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十六年综述(3)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三日】(接上文

五、七十三名(次)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含劳教+判刑双重迫害)

据不完全统计,葫芦岛地区被非法判刑(包括劳教+判刑双重迫害)为73人次,累计刑期110,185天,折合302年。下面是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的典型案例。

1、张成杰,男,四十多岁,葫芦岛市龙港区大法弟子。一次被劳教,二次被判刑共十八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

二零零一年,张成杰在葫芦岛劳教所遭受迫害期间,因坚定修大法,拒不配合恶警要求,直接被非法判刑六年,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沈阳监狱城)。关押在沈阳监狱城第一监狱期间,二零零三年四月份,因反对警察指使的犯人的迫害,被犯人赵安健、王文宝殴打,并押进严管队(在厂区的水房内)迫害四个月。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在河北、辽宁等多地发生近百位法轮功学员同时被绑架、抄家、抢劫财物的恶性事件,张成杰在连山区连山大街一住所被连山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遭刑讯逼供。同时被绑架的还有连山区法轮功学员张志猛、刘俊华、尚蓝玲、杨开霞,原因仅是购买光盘盒和光盘封皮等物品。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葫芦岛市连山区法院非法庭审张成杰及杨开霞、刘俊华、尚兰玲、张志猛,北京正义律师李长明、张传利、兰志学、董前勇为他们做了无罪辩护,律师们的有理有据的辩护震惊法庭所有的人,令“公诉人”理屈词穷,无以言对。

葫芦岛连山区法院,被中共政法委和610的指使,二零一三年七月底,罔法重判张成杰十二年,杨开霞被诬判五年,刘俊华五年,张志猛四年半,尚兰玲三年。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张成杰被劫持到锦州监狱继续迫害,现仍在非法关押中。

2、杨虹,多次被绑架,二次劳教,一次判刑九年,累计遭冤狱十一年,被开除公职。

杨虹
杨虹

杨虹,女,一九五六年生,五十九岁,葫芦岛市炼油化工总厂房屋修建公司职工, 十六年中,杨虹一家惨遭迫害,上大学的女儿坚持信仰被开除学籍,两位未修炼亲人丈夫、父亲受株连迫害,相继离世。杨虹公职被开除,杨虹及女儿被多次骚扰流离在外居无定所,至少四年,屡遭冤狱,九死一生,现杨红仍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六点许,杨虹在钢屯被辽宁省公安厅、葫芦岛市公安局连山分局钢屯派出所绑架,关押在葫芦岛市看守所三个多月,被秘判重刑九年,同年五月二十二日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一监区。体重一百四十斤只剩六、七十斤身体极度虚弱的杨虹,在辽宁女监受到惨烈迫害:遭摧残性灌食、体罚、虐待、毒打(头部、身上全是内伤,牙齿松动、嘴唇干裂,全是泡,脸部和颈部都是被挠过的痕迹,手有瘀伤,脚背被恶人用鞋跟狠踩,脚部肿伤、瘀青。家人接见时,她是被两个犯人架着的)、不让探视、长期关小号、冷冻(杨虹拒绝做奴工,被狱方关在监狱仓库内至少一年之久,仓库里冬天没有取暖、夏天闷热,每天都在极其痛苦中煎熬)、辣椒面拌辣酱往阴道里塞满等迫害。

在辽宁女监,杨虹始终不放弃信仰,被警察以及警察唆使的犯人残酷迫害,体罚、虐待、毒打,造成身体严重伤残,为逼迫杨虹放弃修炼,恶警经常把杨虹弄到一个封闭的小屋子里由犯人实施迫害,而且还用胶带把嘴封上。经常被打得遍体鳞伤,她头部、身上全是内伤,头发一把把的掉,脸部和颈部都是被挠过的痕迹,手部有瘀伤,脚背被恶人用脚跟狠踩,造成脚部肿伤、瘀青。视力下降,听力下降,头晕,腰部、腿部都有伤痛,身体极度虚弱。医院检查出杨虹心肌缺血,她每天睡不着觉,脚穿不了袜子,脚底呈紫青色且脚气似的溃烂,并且脚时常抽筋。现杨红仍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

