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鹤岗市崔嫦娥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三日】崔嫦娥及其丈夫、儿子修炼法轮大法后,道德升华,多种疾病都不药自愈。(请见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六日文章《原来真法真道就在眼前啊!》)只因她说句“炼!”,她被中共三次拘留、两次劳教,家人也被拘留、劳教。

以下是崔嫦娥的自述:

拘留、上访、拘留、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突然降临。在报纸、电台、电视等媒体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配合下,当月二十八日下午鹤岗市向阳公安分局南义派出所时任所长庄××带领警察突然闯入我家,不容分说就把我绑架到鹤岗矿务局拘留所,以“扰乱社会秩序罪”治安处罚拘留十五天。

同年九月我和三名法轮功学员依据《宪法》进京上访,向中央政府反映事实,澄清是非,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原以为北京是个讲理的地方。当我们来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附近发现:国务院信访办周围到处是警察,有着装的,有穿便服的,道两旁,树荫下,手拿矿泉水,坐在小凳上。还有各地驻京的截访人员,四处张望,巡视着来往行人。附近卖冰糕的、跑步的、遛狗的都是警察的耳目,看到有人上访就围过来打探“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如回答“是”他(她)们马上就报警。

信访办进不去,我们四名法轮功学员就来到天安门广场,围成一圈准备炼功,以此证明法轮功蒙冤受诬,却遭一群便衣警察绑架,塞进旁边的警车劫持到一个不知什么地方的一间小屋子里。女学员被铐在床头上,男学员双手被铐坐在地上。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连续铐押了两天两夜后,一同被鹤岗市公安人员押回当地直接关进了鹤岗第二看守所,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被转押到关押死刑犯的鹤岗第一看守所。

在“一看”,每天从早6点~晚6点,我们被管教强迫坐在地上,腿伸直,双手放在腿上不许动,目视前方,身体成三角型,刑事犯在身边监管着。被坏人看押,心里很难受。更难受的是,天天都有法轮功学员被打骂、被吊挂、被戴支棍、被浇凉水的消息。我和同修们一起绝食抗议中共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无端迫害,遭恶警、恶人强制灌流食和盐水野蛮摧残。

片警、社区主任、610人员每天都来看守所提审,见面不说别的,就一句问话“还炼不炼法轮功?”说“不炼”就放人,说“炼”就继续关押折磨,拘留无期限。

我坚持说:“炼!”临近二零零零年大年三十,我被投到佳木斯劳教所,以“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劳教两年。因拒绝所谓“转化”,两年中绝大部份时间都是被囚禁在寝号内(同寝还有三名同修)严管迫害——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被迫每天坐在小凳上,腰直颈正,双手抚膝,目视前方。不准洗脸,不准刷牙,不准洗澡,不准随便上厕所,不给水喝,不让吃饱饭,吃长绿毛的咸菜,不准给家里打电话,不准家人接见。常因闭目,遭管教扇耳光,直至零一年六月被释放。

说句“炼!”再被劳教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回家不到三十天,向阳区610人员和街道主任登门骚扰,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啦?”我说:“炼!”第二天,片警孙洪有找到我说:“你到派出所去一趟,说几句话一会就回来。”哪知道我一进南义派出所就被孙洪有看管起来。傍晚,儿子一个人来派出所找我,新来的所长刘信东得知后对他恐吓道:“把你也关起来!”儿子害怕,趁刘不注意转身离开了派出所。我被关押了一宿,第三天被江泽民犯罪集团的打手们送到鹤岗二看拘留,半月后又一次以“破坏法律实施罪”被非法劳教两年,投到佳木斯劳教所迫害。

佳木斯劳教所阴森恐怖:

——野蛮搜身。法轮功学员一进佳木斯劳教所,随身所带的物品就被翻个底朝天,包括内衣内裤全身搜个遍。纸笔、钱币等全部没收。如果抗议,便立刻招来打骂。

——严管,限制一切自由。要求法轮功学员不许互相说话,不准随便走动,有事请示报告。安在身边的包夹(刑犯)24小时寸步不离 ,寝号、食堂、车间内都设有监控器,时刻监视、监听、记录着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

——强制洗脑。严管期间,从早6点~晚11点,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到“教室”里,强迫坐在小板凳上,腰直颈正,不许眨眼,观看捏造的诽谤法轮功的各种小册子和音像制品。不看、不听,恶警们咆哮着冲上来就打耳光,揪住头发就往墙上撞……。

