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害怕不安到坦然自在(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一日】(明慧记者郑语焉采访报导)伊平于一九九三年从上海远嫁日本之后,很能融入异国的生活环境,邻里之间相处的也都不错;可是从小以来失眠的困扰却日益严重,影响了她的身心健康,十几年来依靠药物和求神拜佛勉强支撑,但都无济于事。

幸好源自于中国大陆的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伊平在日本有缘接触并且自由自在的修炼法轮功,开启了她充满光明以及安然自在的人生新页。

严重失眠带来身心难安的困扰

打从记事起,伊平就很怕孤单,因为家里人多,独处机会少,情况倒也还好。婚后是个小家庭,经常一个人在家,只要她在的地方必是灯火通明,尤其不敢一个人睡觉,导致严重失眠,就算先生、儿子都在,伊平也要依赖安眠药才能勉强入睡,在半睡半醒之间,老觉得有什么东西压在身上,单靠安眠药的效果不佳,伊平求助神佛,可是帮助不大。

除了失眠,十几年以来, 伊平还患有严重的便秘,药量越吃越重,多次换药也无济于事,甚至罹患了心悸的毛病,不及时服药心脏就跳不过来,“保心丸”一直带在身边,以防万一,长此以往产生幻听幻觉。

生平初尝安心睡觉的舒坦

伊平
图:伊平曾患有严重失眠与心悸和担惊害怕的毛病,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获身心轻松自在。图为伊平今年一月参加香港“传真相反迫害大游行”,沿途发资料讲真相时的留影。

二零一二年,姐姐邀请伊平到东京观赏“神韵艺术团”于二月十四日的演出。伊平提前一天(十三日)从新潟抵达东京,姐姐向她介绍法轮大法,并且教她炼功,伊平认真学炼,很轻松的双盘静坐很久,姐姐感到惊奇并且鼓励伊平说她与大法有缘。

当晚伊平在姐姐家中打地铺睡觉时,看见白色的圆罩罩满自己全身,伊平说:很神奇的,我感觉睡觉时不怕了,睡得很安心。从小到大,伊平第一次享受到安心睡觉的舒坦。看完神韵演出,伊平内心有所触动,她决心修炼大法。

亲受法轮大法的威德 烦扰一扫而空

修炼大法后,没多久,伊平就不再需要吃便秘药和“保心丸”了,晚上睡觉也不再需要借助安眠药。伊平说:“修炼之后,我每天睡得很香甜,生活觉得身心很轻松自在。我没想到十多年来的失眠、便秘和心悸的毛病竟会一扫而空。”

“这么好的功法应该要让更多人明白。”伊平说:“我得法晚,学法、炼功、发正念和讲真相救人的各方面都要一并加紧追上才行。” 因此她每天到东京新家的银座景点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有机会也到国外参加证实法的活动。

劝中国同胞三退保平安

几个月前,伊平在银座景点给游客讲真相,一位年轻女导游紧盯着不让中国大陆游客听。伊平没有心动,给一对夫妻游客回答他们所关心的话题:“没问题,在这里你们想买什么名牌东西,可以放心去买,食物也没问题,不会像我们内地(中国大陆)那样有假货、或是有毒食品。”

伊平由此话题谈开来,从:“中共宣扬假、恶、斗,助长恶人行恶,致使贪污、淫乱、毒大米和各种假货和有毒食品遍地。”讲到共产党篡政以来戕害中国同胞的种种罪恶,对方不停点头附和接着又摇头叹气。

伊平说:“现在中国天灾人祸这么多,都是冲着它(中共)的恶报来的,尤其它迫害神佛这是要遭天谴的,所以我们老百姓加入共产党都要跟着遭殃的,你们是好人,赶紧声明退党把毒誓抹了,希望你们在大难来时能保平安。”夫妻俩高高兴兴用吉祥、如意的化名退了,原本抱持对立态度的导游也用化名退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

今年,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伊平参加了香港学员举办的“传真相反迫害大游行”,她跟着队伍沿途发资料讲真相,一位男士表示他到香港定居已有几十年,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伊平问:“入过(少先)队吗?”对方点点头,伊平又问:“入过(共青)团吗?”男士斩钉截铁的说:“没有,我最讨厌共产党了!我知道法轮大法好,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的事我都明白。”

伊平说:“你人在香港,可是小时候戴红领巾时,握着拳头说要把生命奉献给共产党的毒誓可不会自然消失,中共恶贯满盈遭天谴恶报时,也会受牵连遭殃的,我帮你用“平安”的化名退了,把这毒誓抹掉…”伊平还没说完,男士就忙不迭的点头说:“好好好!”他不停道谢说一定记住并会在心里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