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愁苦  走出困境

他们证实了神功奇效:法轮大法好!(3)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七日】(接上文

二、终结愁苦  走出困境

许多人在修炼前,曾经是疾病缠身的“药罐子”、“药篓子”、“病秧子”。身体的痛苦和经济负担给自己和家人都带来了极大的麻烦。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但修炼后祛病健身的结果却都是无病一身轻。吃得下,睡得香,面色红润,步履轻松,身体康健,身心愉快,就象换了个人一样。自己和家庭终结了愁苦的日子和困境,走向了幸福的彼岸。“终结愁苦、走出困境”系列讲的就是这些故事。

“死人幌子”新生记

病毒性心肌炎、再生障碍性贫血、支气管扩张吐血、鼻炎……,人送外号“死人幌子”。走路不敢直腰,猫腰走路。有时吃饭的时候,昏迷过去,饭没吃,饭碗不知扔哪去了。因患有先天性心脏病,长期贫血,脸、身上象一张白纸没有血色。一次下公交车的时候正好有两个小孩在玩,他俩看见她撒腿就跑,还喊:“鬼来了”。

张春杰女士,一九五七年出生,家住佳木斯市,原在佳木斯铁路车辆段劳动服务公司上班。家中姐弟六人,张春杰排行老二,张春杰从小就体弱多病,从小学到高中,学校组织的任何活动都不能参加,看到同学们在活动中开心的样子,她感到万分失落,不知自己的病何时能熬到头啊。

一九七六年,张春杰高中毕业,正赶上全国知青被迫上山下乡,那时张春杰想留城,那时即使够条件没有后门,你也留不下来。为了不给父母增加负担,张春杰偷着报名到抚远县海清公社亮子里插队。父母知道后极力阻拦,因那里挣工资每月二十四元,张春杰还是坚持去了。但张春杰的身体不给争气,别人铲两根垅的地,张春杰连一根垅还没铲到头,别的青年就回头帮她。

一九七九年,张春杰因病,干不了活,返城。她在父亲的劳动服务公司上班,因为都是火车上的零件,每天都和铁打交道很累,上班经常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张春杰常常怨天、怨地、怨老天爷不公平,别人没病自己却有病,张春杰患有病毒性心肌炎、再生障碍性贫血、支气管扩张吐血、鼻炎……,人送外号“死人幌子”。由于长期坐骨神经痛,走路不敢直腰,猫腰走路形成了自然。

张春杰因患有先天性心脏病,长期贫血,脸、身上象一张白纸没有血色。一次坐公交车,下车的时候正好有两个小孩在玩,他俩看见张春杰撒腿就跑,还喊:“鬼来了”,她们把张春杰当成鬼了。那时真是活不起,死不起,也常找人算命,佳木斯四大医院的名医都找看过病,也没治好张春杰的病。有时张春杰吃饭的时候,昏迷过去,饭没吃,饭碗不知扔哪去了。

就在张春杰想学气功,用气功治病的时候。一九九七年五月,经张春杰姨婆家的姐姐介绍,张春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法,张春杰明白了现在的处境,都是自己生生世世造的业,欠下的债,张春杰懂得了人活在世上的真正目的。随着深入的炼功,身体上的一切疾病不治而愈了,上班推自行车过天桥也不喘了,骑自行车时,身体轻飘飘的,备受多年疾病折磨的张春杰,终于知道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从此张春杰什么活都能干了,体重由九十三斤增到一百二十斤,皮肤变得细嫩,白里透红,看上去年轻了十岁。对法轮大法的感激之心,难以言表,亲人、同事看到张春杰精神和身体上的变化都很认同大法,他们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超常。张春杰每天到江边广场去炼功,晚上和法轮功学员到学法小组学法,那是张春杰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瘫儿走路  欣喜万分

在瘫痪在床的儿子小伟身上发生了奇迹。随着修炼,儿子一来二去的能翻身了,身体也不疼痛了,萎缩的肌肉长出来了,从扶着起来,搀着慢走,到自己能走……。这是发生在张玉科家中的奇事。