此前,杨虹曾多次被绑架,二次被劳教,在马三家劳教所遭迫害三年。

3、赵亮,男,三十六岁,葫芦岛南票区暖池塘镇安昌岘村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十七次,强制洗脑至少三次,被劳教二次,共计四年,二零零八年五月又被重判十年,累计遭冤狱十四年。现赵亮仍被关押在锦州监狱遭迫害。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中共以保奥运为由,公安部发动所谓代号“F0801”行动,辽宁省至少有八十六人遭绑架。在辽西三市葫芦岛、锦州、朝阳,时任锦州公安局局长王立军亲自指挥迫害,赵亮与法轮功学员杨虹、黄立忠(已被迫害致死)等被绑架,赵亮被非法关押在葫芦岛市看守所。二零零八年五月十日左右,赵亮被连山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年。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赵亮与黄立忠被劫持到锦州监狱。监狱不允许炼法轮功的家属接见,必须是不炼功人,还得去本地派出所开证明,方能接见。四监区狱警中队长王俊淞,经常刁难法轮功学员赵亮、王开明,曾殴打已年过六旬的王开明。赵亮要求打亲情电话,王俊淞说:“上边有规定,法轮功不允许打。”监区卖货的王×竟对赵亮、王开明说:“你们法轮功学员不吃这里卖的食物,不用买。”现赵亮仍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

此前,赵亮曾经被反复非法拘留十二次,遭受洗脑、葫芦岛劳教所迫害两次,共四年。

4、李树军,男,五十七岁,原兴城市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疗养院(164)职工,被无理开除公职,曾三次被绑架,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二次被非法判刑共计十二年,被判冤狱累计时间十三年。现在锦州监狱非法关押。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八日,李树军送真相材料,再次被绑架,关押于兴城看守所,遭毒打,被非法判刑七年,同时被无理开除公职,被关押在沈阳第二监狱,在狱中遭残酷迫害。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四日晚,李树军因电话被监控,被兴城“610”副主任陈志成、国保大队长王长顺及多个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八日,兴城法院上午对李树军非法庭审,李树军在法庭上堂堂正正讲法轮大法真相,他自己在炼法轮功前,曾身患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仅三个月,就全好了。辩护律师为李树军做了堂堂正正的无罪辩护,把“公诉人”强加李树军的罪名一一驳倒。最后,法庭没敢进行“法庭辩论”程序,草草收场。但于七月三十日,强行对李树军非法判刑五年。现李树军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

5、尤跃宏,非法劳教一次,三年;被判刑一次,四年。累计遭冤狱七年。现仍被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

尤跃宏,男,一九六五年生,葫芦岛市地税局征管科科员,家住葫芦岛市新区望海花园,毕业于大连理工大学。他老实、厚道,从不拿单位的一点东西,在单位口碑很好。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五日,尤跃宏被非法闯进家门的十几名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葫芦岛看守所,被迫害得了肺结核病,身体状况很不好,却未得到应有的保外治疗。

尤跃宏在葫芦岛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三个多月的时间,二零一四年四月八日,葫芦岛市龙港区法院非法庭审尤跃宏,冤判四年。尤跃宏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葫芦岛市中级法院非法庭审尤跃宏。在法庭辩论中,对于辩护人的质问,所谓的公诉人无言以对,避而不答。庭审结束,审判长王亨没有当庭宣判。之后,葫芦岛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现尤跃宏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大北监狱。

此前,尤跃宏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七日,尤跃宏被绑架到看守所,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中旬,被劫入教养院劳教三年。在他被非法劳教期间,其老母、妻子和年幼的孩子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度日艰难。

