幕揭露出来,为这段历史添上补笔。

万事非偶然,古老的传说似乎冥蒙间早已预示了历史的今天将演绎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且正义定会战胜邪恶;预示了今天法轮大法洪传后中共红魔强加给葫芦岛大法弟子的无边苦难,定会被上天和所有善良的滨城人所见证, 所清算。

二、迫害概况

自一九九九年以来,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恶党,以“莫须有”的罪名悍然发起一场空前残酷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葫芦岛当局市、区、县、610、公检法司、乡镇、社区、村等各级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的追随者,助纣为虐,采用监控、电话窃听,盯梢、骚扰、抄家、绑架、强迫洗脑、开除公职、断发工资、取消低保、抢劫勒索财物、家属连坐、画地为牢、劳教、判刑、利用恶人迫害、利用电台、报纸诬陷,送精神病院、灭迹失踪、残酷虐杀、活摘器官等骇人听闻的种种邪恶手段对葫芦岛大法弟子进行疯狂迫害,迫害持续时间已达16年,16年来,葫芦岛大法弟子蒙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深重苦难……

据不完全统计,十六年来,葫芦岛地区被残酷虐杀的法轮功学员有29名,其中有7名法轮功学员疑被活体摘取器官,牟取暴利,致死案例分布葫芦岛2区2县一市;超过10人以上,几乎同一时间发生,有组织有预谋的大规模恶性绑架案件至少6起;被迫害致疯致残38人次,被药物摧残51人次,被非法判刑(包括劳教+判刑双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73人次;累计被判刑110185天,折合301.8年。

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484人次;累计被非法关押324791.5天,折合889.8年。被绑架单一拘留的法轮功学员至少1437人次,累计时间为33393天零14小时,折合91.5年,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5011人次,被私设关押地监禁的607人次,累计监禁时间7411天零9小时,折合20.3年;至少621人次被迫流离失所,累计129271天,折合354.1年,至少3人在迫害中失踪;

至少90名儿童受到株连迫害;被强制洗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436人次;累计7192天,折合19.7年,指使恶人迫害294人次, 35305天零8小时, 折合96.73年,被抄家824人次;被开除公职43人次,被断发工资95人,被提前失业强制买断工龄19人,被取消低保16人,降级降职15人,开除学籍3人,逼交保释金77.4626万元,罚款60.1525万元,逼交保证金34.8760万元,被勒索性罚款现金高达一百七十二万四千九百一十一元。扣押不还及被抢劫的现金高达二百九十五万二千零六十六元。因亲属修炼法轮功而受无端株连和迫害的家庭数千个;当局为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而使用的酷刑达60种以上。

数据显示,葫芦岛市是辽宁省被迫害最严重的城市之一。

而今,迫害仍在继续,现仍有43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和看守所蒙受苦难,由于中共打压和严密封锁,今天曝光的案例也只是实际的局部。

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类型和人次统计:

从1649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总数中,按性别比例:男性415人次,占25%;女性1183人次,占72%;其中51人性别未知,占3%。女性占大多数。

三、7名疑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

调查统计发现:由于中共当局的极力掩盖,和对家属的恐吓、打压、欺骗,有些致死案例的细节无从知晓,但从透过重重封锁传出的至少3个被迫害致死案例中,我们仍能发现很多疑点所显示的活摘迹象。

另外,还有1个无故被绑架后失踪的案例,以及3个到北京上访至今下落不明的案例,自她们失踪十多年来,一直杳无音信,我们怀疑,她们可能已经成为中共当局没有任何顾虑的“活体器官供体”。

1、法轮功学员李淑媛被谋杀 全身器官被公安在众人围观下摘取掏空

李淑媛生前照片
李淑媛生前照片

李淑媛器官被摘取掏空的位置(房子是后盖的)
李淑媛器官被摘取掏空的位置(房子是后盖的)

李淑媛,女,享年51岁,葫芦岛市连山区台集屯镇大荒地村民。2002年7月6日晚,在台集屯镇金砬子村发真相资料被蹲坑抓捕学员的恶人谋杀,约9个半小时后,在没有确认死者身份,只知道是炼法轮功的,家属未到现场的情况下,公安、法医、台集屯派出所的人以解剖为名,在野外,将李淑媛的脑髓、内脏(心、肺、肝、肠、胃)等体内器官全部摘取掏空,鲜血淌了一地,随即,公安警车急忙将器官拉走……事后,李淑媛的家人去索要被盗割走的器官,无人理睬。

李淑媛原本幸福的一家
李淑媛原本幸福的一家

2002年7月6日晚,李淑媛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到葫芦岛市连山区台集屯镇金砬子村发真相资料,约22:30分,被人冲散。次日清晨5:00许,金砬子村民发现李淑媛遇害。原来,金砬子村郑世忠家门口,李淑媛身体侧卧着,趴在地上,双手背在后面,口鼻有土,身体周围有手抓、脚蹬、扭打留下的痕迹。金砬子村书记郑广野到现场后,给派出所打了电话,台集屯镇派出所、法医、公安到达现场后,令郑广野花钱找人把尸体抬到金砬子村与卧佛寺村交界的河套上,距遇害第一现场约1华里。

李淑媛被抬到河套,台集屯镇派出所通知各村法轮功学员家属到村边的河套认人。上午8点钟左右,李淑媛的家属赶到现场。河套上,有两辆写有“公安”的白色警车,李淑媛一丝不挂的赤身躺在地上,内圈是公安、法医、台集屯派出所的人围住李淑媛,外圈是大约200~300围观的村民,在光天化日之下,李淑媛被从胸部到小腹全剖开,肉皮分敞着,白色的肋骨根根支露着,内脏:心、肺、肝、肠、胃等所有腹中的东西全部被摘取掏空,鲜血淌了一地。当时家人被吓的瘫在地上。法医随后把腹部刀口缝上。