张玉科,中国水利水电第一工程局(简称中水一局)财务处副处长。张玉科一家三口修炼法轮大法前,儿子小伟一九九五年刚刚大学毕业,夏秋之际突然患上了脊椎炎。当时骨科专家讲,病情发展趋势是瘫痪——肌肉萎缩——血坏死,很难保命。一家人虽为小伟多方求医,无所不试,可病情仍不断的恶化,不仅瘫痪在床,臀部剧痛,下肢肌肉出现萎缩,双侧股骨坏死,一九九六年夏季病情越发严重,他自知无药可治,便拒绝用药。

面对瘫痪在床的儿子,一家陷入了绝望。其妻于凤云身体本来就患有多种疾病,加之儿子患病的沉重打击,精神受到刺激,每天神态异常。张玉科只好在家照看病中的妻儿。当时张玉科也是身患多种疾病,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经常彻夜失眠,还有气管炎,腰背痛,甚至翻身都困难;还不离痔药,上班经常半坐在椅子上办公,还经常胃病,偏头痛,关节痛等,也是备受病痛的折磨。

就在一家绝望之际,一九九六年的八月张玉科得到了一本《转法轮》。此次一家三口开始了学炼法轮功,结果一家人奇迹般的绝处逢生。

炼功不几天,妻子精神就恢复了正常,其它病症也消失了;接着儿子小伟身上发生了奇迹。随着修炼,儿子一来二去的能翻身了,身体也不疼痛了,萎缩的肌肉长出来了,从扶着起来,搀着慢走,到自己能走。张玉科的各种病状不但没了,而且身强体健,精力充沛的投入了工作。

全家这些变化是自己做梦也没敢想过的,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迹在这三口之家真实地体现。三人从此脱离了病魔的苦海,自学炼大法后全家多年没花过一分钱的医药费,一家人真是欣喜万分。

一朝修炼 顽疾痊愈

腰痛、不能坐椅子,不能低头弯腰洗头;走路漏尿;双手长满流脓水的疮,夏天还轻点,一到冬天,两只手裂的大口子往外淌血水,恨不得裂出骨头来,上班不能干活儿,在家不能做家务,连饭都做不了……这就是何秋勤修炼法轮功前的症状。

何秋勤,女,一九四八年出生,是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邮政局退休职工。当时看病吃药都是单位实报实销,为了治好这些疾病,她四处奔走寻医问药,药吃了不少,病却没见好转。

后来,社会上出现了气功热,为了治好自己的病,何秋勤练起了气功,几乎满城县出现的所有气功,她基本都练过,但身体仍不见好转。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一位好心的大姐告诉何秋勤修炼法轮功吧!她也没多问,就像找宝贝一样,当天晚上跟大姐去了学法小组。她稳下心静静地听师父讲法,觉得师父讲的话句句在理,好像这就是她多年要找的救命法宝,她一动不动地听着,越听心里越舒畅,她下定决心好好学习法轮功。当晚听完法,又跟别人学会了炼功动作。

过了几天,有人告诉她“来了法轮功书了”,她便一口气跑到辅导站,请齐了所有的大法书,回家后如饥似渴的拜读。此后她天天坚持学法、炼功,并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过了一个多月,她身体出现了明显的变化,手上的脓疮有些好转;腰疼病不知不觉中也好了;走路跑步都不漏尿了,家里什么活儿都能干了。

她高兴地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也告诉能接触的人“有时间去炼法轮功吧!太好了!”第二年春天,她感觉无病一身轻,从满城县城到位于四十多里的娘家(方顺桥)都不想骑车子了,走着都没问题。

后来她手上的脓疮渐渐痊愈了,单位凡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手上的脓疮,说起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时,有人就问她手怎么样了,她都会很自豪的把手伸给同事看,同事们一看都很吃惊的说:“多少年看不好的病,现在好的这么彻底,法轮功真神了!”

