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调查报告(3)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接上文

二、法轮功在邯郸祛病健身的医学神话

1998年7月10日,《中国经济时报》刊登了一篇题为《我站起来了!》的报道。文中讲述了河北邯郸一个瘫痪整整十六年的病人谢秀芬,仅仅修炼法轮功三个月就奇迹般站起来的感人故事。在当时的中国大陆,许多人就是通过官方的这个报道知道法轮功祛病健身方面的神奇效果,从而走入法轮功修炼的行列。

上图是1998年7 月10 日《中国经济时报》刊等这篇文章的截图
上图是1998年7 月10 日《中国经济时报》刊等这篇文章的截图

法轮功济世救人,拯救了无数被顽疾折磨和生命垂危之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医学所不能的奇迹。

本次调查显示,邯郸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很多人在修炼之前就曾经患有癌症、心脏病、脑血栓、风湿性关节炎、高血压、糖尿病、胃病、动脉硬化、偏瘫等顽疾,而且很多都是被病痛折磨了很多年,有的医院已经拒绝收治、家人也放弃治疗甚至都准备好了寿衣,在这样的走投无路的绝境下,这些人因修炼法轮功而痊愈;创造了医学神话。

(一)炼法轮功而癌症痊愈

案例1、炼法轮功肝癌患者痊愈:常凤芹,女、45岁,曲周县安寨镇李庄村人。她曾是一个被医院判了死刑的肝癌患者,当时医院说她最多只能活四个月。1997年,在她和全家都绝望的时候,有幸得到了大法,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在短时间内,她的身体奇迹般的痊愈了,她红光满面,什么活都能干,根本就不象个得过绝症的人。可是自从99年7.20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造谣、诽谤、栽赃、诬陷法轮功,并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强迫他们放弃修炼。在高压的迫害下,常凤芹不敢再看书和炼功,于2002年夏天旧病复发,含冤离世。

案例2、修大法白血病痊愈:张运清,女,54岁,武安市人,曾经患白血病,多方治疗不见好转;在修大法后身体痊愈。为证实大法,1999年4.25到北京上访,回来后在武安强制办学习班洗脑三天;7.20邪恶迫害时,被610绑架至武安看守所、非法关押10天、勒索罚款5000元;回家后村派出所、乡政府不法人员经常去家骚扰,后旧病复发,于2003年农历腊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案例3、炼法轮功食道癌患者病情快速好转:案例9代敬修,男,70岁,邯郸曲周县芦庄村人,曾患食道癌。病重不能进食,又无钱医治,整天痛苦不堪。九八年得法后病情快速好转,吃饭正常,红光满面。中共的迫害开始后,警察经常到他家里骚扰,吓得他停止修炼。后来病情恶化,于2002年秋天去世。

(二)炼法轮功重症痊愈

案例1.血液病病人康复:宋卷明,男 ,60岁,邯郸曲周人。宋卷明曾得一种血液病,40天就得换一次血,多方求治无效。98年修炼法轮功后,一个月身体完全恢复正常,还能干一些体力劳动。1999年7.20后,派出所的人到家里说不准他再炼法轮功,否则抓捕。家里人害怕,把法轮大法书、磁带等都给毁坏。宋卷明心里知道自己的生命是大法给的,可外来的和家里的双重压力使他精神上承受不住,以至旧病复发,并急速恶化,不久旧病复发死亡。

案例2、半身不遂病人康复:李俊海,男,65岁,邯郸曲周县侯村镇堤上村人。修炼前李俊海半身不遂、高血压,98 年得法时是拄着双拐到的炼功点,学法炼功后一个多月身体完全恢复。99年大法遭迫害后,镇政府和派出所找到他,威逼恐吓,并对他进行关押、罚款迫害。李俊海承受不住压力,不敢再炼了,结果旧病复发,于2001年3月去世。

案例3、多种疾病的病人康复:常玉清,男,66岁,邯郸涉县人。修炼法轮大法前患有四种疾病∶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肝病。医生诊断后嘱咐以后要终身服药,不能停。修法轮大法后,精神饱满,各种疾病不翼而飞。

常玉清
常玉清

2001年夏,涉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郭英群一伙恶警乘车到邯郸对常玉清实施绑架、抄家,劳教不成,敲诈了常家人6000元钱才把人放回。2002年冬,邯郸联东派出所片警王某某将常玉清强行送到市洗脑班(邯郸市法制学校)转化,强迫听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和邪恶宣传,长期迫害使常玉清精神备受摧残。出来后当地派出所、居委会、单位保卫科对他骚扰不断。长期持续的恐吓、威胁,使常玉清身体严重受损,于2010年1月离世。