6、杨将威,被非法劳教三次,共计七年半,一次非法判刑十年,累计被判冤狱十七年半。现仍在大连南关岭监狱遭迫害。

杨将威,男四十四岁,绥中两锦电业局电力安装公司职工。他修炼大法后,处处按真善忍要求,是单位公认的好人。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杨将威与新婚的妻子又同时被葫芦岛绥中警察绑架,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十三日,葫芦岛、绥中两法院又对杨将威重判十年。杨将威被劫持到盘锦监狱迫害四年,期间遭受种种酷刑。

二零一二年五月八号,杨将威被非法转押到辽宁大连南关岭监狱二监区十分队,杨将威遭遇强制“转化”,恶警用各种酷刑迫害杨将威,最后三天三夜不让睡觉,恶警用通电的电暖器烤杨将威的臀部都烤烂了。到二零一五年七月,受尽各种酷刑迫害的杨将威已被非法关押七年多了,他的双手被迫害成脱皮、裂口,长期不能愈合,疼痒难忍。现杨将威身体的状况,令人担忧。杨将威一家人承受着思念亲人的痛苦煎熬。

此前,杨将威被非法劳教三次,共计七年半。

7、李明艳,被劳教二次,共计四年,被非法判刑一次,十一年,多次被骚扰绑架,开除公职。现李明艳仍被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

李明艳,女五十三岁,原葫芦岛连山区钢屯镇民政助理。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十二点左右,在亲属家三个警察敲门,谎称收电费的将李明艳绑架。警察动用了消防、特警、便衣、警察将李明艳住处围住,很多大小车辆、消防用云梯,绑架当天被非法关押于葫芦岛绥中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葫芦岛市连山区法院非法庭审李明艳,法庭指使假证人、制造假证,污蔑李明艳和李艳群(大法弟子)是共同犯罪,其实她们二人根本不认识。

整个开庭过程中,庭长李德海和“公诉人”根本不讲法律,不顾辽宁省天邦律师事务所正义律师翟义的依法无罪辩护,当庭不宣判,之后秘密诬判李明艳十一年。

此前,李明艳多次被绑架,二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零年八月一日,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一年,又加期二十天。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连山区锦郊乡派出所副所长李雅洁(女)、警察王岩等把李明艳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三年。

8、邢家(加)秋、二次被判刑,共九年半,多次被骚扰绑架拘留。

邢家(加)秋
邢家(加)秋

邢家(加)秋,男,四十岁,连山区钢屯镇张家沟村邢屯。其妻子张秀英、岳父、岳母等人也都修炼法轮功,邢家秋多次被迫害,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又被绑架,现仍被关押在葫芦岛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辽宁省葫芦岛市连山区法院非法开庭,二十五日下达了判决书,对在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四日绑架的六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朱云非法判六年,王英姿四年半,邢家秋三年半,张秀英(与邢家秋是夫妻)三年,谷凤丽一年半,高作奎一年零三个月。

此前,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邢家秋在钢屯镇虹螺山发真相,被当地派出所绑架,遭到钢屯恶警昼夜酷刑折磨后,被投入葫芦岛市看守所。七月被非法秘密判刑六年,九月被投入沈阳第三监狱(沈阳监狱城)迫害。二零零三年大年过后,邢家秋遭强制“转化”,恶警指使犯人王权强制他面壁罚站,每天被迫面壁而立十二小时,稍有不从就会招来一顿毒打。他的腿严重受伤,不能正常走路。

二零零三年三月,邢家秋不堪残酷的摧残,以绝食抗议。在监区队长王晓波、董仑山的指使下,犯人王权、李素安等人在操作间里对他进行围殴。李素安找来一根铁锹把儿,犯人们把他摁倒在地,扒下他的棉裤,分别踩着、摁着他的头、腿、胳膊,李素安抡起锹把猛烈抽打他的腰、臀等部位。因为剧痛,邢家秋用手去挡,手却被李素安抡了一棒,他晕了过去,这时,他的手背肿得像个馒头,不能动。第二天,李素安、金永军对他又一顿毒打,李素安冲着他受伤的手砍了一掌,他痛得坐在地上,此后他的手剧烈疼痛不敢动。

