恤民济民善报 渎职害民恶报(2)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接上文

(二)贪婪取祸,清廉培福

过去有一人柳胜,用不正当的手段在当地取得官职,便滥用权威,横行乡里,贪婪、凶恶,只要能得到钱财,不择手段欺诈百姓。恰好又遇上殷述庆这个贪官,到这个地方来管理,他们互相勾结,狼狈为奸,一得到钱财,就彼此瓜分。受到他们毒害的人,无不向神明哭诉。不到半年,柳胜忽然暴死。没过几天,殷述庆也得恶疾暴亡。

某日,柳胜的一个老仆和一条家犬忽然同一天死亡。过了一个晚上,老仆人忽然坐起来,对他的妻子说:“我刚才到了地府,看见阎王坐在殿上,官吏们严厉地传下命令,台阶下押来两个人,就是主人柳胜和殷述庆,被严刑拷打,目不忍睹。又命差吏取来一本簿子,上面记录了我替主人领钱的数目,而主人所养的这条黑狗又经常随我出去领钱,所以将我和狗一并勾来以作见证。不久,殿上喊道:‘柳胜、殷述庆,押入地狱,不准放还!’如今,特意把我放回来,是让我把这件事向世人说明,警告世人不要作恶啊!”

殷述庆这样的贪官当权,已是作恶累累、生灵涂炭了,况且又加上柳胜用不正当的手段谋取得了官位、助纣为虐呢!阳间有不仁不义、贪赃枉法之人,阴间却没有抵赖不还的债,他们哪里会知道冥中细帐登记得如此精确详细呢?受地狱的报应,自然是难免的。

卢怀慎是唐朝的宰相,甘守清贫,不置产业,虽然身居相位,但他把平时所得的朝廷俸禄赐物,都散赠给生活有困难的人,随给随无,很快散尽,毫不吝啬。自己贫寒度日,妻子儿女也免不了经常挨饿受冻,所居房屋还不能遮蔽风雨。他在东都担当负责选拔官吏的重要公务,可是随身的行李只是一只布口袋。他的妻子说:“贪官收受的钱物堆积如山,而奢侈和勤俭是会有不同报应吧?”卢怀慎说自己梦中曾到过地府:“阴间种种惩罚,都是给作恶和不义之人准备的,报应可畏啊。”

他不谋私利,举贤任能,正直敢言,影响很大,手下官吏也不敢奢侈挥霍,更不敢中饱私囊。他指出有的官员千方百计争宠求升迁,贪图贿赂,追求奢靡,侵害百姓利益,这实在是国家和政事的极大祸害。他推荐了宋璟、李杰、李朝隐、卢从愿等良相。四门博士张星称赞说:“卢怀慎忠诚清廉,始终以正直之道处世。”

卢怀慎没有留下任何积蓄,给后人留下的宝贵财富,就是清廉。卢怀慎的儿子卢奂出任岭南太守,岭南处水陆交汇之地,物产瑰丽珍奇,有很多官员贪赃枉法,前太守刘巨鳞、彭果都因贪赃获罪。卢奂严于律己,乐善好施,贪官收敛了劣迹,百姓安居乐业,受到民众的称赞。

古语云“广积善德,蒙天庇佑”。即使稍许的福份也要靠上天庇佑,哪里是贪婪和巧取豪夺的人所能享有的呢?人一生之中的功名利禄皆由天定,而贪婪与廉洁,造罪与福德却有天壤之别。况且损人利己,橫取他人钱财,福份很快会被削减及耗尽,以钱财换走福禄甚至寿命,多可悲啊!

对于人本分应得的钱财,如果用来利益社会和众生,福德便会不断增长,绵延不断。明代薛西原乐于助人,他曾经解下棉衣,送给受寒的人,有人说:“你怎么能救济每一个人呢?”他回答:“只是不辜负这一片心而已!”他还说:“天地间的福禄,如果不存一些忧勤惕励的心,便聚集不来;假使不做一些济人利物的事,便无法消受。”所以说为人为官要清正廉洁,切莫栽在钱眼里,见钱眼开、铤而走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