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走好师父铺就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下,走过了十几个年头,特别是走入证实法修炼以后的日子里,能够在做资料的过程中平稳的走到今天,都是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点化和保护下走过来的。对师父的感恩,弟子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每当我需要帮助和出现危险时,都是师尊替弟子承受和化解。我和老伴在写稿的过程中,回忆着在师尊引领下走过的每一步,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下来。

得法

得法前自己是低血压、脑供血不足、风湿病。学法一个月后,有一天感到脑袋血管里象有虫子爬一样,真是难受极了,坐立不安。持续一个小时后,头脑清醒了,脑袋空空的,非常舒服,其它病都不见了,彻底的感到无病一身轻,师父把我病都拿掉了,从此坚定了我走修炼的路。

老伴比我早得法一个月,开始她劝我学大法,我有点不相信,后来我发现她每天去学法点炼功学法,身体和心态都越来越好。有一天早上她去炼功,我拿大法书看,发现书上的字都不见了,看到哪儿,那地方就没字。后来我把眼睛轻轻的闭上,再睁开眼睛看书,书上的字却一个都没少,我感到很奇怪。第二天,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把书看完,果然就没有这种现象的干扰了,我就一口气把宝书看完,从中也明白了一点法理。

学法几天后,用眼睛往墙上看都是大光圈,几天后都变成了小光圈,象苹果那样大,到处飘,用眼睛仔细看就都没有了。一次在酒桌上,大家劝我喝酒(过去每次能喝一斤半酒),这时这些小光圈都出来了,把我晃的头昏眼花。从此就一点酒不能喝了,后来每次看到小光圈,我就对照大法向内找一找,一定有做的不符合大法的地方。小光圈一直看着我六、七年时间,我知道是师父苦心,时时提醒弟子,要在法上修、向内找。我在心性的提高方面,每当心性需要提高时,只要想到师父的法,那些关、难都能过去。

去怕心 做好资料点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流氓集团在全国对法轮功進行非法镇压,在这突如其来的恐怖面前,我们地区大的学法点、炼功点都自动解散了,那时我只能在家学法炼功。尽管这样,我地区也能及时的看到师父的讲法和新经文。

那时我和老伴经常出去送真相材料,挂条幅、贴不干胶。到了二零零一年的秋天,我地区的真相材料非常短缺,经同修和协调人帮助,我家的家庭资料点这朵小花开了,说是家庭资料点,实际上是承担了我地大部份的资料供应。从用刮板到后来有了电脑、打印机,从单张、小册子到《九评》和大法书的制作,无论形势如何紧张、险恶都能平稳的走过来。形势严峻的时候,周围的环境有点不太正常的时候,在师父的点化下,就挪个地方继续做资料,这些年下来,共有六个地方供我轮流转换着做。邪恶封网严重的时候,别人上不去网,我能上去,我从来不想上不去,没有上不去的概念。实际上都是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下安全、平稳的走过来的,自己只是动动腿、动动手,一切都是师父精心安排和铺垫好了的。

一天晚上,我和老伴正在用油墨和拖板刮材料,附近的派出所来电话说:你家报案了?我说没有啊,派出所还说要上我家来,这时我和老伴都意识到干扰来了,我俩把做材料的用具都收拾好,就把做好的材料拿着出去送,回来后,结果警察也没来。实际上是假相,也是对我的怕心和对大法坚不坚定的考验。

二零零二年的秋天,真相材料用量增多,另一女同修和我老伴参与做资料,做了两天,每天晚上都回家很晚(她们都是先后从看守所出来不到一年,是挂号的大法弟子)。第三天,我早上醒来,就听到耳边有人对我说:你得判七年重刑。声音很大,那时自己有些心态不稳。我们晚上换着吃饭,设备不停,老伴从家里吃完饭回来忘记带钥匙就用东西撬门锁,也不说话,撬了近半个小时没撬开还不停。我在里边也不知道是她,以为是邪恶在撬门,我一想不能在这儿等着让邪恶抓,我就从三楼的南窗户跳下去,当时是两条腿着地,倒到一边,自己站起来,没怎么着,转了一圈回到北门,一看可能是出事了,赶紧回家,把家里有关大法的东西都收藏好。到农村呆了两天,后来通过别的方式和家里联系上,说没有事。

