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就这样被公开打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日】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二日,河南省禹州市610和国保大队的恶人到禹州市无梁镇无梁村,以谈话问情况为由绑架了张桂芬、张菊梅、芦晓燕和娄玉兰。

这四个人是农村妇女,其中张桂芬和娄玉兰又都是七十来岁的人了。为什么要绑架这样的妇道人家?这要从她们的亲人被绑架说起。

她们的亲人就是卢松林和徐遂江,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于二零一四年六月被绑架,并于去年十一月非法庭审。徐遂江和芦松林家乡的几百位村民联名呼吁释放两位好人,村委会也出具书面文书,证明徐遂江和卢松林是好人,请求释放。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四日,徐遂江和卢松林的家人到长葛市法院找法官赵明辉,呈上乡亲们按的指印和证明。就因为这些资料,公安开始去无梁村调查,并让村干部按名叫来了三十多位村民,一个个询问,问是谁让按的指印。三月十一日,禹州市610和国保大队伙同无梁镇派出所再次到村里骚扰恐吓村民,要村民说自己是被逼按指印的,并让村民一个个的做口供、按指印。很多村民被吓得脸都白了。

三月十二日,四位亲属遭绑架。十三日,禹州市国保大队恶警夏雨霄和耿松涛又一次伙同无梁镇派出所警察到无梁村,继续胁迫村干部按照群众按手印的原件找人去派出所问话,然后又以镇里网络不好,到县城说说就回来的方式,让村干部负责把人送往县城,遭村里人拒绝。村里人说:这不是欺骗群众吗?上次把四个人带走时就说是问完就送回来,谁知一去就关起来了,这次又要这样做,分明就是恐吓!

四名妇女请同村的人签名营救自己的亲人,不但合情合理,还完全合法。自己的亲人是什么样的人,她们能不清楚吗?亲人不是因为做好人遭绑架,她们能去找村委会出具文书来证明吗?让乡亲们来证明一下自己的亲人是好人有什么错?值得这样大造声势对老百姓一再恐吓吗?要知道,真正的老百姓才是弱势群体,他们除了用这种方式救回自己的亲人还有其它更好的办法吗?他们这样做不是对法律的信任吗?

其实,谁逼迫谁,这根本就无需论证。公安坐在那指挥村干部按签名的名单叫来三十多位村民,请问那村干部敢不去叫吗?被叫的村民敢不来吗?让村民说自己是被逼按的手印,他们敢不那样说吗?手握公权威逼老百姓照自己的意思去说,那不是强奸民意是什么?还公然的录口供,逼按指印,中共暴徒凌虐老百姓到何种地步!

中共一再欺骗民众说,它代表了老百姓这个,代表了那个,看到没,老百姓的民意就是这样被它代表的。

其实,中共的官员并不是不知道老百姓的签名才是真正的民意。可是中共历来讲的都是和党中央保持一致,一切都是党说了算。也就是说作为任何一个普通党徒,或任何一个基层党组织,都只能按照党的意图行事。民意再正确,再强烈,作为党徒也不能按照民意去做,而只能按照“党意”去做。当民意和党意冲突时,采取强制措施扭曲民意去符合党意的表演就出现了。

还有需要指出的一点就是,昨天说是问问情况就将人送回来,结果去了就给劫持到了拘留所。今天又让村干部把人往县城送,那后果是什么?用这种欺骗加威胁的方式恫吓民众,中共恶徒真是流氓加恶棍。

中国自古都有“民心不可欺,民意不可违”的说法。为什么?因为民心的向背决定着一个王朝的兴盛和没落。中共强奸民意,欺骗民心,早已到了司空见惯的地步。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共的灭亡也只在早晚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