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木逢春 铁树开花

他们证实了神功奇效:法轮大法好!(6)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一日】(接上文

五、枯木逢春 铁树开花

枯木逢春,一般说的是将要枯死的树木遇到温暖的春天奇迹般的活了过来。比喻垂危的病人或事物重新获得生机。一般理解为世上不太可能发生之事。

铁树:也叫苏铁,常绿乔木,因为树干如铁打般的坚硬,喜欢含铁质的肥料,所以得名铁树。虽然有十多年树龄的铁树,每年都有开花的能力,但因为它非常怕冷,只要气候略为不合,便会长年不开花。所以人们都把铁树开花用来比喻非常罕见或很难实现的事情。俗话说“铁树开花,哑人说话”。可想而知,铁树开花是件非常难得的事。

有些法轮功学员,他们修炼前患了一些“医是医不好、死是死不了、活是活不好”的病症,生不如死、痛苦难熬。他们修炼了法轮功后,身体康复,如“幸遇及时雨,久旱逢甘霖”,用枯木逢春、铁树开花形容一点也不为过。“枯木逢春 铁树开花”系列讲的就是这些故事。

与失明女孩演绎的故事

女孩全身瘫痪、双目失明,几次都想自杀。徐发领鼓励女孩坚定正念、真修大法,经常与她学法、切磋,并从生活上关心和照顾她。女孩儿心性提高很快,病情明显好转,后来竟奇迹般的站了起来,而且能在人的搀扶之下行走。之后,徐发领毅然和女孩结成眷属。一年半之后,生下一个聪明、健康的女儿。

徐发领,男,四十多岁,一九九四年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本科班,是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医生,工作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对患者认真负责、一视同仁,从不收病人的礼物和红包,是大家公认的好医生。徐发领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原来所患的类风湿关节炎和躁郁症彻底痊愈。他处处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事事处处都为别人着想的更好的人,并因此与前妻演绎了一段感人的故事。

一九九七年,徐发领结识了一位双目失明、躺在轮椅上不能自理的女孩,她患有“视神经脊髓炎”,曾随父母跑遍全国求医治疗也不见效,后来发展到全身瘫痪、双目失明,她几次都想自杀。后来有人介绍法轮功好,家人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推着轮椅到炼功点上学法。徐发领鼓励女孩坚定正念、真修大法,经常与她学法、切磋,并从生活上关心和照顾她。女孩儿心性提高很快,病情明显好转,后来竟奇迹般的站了起来,而且能在人的搀扶之下行走。之后,徐发领不顾家人和亲友的反对,毅然和女孩结成眷属。一年半之后,生下一个聪明、健康的女儿。这在医生眼里“曾被判了死刑”的病例中简直是不可思议,这就是大法带来的奇迹。

当时,他们的事轰动了地方以至全国,很多媒体都做了报道,当地电视台还做了现场播放,记者们不断登门采访。

没想到,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发起对法轮功残酷迫害后,徐发领却频遭迫害。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六年,他两次遭非法劳教,时间长达三年之久。单位也剥夺了他从事的医疗岗位,逼迫他到洗衣房干体力劳动。徐发领的前妻在邪党的恐惧高压下,因失去了修炼的环境,不敢坚持修炼法轮功,后病发离世,抛下两岁的女儿。

贾志江得子

农村出身的贾志江,如果无后,在当地会抬不起头来,贾志江一度陷于绝望。后来每天炼功学法有一种被法轮大法纯正的场熔炼的感觉,活得轻松多了,胸怀开阔多了,感觉一身轻松,自己的病也渐渐淡忘了。婚后没多长时间妻子李荣梅就怀孕了。贾志江心里清楚这是受益于大法,不能生育这个病已在不知不觉中不治自愈了。

一九九四年时,年轻的贾志江意外检查出患有男性生殖疾病,给其经济上、精神上都背上了沉重的大包袱。他苦苦打拼挣到的工资全都用于看病,去了很多医院,专家确诊他没有生育能力,医疗手段最多只能设法控制着不往严重发展。农村出身的贾志江,如果无后,在当地会抬不起头来,贾志江一度陷于绝望。