回家后针对这件事情,经过学法和同修们的帮助,自己认真向内找,找出了自己的怕心,看到了自己修炼的差距。下决心今后要吸取经验教训,遇事要冷静思考,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过后自己想,要没有师父保护,我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从三楼跳下来,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说不定啥后果。

二零零二年冬天,我骑自行车送资料,在大马路上,突然来了一辆警察巡逻车,拐到我的前方停车了,挡住我的去路。我只好下了自行车,推着走,这时从车上下来六、七个警察,有的向四周张望了一下,就都進了路旁的饭店。这又是一种假相,也是由于自己的怕心没去干净造成的。

二零零三年秋天,为了资料点的安全,协调人给我两把钥匙,告诉我把做好的资料送到两个固定的地方,再由别的同修去取。有一处是同修亲属家的小仓房,这个楼区的住户都有这样一个小仓房,一门挨一门连着的。一天我按时去那里送资料,不料遇上隔壁在清理自家的小仓房。堵住了路,我当时发正念,不让他们干扰我。很顺利的把资料放到小仓房的箱子里锁好,出来时旁边的人都象没看到我一样。

又一次,我往另一处送资料,刚一开仓房门,遇上了熟人,说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呢?我说农村亲戚给他们家捎来点东西,让我给他送来。在去怕心的过程,从怕到不稳再到用正念清除和用大法给我的智慧去把它排除,在这个过程中走的跌跌撞撞,都在师尊的保护下走过来了。

到了二零零七年,我地区有资料点的同修被非法关押,形势很严峻,我也很谨慎,也有些怕心,当时是单线联系。零八年奥运会前,街道派出所安排各楼房小区不明真相的物业管理人员对大法弟子進行监控。那时我去资料点,物业人员经常去按门铃,物业人员看到我经常用自行车带两箱东西,一天晚间八、九点钟,我带两箱资料经过门卫时,他们把屋里的灯关上,从暗处监视我,我就发正念,求师父保护,不让他们干扰我,每次都及时的把资料按时送到同修指定的地方。后来这个物业人员被别人把脑袋打坏了,住院花了一万多元钱,从此他就不干了。

一天中午我家老楼房客厅的瓷砖地全部裂开了,我知道这些现象都是点化我,说明我有漏了,有我要注意的地方。经过静心学法、向内找,找出了很多不安全隐患,更换与同修的联系方式,资料点也换了地方。

有一次,我往外地打电话联系购买耗材,接电话的说他是派出所。我放下电话,向内找,这一定是干扰,求师父加持我正念,不能让任何人干扰我,我是做最正的事,因为明天等着急用,所以我就到另一个话吧去打电话,联系好耗材,没有影响到大法资料的制作。这些年就是这样在师父不断的点化下,使资料点正常的运行。

遇车祸化险为夷

二零一零年十月份,早八点我骑自行车过十字路口,被微型车撞了,当时中间有大车挡着我和微型车的视线,我和微型车速度都很快,我们相互发现对方时,只有一尺远的距离,没等反应过来就听铛的一声,把我和自行车撞出三米多远,当时象有什么东西搪了一下,微型车的前挡风玻璃撞碎了。自行车的前轮被撞了几个弯,大梁也弯了,中轴也坏了。我从地上慢慢的爬起来,司机吓坏了,说怎么样?我说没事,我不会讹你们的,我活动活动,你们就走吧。现在的人就是这样,还是怕我不放过他们,因为他们看我很吃力的站起来,看样子撞的很重,我半个身子不好使,但我心里知道没事,我有师父。他们为了尽快摆脱我,急忙和路边骑三轮车的人嘀咕了一会,把我和自行车弄到三轮车上,司机给骑三轮车的十元钱,强塞我口袋三十元钱,让三轮车拉我去修自行车,他匆匆开车离开了。

我知道作为修炼人不能要人家钱,但我当时没有力气,他们也不给我机会把事情说清楚就跑掉了。三轮车把我拉到五十米外修自行车处,修车师傅说报废了,给多少钱都修不了。骑三轮车的人说我:你把汽车都给撞坏了,你捡条命快回家吧,他也离开了。没办法只有求修自行车的把自行车调到能推着走,我把自行车当拐杖,回到资料点。因为我还有当天没做完的资料,所以就打电话叫老伴过来帮我,我把退党名单发到明慧网,停电了,资料做不成了。老伴买来供品,给师父上香,感谢师父,我和老伴都说:真得好好谢谢师父,是师父又给了我一次生命。就这样我还是到打工单位去上班(当更夫)。

