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夫都叫他奇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事情还要从二零一四年的二月份说起,与往常一样,我与母亲去姐姐家学法,很巧,姐夫也在家,我与姐姐对视了一下说:“我们学法,你的电视也不能看了,不如我们一起学法,念法吧!”因姐夫虽然没修大法,但很支持姐姐修大法,而且还喜欢看新唐人电视,很相信修炼的事情。当时姐夫很爽快的说,行呀!

就这样我们接连几天一起读法。照顾姐夫刚学法,我们就读的比较慢,每天读一讲,姐夫总是抢着多读,然后各自谈谈自己学法时悟到的法理,谈个人对法的认识。

学到第五讲,姐夫的几个朋友来他家相约到外地去旅游,因老早就答应过他们,他不好推辞,就一起去了。

在火车上,姐夫还跟他们玩牌,说笑,快到目的地了,姐夫突然昏迷,几分钟后大小便失禁。打120住进途中一家县医院,CT检查后,诊断为脑动脉瘤破裂,颅内大量积血,到医院重症监护室观察,需要马上做手术。

姐姐立即动身赶往外地医院,到后也第三天了,大夫说马上要做颅内介入手术,他们的医院没有做过这么大的手术,要从大医院请大夫过来做手术,费用得三十多万,姐姐当时问可不可以转院,大夫说现病人已深度昏迷,从CT看满脑子都是血,出血点也不知在哪,动都不能动,一动可能病人马上就不行了,出了什么后果,他们不负责任。这样也就不能转院了,只好等医院联系大医院的大夫过来做手术,又耽误了三天。

姐夫在重症室,外人不让进,姐姐只好在外面帮着发正念,托护士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进病房给姐夫听。第七天从大医院请来的大夫会诊,把姐姐叫去讲了手术后的危险,就将姐夫推入手术室,姐姐打电话告诉我和母亲姐夫的情况,我和母亲又分别告知其他同修,大家没有分别心,不管是新学员还是老学员,尽管姐夫连《转法轮》都没有学完,才学了四讲,但大家认为姐夫还是得法了,都不想放弃,求师父加持。

我盘坐着,发出强大的正念,请师父加持,清除姐夫背后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念一出,马上看到眼前全是小点点,密密麻麻的,纵横交错的,就像电视剧里的佘太君打仗布阵一样,一会全部排成一字行、一会排成长方形,不停的变幻着阵势,大约一个多小时,所有的小点点都排成一个“小”字,又过了一会排成了一个“少”字,我当时脑子很清楚的知道,手术很顺利。顺手看表,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了。后来悟到是师父在清理他的脑内积血。

不一会,姐姐打来电话说:手术很成功,并说:你们不知道,请来的大夫在做手术中途出来说:病人耽误了,出血点太多,血管是弯的本来没有破,如针进去也可能导致穿破,因满脑子都是血,看不清,介入手术,针进到破的地方没有堵住,反而将好的地方捣破,而且从CT看病人各项指标都不太好,很可能下不来手术台。病危通知接二连三的递到姐姐手里,说你们准备后事吧。但姐姐正念很强,大夫说一个可能的危险,她就正念排除一个,不承认假相。我说你做的很好,正念很强,我把我发正念看到的情形也讲给她了。

第二天去同修家学法,把姐姐同修打电话的情况重复了一遍,同修们说大家都在给姐夫发正念,有一个同修发正念看到一个人鼻子不停的在流血,同修正念加持:鼻子流出的血从另外空间排走!师父没有放弃一个弟子,我们大法弟子也不放弃。

紧接着,姐夫在后几天又做了几次腰椎穿刺,人一直在重症室,姐姐一直接触不上,每天只有半个小时的探视,探视时家属和病人隔着好几米远,中间是护士,什么也说不上,只能对姐夫发正念,在重症室的十五天,姐夫还是昏迷的时候多,CT检查颅内有大量积水,接下来大夫通知给姐夫头上“摆管”,做引流手术。此时,姐姐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去医院,我毫不犹疑坐车赶往外地医院,在医院,我和姐姐四个整点长时间发正念。

正巧我去这几天,天天做CT,一连六天做CT,做时家属可以帮忙,这样每天做时,我就和姐姐进入CT室与姐夫接触,叫他时有时答应,不叫就昏睡,我与姐姐求师父加持,与姐夫的主元神沟通,叫他的主元神清醒的和我们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刚开始不念,眼睛直呆呆的看着,我和姐姐一遍接一遍的大声念,整个房间都是“法轮大法好!”的回声,此时,CT机的上方淡淡的黄光显出深黄的大字:“法轮大法好!”姐夫的眼睛正盯着看呢, 我们很激动,三人同时大声一遍接一遍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足足念了四、五遍。出了CT室,姐姐激动的说:“他有救了,师父管他了!”我说是呀,姐夫毕竟得法了,师父不会放弃,肯定管的,再说还有那么多同修求师父加持,帮着发正念,不管可能连手术台都下不来。再一想,假如姐夫出来前没学那四讲师父讲法,结果不堪设想呀,师父太伟大!太慈悲了,救度着每个众生呀!