一九九六年贾志江偶然机会接触了法轮功,觉得讲“真、善、忍”太好了,就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从前面对人们的算计、争斗,贾志江吃了亏也会觉得心里不平衡,有时也会升起报复之类的想法。修炼后贾志江明白了做人的高标准,那些不好的想法都没有了。每天炼功学法有一种被法轮大法纯正的场熔炼的感觉,活得轻松多了,胸怀开阔多了,感觉一身轻松,自己的病也渐渐淡忘了。

一九九七年贾志江结了婚,婚后没多长时间妻子李荣梅就怀孕了。贾志江心里清楚这是受益于大法,不能生育这个病已在不知不觉中不治自愈了。同时他的牙疼、偏头疼等病也都痊愈了。

不久后他们的儿子出生,长相取了贾志江和李荣梅的长处,很可爱,非常懂事、健康,从小到大没有上过一次医院。

妻子李荣梅面对阖家受益于大法的事实,也随后走入了修炼。

贾志江为人不善言辞,修炼后也没再多想自己的病,所以婚前贾志江并没有跟李荣梅讲过他的病,李荣梅怀孕后贾志江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就把这事儿放一边儿了。只是在李荣梅怀孕浮肿时,给她听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音,刚听了一讲,李荣梅的脚就消了肿,李荣梅觉得法轮功挺好的。

一九九九年中共无理迫害法轮功后,迫于压力,李荣梅说什么也不让贾志江再炼了,丈母娘听到“天安门自焚”栽赃嫁祸法轮功的伪案后,也不让贾志江炼。可是最终都没说动贾志江。李荣梅很不理解。这时贾志江才跟李荣梅说了自己原本没有生育能力,儿子是大法赐予的。这个事实让李荣梅非常震惊,李荣梅不但不阻拦贾志江了,反而也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他们的儿子——小贾硕很可爱,襁褓里的时候,一伸小手,就是莲花指,和炼功的手型一样。儿子长相还取了贾志江和李荣梅的长处,非常懂事、健康。从小到大没有上过一次医院,甚至没有吃过一粒药。偶尔有个头疼脑热的,听听大法讲法录音,很快就好了。用贾志江的话说“修炼后,是师父赐我个孩子”。

罗锅直了

瘦弱,体重才有三十五公斤,腰部变形,罗锅,整个人老态龙钟,五十多岁的人就像七十多岁,苦恼至极,生不如死。大字都不识的文盲,修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星期,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请看云南省禄丰县刘珍二零一三年五月讲述自己的故事:

我叫刘珍,今年七十七岁,家住云南省禄丰县畜牧局职工宿舍,是单位退休工人。一九九七年六月我就喜得法轮大法。在学大法之前,我浑身是病,身体瘦弱,体重才有三十五公斤,腰部变形,还是个罗锅,整个人老态龙钟,五十多岁的人就像七十多岁,经常受到单位同事和其他人的嘲笑,当时的我苦恼至极,日子过得生不如死。

我修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星期,我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腰也不疼了,背也直了,多少年的罗锅竟然直了!人也白白胖胖,皮肤白里透红,体重足足增加了二十多公斤。罗锅直了,个子也就高了,一下子人就像年轻了十多岁一样,心情也愉快了,脾气也好了,整个家庭也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法光中,充满了阳光和欢笑。

我没上过学,是一个大字都不识的文盲。我参加同修们的集体学法小组,双手捧着《转法轮》,一字一字的听其他法轮功学员们念,逐渐的我也能自己通读整本《转法轮》了!我由衷的感谢李洪志师父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她的故事令很多人流下泪水

患了骨松症这个病,只有每天躺在炕上,承受病魔的折磨等死,身体象死人一样不能动。吃喝拉撒全靠人照顾。怪不得后来在当地四千五百人的交流会上,王欣风在台上交流了她的亲身受益体会,使很多人感动得流下了泪水。

王欣风是山东省莱西市日庄镇鲍格庄村的。一九九七年春天有幸得到师父的这部高德大法。她得法前身体得了一种绝症,骨松症,几家大医院都去治疗过,钱花去无数,但都不能治好这个病,只有每天躺在炕上,承受病魔的折磨等死,身体象死人一样不能动。吃喝拉撒全靠丈夫一人照顾。丈夫每天干着很重的体力活,又得伺候重病的妻子。有一天,她丈夫从地里干活回家,看着躺在炕上的妻子,自己又劳累、又操心、又愁闷、又束手无策,此时起了轻生的念头,想离开人世,看了一眼重病的妻子,自己伤心得掉下了眼泪。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放下了轻生的念头,又挑起了这个家庭的重担。