何秋勤更是为自己能修炼法轮大法感到无比幸运。从一九九七年底得法,到一九九九年七月间,她学法炼功很用心,处处用大法的要求对照自己,事事多为人着想,不但消去了一身病痛,也使她精神得到升华。

无病一身轻的幸福奥妙

无病一身轻的幸福,是王丽阁在修炼后真正体验到的。睡了一宿好觉?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风湿痛很快消失,已经变形的右腿渐渐复原;左腿走路越来越硬实,又能骑自行车了,又能穿高跟鞋了,走路身子直了;心脏病和眩晕症也痊愈;腰间盘和尾骨再也不疼了,坐多长时间都没问题。晕车都去根了。炼功后满面红光,皮肤细腻有光泽,再也没出现过粉刺。子宫肌瘤不见了。

一九九七年五月,逸夫中学学校开家长会,这位家长找到王丽阁,询问王丽阁的身体状况,王丽阁告诉她:每况愈下。她再次劝王丽阁炼法轮功,并说这个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王丽阁想试试也不妨。

六月一日晚六点,这位家长来到王丽阁家,开始教功,动功一个小时,她一边讲动作要领,一边教王丽阁,用了一个半小时才炼完,这时王丽阁已筋疲力尽,勉强支撑,她走后王丽阁便躺下睡觉,很快就睡着了。等王丽阁一睁眼,天已大亮,太阳出来了,她一惊,一看手表已六点半,急忙坐起,一时懵了:莫非白天在睡觉?因为她以前醒来全是夜间,是风湿疼醒的,怎么这一夜风湿没疼?睡了一宿好觉?王丽阁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吃完早饭便去上班。

那时王丽阁们办公室在四楼,以前她上四楼得歇几歇,可那天一口气上到四楼,气不喘,心不跳,感觉很轻松。王丽阁万分惊喜:这法轮功可太神奇了,这下我可有救了!

王丽阁走上了修炼之路。炼功后不久,病体迅速康复,所有疾病痊愈:风湿痛很快消失,已经变形的右腿渐渐复原;左腿走路越来越硬实,王丽阁又能骑自行车了,又能穿高跟鞋了,走路身子直了,同事说她好象长个了;心脏病和眩晕症也痊愈;腰间盘和尾骨再也不疼了,坐多长时间都没问题。王丽阁从小还有晕车的毛病,很烦汽油味,炼功后不知不觉的连这个小病都去根了,现在再也不晕车了。从前她面部憔悴,总长粉刺,炼功后满面红光,皮肤细腻有光泽,再也没出现过粉刺。

从那时起至今,七年多了,王丽阁身体健康,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更没去医院看过病,节省医疗费近十万元。夏天可以开着门窗睡觉;冬天可以用凉水洗衣。见到王丽阁的人都说她简直像换了一个人。后来她调到二中,在二零零零年二中教职工体检时,她和另一名教师老师一起进的检查室,经B超检查,王丽阁的子宫肌瘤不见了。修炼后,王丽阁真正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幸福。

命比黄连 幸遇大法

人们常说黄连苦,可她命比黄连苦三分:十年间两个儿子不幸夭折,自己重病缠身,遭丈夫离弃,老父不堪忍受自杀撒手而去,被生活逼的走投无路、整天以泪洗面,老想着自杀。一个苦命的女人,幸得法轮大法,佛法驱散了她心中的迷雾,佛光抚平了她心中的创伤,全身疾病不翼而飞。

郑尊秀女士,湖北省麻城人,菜农,家住麻城市龙池桥办事处龙池桥村桂花树16号。人们常说黄连苦,以前郑尊秀的命运可以说是比黄连还要苦三分啊!一九八七年,郑尊秀的大儿子不幸落水淹死;一九八八年,郑尊秀与丈夫离婚,一连串的打击使她落下了一身病,强撑着还要含辛茹苦的抚养五岁的小儿子;一九九八年,相依为命的小儿子又不幸淹死。郑尊秀觉的人生的路已走到尽头,想出家或者一死了之。她的父亲承受不了,先自杀了。料理完父亲的后事,她成天以泪洗面,更不想活了,自杀的念头时时萦绕在她脑海中。