二零零五年六月在沈阳第一监狱拍的X光片子显示邢家秋左手中指骨折

下载附录二: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案例简述(80KB)

六、484名(次)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据不完全统计, 葫芦岛市484人次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下面是法轮功学员遭劳教迫害的典型案例。

1、石春德,男,57 岁,家住辽宁省葫芦岛市龙港区北港街道贡屯村,在过去的几年里,石春德遭葫芦岛市龙港区北港镇党委、政府、派出所非法关押洗脑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两次,分别被非法关押在葫芦岛市劳教所和辽宁省朝阳市劳教所,共五年。

中共酷刑示意图:罚坐
中共酷刑示意图:罚坐

在葫芦岛市劳教所,石春德被中队长王福胜打两耳光,被强迫坐在地上,除吃饭、睡觉外,每天要保持一个姿势坐十多个小时。几天之后,石春德就出现了腿疼、腰疼、拉肚子、尿频等症状,还经常遭到警察和犯人的打骂、欺侮。到了冬天(二零零一年一月),大队长刘国华强迫十六个大法弟子睡在水泥地上达一个月。石春德在夜里常常冻醒,腰腿抽筋疼痛,大小便失常。

二零零一年二月底,石春德又被绑架到朝阳市劳教所继续迫害。朝阳劳教所有一两百个专门用来体罚人的“铁架子”,大体上象个“工”字形,上下各有一个圆盘,直径三百毫米,凸凹不平,很矮。石春德被迫坐在这样的铁架子上,只二十分钟就疼的难忍,坐上半个小时,两腿就麻木失去了知觉,还要保持一个姿势不许变动,每天要坐十三、四个小时,长达半个月,从此造成整个下半身麻木、胀痛。到了三、四月份,石春德身体越来越差,经常不能起床,结果CT查出腰椎盘突出,还有风湿,关节炎,高血压等,有的正常生理功能已经失去了。不法人员怕他瘫痪在教养院,便于二零零一年六月放他回家。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九日晚,石春德再次被葫芦岛连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七天以后,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五日,石春德已经绝食四十多天了,身体十分虚弱,仍被王永明拿起两根电棍同时击打石春德的腋下,直到两根电棍都打没电了,接着又拿去充电。

长期迫害使石春德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态,到二零零五年五月已经不能走路,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石春德拒绝“转化”,再次绝食。一百零四天以后,石春德已经瘦的皮包骨,恶人害怕石春德死在院里,在二零零五年九月八日放他回家。

2、李殿文,男,七十五岁,退休工人,绥中前卫镇法轮功学员。因李殿文始终坚定修炼法轮大法,惨遭中共的迫害。先后经历了非法洗脑、抄家、关押、拘留、劳教、骚扰等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县公安局的三个警察伙同镇派出所警察再次到李殿文家的商店去抢劫、绑架。他们把商店翻了个底朝天,后被关到拘留所,并在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一日非法劳教二年,关到葫芦岛市教养院迫害。

3、胡宝纯,男,五十九岁,葫芦岛市杨家杖子大法学员。十六年来累计被绑架十一次;非法劳教四次、累计三年一个月(还不包括劳教未遂);洗脑三次,累计三个月。妻子刘丽云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三日,胡宝纯在家中遭不法警察绑架、遭非法劳教一年,后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加期半年;二零零二年四月在家中再次遭绑架,被第二次非法劳教,绝食绝水十二天后被释放,之后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三年一月在葫芦岛市绥中县遭绑架,被第三次非法劳教,绝食绝水于二零零三年四月初被释放。二零零四年四月二日在绥中县再遭绑架,被非法关押于葫芦岛教养院。

胡宝纯被非法关押和劳教期间,曾被十多名恶警打得肋骨折断、左耳失聪半年、肩胛肌肉萎缩,他受尽电棍、毒打、关小号、撬开嘴用铁钳子插在嘴里乱搅和,弄伤口腔、野蛮灌食、上老虎凳、双手背铐,铐铁椅子、利用死刑犯狠捏睾丸、用镐把狠砸脚趾、鞋底打耳光、铁丝儿扣手脚、强制暴力转化、精神摧残等种种酷刑迫害。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胡宝纯的妻子刘丽云在辽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尸体被强行火化,火化时无亲人在场。

