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破一切魔难都是假相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五日】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在大法修炼中已经走过了九个年头。两年前退休后,我每天专职做修炼人应该做的三件事,每天除了学法,必做的家务,就是与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救人、发放神韵光盘及真相资料等,一直比较顺利,没遇到过大的魔难和大的病业关,每天都很快乐的忙碌着。可是,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二零一四年五月的一天下午回家,发现不应该这时在家的丈夫,表情异样的坐在家里。我当时心里一沉,觉得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只见他强压制住情绪,用低沉的声音问我:“你是不是给门卫什么东西了?”丈夫所在单位属于被邪党严密控制的系统,所住小区也属于严管区,每当年、节还要求职工签署家里人没有炼法轮功的保证。在邪恶控制的环境下,丈夫害怕邪党的迫害,跟他讲真相也不太敢听,导致被邪恶控制,表现为有点反感,有时甚至暴跳如雷。但他明白的一面,见我修炼大法以后身体变好了,性格变好了,家里气氛也祥和了,所以对我的事基本上采取不闻不问、不干扰的态度。这些年来,我一直平稳的做着救人的事情,没想到会有什么漏洞会查到丈夫单位那里,所以一时心里还真有些发懵,嘴里说着:“我也不认识他们,给他们什么呀?”

看到他极度紧张的样子,我在大脑中急速的搜索着哪件事出了问题,同时心里想着怎么样能减轻家里人精神上的负担。他说了一些这件事可能的后果,他的结局等等,还说到如果影响到他,可能就得离婚了。看他这样一说,我反而平静了,就对他说:“你觉得怎么对你好,你就怎么办吧。”然后我就進到房间里发正念,向内找自己的漏在哪里。

找到了许多执着心:求安逸心、怨恨心、干事心、侥幸心、怕心、瞧不起别人的心、显示心、欢喜心和虚荣心等许多人心,但觉得关键的人心还是没找到,就在心里求师父:师父啊,弟子还有人心没找到,如果可以的话,请您点悟愚钝的弟子。过了一会儿,我脑海里反映出:怕影响家人的心。只觉得心灵一震的感觉:这颗不易被察觉到的心,已经在我的生命中埋藏很久了。不经常见面的亲戚见面时总会说:“你们家是所有亲戚中最幸福的一家,你可千万注意安全,不要影响你丈夫的前程啊。”我也总说:不会的,我修大法只会给他带来福份。但是记得有两次发真相资料遇到有惊无险的场面,脑袋里第一念想到的不是自己将面临什么,而是:可别让他知道,别影响到他啊。这颗执着心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被加强着。因为每次都是一闪而过,所以自己浑然不觉,这是一个大漏啊,被旧势力抓住把柄来迫害我。我发出坚定的一念:我是大法弟子,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强加的迫害我绝不承认,同时修去这颗人心。我感到师父就在我身旁,看护点悟着弟子。

正念虽然有了,可是另外空间的邪恶不甘心失败,操控着家人不断的制造紧张气氛,我的脑袋里也不断的打進来“如果问到我的时候该怎么说、怎么应对”等念头,自我保护和保护家人的人心不断往出返,在我这儿的表现一会儿是正念,一会儿是人心,在另外空间一定是激烈的正邪大战。一晚上心虽然没怎么动,可是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动,根本睡不着,一夜无眠的到了早上,由于心里不稳,我决定把大法书、资料、还有电脑等送到安全的地方。现在看来当时的一念好像是为了保护大法书等,其实还是信师信法不够,掩藏着怕心,这也反映了当时心性所在位置。