就在郑尊秀在死神门口徘徊的当口,一九九八年十月,一位好心的大法弟子劝她修炼法轮大法,寻找真正的解脱。

郑尊秀在学法小组每次读《转法轮》第六讲的一段话时,不论她坐在哪个位置,不论从哪个同修开始读起,每一次总是轮到郑尊秀读这一段,她泣不成声,读不下去,像这样连续六次。到了第七次又轮到她读这一段,同修劝她别读这一段了,让别人读,免的伤心。郑尊秀坚定的说:“今天我一定要把这一段读完。”这一次她坚持读完了这一段。读完后,郑尊秀象跨过了一个大坎,从此以后再也不象以前那样时时想着自杀了!法轮佛法解开了她心中的死结,佛光温暖了她破碎的心。

从此,郑尊秀象脱胎换骨一样,一身疾病不翼而飞,人也开朗活泼了。新生的郑尊秀无法用语言形容大法的美好,无法用任何方式感谢师尊。

十三年顽疾  四天痊愈

十三年中光吃的药不夸张的说也得用汽车拉,三株口服液六株口服液一箱箱的搬。保定市蠡县西城坡小学教师赵彦梅说:只要能治好我的病,让我喝屎汤我也喝。为了治病,受的罪就别提了,真是生不如死。从前那么多年她常说一句话:我吃这么多苦,用了这么多药,哪怕好一天我就心满意足了。现在折磨她十三年的溃疡性结肠炎竟然神奇般的真的好了,什么原因?

赵彦梅,一九五七年出生,自幼多病缠身,脉管炎、胃溃疡、心脏病、肺结核、妇科病、低血压、颈椎病、脑供血不足等等,八四年又患上了溃疡性结肠炎,这顽疾困扰了她十三年。长期病痛的折磨使她丧失了生活的勇气,曾想一死了之。

赵彦梅自患上溃疡性结肠炎之后,每日脓血便十几次。身体很快垮了下来,一天不如一天。为治她的病,丈夫带她先后住进十几家医院仍不见任何效果。十三年中光吃的药不夸张的说也得用汽车拉,三株口服液六株口服液一箱箱的搬。另外各种偏方也都尝试过,也未起任何作用。

在省医院,开始也是吃药输液灌肠,之后又扎针。医生还对她说,给你加上中药中最难吃的一种药。赵彦梅说:只要能治好我的病,让我喝屎汤我也喝。果然用了这种药光想吐,两个多月了也不见效。医生又说了,咱们用个土方吧。所谓“土方”即是用直肠镜每天直接从肛门插入肠内涂药面。直肠镜是用不锈钢的钢管支撑的,由于整个直肠都已溃烂。当直肠镜插入溃烂处时,疼得她汗水加泪水滴答滴答的往外流。她头顶着床,腿跪在床上,两手紧握床帮,咬着牙支撑着,真相上刑一样啊。当做完后,同病房的病友都为她长出一口气:哎呀真受罪啊。这样用尽各种办法治疗三个月,大便次数虽少了,但还是脓血便,就这样又一次失望而归。

九六年冬赵彦梅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走路都打晃儿,连门都出不去了。丈夫和她商量还是去住院吧,这次下大决心治不好不回家。就又住进了北京医院。进院一检查,溃疡性结肠炎又增生了癌细胞。北京东直门医院有个教授,是个有名的肠胃专家。教授在一次谈话中说,目前国外对此病也没好办法,就这样结清了两万多元的医药费,她带着绝望的心情回家了。

从北京回家后,赵彦梅下了决心,再也不治了,活几天算几天吧,整天躺在床上暗自垂泪。有一天她流着眼泪对家人说:快给我准备送老的衣裳吧,上老下小的我也管不了了,这十三年人间的苦我受尽了。