案例4、高血压、脑血管病几周后康复:程双芹,女,50多岁,邯郸市成安县道东堡乡柴要村人,在修炼法轮功前患有高血压,脑血管病,经常头昏眼花,不能干活,靠长期服用大量药物维持生命,苦不堪言。1996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她用心炼功,几周后康复,以后几年没有吃药却精神焕发,干起活来象年轻人一样。1999年7.20日以后,程双芹的丈夫为法轮功合法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县公安局国保恶警田贵生、杨士花及以侯东风、杨洪彬为首的道东堡乡派出所恶警多次到她家中骚扰、非法搜查,后来她丈夫被敲诈勒索上万元后才放回家。在双重打击下程双芹被迫放弃了修炼,3个月后旧病复发,于2004年5月12日含冤去世。

案例5、修炼法轮功,夫妇顽疾不治自愈:苏某某,男 ,63岁,邯郸市交通局职工。老苏曾患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疼痛难忍,多方医治无效,1997年初喜得大法,炼功不久疾病痊愈。其妻是邯郸市十二中教师,同时随之得法,身上的多种疾病不治自愈,为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老苏在2000年回老家邱县在村头发真相资料,被邪恶之徒绑架,遭严重迫害后身体极度虚弱,不能自理。恶徒才把他放回家后,不断对老苏夫妇又三天两头进行骚扰恐吓,老苏于2003年10月含冤离开人世。

案例6、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程会忠,男 ,69岁,成安县大法学员。程会忠得法前有多种疾病,在1998年正月开始修炼后,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2002年8月31日,程会忠在因参加该县召开的大型法会时被邪恶绑架。由于恶警的迫害,使他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致使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恶警怕承担责任,在对其家人进行经济敲诈后把其放出,出来后身体一直没有恢复,于2003年2月1日含冤去世。

三、修大法绝处逢生,遭迫害导致死亡

在迫害之前,邯郸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中很多人都是身负顽疾,却因修炼法轮功而不药而愈获得身心的健康。也有不少人曾经身患绝症,因有幸修炼法轮功而绝处逢生,获得了新的生命。他们每个人都是大法的受益者,却在中共发起的这场文革式的邪恶运动中含冤去世。

本报告调查的91个案例中,超过60%的高压逼迫死亡案例都是因为不敢炼功或放弃修炼而旧病复发导致的:他们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原来都患有癌症等严重病症,修炼法轮功后重获健康,但在中共高压逼迫之下因为不敢炼功甚至放弃修炼,从而旧病复发死亡。也有的是在中共高压恐怖下,因为不敢炼功放弃修炼,从而出现了以前没有的严重病症而导致死亡。

案例1、停止修炼旧病复发死亡:李俊海,男,65岁,曲周县侯村镇堤上村人。修炼前半身不遂、血压高,一九九八年得法时是拄着双拐到的炼功点,学法炼功后一个多月身体完全恢复。大法遭迫害后,李俊海不堪镇政府和派出所不断的威逼、恐吓、关押、罚款迫害,停止修炼,结果旧病复发,于2001年3月去世

案例2、高压下旧病复发死亡:张秀英,女,45岁,邯郸市曲周县南里岳乡小王庄村人。以前患有心脏病、经常气短,经多次长时间治疗,不见好转;1997年农历正月初八开始修炼法轮功,时间不长身体就跟正常人一样了,从此什么累活她也能干。1999年7.20后,张秀英多次遭到中共不法官员、警察绑架、勒索,不让孩子上学。她丈夫受不了中共的压力,导致成精神病,从此她的家庭生活变得困难。后张秀英也旧病复发,于2006年12月5日含冤离开人世。

案例3、非法关押导致旧病复发死亡:杨希峰,男,60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大法前患有脑动脉硬化、十二指肠球部溃疡(曾三次大出血)、糖尿病,尿糖4个加号、引起视力减退,心脏不时难受。1995年他在熟人介绍下修炼了法轮功,炼功几个月后,身体有了明显变化,饮食上稀的、硬的、凉的、甜的都没事,和没病前一样,正常上班。 1999年7月20日中共掀起疯狂迫害法轮功的运动,邯郸610指使派出所、办事处、单位、居委会不法人员开始迫害他,阻止他修炼,导致他身体重新出现不适症状。2001年8月30日,邯郸市公安局局长王军签字:“只要有一口气看守所就得收下。”逼迫看守所将杨希峰非法关押,一月后杨希峰旧病复发,于2002年农历9月19含冤去世。

案例4、不堪压力旧病复发死亡:任好春,男,50岁,邯郸曲周县依庄乡依庄村人。此人曾是心脏病患者,并有偏瘫、眩晕症,走路都须扶着墙。多方求医无效,极度痛苦。九八年开始学炼法轮功,不久身上的病全好了,身体恢复了健康。1999年由于中共的迫害,任好春不堪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放弃了修炼,本已经恢复的身体旧病复发,2001年2月离开人世。

案例5、放弃修炼旧病复发死亡:李付芹,女,47岁,邯郸曲周县侯村镇堤上村人。修炼前患有脑血栓、高血压等病,一身是病。九七年得法修炼后不长时间疾病一扫而光,什么活都能干。1999年7.20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侯村镇镇政府、派出所对她多次进行关押、罚款、威胁、恐吓。李付芹在强大的压力下,只好放弃了修炼。没多久,旧病复发,于2000年正月含冤离世。

(待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