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明慧编辑部文章《出发点》有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前段时间有事到外地小住了一阵儿,因以前曾参与过营救当地同修的项目,所以在小范围内有些同修认识我,这次去同修出于感激、信赖或是认可,有意无意说了些如你正念强、法理清晰,热心,我们这里需要象你这样的同修等赞誉之话,无形之中助长了我求名的执著心。

刚开始同修说时我还能用正念抑制住,但由于实修不够,架不住被多个同修“捧”或是依赖,导致人心膨胀,同修们发过来的那种物质我抵挡不了,正念终于决堤了,感觉自己溃败了下来,于是就出现了有时和同修交流时不自觉的就把自己摆在同修之上,有指导同修修炼的想法,在心魔的带动下甚至说过让神佛都为之震惊的话,可是当时同修竟然没能察觉我说的话不在法上,没人指出来帮我纠正,事后自己回想才清醒过来,后悔说了大话。

因为觉的被同修依赖很受用,于是应同修邀请不断的去这里交流那里切磋或帮忙等,在爱面子虚荣心的作用下,竭力在同修面前表现出自己正念强修炼状态好,其实在那里的后些天我的身体状况并不好,真是身心俱疲,到后来我的修炼状态就越来越不好了,感觉自己游离于大法之外很虚弱很飘渺,学法看不到法理了,炼功思想不清静了,令“邪恶胆寒”的正念没了,发正念时“力可劈山”[1]的劲头不见了,做事想问题都是常人的思维,就连驾轻就熟的证实法的项目也不愿意做,有时还不自觉的浏览常人网站看些新闻什么的,主意识不能主宰自己,三件事全部松懈下来,自己也非常痛苦但好象无力摆脱。

幸而能及时抽身回家大量学法背法,长时间发正念清理自己,才调整过来。

回想在那里时师父曾借同修的嘴点过我,如谁谁被崇拜的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可是我都没能及时清醒过来。想一想现在有多少同修就处在那种环境当中,被同修追捧或崇拜着身不由己,逐渐丧失了精進意志,如不能幡然醒悟,后果是相当严重的,我知道的同修中,因此有出卖同修的,有被反复判刑的,还有过早离世的,这令师父多么痛心啊!

就在形成此文即将发往明慧网的时候,有一个多日不见的同修来了,也谈了类似的事情,由于对同修的依赖或认可,因而对同修犯的过失视而不见并帮其开脱。大法弟子维护的是法而不是人的“情”,捧同修的,用人心维护同修的,不仅害了同修也害了自己,那真是干了旧势力想干的,一石二鸟,因“捧”而“杀”了。

师父讲了要“以法为师”[2],我们切不可因为同修有优点或特长而一叶障目,学人不学法,袒护或夸赞同修。师父说:“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3]通过此事,我深深的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所以才写出此文让同修引以为戒。不足之处,恳请谅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