一次偶然的机会,王欣风有幸得了这万年不遇的大法。身体从不能动到能翻身,慢慢又坐起来。几个月后,身体奇迹般的恢复正常,变成一个健康的人。并能骑上三轮车出去洪扬大法,告诉世人她这条命是法轮大法师父救的。一九九八年,在当地四千五百人的交流会上,王欣风在台上交流了她的亲身受益体会,使很多人感动得流下了泪水。

病入膏肓的高婕活回来了

乙型肝炎、胃下垂、慢性肠炎、鼻炎、咳嗽、易于感冒、头晕、长期失眠、脊椎骨和脚跟底骨质增生、痔疮,这些病症都加在一人身上,精神和肉体的痛苦一般人是想象不到的。

高婕(女、2001年时58岁),重庆市合川区云门镇双眼小学教师。由于曾经多种疾病缠身,多年医治无望,1996年5月病入膏肓,在死亡边沿上苦苦挣扎的时候,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标准,从内心做一个好人。经过几个月的修炼,她重获新生,一身的疾病全都神奇地痊愈了,成了一个走路生风、性格开朗、精力充沛、工作认真负责、深受师生家长好评的教育工作者。

高婕三十三岁就开始患病,病种逐年增多,逐年加重。乙型肝炎几乎全部转为阳性:胃下垂8-9公分,但不能做手术,因高婕血小板严重减少;慢性肠炎(长期便溏稀),鼻炎(一着凉鼻腔就堵塞,靠口呼吸),咳嗽(一着凉,咳嗽难止,要持续几周),易于感冒,(每月要感冒一两次),头晕(气温越高越严重);长期失眠,而且越来越严重,昼夜难以入睡,最后整天能模糊睡两三个小时,甚至连续两三天彻夜不眠;脊椎骨、脚跟底骨质增生,痔疮也很严重。

多年求医,大小医院、中医西医、民医偏方加上多种锻炼方法都无法截窒任何一种疾病的发展。肝脏疼痛时无药可控制,消化功能、排泄功能和吸收功能全部紊乱,尤为严重,早上吃的蛋花、菜叶,一两小时就排泄出来了,连颜色都没变,最后根本就吃不进食,也输不进水。八、九年的病魔,使高婕大部分时间是请人代课,家里的钱连同所有债券(包括国库券)都打折压在医院里了,学生损失也很大。鉴于此,学校劝高婕退病休,并预算了每月退休金有120元,高婕没同意。

就在高婕躺在床上痛苦的等着死神降临之际,高婕母亲给高婕传来了大法的福音——法轮功。高婕反复拜读《转法轮》后,知道这是一本教人向善、如何做一个好人的宝书,是指导人往高层次上修炼的高德大法,就学做动作炼功。经过几周的刻苦炼功和学法的深入,高婕明白了法轮功即法轮大法是正法,能使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并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 严格要求自己做个真正的好人。师父开始给高婕净化身体,不断的净化身体。

几周后,高婕活回来了,是师父从死神手里把高婕抢了回来,而且迅速康复,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高婕从此以充沛的精力认真做好本职工作,抓紧时间弥补给学生造成的损失,受到师生和家长的一致好评。高婕感谢李洪志师父的救命之恩,感谢伟大师父的慈悲苦度。

重症肌无力患者一年康复

重症肌无力的症状包括眼皮下垂、视力模糊、复视、斜视、眼球转动不灵活;表情淡漠、苦笑面容、讲话大舌头、构音困难,常伴鼻音;咀嚼无力、饮水呛咳、吞咽困难;颈软、抬头困难,转颈、耸肩无力;抬臂、梳头、上楼梯、下蹲、上车困难。总之,重症肌无力的症状就是全身无力,严重者连眼皮都睁不开。

