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喜两重天

他们证实了神功奇效:法轮大法好!(4)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八日】(接上文

三、悲喜两重天

有些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前经历了突然的灾难,或突然失明,或从高空落下至瘫……悲痛之际,不幸的他们有幸遇到法轮大法,开始修炼后会发生些什么事情?“悲喜两重天”系列讲的就是这些故事。

绝望的她走进光明

三年不能吃干饭、硬食,只能吃点流食,晚上不能入睡,总是整夜整夜坐到天亮,真是度日如年啊!人瘦得只剩七十多斤,双目几乎失明。人们都悄悄的说:“爱梅怕是活不了多长时间啦……”

訚爱梅家住在湖北麻城白果镇董家河村易家河坎湾,以做衣服、换拉链、补破为生。訚爱梅的丈夫是白果织布厂下岗工人,常年在珠海打工。修炼大法前,訚爱梅个性极强,经常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与丈夫婆婆吵架,整天为名为利争争斗斗,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一团糟。

从一九九零年开始,訚爱梅的眼睛怕光,痛,不能睁开,无法干活。先后到武汉协和医院、黄州、罗田等医院,多方治疗无效。由于长期服药打针,药物的副作用导致胃痛、胃胀,三年不能吃干饭、硬食,只能吃点流食,晚上不能入睡,总是整夜整夜坐到天亮,真是度日如年啊!家中多年的积蓄为治病花的精光,生活一贫如洗。訚爱梅记得一九九七年,从正月到六月,她病倒在床,半年来,就靠两个十一岁和九岁的孩子到塘里抬水用,煮面条吃。訚爱梅人瘦得只剩七十多斤,双目几乎失明。村里的人都悄悄的说:“爱梅怕是活不了多长时间啦……”

一九九七年九月,一次偶然的机会,訚爱梅听说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就急急忙忙的搭车跑到白果街上,终于找到了一位法轮功学员,立即请了一本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迫不及待的看。看着看着,三年没吃过干米饭的訚爱梅,竟在不知不觉中,边看书边吃完了一大碗白米饭!母子三人惊喜万分,一同走入修炼。訚爱梅一身的病痛三天不翼而飞,几近失明的眼睛从此恢复正常,儿子易松头痛、肚子痛的毛病没了,小儿子永松的饭量大增,身强体壮,弟兄俩再也没为一点小事打架了。

訚爱梅一家人都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做事,法轮大法给訚爱梅家带来了健康、和睦、幸福,訚爱梅以前那些自私、占强、贪婪、争斗等等不好的心在大法修炼中一点点的融化了,再也不为个人利益与人争吵了……修炼十几年来,訚爱梅身轻体健,再也没吃过一粒药,节省了一大笔医疗费,供两个孩子读大学,訚爱梅没有向政府申请一分钱贷款,也没有领过一分钱救济金。

瘫痪的她迎来了奇迹

产后致使金丽凤腰椎骨出现两拇指那么宽的缝,致使下肢瘫痪,医治无效。她抱着试试炼法轮功看的心理,由婆婆推着车,带着孩子,由两个人架着,歇了四次才到了炼功点。

金丽凤,女,出生于一九六二年十月二日,是葫芦岛市寺儿卜乡新地号村人,是本科毕业的日、英文高材生,人见人夸的才女。她以前曾任杨家杖子镇高三英语教师,在该校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后到渤海船舶工业学校任英语教师。她有一股子爱岗敬业的精神,她丈夫是渤海船舶工业学校的教导主任,事业有成,家庭美满。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在金丽凤三十六岁生儿子那年,不幸的事降临到她的头上,产后致使她腰椎骨出现两拇指那么宽的缝,致使下肢瘫痪,到沈阳、北京等处医治无效。亲朋好友都来安慰她,她绝望地说:“我就在床上等死了。”

瘫痪一年半的金丽凤,一九九九年三月迎来了生命中新的起点。学校的老师向她介绍了法轮功。就这样她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由婆婆推着车,带着孩子,由两个人架着,歇了四次才到了炼功点。第二天歇了两次到炼功点。第三天奇迹出现了,她竟和正常人一样自己走到了炼功点,就这样,她开始学了这部高德大法《转法轮》,开始走上了修炼的路。她逢人便讲,是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由于修炼,她的思想有了巨大的变化,和以前判若两人,在学校里没人干的脏活儿累活儿她包下了,扫厕所、倒垃圾成了她每天为大家必尽的义务。

喜获新生 重返讲台

胸膜炎、胸积水、肝胆肿、三叉神经痛,经历了八年的煎熬,积蓄几乎花光,萌生了轻生的念头。在江边,一个老太太向他介绍了有可能走出困境的方法,结果会怎样呢?