九七年九月的一天,正当她绝望之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她遇上了一名法轮功学员。他给赵彦梅推荐了法轮功,并送给她一本《转法轮》,赵彦梅打开一看满肚子就咕咕响。并且这么多年总象揣着冰块一样的小腹突然感觉暖融融的。这是得病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再看下去发现书里边一页页泛着红光。心想这大法真神呐。看着看着突然感到有精神了,也有劲了,自这天开始重生的希望又在她心中升起来。

之后她找到了炼功点,同修们热情地接待了她。教她炼功。帮她找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录像带。同修的热情帮助给了她极大鼓舞,从她找到炼功点的当天便开始修炼法轮功了。而她做梦也没想到,到炼功点的第四天奇迹出现了,折磨她十三年的结肠炎瞬间消失了,大便正常了,脓血也没有了,全身有说不出的轻松愉快。从前那么多年她常说一句话:我吃这么多苦,用了这么多药,哪怕好一天我就心满意足了。现在折磨她十三年的溃疡性结肠炎竟然神奇般的真的好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赵彦梅满怀激动拿出《转法轮》这本宝书,掀开师父的法像。恭恭敬敬地放在床头柜上,立即跪下向师父磕了三个响头,泪水横流,嘴里叫着:师父啊,弟子太感激您了,是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跟着您坚修到底。

赵彦梅好病的消息不胫而走。迅速传遍亲朋好友及各乡邻。纷纷找上门或打电话询问,听后一个个都感到震惊,她的家人更是兴奋不已。女儿偷着问他爸:我妈的病是好了吗?她爸说:是好了。双方老人也都这样问她的丈夫,他都这样肯定的回答着。尤其是她丈夫本人,十三年来,他既当男,又当女,为给妻子治病,常年在外奔波,吃饭难、睡觉难,吃尽了苦头,花了大量冤枉钱,也没治好妻子的病,并一次次由希望变失望,最后到绝望。而今赵彦梅学炼法轮功仅四天时间,没用一粒药,未花一分钱病就好了,真是福从天降,怎不令他感激大法与师父呢?因此他非常支持妻子炼功,只要是炼功的事,他都大开绿灯。

告别愁苦  迎来生机

患血液病和重度肌无力,生下一对双胞胎后,身体就全面崩溃,经常昏迷,由于精神恍惚而坠楼,造成瘫痪,被定为“二级残疾”。你说愁苦不愁苦?大孩子脑外瘫,智力低下,喂饭至十来岁,还患有病毒性心肌炎;老二患尿崩症,鼻子常常出血,昼夜哭闹。这真是苦上加苦。老母亲因天然气爆炸被烧伤,导致肌肉萎缩、瘫痪。可能读者说了,这不是:活,活不好,死,死不了,我都替她愁苦!可读者别忘了,本文的标题有“终结愁苦”。如何终结?请往下看。

她,曾患不治重症,儿子脑瘫,母亲瘫痪……这些苦难,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一去不回,她重获新生。她叫牟永霞,二零一四年时六十六岁,原是大庆市的一位中学教师。熟悉牟永霞的人们都知道,她的人生,那真是坎坷。

牟永霞青年时就患上不治的重症:血液病和重度肌无力,曾一年多不能走路,被医生判过死刑。而后又得了肾炎、心脏病、胃溃疡、极度神经衰弱。牟永霞三十六岁才成家,什么活都干不了,生下一对双胞胎后,她的身体就全面崩溃,经常昏迷,曾在大庆油田总医院输血、输液、打氧气抢救五十六天,最终医院无法治愈,只好用担架把她抬回家。不久,她由于精神恍惚而坠楼,造成瘫痪,被定为“二级残疾”。

牟永霞的两个孩子生下来就多病,大孩子脑外瘫,右侧身体机能失调,走路跛行,智力低下,喂饭至十来岁,还患有病毒性心肌炎;老二患尿崩症,鼻子常常出血,不停的要水喝,总尿,昼夜哭闹。