牡丹江阳明区福利院的记账员曹迎春,在一九九二年不得不因病离职。时年三十七岁的她,全身无力,不能说话,拿筷子都费劲;被哈尔滨、北京、秦皇岛市、大连市、青岛市、石家庄市的大医院确诊为“重症肌无力”。家人带着她四处求医问药,多方治疗都未得到痊愈。那时的她真是痛不欲生,每天卧床面对四壁墙角,不能与人交谈,只能默默的流泪。一只小狗在舔着落在她手上的泪珠。

一九九八年初,曹迎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仅仅在病床上学法七天,就能站立、行走。家人那个乐啊,女儿乐得蹦起来,蹦得比床高。那种心情无法言表。

曹迎春通过修炼法轮功,不到一年的时间完全康复,五十公斤重的液化罐,能自己拎上楼了。她感到自己是从万丈深渊中走出来,修大法的喜悦难以言表,从心底发出呼声:“法轮大法好!”这是医学史上的奇迹!六年来曹迎春为治病花掉了近十万元钱;看到她得法后的身心巨变,亲朋好友们无不赞叹大法的神奇与美好。

曹迎春真的迎来了生命的春天。

瘫痪女之奇事

她二十岁时就全身瘫痪在炕上,牙都不会动,怎么放的就怎么躺着,瘦得皮包骨,大小便全在身下,后背都烂的露出了骨头生蛆了,奄奄一息的就等着咽下最后一口气,她想自杀都办不到。这是夏永芳修大法前的真实状况。

夏永芳,女,二零零三年时三十六岁,家住吉林省集安市花甸镇花甸村四组,是一名全身瘫痪的村妇。夏永芳的父母也都七十多岁了,同样是一身重病,而且还要整天下地劳动。父母为了给女儿治病,已经欠下了很多的外债。整整十三年,因被病魔所困扰,全家人已经丧失了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

就在这一家三口求生无门的情况下,一九九七年,法轮大法传到了他们家里。夏永芳看着《转法轮》泪流满面,终于看到生命的希望了。

夏永芳从一开始由别人给她拿着书看,到后来自己的胳膊能动了,可以自己拿着看了。从全身不会动,到能侧身翻身侧着看,直到能坐起来看了。当她能坐起来时,就开始学炼静功。紧接着神奇的变化层出不穷,不久她自己能下地炼动功了,慢慢生活能自理了,一些家务活也很快能做了。她的父母也百病全消。一家人对大法感恩不尽。

她让所有人震惊

黑龙江哈尔滨市阿城区范国霞是个心地善良、为人正直的好人。别看她是貌似柔弱的普通妇女,可发生在她身上的神奇事儿却不少。

范国霞是天生体内无钙,哭时没有眼泪,从出生一直到三十六岁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这三十六年里不停的补钙。六、七岁才能走路,一直靠吃钙片鱼肝油活着,一次停了半个月药,就瘫在床上四肢不能动,吃饭靠丈夫喂,动一下疼得像四肢被砍掉一样,疼得直喊,每个手指碰一下都疼痛难忍,丈夫用自行车推着她走遍了阿城南边所有的大小诊所,都说没见过这个病,治不了。后来想贴风湿膏试一试,结果越贴越重。后来到大医院一查是缺钙,从那以后,每天必须口服钙片和鱼肝油,每年还要点滴一次补钙。

还有比缺钙更痛苦的事,十一年没有睡意。范国霞大约二十多岁时就开始失眠,白天还行,一到晚上脑袋里象停个破旧的柴油机似的,突突突响个不停,绞得脑袋象爆炸一样的疼,想睡也睡不着,眼珠定在那不转动,十一年没有睡意,想尽办法也不好使。头疼得直撞墙。范国霞九岁丧母,在后妈身边长大,尝尽了没有母爱的痛苦,要不是为了孩子,她恐怕早就不活了。

