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爹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日】我公爹今年八十七岁了,他是受邪党文化毒害比较重的那种人。在邪党铺天盖地迫害大法开始时,他每天拿着谎言报纸划上红杠、蓝杠或画上圈拿来给我看。我给他讲真相,他一句也不听,总是重复邪党的那套歪理邪说,还拿六四做比喻说大学生都被镇压了何况你们法轮功

零五年的一天公爹到我家打电话,让我大伯哥接他到二五二医院住院(我大伯哥在医院旁边住),在电话中说他已经反复三次了,实在受不了了。一边打电话,拿着电话的手一边哆嗦。我看到他这样就说,“爸,我告诉你一个缓解的办法,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没等我说完他“啪”的一声摔下电话,气冲冲地出门去了。我赶紧跟出去,看他去了村里的小诊所,我就跟了过去。听医生说先输液吧,都快八十岁的人了高烧三十九度能受得了吗?我赶紧过去说,你这病床也少,也不如我家暖和,麻烦你到我家给他输吧,输上就不用管了,一会输完我拔掉就行了。

医生同意了,到我家后医生给他扎好就走了。医生走出去不远,公爹就“妈呀、妈呀”的打着滚大叫起来:“我肋骨疼、疼死了!”我赶快把输液关掉,公爹有气无力地说:快给你大哥打电话,叫他快点来,来晚了就见不到我了。我赶紧跑着把医生叫回来,医生回来后把针拔掉,不解的说:“怎么回事呢,你先给他按着点,我去把主治医师叫来。”我一边给他按着一边对公爹说,“爸,你就念‘法轮大法好’吧,一定会好些的,等你好些了我好去给大哥打电话,爸你别只信报纸、电视上那些东西,那都是假的,天安门自焚那是他们演的。现在国外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炼法轮功的,在外国那些留学生、硕士、博士都有炼的,外国政府还给法轮功奖励呢,有一千多项褒奖呢,外国政府不比中国政府傻。法轮功是救人的,是教人向善的,真善忍是全世界的普世价值。”我又给他讲了自焚的漏洞,又讲了藏字石。公爹说:我知道你有体会。我听出这次他是真心说的。

主治医师来了,也很不解,说奇怪,怎么回事呢?流感都使用这些药啊,别人都没问题啊,副作用也不是这种反应啊,是恶心、头晕,怎么会肋骨疼呢?公爹又让我去给大哥打电话。我打电话回来看医生走了,公爹也好些了,我问他你念了吗?公爹说我念了,我说真念了,他说真念了,我念的是:“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大哥还没有来,我又趁机给他讲了《九评》和三退的事,公爹只是听着就是不答应退。我知道他是被邪党吓的,以后慢慢来吧。

大哥来了,看到公爹象没事一样的,便没好气地说:我吃着半截饭放下就来了,你这不没事吗?收拾衣服跟我走吧。公爹小声告诉我,你告诉我的那两句话我记着呢,你可不要和别人说我是念了那句话的事。可见他被邪党吓坏了。

晚上我给大嫂打电话询问公爹的情况,大嫂说到了她们那试了一下体温还不到三十七度呢,就没去医院住院。这个过程先后不到两小时。公爹经过这次事情,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后来再和他讲真相就容易些了,他也知道共产党要完蛋了,已经失尽了民心。但还是受邪党无神论毒害,不相信来生来世,说自己八十多岁了赶不上邪党解体了。

前年婆婆去世几个月后,一天公爹突然打电话来找我,(他当时在大哥家住)我丈夫接的电话,说找我。我接过电话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你给我想个办法吧,你妈一直缠着我不走。我问他怎么个情况,他说我就是老想哭,自己抑制不住,好长时间了。我告诉他你先念那九个字,我马上过去。我带上“护身符”、神韵光盘、真相碟等给公爹送过去,我到了大哥家,问明了情况。和公爹说:“我妈在世时就相信大法好,也常念‘法轮大法好’,现在她到了那边更知道了真相,她在为你还在相信无神论,不退出中共邪党而为你着急呢。她在为你担心,所以她要回来找你告诉你。她来了,你就会有反应,所以你就这个状态。”公爹这回真相信了,自己戴上了护身符,起了个化名诚心退出了邪党,还和我说这些书和碟他都会好好看的。

公爹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真是不容易,要不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别人怎么说他也不会相信的。现在他的身体比前年还健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