4、梁国满,男,四十四岁,绥中秋子沟法轮功学员,曾患风湿、头痛、眩晕、抑郁多种顽疾,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不治而愈,人也变得开朗了。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起,梁国满屡遭到中共的迫害,四次被绑架,三次被非法劳教。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被转押到葫芦岛教养院,非法教养一年,又被非法加期七个月。期间,多次遭到教养院狱警的酷刑折磨,狱警将他浑身泼上凉水,用四、五根高压电棍一齐电,电遍全身,小便处也被电肿,脖子、脸上都是电起的大水泡,泡破了,淌着黄水,肉被电焦,受尽煎熬。然而到期不放,又被非法加期,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五日,梁国满开始绝食绝水抵制迫害,第二十八天时,身体已骨瘦如柴,口吐鲜血,教养院为推卸责任,不得不通知家属接回。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绥中县公安局张希文等人突然闯進梁国满家,将他双手背铐,连推带拉,塞進警车,绑架到派出所,张希文和开车的司机用拳头猛打他的头、脸、背,用脚踢,疯狂毒打近二十分钟,脸被打得肿胀得比平时大很多,青一块,紫一块,打完后被绑架到绥中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所长王学平用皮带抽打梁,然后又拳打脚踢,梁国满绝食绝水抵制迫害,遭到看守所野蛮灌浓盐水迫害,致使十六天时吐血,看守所为推卸责任把他放回家。

回家十五天后,梁国满再次被绑架,遭毒打。当时在场的梁国满六十多岁的老父亲,上前阻止,却被毫无人性的刘志杰将老人推倒在地,老人挣扎着站起,又被其摔倒,老人痛苦的看着儿子被毒打后抓走。梁国满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天,被劫持到葫芦岛市教养院,被非法劳教三年。梁国满绝食绝水抵制迫害三十天后,教养院见他开始吐血,为推卸责任以“院外就医”为名,将其放回。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五日,大法弟子梁国满在流离失所中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再次被绑架到葫芦岛市教养院(这是第三次被非法劳教),梁国满绝食反迫害,遭狱警酷刑迫害,后背、腰部的肉被电烂,长时间流黄脓,惨不忍睹。二零零三年一月九日,梁国满遭强制“转化”,被戴上头盔、脱掉衣服用电棍电脚心,狼牙棒毒打,最后,梁国满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在医院动了心脏大手术。教养院见梁国满不行了,遂在医院把梁国满推给家人,然后警察就逃跑不管了。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5、夏宁,女,兴城法轮功学员,曾被三次非法拘留,两次被送看守所迫害,两次被送到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到长期酷刑折磨,在马三家劳教所共迫害五年多。