大约孩子五、六岁时,有一天,范国霞发现自己两侧乳房有肿块,一挤还出血,两腋下也有肿块,一来月经肿块就变硬。善良的范国霞想,检查费很贵,即便查出来也治不起,干脆啥时死,啥时算,别祸害钱了。后来发现肿块越来越大,尤其是两腋下肿块有雏鸡蛋那么大,两只胳膊架着放不下,双眼感觉往外鼓着疼痛,而且视物模糊,晚上躺在炕上,感觉身子沉得要把炕压下去一半的感觉,常言道,死沉死沉的。只有几十斤的身体咋这么沉呢?她确定自己得了不治之症,而且活不了多久了。范国霞开始合计着后事,夫妻俩靠打零工积攒点钱,这钱攒的实在不容易,这钱就留给我的孩子吧。丈夫那么年轻,以后他能不找吗?那就用这钱把我的孩子抚养大就行了。善良的范国霞不想让丈夫操心和伤感,在他面前就硬撑着,再后来别说干活了,就是抬一抬腿都相当的吃力。

一天邻居大娘,看范国霞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的,就劝她炼炼法轮功吧,这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不妨试一试。此时范国霞心里十分清楚,她已经无路可走了。她想:丈夫好带不走,房子好也带不走,没准这个功也许能带走呢,炼点得点,多活一天就算一天。范国霞爽快的答应了。第一天范国霞在炼功点上只炼了动功,回家的路上她就觉得腿特别轻松,她知道自己有救了!这个法轮功名不虚传,果然不到半月所有病症全无,范国霞一手拎一桶水,行走自如。她的丈夫(是瓦匠)说:我看你身体没事了,干脆跟我上工地当小工去吧,她就去了。她的变化之快,效果之好,让所有人感到震惊。

了解她的人都说:范国霞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功,很可能几年前就不在人世了。范国霞家附近有个城乡卫生所,她一有病就去那看病,打针、开药的。那个大夫说:从范国霞身体的变化,证明法轮功太神奇,名不虚传!看来我得研究研究法轮功。

新生

风湿性关节炎,鼻炎流脓流血,失去嗅觉;血管性偏头痛,疼得眼珠就象要立刻掉出来一样,眼里没有泪水,干涩刺痛;胃病、肠炎、慢性咽炎,吃冷的不行,吃热的也不行,吃咸的不行,吃酸的辣的都不行;心肌缺血、痔疮,子宫肌瘤、慢性阑尾炎、过敏体质:风过敏、花粉过敏、紫外线过敏等,血小板减少,血色素低。这些病落在谁身上都是度日如年。

李焕珍,女,二零一三年时五十七岁,家住昆明市环城西路551号,是昆明纺织厂退休职工。她因为当知青,后又进了纺织厂工作,便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曾一度不能行走,脚关节和手关节就象被鸡啄着一般疼痛难忍,最严重的时候手都不能碰冷热水,一碰到就疼痛钻心。此外,还有鼻炎流脓流血,失去嗅觉;血管性偏头痛,疼得眼珠就象要立刻掉出来一样,后来发展到了眼里没有泪水,干涩刺痛,需要一天无数次点眼药水;胃病、肠炎、慢性咽炎,吃冷的不行,吃热的也不行,吃咸的不行,吃酸的辣的都不行;心肌缺血、痔疮,子宫肌瘤、慢性阑尾炎、过敏体质:风过敏、花粉过敏、紫外线过敏等,血小板减少,血色素低,曾经有一段时间只有六克血(正常人是十二至十三克)。这样的日子对她来说,简直度日如年,一年时光她有一半时间都是在医院里度过的。但为了孩子,为了她的家,李焕珍得活下去。于是她不断辗转在各大医院,寻求祖传名医,各种单方,参加了各种气功学习班,学了太极拳、太极剑等,但都没有效,都不能减轻她的痛苦,没有使她摆脱病魔的缠绕。

一九九八年李焕珍的丈夫癌症去世,家里只有七十岁的婆婆和女儿,为了这个家她必须坚强的活下去。一九九九年二月的一天,李焕珍对婆婆说,她想炼一种坐着的功法,她说在家附近发展银行门口就有。李焕珍去了,到了那里她感到了一种温暖与舒服的感觉,于是她就开始跟着炼。当时就有法轮功学员给了她一本《转法轮》,告诉她不但要炼功还要看书,如果不炼了就把书还她。她就觉得这本书很重,一定要珍惜,当天晚上她一口气就把书看完了,那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但她却不困,同时感到这本书就是她寻找多年的,人生许多不明白的问题,书里都解答了,并且明白要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

接下来的三个月,李焕珍一看书和炼功就咳浓痰,三个月后偏头痛、鼻炎和其它疾病都没有了,同时知道了不应该和家里人争斗,整个人的身心都得到了升华,感到了充实、快乐和幸福,真是乐滋滋的。

告别苦不堪言的日子

曾经患有严重的银屑病(俗称“牛皮癣”),全身长满厚厚的干皮,皮肤枯燥发硬,毫无光泽,有时手脚卷曲都困难。天气一热起来的时候,连短袖衣服都不敢穿,因为受不了别人那异样的眼光。真是苦不堪言!

