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统治下的道德崩溃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二日】当下的中国大陆,整个社会道德的败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一切人类历史上曾经出现的、人们所能想象到的丑恶、邪行,无不能在其内找到对应。但追溯其源,其下滑的脉络却是清晰。

从“打土豪,分田地”开始,就颠覆了“勤劳致富”的观念,鼓励暴力抢夺、不劳而获、不择手段。

其后的种种政治运动,无一不强烈地冲击着人们的善良天性和传统道德观念。直至文化大革命,更是系统地从根本上破坏、颠覆传统文化、道德、人伦、价值观念,摧毁人们对神的正信。无神论、唯物论大行其道。

从所谓的“改革开放”开始,整个社会的道德大面积地进一步堕落与崩溃,其经历了非常清晰的三个步骤,有着三个明确的时间节点,分别是:1979,1989,1999。

(一)1979至今,价值取向和行事准则,只问目的,不论是非,不择手段。

1、“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孤立地看这个问题,也不能说完全不对。但是,和其他所提法配合,那问题就大了,直接导致整个社会“一切向钱看!”,唯利是图,一切行为,都和利益挂上了钩。

可是,衡量一个社会、一个人的发展、进步、生活质量,不是简单的只有一个维度——经济指标,均衡发展才是正途,因为人们需要的是文明社会。而且,一味地为发展经济而发展经济,经济也不能真正地发展起来。

同时,就算经济发展了,但怎么分配,也是个大问题,甚至是更重要的问题。

这个提法,导致人们思维局限,忽视精神与道德建设,并掩盖和阻碍了中国大陆政治文明的一切问题与发展进步。

2、“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耗子的就是好猫”

这是典型的唯目的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可是,一个正常的社会,人们的行为是要受到很多节制的,比如道德的、伦理的、法律的,等等。特别是法律上,不是特别强调“程序正义”嘛!

其实,文明社会里,一个人行事,首先考虑的往往是是否符合文明规范、法律、世俗习惯等,哪能不分黑白、不问是非而任意而为?

一个文明的社会,需要人们共同遵守一定的社会规范。一个文明的人,必定会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不是见了“耗子”就一定要逮的,更不能逾矩、逾权、逾理、逾分而达成目的。

而且,一个文明的社会,需要而且一定会有很多人为之付出而不求回报。这样的人,更值得尊敬!不能用是否“逮住耗子”来评价。

这个提法,只强调人的动物性,造成人们思维简单片面,缺乏理性,行事往往罔顾法律、道德、社会规范、他人利益以及对环境的破坏,只为自己,只求结果。

3、“摸着石头过河”

这句话没有前提,没有限制条件,所以,很是荒谬。

——是大河,还是小河?

——是熟悉的河,还是临时遇到的河?

——是经常要过的河,还是偶一涉渡的河?

——如果过河是常态,那么,不是有渡船、桥梁吗?如果没有,那首先考虑的是造船和修桥的问题。

——如果是临时涉水,那就没有普遍性,不需要特别作为问题提出和加以强调。而且,真这样做的话,会带来很多不可预见的危险,甚至危及生命。同时,也不是适合所有群体的人。

但是,这个提法,却导致人们行事,只顾眼前,不计后果,没有计划,缺乏效率,没有长远打算。

(二)1989至今,(知识份子)不问政治,莫谈国事,追名逐利,声色犬马。

1989年以前,中国大陆的知识份子普遍有着以天下为己任的情怀,有着振兴中华的使命感。但“89•64”,天安门广场赤裸裸的血腥屠杀,以及后续的关押判刑,和对这时两届大学毕业生的就业限制与歧视,使大陆知识份子的这种使命感与气节,从此如轻烟般飘散与成为笑谈,剩下的除了冷漠,要么是阿附与吹捧,要么是蝇营狗苟于权势、名利与情色,稍有己见而发声者,不是被打压,就是被监禁,甚至被失踪。

所以,“教授”有的蜕变成“叫兽”,“专家”有的蜕变成“砖家”。整个大陆舆论界、各种媒体,就是在这样的群体的把持下,按照中共的调子,宣扬、散播、强化种种似是而非的、变异的、错谬的观念和论调。

(三)1999至今,全面打压“真善忍”,导致道德底线彻底崩溃。

1999年7月20日开始,中国大陆动用法律的、行政的、媒体的、社会的、外交的、经济的等等力量和手段,全面而无人性地打压迫害修炼“真、善、忍”的群体——法轮功修炼者。至今十五、六个年头过去了,迫害还在继续。

可是 ,最基本的事实是:

(一) 法轮功修炼的是“真、善、忍”,那不是普世的价值观吗?否定了“真、善、忍”,那人类还有什么是正确的和值得提倡的道德理念?

(二) 十五、六年来,虽然有数十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被劳教、判刑,数千人被致死,但并没有使他们放弃“真、善、忍”,说明他们是真心信仰的。

(三)十五、六年来,无论迫害多么残酷,但没有发生一起来自法轮功的暴力事件,也没有发现他们有任何的政治企图和举动,说明他们是真正按照“真、善、忍”修炼的。

(四)他们的上访、发资料,不过是维权而已。而他们的维权,对其他社会弱势群体是有益的。

(五)十五、六年来,我们看不出修炼法轮功对社会、对他人有什么危害或伤害。至少同社会其他群体相比,他们普遍比较纯朴、善良、可信赖。

当一个政权对这样一个群体进行攻击的时候,这个社会的道德底线自然就荡然无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