黄敏,男,一九六八年大学毕业,分配到黑龙江省佳木斯锻压机床厂。他人很正直,是一个优秀的工程师,车钳铣刨样样皆通,还收了不少徒弟。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万能工”。一九七三年数学家华罗庚来佳木斯推广普及“优选法和统筹法”时一直是黄敏陪同,华老先生曾说:“我要是早认识你几年,一定把你带走”。

黄敏调入佳木斯电视机厂后曾担任过龙江彩色电视机的主设计。八五年调到佳木斯工学院当讲师,为了培养学生,把自己省吃俭用花一万多元买的工具和仪器全部赠给实验室,八七年调他去佳木斯经委当主任都被他谢绝了。

人生无常、变幻莫测,八八年因为一场车祸导致黄敏一蹶不振。虽然从死亡边缘爬了出来,可各种疾病都找上门来。他相继患上了胸膜炎、胸积水、肝胆肿大,还患了重症神经衰弱,长期的失眠,尤其是后来又得了三叉神经痛。经常在讲课时三叉神经痛发作,疼得他满头大汗,头顶着墙,面色紫灰。学生们都吓坏了,就这样他无奈地告别了三尺讲台。

此后黄敏经历了八年的煎熬,谁又能体察他的悲苦呢?西医中医、各种偏方用了不计其数,均不见效。后来得知西德进口的“卡马西平”能缓解疼痛,一片药十元钱,一日三片,一片都不能少。那时工资很低,家里的积蓄几乎花光,也不见好。孩子上学还要很多钱,他不忍心看到家人的承受,更不愿成为累赘,心中萌生了轻生的念头。那时他妻子张淑芬和两个孩子整天提心吊胆地看着他,那艰难的岁月真令人不堪回首但又难以忘记。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绝处逢生了。一个叫姜云波的老太太见到了满面病容、一脸苦相的黄敏坐在江边。她向黄敏介绍了法轮功。

黄敏学炼了不到两个月,除了三叉神经痛,其它的病都好了,炼功不到半年,三叉神经痛居然也好了。从此他按着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心性、道德的提升,加上他身体神奇般的变化,让很多人震惊,钦佩法轮大法的神奇。法轮大法给了他新的生机和希望。他感觉到这就是他一生都在寻找的。

修炼不到两年,黄敏又重返讲台。是大法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大法也救了黄敏全家。那时候他们全家人心里只有幸福和感恩。谢谢李洪志师父给了他们新生。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此铭刻在他们的心中。

高空坠落者的故事

她从六层楼高的立交桥掉下之后,到医院一检查,胸十二椎,腰骨、尾骨和胸骨骨折,胸里全部是血,医院无法治疗几乎瘫痪。

那是一九九五年的五月间,当时王克家养着小客车。在一天晚上九点左右的车拉着客人,跑到桃仙机场的立交桥时车坏了,后来又找个车给旅客都拉走了。王克在上另一个车时,因为需要经过立交桥的夹空时,王克从立交桥的夹空中掉了下去了,立交桥有六层楼高。立交桥下还跑火车呢,王克没有掉到火车道上去,而掉到一边了,当时就不省人事了。后来有人将她从立交桥下背上来,倒了两个车送到抚顺中医院去了。

到医院一检查,胸十二椎,腰骨、尾骨和胸骨骨折,胸里全部是血。后来用针管吸胸里的血,又自然的吸收。当时医生说受的伤能导致王克瘫痪。如果做手术,结果很可能右腿瘫痪,这样王克就放弃了做手术。

王克忍受着痛苦,不能睡觉,全身的疼痛,伴随着那种痛苦就象用东西往脚里钉东西一样,特别的痛。要睡觉她的丈夫用手给她搓着身体,根本就睡不着觉。那种痛苦遭的罪,就不用说了。仅几百米的路程,都得搭车走,而且还在尾骨骨折处,出现骨质增生的现象,致使脚都挂不住鞋。后来右腿的肌肉都萎缩了。

王克也练了各种气功,但都没有效果。后来王克的亲属告诉王克只有学法轮功,才能治好你的病。王克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王克那时听师父讲法,听的就非常的好,一点点的改变着王克,王克在听法的过程中,也渐渐的改变着身体。

那时,王克在银行存钱,给她多了五百元。当时王克也没有说,因为她想是你给我存的,不是我存的。学功以后,想到要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她马上到银行,告诉银行的人给她多存钱了,但是银行的人没人承认此事。王克没有办法,只好回家了。但是后来王克一个新的永久牌自行车被盗,她知道了,是她在存钱的时候,多存没有告诉人家,后来找人家还不了,这是把这笔债还了,这也就是因果报应吧!