从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四年,夏宁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被强行洗脑转化,强制长时间蹲、站,一宿一宿的不让睡觉,不叫接触其他人。为了达到“转化”目的,不法人员将夏宁的上衣扒光,由于极力反抗,下身的裤子没能被扒掉,然后将她拖到外屋,长时间的罚跪,头顶上顶着凳子,凳子上放盆水,邪悟者把写好的“转化书”(所谓的思想汇报)给夏宁读,强迫夏宁签字,被拒绝。在整个三年非法关押期间,基本上是在严管和小号中度过的。在小号里长期坐铁椅子刑具,肛门坐烂了,臀部也坐烂了,被折磨的出现了生命危险,神智不清才被带出小号,强制治疗。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从二零零八年到二零一零年,夏宁第二次被绑架到马三家劳教所时,一进劳教所,就被带到仓库扒光衣服搜身,将左手铐在床上。夏宁遭抻刑折磨:用两个铐子将她的左手铐在床梁上抻着,再用布绳子将右手铐狠劲抻很远绑上,这样就使她必须躬身,再把她的双腿绑上,这就造成她的胳膊、手异常酸麻、疼痛。隔一段时间,值班警察将绳子解开,使劲地甩胳膊,说怕残废,她痛得大汗淋漓。长时间抻铐后,接着站着吊铐(双手上举吊直),那滋味真是痛苦不堪。不让上厕所,也不许洗漱。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野蛮灌食和吊铐摧残时,马三家不法人员将夏宁绑在灌食床上,双手铐在床梁两边,双腿抻绑着,用铁开口器把嘴撑开,还在头后部用布绳围着绑上。将玉米糊隔一会儿灌一点儿,让她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弄得衣服、床哪都是。下班了,也不把铁开口器拿下来,还撑着嘴,等到他们拿下开口器时,夏宁的上下颌已经合不上了。白天遭抻刑之后,晚上紧接着吊铐,将双手吊铐在床的上边,这种摧残持续了大约二十多天。还有一次,夏宁被灌一种白药,在灌食床上,双手抻铐,双腿抻绑着,灌完后,摘下开口器,夏宁问:“灌的是什么?”大夫回答:“废功药”。由于长期遭抻刑折磨,造成夏宁至今后背不能挺直,身子歪,到现在没恢复正常。长期野蛮灌食造成夏宁牙齿松动,掉了一颗牙,牙齿错位。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7、朱云,女,四十多岁,葫芦岛连山区大法弟子,工程师。二零零四年,被劫持到马三家被非法劳教,期间,遭各种酷刑折磨,被野蛮灌食至少十三个月。

二零零五年四月一日,朱云被马三家教养院严管队迫害。开始被灌食时,数名男恶警、犯人摁着学员,嘴里下嘴撑子,用矿泉水瓶削去瓶底儿,将瓶嘴插入口中,灌入玉米面糊,捏住鼻子,硬往下呛,呛得学员痛苦的惨叫声不断。后来恶警开始插管灌食,一天一插管,每天灌食两次。严管队经常翻查经文,不让炼功。一炼功,就遭到毒打,甚至被弄出去迫害。恶警不敢戴工作牌,怕被曝光。恶警曹玉杰、陈彬用大撑子把朱云等大法学员的嘴撑开、灌满终止后,把鼻、嘴堵住、嘴都合不上,身体弱的人嘴里东西多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当时喘不了气、窒息前生命挣扎的痛苦无法想象。朱云被迫害得血压高压八十,低压五十。

二零零五年,大法弟子朱云,朱云绝食反迫害被野蛮灌食至少十三个月,瘦得皮包骨,大腿根已长了三个瘤子,恶警还不放过她,每次灌食几乎都是打她,有时手铐在小号或床上灌,男恶警穿上白大褂,看谁拒绝灌食就上去打,扇脸、用脚踢等。最后朱云被马三家教养院迫害的大小便失禁、脱肛,疼痛难忍,恶警指使恶人拖她跑,用以取笑。

8、程俊峰,二次被非法劳教,共计四年。

程俊峰,男,三十七岁,葫芦岛连山区新台门镇大法弟子,复员军人。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四日,程俊峰被锦州“610”和葫芦岛市“610”绑架锦州市公安局,后被绑架到锦州看守所迫害二十四天,期间遭恶徒恶意侮辱、殴打,后程俊峰被非法劳教三年。

在锦州劳教所,程俊峰遭遇强制转化,被暴力殴打、电击、上刑、戴铐子、长时间不让睡觉等各种酷刑折磨,给程俊峰身心造成巨大伤害。因坚修大法,程俊峰被加期二十天。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五日,葫芦岛连山区新台门派出所李东明、李伟、赵清猛,伙同新台门白马石乡和孤竹营子乡派出所共计十人欲绑架程俊峰父亲程国学,在程俊峰保护下,程国学走脱。结果,程俊峰被绑架葫芦岛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到十五天,又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他的母亲李素文(六十多岁)和程俊峰妻子。

下载附录三:被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案例简述(130KB)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