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大法放在第一位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八日】

一、真相我必须去做,救人是我的使命

我是零八年奥运前夕开始参与做真相资料项目的,当时人的东西多,怕心很重。开始做资料时,在家里是背着丈夫做,等他不在家时,我就把机器搬出来做,做完了,我就把机器放好,等他回来象没事一样。

有一天早上,丈夫上班走了,我就把机器搬出来做真相小册子,还没做上几本,丈夫突然间回来取东西,他有钥匙自己开的门,没等我来得及收拾,他就直奔我房间来了。他看到我正在做资料,当时把他给惊呆了,等他反应过来时,对我暴跳如雷,要把我的机器扔出去,说我在家里搞“地下”,不整出点事来不舒服。

我知道丈夫被不好的因素操控了,我在心里发一念:“看谁敢动!”但是心里还是有些被带动,我跟他说:“你小点声,等过了这段时间(我指的是奥运),我就把它搬走,这是暂时的。”他象没听见似的,还是跟我大吵,让我马上搬走,不然就给它扔出去,声音越来越大,我怕的物质也随着往上返。

就在这时,我想到师父的法,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1]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正的一念出来了,我说:“你敢!真相我必须去做,救人是我的使命!我宁可不要你,我也得去做!”就这正的一念,丈夫背后操控他的邪恶生命被解体了,他一句话也没说就出去了。

从那以后,我就遵照师父所说的,堂堂正正的在家里做我该做的三件事。后来我家里还成立了学法点,给同修们提供了学法的方便条件,也给自己在今后修炼中开创了宽松的环境。现在我家里,大法是第一位,我在家做三件事时,丈夫给我做饭,还帮我做家务带孩子,我在做三件事需要家人帮忙时,不论丈夫、儿子、儿媳都能帮我把事情做好。正象师父在法中说的:“这就是正法修炼者所携带的这种能量,在这个场的范围之内所起的作用”[2],“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2]。

二、《九评》出来 救人急

《九评》发表后,我听、学师父的讲法,悟到《九评》救人的重要,大法弟子推广《九评》,责无旁贷。说做就做,我家的资料点,在同修的配合下,也增加了做《九评》的项目。

我在做真相资料时,每一份真相做好后,我会选择一个外包装袋把真相装起来,装好后再发给同修,这样同修带出去救人也方便。《九评》包装我是用常人用的包礼品盒用的五颜六色带花的亮光纸,一大张裁成四小张,能包四本《九评》,再用裁成小条的透明胶带,把书包成方方正正的,看上去显得比较精致些,同修带出去救人,面对面发给众生,众生也愿意接受,我们心里也感到欣慰。

二零一二年,需要一位负责做《九评》真相项目的人,协调同修就找到了我,跟我协商,想把这份真相项目转给我做。当时我没有多想,只想着众生都在等着我们,盼望着能得救,当时就把这项目接受了。

这样一来,我的工作量就增加了,有时忙起来,顾不上吃中午饭,因为下午同修要来家里学法,我得把真相赶制出来,不能耽误学法。同修看到我时间很紧,会主动来帮忙,我每次做出的真相资料需要转送到别的同修那里,我们学法小组同修知道后,会主动配合在第一时间能够把救人的真相资料送到同修手里,这样节省我不少时间。

我们小组形成一个小整体,哪里同修有困难了,我们知道后,会主动去找同修联系,帮同修把困难解决了。二零一三年,在我们周边地区,有一部份同修因做资料的同修被绑架迫害,后来被判刑,她们那片同修几乎得不到真相资料发。我们知道以后,就找到了那边的同修,通过交流得知,她们那片同修多数被怕心带动,三件事只做两件事,讲真相救人的大事被怕心挡着,不敢出去做。救人讲真相不做,怎么能跟上师父的正法形势。

经过切磋、交流后,同修们都能够认识到,自己离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的差距太大了。同修们表示,不能再坐家里等了,得赶快走出去救人。在交流中,我们决定以后这里同修救人的真相资料,由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负责来送,让同修们尽管去做,需要什么资料,我们就负责做什么资料,我们是一个整体,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

在做的过程中,师父看到我和同修之间各有要修去的人心,就把它们暴露出来,让我们互相看到自己的缺点。有时矛盾会突然间出现,在心性没有提高上来时,各种没修去的人心都会反映出来,如争斗心、怕心、怨心、急心、显示心、放不下的自我心,都跟着往上返,有时使矛盾显得很激烈。在矛盾出现后,我与同修能够面对面坐下来,各自向内找,找出哪些人心还放不下,找出后,我们能在师父法中归正自己,提高上来,使矛盾很快就解决了。

三、用手机讲真相救人

在周刊上常看到,同修用手机讲真相劝三退,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也有这个愿望,想参与这个项目,但不知怎样能联系上做这个项目的同修。