六十多岁的刁开云,是四川省什邡市永兴镇的一位普通农村妇女。她曾经一身是病。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的病神奇般不翼而飞。

刁开云,六十多岁,什邡永兴镇人,曾经患有严重的银屑病(俗称“牛皮癣”),全身长满厚厚的干皮,皮肤枯燥发硬,毫无光泽,有时手脚卷曲都困难,天气一热起来的时候,连短袖衣服都不敢穿,因为受不了别人那异样的眼光。为了医这个病,刁开云曾经以每天一百多元的代价来治疗,但都效果不明显,就算有时能暂时减轻症状,不过隔一段时间又旧病复发,难以根治,医生都多次摇头说:“没治了。”真是苦不堪言!

在多年患银屑病的沉重压力下,刁开云后来又陆续患上了贫血病、心脏病、口腔炎等等诸多病症,口腔炎发作时,半边脸都肿了起来,连喝水都困难。巨大的药费开支加上病痛的折磨让老人痛不欲生,几乎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后来,无意中刁开云碰到好心人,介绍她走入了法轮功修炼。当时刁开云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试着炼功。令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身上的干皮在逐渐地脱落,新的充满光泽的皮肤长了出来,身上所有的疾病症状都在减轻。这些变化让刁开云非常激动,更坚定了她炼功的决心。几个月后,她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连那个最难以根治的银屑病也彻底痊愈了!

刁开云感谢法轮功李洪志大师的心情难以言表,是法轮功给了她从新活下去的希望,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啊!!她想把这一切真实的事告诉给身边的人,告诉给还在病痛中被折磨的人,因为她知道,李大师教导她的就是要善待他人,多为别人着想,不说假话,不坑人害人。她自己亲身经历的由痛苦到美好的真实事例,怎能不告诉那些还在痛苦中挣扎的人呢?!

可背一袋一百斤水泥从底楼上到七楼的女人

吴才莲可以背着一袋一百斤的水泥,从底楼爬到七楼。十年前,无论是走平地还是上爬坡,两条腿都要打晃。

二零零八年时四十二岁的凉山州西昌市吴才莲从小体弱多病,只要喝一口热水,背上就要直冒虚汗,要备专用毛巾擦汗。她还有心跳过速的毛病,无论是走平地还是上爬坡,两条腿都要打闪(晃),医生说这是心脏病;她有胃病,从胸口到胃部疼起来都象刀刮一样,吃什么药都不见效;她还患有“母猪疯”,一个月要发作一次。此外,还腰痛、月经不调、风湿症造成的全身痛等等。因家里穷,必须得干活,病痛来时,在哪儿发病就倒在哪儿。

一九九八年,吴才莲突然一个月不解大便,输液、吃药都无效,最后吃了两副大黄还是不见效。医生对她说,你的病治不好了,听说法轮功效果好,你去试试吧?就这样,吴才莲开始炼法轮功了。炼功八天后,她全身开始冒汗,冒出的汗全是药味,以前吃的药,全部从身体内排出来了。

从那至二零零八年十年了,吴才莲身体一直健康,再没花过一分钱的医药费!吴才莲可以背着一袋一百斤的水泥,从底楼爬到七楼。打工时,她一个人可以干两个人的活。炼功前,身体不好时,吴才莲的母亲曾劝她最好不要嫁人,这么多病,嫁到哪家都是那家的负累。如今吴才莲承担了家里所有的家务活,丈夫到现在还不会煮饭。平时她还和丈夫一起外出打工,挣钱养家。她说:我这辈子受够了病痛的苦,是李洪志师父让我起死回生,我怎能不感谢师父、感谢法轮大法呢?!