解剖完毕,李淑媛的家人向公安询问,火化时是不是需要死亡证明,警察说,不用去村里开证明了,你拿我给你开的这个“窒息死亡”的验尸报告证明去火化就行,又说:“心脏没病,脑子没病,我们拿器官去化验”。随即,两辆白色公安警车带上李淑媛的器官急忙开离现场。

李淑媛被掏空内脏,暴尸河滩,好心村民拿来布盖住尸体,家人买来装老衣后,家属给穿上衣服。穿衣时,身上都是血,帮忙的和家人一边擦掉血一边穿,发现李淑媛的右额头处、右脸凸出处、右臂、右腰处都有淤青蛋黄大小的伤,戴帽子时,发现后脑处整张头皮掀着,开刀后没给缝,还在往出流液体。

11点钟左右,送李淑媛的遗体去葫芦岛南票区火化场火化。因7月份是盛夏,很热的天气,遗体不能存放。

谋杀、掏空器官、贩卖

据两个目击者证实,他们分别看到2002年7月6日晚约11点左右,李淑媛发真相资料时,村头站着一个大个子男人,有180cm以上,披一件布衫,穿个大裤头(大裤衩),穿着拖鞋,嘴里叼着烟,体重160~170斤左右,面相不善。据曾去金砬子村发真相资料的其他大法弟子说:以前发真相资料时也曾见过此人,此人很可能是蹲坑的便衣。从李淑媛死后的姿势中分析,象是公安常用擒拿的姿势,双手背后,一般如果一个人要跌倒,都是双手在身前,防范要倒地的姿势,不可能双手背到背后倒地。疑此人是中共派的便衣——谋杀死者的凶手。

与李淑媛同去的法轮功学员证实,与李淑媛分手时,李淑媛精神状态各方面都挺好,排除意外自然死亡的可能,生前李淑媛身体很好,地里的活啥都能干。

7月7日8点前,公安在没有确认死者身份、只知道是炼法轮功的、家属未到现场也未经家属同意,就私自摘取器官、取脑子,急忙用警车运走,此时距李淑媛被害时间只约9个半小时,这不是在抢器官存活时间吗?!而器官被割下还没有化验,公安就当场开具“验尸证明”说是“窒息死亡”。

事后,李淑媛的家人去葫芦岛市司法局索要被盗割走的器官,却没人理睬,第二次,李淑媛的兄嫂又托熟人跟着去要,答复说:“没有,臭了,给扔了。”也没再给验器官后的任何结果和证明。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的证据越来越确凿的今天,李淑媛的遭遇已经不辩自明了。

2、刘丽云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遗体只让看脸部 不让看身体 又不许开灯

刘丽云生前照片
刘丽云生前照片

刘丽云,女44岁,葫芦岛市杨长子大法弟子。2001年12月6日,刘丽云被非法判有期徒刑4年,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

辽宁女子监狱大门
辽宁女子监狱大门

2002年7月24日,女子监狱四个警察来到葫芦岛市杨家杖子,对刘丽云的父亲(69岁,没文化,不识字)说:“你女儿病的很重,我们给你出车,跟我们去看看吧。”当天,他们将刘丽云的父亲带到沈阳一个招待所。第二天早晨,辽宁女监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刘丽云23日死了,死于高血压、心脏病。”刘丽云父亲要求看遗体,他们说:“要看尸体,必须先签字,同意火化,否则不让看。”刘丽云父亲要先看尸体,他们不同意,僵持了三天,女监四人和杨家杖子两个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人员一直监视老人在招待所住三天三宿,寸步不离地要求老人同意火化。

三天后,老人说:“我不看了,也不签字,我要回家。你们火化不火化,我不管!”女监工作人员问:“那么你们要不要骨灰?”老人说:“要骨灰。”他们说:“如果要,你就在这表上签个名字,按个手印。”因为老人不识字,只会写自己的名字。签完字,他们马上带老人去看遗体。

他们把老人带到一个黑暗的存放遗体的房间,不让开灯,只让看脸部,刘丽云的头部肿大,不允许看身体。看过后,马上将尸体送去火化,毁尸灭迹,再把老人带上车,送回杨家杖子。了解情况的人都说刘丽云是被打死的。不许家人看身体,怀疑刘丽云的身体已经不完整,警察掩盖罪证。

3、范德震在绥中看守所被杀害 遗体被强行“解剖”火化 禁止亲人、家属看

范德震生前照片
范德震生前照片

范德震,男,三十三岁,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范德振与妻子同时被绑架,当天,范德震被劫持到绥中看守所,范德振在绥中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一个多月时间里,遭到了中共不法人员种种酷刑迫害,不法警察野蛮灌食、暴力毒打、电棍电击……用尽酷刑,到四月二十日范德振就在绥中看守所被活活的迫害致死,年仅三十三岁。

范德振死后遗体两只胳膊,腹部多处瘀血,腹部以下膝盖以上到处伤痕累累,尤其是腹部和臀部最重,最严重的是小腹部位,面部扭曲,牙关紧咬。很显然,范德振是在被毒打折磨的剧痛中死去的。

在范德振死后的第二天,绥中六一零、绥中公安局、绥中国保大队、绥中看守所惧怕杀人罪行败露,居然知法犯法、毁尸灭迹,在家属不同意的情况下,就慌忙的把范德振的遗体强行解剖火化了。在遗体被强行火化时,火葬场里公安、便衣林立,禁止亲人、家属靠近,致使范德振的妻子、父母、亲人、家属连范德振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

葫芦岛绥中县看守所大门
葫芦岛绥中县看守所大门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