从一九九六年六月份王克开始学法轮功,到八月份,不到三个月,王克已经恢复的非常的好了。能自己去买涂料,并搬到楼上去,还能自己刷涂料了。王克非常的高兴,有可能瘫痪的人,在学法轮功两个月之后,所有的症状不翼而飞。

失明后的悲与喜

奇迹发生了,让医学专家们无法理解,他们感到疑惑、诧异……。凤霞更是在兴奋不已中彻底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她决定立即出院修炼法轮大法。十几天的悲、喜,真象梦幻一般,凤霞带着病愈的喜悦,离开了医院。随后她急切地学完了法轮功功法,就匆匆的飞往深圳上班去了。这十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请读者往下看。

二零零五年二月底的一天,一个身材高挑,头发飘柔,稍带典雅味的女郎正匆匆地带着儿子到二中校开学报名,刚走到家门外的公路边,她突然一阵模糊,双眼什么也看不见了。这个女郎,正是从深圳回重庆市铜梁休假的赵凤霞,她刚要送儿子上学却意外地遭遇不幸。

凤霞的母亲一听到此消息可急坏了,她急忙送凤霞到铜梁县人民医院检查。医生里里外外一阵忙活,最后还是抱歉地说:病情严重,他们无能为力,赶快送重庆去吧。就这样凤霞父母很快就把她送进了重庆大坪医院。

在大坪医院,凤霞做了CT、B超,核磁共振、骨髓等检查,经眼科、脑科、内科三方专家会诊,均查不出病因,最后只有进行实验性治疗 ,但因查不出病因,凤霞父母没有同意试验治疗方案。

究竟如何是好呢?一家人急得团团转。凤霞更是以泪洗面,心情悲伤到了极点:自己这么年轻,眼睛就看不见了,以后该怎么过呢?

正当一筹莫展时,邻床病友的姐姐告诉凤霞,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就会好的。原来这位好心的大姐及丈夫、儿子都是北京的高级科研人员,她曾经得了绝症,在床上躺了十几年,每年花了上万元的医疗费,仍然落得枯瘦如柴,头发全部脱落。当时,她觉得生命希望渺茫,只等着进鬼门关了。后来她试着修炼法轮大法,结果竟神奇般康复了,头发也长好了,六十多岁的她看上去富态高贵,容光焕发。

听了阿姨的讲述,凤霞的母亲急忙拿出《转法轮》读给她听。凤霞的母亲原来也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因中共江泽民集团邪恶地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妈妈因怕周围的人不理解,所以一直没有提大法。此时,为了女儿,又有阿姨的鼓励,母亲胆子也大了,信心也足了。

阿姨见此,可高兴了,进一步劝道:“要想好的快,就让凤霞自己看吧。”不料在一旁的护士听到此话,不禁冷笑一声:“人都看不到,还看书?!”

凤霞没有理会护士,头脑里突然闪出这样一句话“七分精神三分病”,凤霞不由自主的念着这句话并问妈妈:“这句话是那本书里的?”妈妈告诉她:“就是《转法轮》这本书。”凤霞忙接过书,急切地看了一看,突然书中的字竟映入了眼帘,字由模糊逐渐逐渐变得清楚。她看着看着,猛然意识到自己的眼睛好了!

奇迹发生了,让医学专家们无法理解,他们感到疑惑、诧异……。凤霞更是在兴奋不已中彻底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她决定立即出院修炼法轮大法。

十几天的悲、喜,真象梦幻一般,凤霞带着病愈的喜悦,离开了医院。随后她急切地学完了法轮功功法,就匆匆的飞往深圳上班去了。

三天,愁眉换新颜

象有只手在我肚子里抓住了个东西往外拿,我还听到了叫声,那声音象是老鼠被踩住尾巴时发出的叫声,这一下就感觉身体特别轻松,病痛全无象换了个人似的,人也精神了。这是赵艳婷的真实感受。

二零一四年的十六年前,河北易县独乐乡寨子村赵艳婷才三十四岁,正值风华正茂的年龄却病痛缠身,家里的钱都花在了医院也没治好。赵艳婷整日愁眉不展,就觉得死神随时都能把她的命夺走,胃病、心脏病一痛起来就大口大口的吐血;妇科病经常闹的她长时间排不出尿来,肚子憋的疼痛难忍;手脚麻木伴随着半个身子不灵活,脸也变的一边大一边小,眼睛看不了电视,一看就是一片白。

赵艳婷自述:“就这么糟糕的身体只炼了三天法轮功就好了。那是九六年春,正当我被病痛折磨的死去活来时,姐姐来给我简单的介绍了法轮大法,她说你也炼吧。当时我浑身无力正躺在炕上,我说一点劲儿都没有、炼不了。姐姐就把我从炕上扶起来靠在柜子上教我动作,一开始胳膊没劲儿的抬不起来,姐姐就拿着我的手炼。炼到第三天就感觉师父给我清理身体,象有只手在我肚子里抓住了个东西往外拿,我还听到了叫声,那声音象是老鼠被踩住尾巴时发出的叫声,这一下就感觉身体特别轻松,病痛全无象换了个人似的,人也精神了。”