——强制“转化”。劳教所的恶警们为了完成上级的“转化”任务,不择手段地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恶警们说:“转化”人数越多,我们奖金就越多。管教洪伟、李秀锦、刘亚东带领在押的吸毒犯、妓女、诈骗犯、犹大,相互配合,交替围攻,逼迫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三书”(即:认罪书、决裂书、保证书)。我拒写“三书”,被刘亚东戴上背铐,强迫坐在地上半天时间。

——强迫穿囚服。我与同寝三位同修拒穿囚服,被十几个恶警用电棍电击后,强行按在地上套上囚服,又用手铐把双手背铐在床头,坐在地上达七天七夜。到第八天,恶警李秀锦说:不“转化”,还接着铐。

——强迫超时、超体力做奴工。给法轮功学员定量每人每天挑小豆几百斤,挑卫生筷子几麻袋,编织汽车坐垫十几个小时。完不成任务就被体罚,恶警们张嘴就骂,举手就打。

——强制体检。法轮功学员还被定期强制体检、验血。表面看似关心,实则是在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配型做准备。(但当时不知道)

在佳木斯劳教所,从早到晚,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劳动,被强制“转化”,个个被迫害的面黄肌瘦。

——掩盖罪恶,欺世盗名。二零零一年中国传统节日八月十五这一天,劳教所的邪恶队长何强,恶警刘亚东、李秀锦、洪伟等人,在楼下操场上摆上桌子,放上月饼、水果,组织一群吸毒犯、妓女、诈骗犯边吃、边跳,电视台记者现场录像。法轮功学员被安排在楼上看着他们狂欢。而佳木斯电视台对外报道说:政府十分关心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和生活,佳木斯劳教所的干警与法轮功学员一起欢度传统节日八月十五,这些在桌前吃月饼的都是法轮功学员,她们在劳教所里生活愉快,安心改造。

家人遭受的迫害

儿子和丈夫分别被拘留十五天和十个月。

一九九九年九月我进京上访期间,丈夫张宇和儿子在家中被南义派出所时任所长庄××等人绑架到鹤岗市拘留所,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治安拘留。

警察对张宇说:“你妻子去北京扰乱社会,你们在家我们不放心,所以就得把你们关起来。”

据张宇回来讲:门窗紧闭的监号内,满屋子都是被抓来的法轮功学员,有坐着的,也有站着的。站着的想休息,坐在地上的就得站起来。当时监号外三十几度高温,监号内闷热得呼吸都困难,尤其再加上号内便桶散发出的浓浓刺鼻气味,令人喘不过气来。拘留期间每人每天发一个发霉的玉米面小窝头,不给水喝。

儿子获释(须在警察事先准备好的材料上签字)回家后得知,他已被单位开除。

儿子走后,张宇等法轮功学员被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春青(主管拘留所、看守所,已恶报身亡)转押到鹤岗市第一看守所继续整治——强制出劳役:种地、盖猪圈、筛沙子、刷墙、擦玻璃,什么活都干过。一直到二零零零年七月份,一天恶警说:“谁想出去就交保释金。”张宇委托亲友借了二千元钱,交了保释金后才获释回家。这二千元保释金,多次索要至今未果。

儿子被迫流离失所三年多。

二零零一年七月,儿子从派出所走脱后不敢回家,被迫流离失所,四处漂泊,受尽流浪之苦,直到零五年才回家。

丈夫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鹤岗法轮功学员利用地方闭路电视成功插播了“天安门自焚”真相片,令当局十分恐慌而疯狂。市委书记张兴福(已被双规)下令:“宁错抓五千,也不放过一个。” 从二十一日晚开始,鹤岗市公安局统一行动倾城大抓捕。

当日,丈夫张宇在家中被南义派出所警察绑架。包括张宇在内的六百余名法轮功学员,不分男女老少,先后陆续被绑架劫持到鹤岗第二看守所。很快,参与电视插播的几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被非法处以十三年~十九年刑期冤狱。张宇等七十四名男性法轮功学员以“破坏法律实施罪” 分别被非法劳教二~三年,投到鹤岗劳教所迫害。(其中年龄最长者78岁)张宇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三年被释放回家。

迫害佛法,天理不容!

对法轮功修炼群体实施灭绝政策的罪魁,“扰乱社会秩序”、“破坏法律实施”的真凶——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随着薄熙来、李东生、徐才厚、周永康等元凶在天惩报应中纷纷入狱,早已惶惶不可终日,行将就木指日可待!

忠告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人的各级官员:立即停止迫害,赎回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