丈夫帮我把东西拉到了父母家,并与我父母谈了事情的经过,还说如果我不再修炼的话,他可以放弃一切跟我在一起,否则的话,因为这件事情单位有可能让他离职的话,他可能会为了工作不得已的跟我离婚,现在就看我的态度了。他们把目光全投向了我,我当时只觉得自己心如止水,这颗修炼的心坚如磐石,什么都改变不了,表情很平静,虽然没说任何话,但他们已经知道了我的态度,丈夫的眼泪就流出来了,他大概认为只能离婚了,就先行离开了。父亲咆哮似的说了一些不好的话,母亲也附和着,并且不让我离开他们家,好象他们把我看住我就安全了似的。当时真是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了,就想见到同修。

我冲破家里的阻挠,打车来到集体学法小组,同修们看到我不太好的状态,跟我在法上進行了切磋:首先我们做救人的事是没有错的,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也就没有什么可害怕的;再有,指出了我对丈夫的情还很重,这些都是应该修去的。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的心稳定下来,同时继续向内找自己,这些年来法真的没少学,可是到了关键时刻,怎么做不到象个堂堂正正的金刚不动的大法弟子呢,其实就是实修自己不够,把做事当成修炼了,三件事没少做就以为自己挺精進了,没在法上认识法,事做了一堆,可是心性没提高上来,因为执着心长期不去,被旧势力抓住把柄来迫害我,感到了修炼的严肃性。怕影响家人的心的背后,其实还掩藏着自己对名利、对私、对我的执着及情的执着,这也是自己的根本执着,带着这些执着心不去,做再多大法事,不也跟常人做大法事一样吗?

认清了自己的根本执着,在另外空间好象一层坚硬的外壳被解体了,我知道师父把自己空间场象顽石一样的大山给拿掉了,我切实的感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的一层内涵,感到了修炼的殊胜,感到了师恩浩荡,感到了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心中有师有法,一切魔难都是考验,都是假相,考验是对着执着心来的,执着心去掉了,心性提高上来了,魔难就变成了假相,在真正的修炼人面前它什么也不是,只不过是给修炼人提高心性和转化业力的一个机会。师父告诉我们:“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1]当时这段法背后的内涵给我显现出来了,我心中对法的博大精深的内涵所震撼,同时感到明白那面有一种很愉悦的感觉,用人的语言表达不出来的殊胜,那一刻我感到了作为一个修炼人在法中升华的美好。

第二天早上,我准备出门去集体学法,丈夫想让我留在家里,说:单位可能会有人找你。我说:不会找我的,你也会毫发无损的。他怔怔的看了我一会儿,没说出话来。走在路上,我想到所有的生命都是为法来的,谁都不配因为救人这件事来跟我谈什么,我也不会向被邪恶控制的人承认什么或否定什么,让所有参与的人都从这件事情中解脱出来,世人都别对正法犯罪,会是他们的最好选择,我真心的希望他们都有美好的未来。这时我眼中已含满泪水,我知道这是慈悲心出来了,那一刻我达到了我所在层次的法对我的要求。

就这样,我每天一如既往的上午集体学法、发正念,下午出去救人,平稳的走到了今天。一场看似来势凶猛的考验,在不知不觉中烟消云散了。在家人看来象天要塌了似的魔难,在修炼人这里竟能平安度过和化解,简直不可思议。通过这件事,丈夫和父母也感到了修大法的神奇,见证了大法的威德。家里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祥和,他们也不再干扰我每天出去做三件事。

通过这次魔难,修去了很多人心,特别是不知不觉的求安逸心和懈怠心,这两颗心是我们最后圆满路上的障碍,它会松懈我们修炼的意志,使我们不能修炼如初,就达不到师父的要求。我也对信师信法有了更深层的体悟,这不是嘴上说的,而是在重大考验面前真能做到,甚至有放下生死的决心才能做到。当你真能放下时,一切考验都变得无影无踪,烟消云散,象根本没发生过一样。我知道这其中不知又溶入了师父为弟子的多少承受、悉心呵护、点悟和操心,师恩浩荡非人类语言所能表述,穷尽世间最美好的语言也难以表达弟子对师父的感恩,弟子唯有精進,多救众生以报师恩!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