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犯的忏悔和醒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一日】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我走上天安门,和同修们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便衣们冲上来,但高喊声响彻广场,连续不断,当时广场上的游人被震惊了。当晚九点左右,我被警车送往西城看守所。

我被关进的牢号里有十四个人,号里的人并不十分相信央视,更愿意听我讲法轮功真相,并提出很多问题和我们交谈。号里有一个戴着重型镣铐的人,此人就是二零零零年前后在北京立交桥下和其表弟打闷棍、作案几十起的杀人犯焦文军。

我被安排睡在焦文军身旁,晚上九点熄灯后,当大家都静下来的时候,焦用手碰了我一下,然后小声问:人死后有来世吗?我说:有。我知道白天讲的话深深的触动了他,我们又小声交谈了几句。

之后的几天里,焦文军总是和我交谈,很愿意听我讲法轮功真相,还提出问题要我解答。我讲了打、骂、欺负人都会损德,会增加业力;德多有福报,业力多了就会有恶报;人生生世世都在轮回转世因果报应中等等。

通过交谈,焦文军真的是对自己的罪行有所忏悔,但是却深恨共产党。他主动谈了他的经历和所犯下的重罪,并发自内心的忏悔。他说:你们法轮功都是好人,我们这些人才是罪犯。我犯的罪太大,害人太多,我要是早些能见到你们这样的人多好。我从小就没人管,父亲是个警察,在政治运动中被定罪遭劳改,父母离异。我从来就没有享受家庭的温暖,在社会上受歧视,更不会得到好的教育。因犯罪曾在内蒙被判刑七年,服刑期间我越狱出来了,不能回家,不能工作,在犯罪路上越走越远,又犯下这些大罪。我对不起受害人和他们的家人。但是我恨共产党,我和我的家庭都是受共产党害的,我之所以走上犯罪道路有自己的原因,但更主要的是受害于共产党。

他知道自己很快会被判死刑,将不久于人世,在绝望、迷茫中遇到法轮功学员,本能的想弄清楚许多过去不明白的事。人有没有来世?自己还有没有来世重新做好人的机会?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做了交谈,我告诉他:中国几千年都有人信仰佛教道教的,相信人是轮回转世,善恶有报的。佛家修善,道家修真,法轮功修真、善、忍是和五千年传统文化相通的。你今生犯了罪,发誓来生做好人谁也挡不住,你现在醒悟了,你从现在开始做好人这是你的权利。信仰佛、道、神的人都相信人的轮回转世是有高级生命管的,你真的忏悔自己的罪恶,甚至能够发誓修炼、做好人,就会有高级生命帮你,帮你消去罪业,安排你的来世。

焦文军悔恨自己这么晚才听说法轮功。接下来的几天,我给他背诵了大法师父的《洪吟》中的诗。我背诵,他全神贯注的听。他托送饭的人给他弄来了一支笔,把这些诗一首一首的都写在身上,然后学习、背诵,就这样他一共写下二十几首。后来他除了背诗,就是让我教他炼功动作,他说:“我生命仅有的时间,都用来学法轮功。”

十几年过去了,对我来说一切还都记忆犹新。几天前,我在网上搜了一下“焦文军”,发现焦文军在行刑前接受记者的采访,说了如下一句话:“我的父母给我一个聪明的大脑,但我没用在正地方上,我很后悔。对法院的判决我就希望快一点,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好好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