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和小组几个同修都参与了手机这个项目。刚开始做手机讲真相时,我是先用自动拨打语音手机先放一遍,放出的号提出来再打过去对讲。在讲真相的过程中,能让我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帮我提高心性。比如说:这天法学的好,心性达到了标准,听真相的人也多,救人的效果就好;哪天心性不到位,被哪颗人心带动着,不但救不了人,还可能被人骂一顿。每当遇到这样的人,事后能够静下心来找自己:“我今天为什么被骂了,是哪颗人心放不下挡着人得救?”每当我找对了,心性上来了,再讲真相效果就好。

真相讲多了,我感觉到我被人带动的心越来越少。有一次,我拨通一个电话,对方是个中年男子,我就跟他讲三退保平安的真相,他说:“你是法轮功?”我说:“是!我是修‘真、善、忍’法轮大法的。”他说:“我不信,我信什么都行,就是不信法轮功。”当时我没被他带动,我说:“为什么?法轮大法是佛家大法,是修炼‘真、善、忍’,让我们行善积德,做好事,不做坏事,不打人,不骂人,能使人类道德回升,这样的功法你说不好吗?”他说:“你们不打人,你们为什么还杀人、还自焚?”我说:“哦,你是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说法轮功杀人、自焚,那些都是江泽民那一伙来陷害法轮功,那些人不是修炼人,是江泽民用钱买的!”我就举了“自焚”里面几个造假的例子讲给他听,还告诉他,这些早被国际社会给曝光了,现在电视上根本就不敢再演了!他听明白了,心结打开了,他说:“大姐,我退,我是党员。”过后我为这个生命真正得到救度,感到特别欣慰,如果我那天被他带动了,可能这个生命就错过了这个得救的机缘。

今年技术同修推荐手机按键选择三退效果好,每天都有大量的众生自己选择三退,也使那些走不出来的同修,能够走出来参与此项目。这样一来技术同修的工作量就加大了,因为需要教同修操作使用手机,出现了故障怎样处理,还得灌号、提号、提三退名单,这些都需要时间。我看到同修忙的顾不上吃饭,学法时间很紧,我心想:“我抓紧时间学,会了能帮同修减轻点压力。”

我学会了以后,离我近的同修就由我负责教他们做。刚开始做时,我那片同修参与的不是太多,后来慢慢就多了起来,这样我的工作量就大了,因为我还有做资料的项目,自己感到压力大了,时间紧,学法跟不上,三件事也做不好,师父说:“无论你们再忙,都不能忽视了学法。这是走向圆满与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证。”[3]对照师父的讲法,我当时的状态完全不在法上,我心里着急了:“不行,不能这样,我得去找协调同修商量,把我做手机教同修操作技术这个项目交给别的同修做,或者把我做真相资料的项目转一部份给同修做,这样能保证我每天按时学法。”

我把我的想法跟协调同修说了,协调同修答应了。过了一段时间,接替我的同修还没来,时间拖长了,学法跟不上,心性也跟着往下滑,整天忙的我头晕脑胀。有一次,连续二、三天没有学上法,我刚拿起书要学法,就有同修来敲门,不是手机这事、就是那事,根本不让我学法。我心想:“白天学不上,晚上再学吧。”可到了晚上,有时九、十点钟还有同修来,连我家四岁的小孙子看到,都感到不正常,他说:“都这么晚了,你们还来啊?”

有些老年同修,不常接触手机,学会操作对她们来说能难些。教会一名同修得用很多时间,有时心性守不住,心就急了,心想:你们怎么这么笨啊!大法弟子都是师父给开智开慧,你们就不能认真点学吗?不知道同修学法的时间都被你们占用了吗?怨协调同修怎么找个接替同修也这么难?有电脑的同修也不少,一学就会,说白了,就是怕心在挡着,怕同修来家里多了,不安全,都什么时候了,还放不下自我,有这样的心,越不悟,就叫你越忙。

有一天,我正忙着做资料,怨心又上来,这时我豁然醒悟,心想:“我为什么要怨?”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讲,以前我一直在讲,我说大法弟子有这么大的历史使命,要承担救度众生的责任,肯定是有你们自己能走通的路。这条路必须是一条能达到标准的路,这样宇宙众生才佩服,才能干扰不了,你在这条路上才会没有麻烦,才会走的很顺畅。”[4]

从师父讲法中,我悟到:“这不是我在历史上就定下,今天要承担救度众生的使命吗?大法弟子不去做,让谁去做?是我师父安排的,我一样也不能少做,还必须得做好,不是我师父安排的,我坚决不要,看谁敢捣乱!”观念一转,后面的事情就有了很大的转变,同修的手机也没有那么多事了,我也能按时静心学法了,以前做的三件事,该怎样做还怎样做,一切顺畅。

我在这十几年的修炼中,我深深的感受到:为了今天能够喜得大法,我在世中不知经过几千万次的轮回,几千万年的企盼,才把我们的师父给盼来了!师父每时每刻都在看护着、呵护着我们,使我们在修炼路上不被丢下,时时刻刻拽着我们走到今天,每走一步,师父为弟子不知付出多少心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