谁都不炼了咱都得炼啊

她的病情再次恶化,胸骨已经变形,前胸胸突明显,她只能半仰卧躺坐,医院的大夫对刘延梅的丈夫说:“她这病已经恶化,住院也治不好了。”乡里乡亲都忙忙活活购年货、过大年,而刘延梅的丈夫却忙着给刘延梅准备后事,一九九九年刘延梅才三十七岁,一家人甭提有多难过了。

刘延梅,中专文化,家住山东省沂南县大王庄乡大沟村,以行医为生。三岁时不慎落入井中,命虽活了下来,但肺被呛坏了,留下了咳喘的毛病并常年怕冷。自那以后刘延梅整年的打针吃药,成了名副其实的药篓子。结婚后逐步出现乏力、胸闷、呼吸困难等症状,后来大量吐血,一天三、四次。八八年经沂南县医院、沂南县中医院、莒县医院等多家诊断为肺心病、肺气肿。随着病情恶化,刘延梅不能干活,连饭都不能做,以打点滴、吃药维持生命,家中一年收入的五分之四全部用于治病,病魔折磨的刘延梅生不如死。九八年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喝了半瓶甲胺磷农药,想一死了之,结果又被大庄医院抢救过来。

九八年年底,她的病情再次恶化,胸骨已经变形,前胸胸突明显,她只能半仰卧躺坐,再次送莒县医院治疗,莒县医院的大夫对刘延梅的丈夫说:“她这病已经恶化,住院也治不好了。”乡里乡亲都忙忙活活购年货、过大年,而刘延梅的丈夫却忙着给刘延梅准备后事,那时刘延梅才三十七岁,一家人甭提有多难过了。

记得最后一次挂吊针时,因手脚多处血管都已经不能扎针了,本村的两位大夫费了好大事最后扎在头上才挂上吊针。刘延梅受够了罪,对挂吊针的医生说:“以后我死也不挂吊针了。”年幼的儿子看着病危的母亲为此赋诗一首:“三九严冬天,冻地如钢砖,慈母有病疾,痛苦心心酸。”

九九年正月初一,正在刘延梅绝望等死的时候,本村的法轮功学员给刘延梅送来宝书《转法轮》,那时刘延梅身体肿胀且十分虚弱,手也拿不了书,眼睛也看不清,丈夫便念给刘延梅听。听后刘延梅想去炼功点,可自己又无法走路,只好由丈夫背着到了炼功点,就这样背了三、四次后,刘延梅生活就完全能自理了,能洗衣做饭,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刘延梅绝处逢生后常说:不修大法就没有今天的我。丈夫心怀对大法的感恩,曾感慨的说:“谁都不炼了咱都得炼啊。”

与许多法轮功学员一样,刘延梅从病危绝望到修炼获新生,真是死生两重天啊。

“枯木逢春”不是传说

二十四岁时人家叫她大娘,可现在七十多岁了人家却说她只有五十多岁。

许维霞老人是四川古蔺人。从幼年起她就在各种疾病的折磨中痛苦煎熬,活得生不如死。什么皮肤病、风湿腰腿痛、头痛、肾炎、肠胃炎、鼻窦炎、眼疾、脑血管堵塞等等,没有一天好日子过,几次想自杀结束生命了却痛苦。从小就患皮肤病浑身抓的流血流脓,没人瞧得起;才十四、五岁的少年时期就患腰腿痛;患眼疾三十多年;一九九六年在成都又检查出了结肠癌。

但是谁也想不到起死回生的人间奇迹在她身上发生了,这个等死的人有缘修炼了法轮功,纠缠了她一辈子的各种疾病全都好了,癌症消失了。如今这位老人如枯木逢春一般,身体健康,精神矍铄。她说:24岁时人家叫我大娘,现在七十多岁了人家却说我只有五十多岁;一九六三年患眼病,看什么都模糊不清,特别是看字红绿一团,而且还泪流不止,现在我几十年的眼疾好了。说出来一些人不敢相信,我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看书可以不戴眼镜。

