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幼教工作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八日】

一、修“真”不敷衍

我想作为一名修炼人,首先就要做到“真”。于是,在生活中、工作中,我坚决不撒谎!

我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工作中,既需要从事幼儿园里的教学工作,还需要完成班级一定的“各项记录”工作。特别是在记录工作中,一些数据我都尽可能的确保其真实性,这当然需要自己的“实际验证”了。即使麻烦一些、费事一点,我也恪守住自己的信条,不厌其烦。

比较突出的一次是,园长让我记录“园务日志”,里面需要记录一些每天的各个班级的幼儿数,却不允许记录真实的幼儿数,因为要符合所谓的“上级要求”,要写上“上级”规定的幼儿数,当然与事实不符合了。

我们是镇级幼儿园,除了个别的幼儿去了私园外,镇上的幼儿都需要在本幼儿园上学。园所面积和房屋局限,加之老师人数的限定,所以,每班的幼儿数都是超额的。此时,记录这项工作的老师有事请假了,园长就把这项任务交给了我。

但是,我知道作为一名大法修炼者是一定要做到“真”的,我没有同意按照她说的意思办,她很生气。当所有的老师在食堂里吃饭的时候,她用训斥的口气命令我如何如何,我没有说话。我知道,当时她正在气头上,如果我说话了,因为还是会坚持自己的做法的,所以无论说什么,她都会更生气的,自己“忍”住了——控制住自己的思想和情绪。我心里明白——我只需要不动心就可以了。我没有动心,心中充盈着的是一种静静而暖暖的能量。

我知道师尊在加持我,我第一个吃完饭,去刷碗了。第二天,园长来到我的身边,和另外一位老师说话,谈到她想“破点零钱”(就是整钱换零钱)有用。我想到自己经常去的一家食杂店,也想到自己不能计较她曾经的无理,作为大法修炼人,我还应该善待于她,于是,立刻微笑着说:“用我帮你去破钱吗?”她说不用。

事后,回到办公室,大家都各自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工作,园长突然说了一句:“其实惜莲(化名)哪都好!只有一点……”说完“点”字,她无语了。我明白,是她感受到修炼人善和忍的真挚与力量!激发的是她善的那一面,所以也就变的理智了。

一名同事曾经同我开玩笑的说:“我看你什么时候撒谎啊?”我说:“行!你就等着吧。”工友大婶笑呵呵的告诉我:“大家对你的能忍,都服了。”同时,我也深深自责,因为自己的修炼不够、正念不到位,还没有让她及更多的同事明白真相、三退保平安。

二、修“善”

1、善待幼儿

我带的班级的小朋友们都很调皮,不够听话,真的很让人挠头。曾经,我还是有过一些训斥的语言,虽然,没有过分的言语,但态度是强硬的,严格看来,还是不够善!

当我看到师尊的话,再看看可爱却调皮的孩子们,心中下了一个大大的决心——无论怎样,我就要用“善”来对待小朋友们!当我发自内心的这一念出来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孩子们突然变的不调皮了,相反,却是很乖很乖的了!

曾经需要我的“废话连篇”,此时却都可以无语了,我深深感叹于大法的威力!看到这些孩子们,我都会从内心中真挚的发出一念:我真的应该对他们好啊,没有条件的,无需代价的,就只有一个心思——要善待孩子们!平时尽可能的用“真、善、忍”的理念身体力行的熏陶、感染和教育孩子们,个别家长也三退了。

2、“把我的良心还给我”

一名小朋友有便频的毛病,就是对自己的大便情况似乎感知不灵敏,即使老师已经在照顾的情况下,还会将大便拉在裤子里,而且是连续几天,还不告诉老师。因为园里规定老师每隔半小时领大班小朋友集体去一次厕所,如果哪位幼儿出现个别的紧急情况,也可以提出来的,按常理,不应该有此种现象发生。可是,这个孩子的情况似乎有点“特别”,他的妈妈很苦恼。

为了让孩子得到更佳的照顾,她来到园里找到我,硬塞给我一百元钱。此时,我才知道这个孩子的这个情况。我将钱递给她,她不接。没有办法了,我只能说:“请你把我的良心还给我吧。”然后,告诉她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同时向她讲了真相,也劝了三退。说明了自己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作为一名老师,对孩子好是应该的,以后会勤问问、多关心孩子的。请她放心!她很高兴,收回了钱,并且很满意的走了。

从此,我就经常有意的询问孩子是否需要去厕所,哪怕是搭档老师看寝室的时间里,考虑到搭档如果动动身,因为是中午,也许也是一种负担,那我就动动腿脚,多走几步,来到寝室,问问孩子。其实,搭档也很负责的。在我俩齐心协力的努力下。从此,孩子随便大便的行为没有了。

临近期末的时候,工作需要,我被调到了其它位置工作。这个孩子的家长来到园里告诉我:等我再带这个班的时候,她的孩子再来上学。此时,她把孩子领回家里自己看管了。

3、慈悲面对幼儿的无理

一位同学的孩子在我班,是个女孩,却比男孩还调皮。同学告诉我:不听话就可以揍!他不会有任何意见。另有一位老师告诉我:他就敢打他的同学的孩子。别的孩子自然是不敢了。

作为修炼大法的人,首先我知道“不失不得”的理,怎么能轻易的去打哪怕是其家长默许的孩子呢?所以,作为大法修炼人,我所需要的就只有严格的要求自己了。

正在上课时,这个孩子开始和她的同桌玩起来了。虽只是用小手轻轻的拍打着同桌玩,嘴却笑出了声。班里其他的孩子都随着我静静的上课。一个孩子突然说:“老师,某某笑呢!”我告诉她说:“某某,别笑了。”她照笑不误,就象没有听到我说话一样。

“某某,别笑了。你都影响咱班上课了。”我的声音始终是很柔和的。她立起眼睛,厉声说道:“你不要脸!”全班孩子都看着我的反应,我该怎样收场呢?她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而已。否则,说不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我想我应该“善”!

于是,我对全班小朋友慈爱的说:“她是个孩子,咱不和她一般见识!咱们接着上课。”孩子们的精神头似乎突然变的更足起来,坐的不够直的也挺挺自己的小胸脯,眼神集中而专注的目视着我,等待老师的讲课。而她呢?不但不笑了,反而低下了小脑袋,小手收回到自己的小腿上,默默无语了。一节课顺利的完成了。

事后,我单独告诉这个孩子:无论对谁都要有礼貌,不能对长辈无理。她静静的听我说完。虽然没有任何语言表示,但我想她会入心的。也就可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