两个孩子由牟永霞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护理。老母亲又不幸在照顾孩子的过程中,因天然气爆炸被烧伤,导致肌肉萎缩、瘫痪,经久治不愈,被接回老家。

牟永霞的丈夫面对几个病号,焦躁不宁,常常暴怒,摔东西、打孩子,一度把二儿子打伤,导致孩子惊厥高热、眼底出血、斜视。这个家庭生活再也无法正常维持了。

为了让丈夫解脱愁苦,牟永霞和丈夫协议离婚,不要抚养费,使他没有拖累,劝他再找一个健康的女子,生一个健康的孩子,平静的生活去吧。丈夫走了。那时牟永霞的两个孩子才五岁。面对病痛、辛苦、这种雪上加霜的日子,幸亏有好心的邻居、同事、学生、亲友来帮忙,为了两个孩子和老母亲,她挣扎的活着,一天天的苦挨着。

一九九八年十月七日,有人给牟永霞送来一本《转法轮》,告诉她:坚持反复看这本书,加上炼功,就能全家受益,脱离苦难。牟永霞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开始阅读《转法轮》。万万没想到,一个月后,她竟然真的能生活自理了,心态平和了,接着一身的疑难杂症全消失了。她高兴得心象开了八扇门。邻居也说:“可把你美坏了。”

两个孩子也跟着妈妈学法,结果身体也都好了,孩子们乐得蹦啊蹦……

看到孩子们的变化,牟永霞立即回家去接八十八岁的瘫痪母亲。当时母亲正感冒发高烧,姐妹们都不同意她将母亲接走。但是牟永霞对法轮大法的威力有无比的信心,她偷偷打车将母亲接回自己家。老母亲和她一起学法炼功,很快就能下地了。四十天后,姐妹们不见动静,以为老人已经故去,都来她家兴师问罪。开开门一看,她们站在门口就愣住了:一位老太太似曾相识,但她站在窗前,高高的个子,红光满面。姐姐疑惑的问:“那老太太是……”牟永霞说:“你们进来呀!”妹妹说:“听这声还是姐姐,可是……”牟永霞母女俩的巨大变化,让亲姐妹也不认识了。

姐妹们围着老母亲左看右看,说:“这是咋的了?”牟永霞说:“好了呗。”姐妹们立刻拥在老母亲身边,一起看起了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

牟永霞昔日愁苦的家,第一次充满了生机和快乐。她家从那时起再没有病人了。她家的奇迹,让亲友、邻居、同事无不惊喜,传播开去,人们都说:这法轮功太好了,救了这一家。亲友、邻里都来找她学法轮功。

牟永霞那个曾经脑外瘫的大孩子,后来考上了厦门大学,毕业后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金色的阳光照亮他的心

中医、西医、名医、军医、游医、气功师、神汉、巫婆、喇嘛、和尚和道士,什么招都使过来了,只剩奄奄一息。杨学贵为了亲人免受牵挂,为了自己早日解脱,却偷偷的谋算着要吃安眠药自尽,一个原本幸福和睦的小家庭在凶恶的病魔蹂躏下眼看就要支离破碎了。

杨学贵,男,二零零六年时四十一岁,是兰州市第二医院总务科干部。

一九八二年杨学贵在当地入伍。八五年在老山前线,杨学贵是炮兵团的一位通信兵,在猫儿洞里就象在蒸笼里一样,不穿衣服也是汗流浃背。回来时,他脖子上长满了牛皮癣,奇痒无比,身体消瘦,精神不佳。最头疼的是牛皮癣多方求医无效,一直不能痊愈。