晚上孩子们到我打工的单位来看我,说得去医院检查,单位的人也都劝我去医院检查。我说没事,我是炼功人,不去医院,老伴也劝说孩子放心不会有事。就这样我疼了一晚上,不能睡觉,半个身子不能动,表面看不到伤,可是内里疼的很,自己每次从床上下来都得半小时,第二天下班回家走了一个半小时(平时需用半小时),不能坐车,坐车更疼。休息了一天,身体大有好转,后来真是一天比一天好,十几天后就能骑自行车了,但上下自行车得憋口气,咬咬牙,骑上就不疼了,按时做着大法的事。通过这件事,我悟到不管遇到啥事,都要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转法轮》书上怎么写的,我们就得怎么做,不得有半点差错,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

师父帮助我过生死关

从二零零八年到现在都是我负责看孙女,包括上学接送,星期天放假时,孩子小自己不敢单独在家,我就经常骑自行车带她出去送资料,有时也带她到资料点去做资料。小孩很懂事,也很好奇,我做资料她也很愿意看,有时也帮我拿拿纸,有时也帮我把“三退”名单输入电脑,我再发到网上。还经常帮我看门,来人敲门时,她能及时的告诉我,如果不能让進来的人来了,她就说:我家大人不在家,晚上再来吧。她很清楚,我做的事不能让任何外人知道。一次送资料中,在很远的地方来了警车,她说:爷爷注意点,前面有警察狗子的车。冬天天气很冷,我带孩子送资料,虽然孩子穿的厚厚的,戴着手套,围着围巾,有时发现孩子的手和脸都冻的红红的,感到心疼,可一想,有师父呵护,什么事都不会有的。

二零一三年七月份,下午骑自行车接孩子,距离学校三十米处,发现自己的两条腿不好使,身子也不舒服,当到学校大门口时就不能骑自行车了,只好下车慢慢推着走,这时我就发正念,不让邪魔烂鬼干扰我,也不见效果,而且还越来越重。赶忙给我老伴打电话,让她快来接我,当时我的脑袋相当疼,眼睛也看不清东西,话也说不太清楚。这时我求师父救救我,求了两遍。迎面来了同修的家人,她也来接孙女,她看我这样,马上把我扶到靠路边的墙边站着,然后给同修打电话,说某某不行了,马上开三轮车来。这时我把中午吃的饭都吐出去了,十几分钟后,同修开电动三轮车来了,我老伴也来了,我又吐了红和黑的东西,同修家人问我吃啥东西了,我说这些天吃的都是素菜,同修和我老伴把我抬到电动车上,把我拉回家。同修把我背到楼上,我歪倒在沙发上,全身都不能动了。我又吐了一些红和黑的东西,大约有半脸盆,老伴给师父上香,同修去通知全县大法弟子发正念,同时老伴通知她们学法点的同修来我家发正念。大约晚上五点半,有五名同修冒雨来到我家为我近距离发正念。在师父的呵护下和同修们的帮助下,我感觉自己的腿逐渐能动弹了,发完正念,同修都让我站起来,让我走两步,果然我真能走了,头脑也清醒了。同修又给我发了半小时正念,之后我们共同学了一讲法,晚上十点多钟,雨还在下,同修们有些不放心,安排两名同修在我家住,为我发正念,其余同修顶着雨走了。

第二天同修和协调人来看我,和我共同学法发正念,中午同修们都走了,我和老伴到菜市场买菜,好象没发生什么,昨天的事好象是在做梦,是师父保护和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使我又走过一次生死关,同时我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师父又一次给净化了。事情过后,我和老伴给师父上香,一看到师父的法像,我们就流泪,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心想要是没有师父的保护,病业来的这么猛,用人的观念去想,就是脑出血症状:脑袋疼、吐血、身体不能动、头脑都不知道啥了。感恩师父给了我又一次生命,感恩师尊的洪大慈悲救度。

过去遇到的事太多啦,在师父的保护下,不管遇到任何艰难险阻,都是非常顺畅的平稳的走过来了,每天只要把大法放在首位,周围的环境师父都给清理了,任何干扰都不存在了。

今后我要多学法,增大自身容量,彻底改变几十年形成的人的观念,时刻用大法弟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从点点滴滴做到遇事向内找,每天都要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时时处处以法为师,百倍的信师信法,同化真、善、忍宇宙大法,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