接下来每天做CT,我们三人都一遍遍的念着,大夫说姐夫是个奇迹,本来手术台都下不来,可他闯过来了!紧接着管子摆在头上十天,才拔掉的,就又是一个奇迹,一般头上摆的管子是塑料的容易感染,拔的早了流引不下来,拔的晚了容易感染,可是姐夫都挺过来了。

管子拔掉后,在重症病房单间,又在肝区部位出现横结肠,无法大便,肛门灌肠也不管用,只有再做手术才行,但当时姐夫前期的手术已使他身上千疮百孔,根本无法承受再次手术,我就鼓励他,继续念“法轮大法好!”定下一念能排出,时间不长就排出来了;更有一次,姐夫软软的躺在床上时,突然被一口痰卡住,整个人从床上蹦起来,我来不及喊大夫,上前一把抓住他的两只手按住,他大声喊“师父救命!”痰一下子出来了。

深感发生在姐夫身上的奇迹,这科里的大夫都叫他奇人,只有我和姐姐知道,是师父一次一次化险为夷,一次一次为弟子承受。我和姐姐正念对待重症室一次一次传来的坏消息,我们都没有动心,在一次发正念,我求师父加持,让同修脑积水从另外空间排走,让他快点好起来,发出强大的一念:让另外空间的邪恶听着,不准邪恶干扰迫害他的肉身,他是主佛的弟子,是有使命的,他得兑现自己的使命与责任,谁要干扰破坏,谁瞬间就被正法把他灭掉!

在发正念中我看到这样的情况:姐夫在温泉里泡着,我上前对他说:起来走吧,你坐在这里干什么!看他一点都没有想起来的意思,我说我专门是叫你走的。他刚要起来,旁边一个黑黑瘦瘦的人影说:“不行,他答应我了,要跟我走。”我头也没回说:“不行,他得跟我走,谁说了都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挡在那个黑黑瘦瘦的黑影前,姐夫很不情愿的跟在我后面。

从那天起,姐夫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我去的第八天出了重症室,除了照顾他外,有时间我就给他念法。

这里的小护士,很多都做了三退,给姐夫看病的主治大夫,给他讲真相,他说怪不得,他的身上出现了很多奇迹,原来你们心中都有信仰,所以他才起死回生,很相信修炼的事,很顺利的做了三退。姐夫单位的同事,陆陆续续来的都给做了三退,认同大法好,并对姐夫说:好好的炼!

我和姐姐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因为这是脑外科急诊,每天都能碰上来就诊的病人,来一波,三退一波人,又迎来一波,师父把有缘人都带到我们面前,因那里属于城乡结合地,大部分人是农民,没有上过学,很多都没入过邪党组织,我就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遇到劫难能化险为夷。

还有,单间病房住着一个脑溢血的人,他的媳妇是教师,她看见我说,我觉得和你很亲,就觉得我是她的什么亲人一样,我知道她明白的一面是来听真相的,我微笑着说:我就是你的亲人来告诉你真相的,我问她:你听过三退保平安吗?她说没有,我说你入过党团队吗?她说都有。我说你只要从心里不承认它,退出它的一份子,劫难来就能保平安,她说为什么呀?我说你入邪党时,宣誓为其奋斗一生,就被打上兽印,退出来就不是它的一份子,天要灭它,共产邪党不得人心,多行不义必自毙,离开它,退出来,又讲了贵州“藏字石”,她很高兴的退出党团队,还把她丈夫、儿子、女儿也介绍给我,把她们一大家子都退了,问我有没有大法书,我就把师父讲法录音给她听。

到我走时,她已把师父九讲讲法都听了一遍,看她恋恋不舍的,我就把师父讲法录音送给她,五套功法也教会她,并告诉她要珍惜大法,她很高兴,不知如何表达得法的喜悦,就时不时的送饭给姐夫吃。

我来去正好二十天,在这二十天里,三退了二百六十多人,我知道,这都是师父为我们铺垫好了,我只是跑跑腿,接上有缘人,感谢恩师的苦度与点化。

现在姐夫已恢复了健康,每天与姐姐同修学法,真正的走入了大法修炼,我们兄弟姐妹一大家人更加认同大法,感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