一九八七年,杨学贵复员后分配在兰州市第二医院总务科上班。一九九四年,年仅二十九岁的杨学贵得了严重的肝病,病得四肢无力,上气不接下气。还有一种医院检查不出来的病,每天体乏无力,没劲走路,怕冷,大夏天都穿着三九寒天的棉衣,还冷的不行,许多人怀疑是否为战争后遗症。好在他本人是医院职工,平时工作表现又是一流,市二院全力以赴,动用了最好的人员、药品和设备,折腾了好几个月,钱花了一万多,还是没起一点作用。

可怜天下父母心,他的爹妈一看不成,怕把儿子的病给耽误了,赶紧出了二院,带着他四处求医问药,中医、西医、名医、军医、游医、气功师、神汉、巫婆、喇嘛、和尚和道士,什么招都使过来了,杨学贵的病情不但不见起色,反而日渐沉重,只剩奄奄一息。这时,家里也已经是债台高筑,吃饭都成了问题。老俩口、儿媳妇终日以泪洗面,杨学贵为了亲人免受牵挂,为了自己早日解脱,却偷偷的谋算着要吃安眠药自尽,一个原本幸福和睦的小家庭在凶恶的病魔蹂躏下眼看就要支离破碎了。

就在这万般无奈、已经绝望的时候,一九九五年十月,一位亲戚来介绍了法轮功,并送来了宝书《转法轮》。就象一束金色的阳光透过浓厚的乌云,杨学贵尘封的心一下子被照亮了。他如饥似渴的看呀、学呀、炼呀,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病,忘记了就在门外徘徊的死神。仅仅两周的时间,他身体的病痛消失了,能吃能睡能跑。

不久,他红光满面、精神抖擞的回医院上班去了。他说:“过去的杨学贵已经死了,现在是新生的杨学贵。是法轮大法、是李洪志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同时他按照大法的法理要求,工作上更加积极勤奋、认真仔细、任劳任怨。医院的总务科是个有油水的地方,可小杨以大法修炼者的高标准要求自己,不沾一点小便宜。杨学贵身心的巨大变化,使他周围的人惊叹不已,许多亲朋好友、同学同事纷纷来了解、学炼法轮功,就连本医院里的那些领导、老专家、老教授也找上门来。

十年没再吃过一粒药

伊廷绪的女儿最早也最多的童年记忆是桌上大大小小的药瓶药罐,还有就是提着煎中药的砂壶去倒药渣。就是这样的长年病号,真心修炼法轮功也变得身轻体健,无病一身轻。

伊廷绪、谢顺芳夫妇二零零七年时六十岁左右,是地道的中国农民,朴实、善良。提起他们,乡亲们赞誉有加,对他们没病没痛的健康身体更是羡慕的不得了。

其实,他们的身体以前可不是这样。据两位老人回忆,谢顺芳患有严重的皮肤病,看遍了西医、中医和各种能找到的偏方,皮肤还是照常瘙痒;心口痛常年煎熬,走遍各大医院却查不出病因;甲状腺肿大,最严重的时候舌头僵直,吐字不清,医生也只是摇头兴叹;因为坐月子没照顾好,落下了病根,一条腿冰冷且疼痛,走路困难,两手麻木的拿不住东西,碗碟记不清打碎了多少,也记不清买了多少回。

伊廷绪有三大顽疾:一个是由于长期从事重体力劳动,工作环境过于潮湿,左胳臂落下了病根,随着年龄增长,无日无夜的疼痛越来越严重;还有就是急性肠胃炎,一旦发作,疼得地上打滚,满头冒汗,备用药常年不敢离身;一到冬天,气管炎准时报到,吃药、静滴,半个月下不了床。

所以他们的女儿最早也最多的童年记忆是桌上大大小小的药瓶药罐,还有就是提着煎中药的砂壶去倒药渣。

您可能问了,这么糟糕的身体,怎么变得身轻体健、无病一身轻呢?因为他们修炼了法轮功。学炼法轮功几个月后,这些困扰他们多年的顽疾逐渐消失,不治自愈。法轮功祛病效果的神奇,更坚定了他们修炼法轮功的信心。从开始修炼法轮功到现在整整十年了,他们没再吃过一粒药。

(待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