许维霞说,有一天天气很冷,下着雨,她穿一身单薄的短袖、短裤,一个卖膏药的人路过,对她说:老人家,你的身体还好呢!这么冷的天,你不冷吗?你没有风湿吗?许维霞就说:“原来我的风湿严重的很哎,腰腿疼的我不得了。手臂子痛的掀被子都掀不得,这会儿好了。”那人说:“你怎么好的呢?”她说:“炼法轮功嘛。”这人很惊奇,中共对法轮功迫害这么厉害,还有人敢炼法轮功,这位老太太还敢于公开说法轮功好。许维霞无论在什么地方,对什么人,哪怕是在邪恶的迫害下,她总是坦坦荡荡说出修炼人的真心话,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证实法轮大法好。

结语

以上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祛病健身的故事,均从明慧网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案例中收集整理。他们无一例外的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不放弃修炼、坚持信仰、讲清亲身受益的法轮功真相,或被不断骚扰,或被非法关押,或被强制洗脑,或被非法劳教、判刑,有的遭酷刑折磨、摧残,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失去了修炼的环境、旧病复发……。他(她)们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真实不虚的证实了“法轮大法好”。而他们遭受迫害的经历,也反映了中共迫害善良的邪恶本质。

其实,明慧网还有许多完整的、神奇的、不可思议的、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修炼祛病健身的感人故事,建议读者读一读。如:

马忠波的自述——《绝症得愈惊四方》

二十多岁已然成废人,患双侧股骨头坏死病,从一瘸一拐的走,到拄双拐、到瘫痪、到痛苦的在地上爬成了活死人,对生存已无望。一九九九年三月有缘修炼法轮功,三天股骨头坏死奇迹般的恢复正常,成为当地的爆炸性新闻,你说神奇不神奇。

还有更神奇的呢,二零零一年马忠波由于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酷刑迫害,患乳腺癌,右侧一直肿着的乳房一下子爆开,黑紫色的血水和脓一起奔涌出来,接了半洗脸盆,整个一个乳房就剩一张空皮。后来回到家中,以顽强的毅力恢复了炼功。已经烂空的乳房,重新长出新的肌肉,开始往回包边,里头的肉有厚度了,三天就封口了,那些已成死肉的表皮开始溃烂、结痂、脱皮。只三天,一个完整的乳房再生出来了,这是连她自己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在场的所有人对法轮功都服了。

世界上有过这样的先例吗?又如:

《辽宁省盘锦市王玉兰修大法治愈绝症 尿道排出结石》

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渤海乡李家村王玉兰在得法前小便全靠导尿管排出,大便全靠洗肠来进行,全身除了头和手能动以外,其它地方都动不了,手虽然能抬起来却够不着耳朵,翻身连想都不敢想,她的两条腿别人拿起来可以随便搁放,她自己没有一点知觉。那时的王玉兰离死亡只是一步之遥。

就在她们全家绝望之际,在一九九七年的七月,经亲戚介绍,她喜得大法。王玉兰学法炼功之后不久,慢慢地能够自己翻身。学法两个月时,子宫肌瘤好了。学法三个月时,瘫痪了二十二个月的她奇迹般地坐了起来。王玉兰能坐起来就开始打坐,学法四个月时撤掉了导尿管,停止了洗肠,大小便能够自己完成,五个月下地能站,六个月扶着炕沿能够行走,十五个月时,她从尿道里奇迹般地排出了一块7.5*5.3*4.3厘米大小形状近似鸡蛋的一块结石,所有医生见了都惊叹不已,可以说是医学史上的奇迹。

王玉兰能活下来,一个奇迹,蛛网膜粘连、脑结核、胸椎狭窄那基本就是绝症,就是退一万步,靠现在的医疗技术想治愈,即使能活着,也只能是瘫痪,想动几乎是不可能的。当时在王玉兰身上发生的奇迹,震惊了李家村所有的乡亲,上她家看师父讲法录像的人挤满了她家的客厅,连屋外都是人。大批大批的人走入大法修炼,所有真心学法的人身心全部受益。

本文系列有名有姓法轮功学员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这些铁证如山的事实,可以说是创造了医学史或人类历史上的奇迹。这些有名有姓法轮功学员,他们证实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为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世间的体现作了最好的诠释。

他们在法轮大法修炼中道德回升、心灵净化、祛病健身的神奇经历,将在宇宙的历史中永远记载留存。

人们啊,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法轮大法吧!

(全文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