从赵艳婷身体的变化全村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一下就有好多人入道得法。

看了《转法轮》  世界清亮了

每天晚上要用绷带将眼睛缠上,早上起来才能看清东西,否则一眼看去黄沙一片。但压紧了眼睛就红肿流泪,看不清东西;绑松了看东西象皮影。这成了四川成都金琴路小学女教师刘晖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但在仅仅看了两遍《转法轮》之后,从梦中醒来,突然发现,不用绷带,这世界看起来清亮了。

二零一四年时四十一岁的刘晖女士,一九九零年毕业于成都师范学校,毕业后分配至成都市金琴路小学教语文。一九九一年就因先天性高度近视矫正手术失败,导致双目发生病变,每天晚上要用绷带将眼睛缠上,早上起来才能看清东西,否则一眼看去黄沙一片。但压紧了眼睛就红肿流泪,看不清东西;绑松了看东西象皮影。而且压迫视神经引起睡眠神经功能紊乱,稍有风吹草动就醒了,一天睡十几个小时也无精打采。 整整七年,刘晖都是这样度过的,不知换了多少根绷带,用了多少盒垫在眼睛上的餐巾纸。特别想到医生说病因不明,不定哪天会突然失明,不敢往下想,时不时产生一种恐惧绝望感,脾气也越来越暴躁。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四日,刘晖在仅仅看了两遍《转法轮》之后,从梦中醒来,突然发现,不用绷带,这世界看起来清亮了,从此解脱了这一大噩梦。一个多月后,萎缩性胃炎、咽喉炎、关节炎、妇科病、过敏性皮炎、严重便秘、痔疮都好了。更重要的是她能够控制住那暴躁、自私、冷漠等不良思维习性,逐渐体会到与人为善、宽容忍让的乐趣。特别是与当时教的五十六个孩子由敌对、怕恨中善解,重新织就了缕缕善缘。

塌了的“顶梁柱”又立起来了

焦梅山高空作业摔成重伤,瘫痪在床,被医生宣告:只能在病床上度过后半生了。身体受病痛折磨,精神受打击,几次痛不欲生想自杀,全家人曾经一度陷入绝望的境地。可是修炼法轮功三个月就重新站起来了。

那是一九九五年三月二十四日,焦梅山高空作业摔成重伤在河北省第三医院急救。他不停的呻吟,还常常疼晕过去,亲戚赶紧喊人,医生护士跑来又急救,慌乱成一团。妻子和儿子只能守着他无奈的心痛、流泪。

在省三院骨科住院治疗了半年,每天单位派就个人再加上家里三四个亲戚,共计十几个人,二十四个小时倒班轮流护理他。由于手术没做好,头几个月没有一点好转,一直是疼痛难忍,经常疼晕过去,艰难度日,生不如死。医生也只能摇头,后半生只能在床上度过了。

回家后焦梅山瘫痪在床,心情沉重,常发脾气。生活起居一切都要靠妻子帮助,妻子每天接屎接尿,偷偷伤心流泪。焦梅山是家里的顶梁柱,跟天塌了一样,家里一片忧郁沉闷,压的透不过气来,全家人陷入绝望中。想到要在瘫痪中度过后半生,不能养家,还要拖累家人,焦梅山绝望了,几次要自杀。晚上妻子和儿子换着班陪他,不敢睡觉,生怕他想不开出意外。

一九九六年九月十八日,有朋友介绍法轮功,说祛病健身有奇效,开始焦梅山不信。在大家的劝说下,他答应看看书试试。焦梅山本来就为人善良,法轮功教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他很高兴的就接受了。从此用法轮功的原则严格要求自己,仅仅三个月,瘫痪在床的焦梅山就重新站起来了!自己能走到户外炼功了!而且连多年的心脏病、胃病也不翼而飞,脸上有了微笑,全家人也充满了欣喜和对法轮功的感恩。单位领导还多次到家中看望他,出于关心,让他到医院去检查身体,焦梅山激动的对单位领导们说:“我修炼了法轮功后,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不再给单位添麻烦了,是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单位的人看到他的神奇变化,也替他们全家高兴。以后的十多年来,焦梅山没再花过一分钱的医药费。

看到焦梅山每天都那么开心,也不乱发脾气了,身体也好了,全家人都非常感谢法轮功让焦梅山重获生活勇气和希望,真是全家人的福份,让他们的家庭重新充满生机!当时的体委和气功协会组织过大型集体炼功,搞过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的调查,还邀请焦梅山去讲述身体康复的奇迹。那时大家都知道法轮功讲真善忍做好人,健身有奇效,学炼的人非常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