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偷偷开庭判刑 吉林市李德全兄弟上诉(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德全、李德祥哥俩在二零一三年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两年多了。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一日吉林市昌邑区法院对李德全、李德祥哥俩偷偷非法开庭,既没有通知律师,也没有通知家属,整个过程都是在吉林市“610”人员操控、指挥下进行的。

左起:李德祥 李德全

左起:李德祥 李德全

李德全(五十七岁)、弟弟李德祥(五十二岁,残疾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在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大法的十六年里曾多次被骚扰、绑架、抄家,被非法判刑、遭受酷刑折磨。

近日得知李德全被冤判七年,李德祥被冤判四年,哥俩均不承认犯罪,上诉到中级法院。

李德全的妻子王秀英听到丈夫被冤判七年这个消息后很悲痛。她介绍了丈夫的情况:十六年前,我丈夫李德全是病魔缠身。他因喝大酒得了严重的胃病,人瘦得不像样,再加上腿疼、腰痛, 农村的活干不了,出外打工干不动,对自己失去了信心,消极无奈,整天打麻将、抽烟、喝酒,脾气暴躁。我带着儿子干着家里的 活、地里的活,还受着丈夫的气,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我提出与他离婚,这个家庭眼看要破裂了。一九九八年我丈夫的弟弟李德祥又出了一场严重的车祸,一只眼睛失明了,腿严重骨折,本来不富裕的农村家庭,真是雪上加霜,失去了生存的勇气。年迈的母亲、老实憨厚的我、幼小的孩子,姊妹五个一大家人都陷在了悲苦之中,真感到人生的路没有了。

就在这时经人介绍我丈夫和弟弟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法轮大法法理“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一身的病都好了。原来游手好闲,只会喝酒、打麻将、脾气暴躁的丈夫变得为人忠厚善良、满脸笑容,能下地干活了,知道疼爱妻子、关心孩子了,家庭有了温暖。邻居、亲属都感到神奇。看到丈夫的变化,我又有了生活动勇气,看到了希望。我们一家人沉浸在受益法轮大法的幸福之中,其乐融融的生活着。我丈夫每当谈起这些,他都流泪的说:“是李老师救了我,法轮大法救了我这个家。”

后来,哥俩都从农村来到市里,摆地摊,做小买卖维持生计。哥俩时刻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做生意讲诚信、重道德,做事表里如一、守信用,真诚待人,赢得众人的信赖和好评。老母亲看到哥俩的变化,别提多高兴了,整天满脸笑容。因为他们的变化,使周围许多人走进法轮大法中修炼。

可法轮大法给我这个温暖的家却在十六年前,被江泽民集团的对法轮功的迫害给摧毁了。我丈夫李德全、小叔李德祥,哥俩因坚定修炼法轮功,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哥俩同时被绑架,并非法抄家,哥俩双双被冤判入狱,李德全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迫害三年整。弟弟李德祥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石岭监狱迫害四年。

在被迫害期间,他哥俩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受过种种折磨:电击、不让睡觉、遭毒打、洗脑、做奴工等。

在家里我顶着压力,领着孩子做小买卖过日子,还要去监狱看望丈夫。我的儿子正是当婚年龄,李德全不在家,我在亲属的帮助下,借钱张罗儿子婚事,结婚那天,本应是高兴的大喜事,我却一次又一次的流泪,李德全还在监狱里遭受着折磨,儿子的婚礼缺少父亲的祝福。

亲人们天天盼,终于哥俩冤狱期满都回家来了。可是吉林市“610”、昌邑区“610”、新华街道、派出所人员经常去家骚扰,使我们不能过安宁的日子。

李德全和李德祥哥俩先后从监狱回来不到两年,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哥俩又同时被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绑架、非法抄家。关進吉林市看守所,预谋判刑。

家属要人遭殴打

哥俩再次遭迫害,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家属去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要人。到了一楼门卫打电话联系,出来两个不知姓名的男子,一个身穿便衣的气势汹汹地说:“你们是干什么的?都登记,身份证号是多少?叫什么名字?”

李德全的大外甥女说:“我们来要人,我舅炼法轮功没错。”穿便衣的警察大声说:“你在这里讲法轮功就抓你。”另一个可能是副局长的警察诽谤法轮功。家属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的“610”头子李东生都被抓起来了。

这时穿便衣的警察揪住李德全外甥女的脖领子往外拖,态度非常蛮横,把人拽得上不来气,两次躺在地上抽了。同去的家属都急了,上前制止。昌邑公安分局的大厅里 有三、四个警察殴打家属。一个警察拿着手机录像,穿便衣的警察说:“我已报告派出所了,一会就来把你们都抓起来。”家属多次去要人,警察除了不让见,就说案子报上去了,不归他们管了。可家人到昌邑法院一查,根本就没报上去。警察就是这样推来推去的。而且警察竟敢在警察局大厅内殴打无辜的百姓,这就是中共吉林市警察行为的写照。十六年来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根本就没讲过法律。

用各种手段阻止律师无罪辩护

吉林市昌邑区法院知法犯法,惧怕律师到法庭为李德全、李德祥做无罪辩护,所谓办案人利建山、单莲红两年内多次找家属,威胁家属退掉律师,昌邑区“610”人员还追问李德祥家属是谁给请的律师,让退律师,他们给派律师不花钱。李德祥家属说:“不能给做无罪辩护我请他干啥。”他们一般在二个月左右去一次看守所,诱骗、逼迫退律师。

二零一四年七月中旬,利建山打电话给李德全家属让去法院一趟,让家属马上把外地律师辞了,他负责给请吉林市律师,不用花钱,马上开庭,李德全量刑七至十五年,不退律师不开庭,上面(指政法委、“610”)不允许做无罪辩护。还说开了庭比在看守所好等胡话,家属坚决不退。利建山让家属回家考虑考虑。几天后又打电话问家属退不退,家属回答不退。李德全的儿子要求见爸爸,利建山说:你要是劝你爸退律师,就让你见。

在李德全、李德祥和家属坚决不退律师的情况下,吉林市昌邑区法院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一日对李德全、李德祥哥俩偷偷非法开庭,既没有通知律师,也没有通知家属,整个过程都是在吉林市“610”人员操控、指挥下进行的。

当得知李德全被冤判七年重刑,全家人都感到是晴天霹雳呀!婆婆挂念两个儿子,经常流泪,身体多病。这两年里李德全的妻子王秀英一人照顾着年迈的婆婆,很辛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