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中共 才有“远离恐惧的自由”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四日】近日,央视主持人毕福剑在酒桌上的一段嘲讽中共和毛魔的政治小曲的视频引发轩然大波。在各方对垒的如潮声浪中,喉舌媒体上纲上线定调子,央视声明严肃处理,毕福剑主持的节目被停播,毕本人发表道歉声明,看似一出闹剧,却是实打实的一出政治恐怖剧,整个剧情的走向没有偏离历次政治运动的轨迹,最终结出恐怖的果实,再次刷新了人们对中共恐惧的记忆。

在结果出来之前,文革大批判式的论调就甚嚣尘上,很多人害怕私下言论被政治化,发出了“远离恐惧的自由”被践踏的担忧,结果还是事与愿违,再次领教了文革式的政治淫威。事实上,因言获罪一直都存在,就说明人们从来就没有拥有过“远离恐惧的自由”。即使是在私人领域,恐惧也没有停止过它的侵蚀,甚至在人的内心深处,也驻留了“恐惧”的雾霾。

这些年来,稍稍留心,就不难感受到《一九八四》中“老大哥在看着你”的恐惧,只不过“老大哥”与时俱进,将电子屏幕换成了隐蔽的形形色色的监控系统——世界上最庞大的金盾工程、最众多的网络警察、最密集的监视器和监听设备,甚至随身携带的手机,都成了便捷的监听器,随时随地上演着新一版的《窃听风暴》,加上最严苛的审核制度,这一切,纤介不漏的审视着每个人的一言一行,打造出了有史以来最森严的铁桶式的高压社会。每一个身陷其中的人,都被这种无所不在又挥之不去的恐惧笼罩着、侵蚀着。

明白人知道,人们对中共的“政治正确”是内心恐惧中共最真实的再现。从人们下意识的政治自律,自我催眠不要碰触政治高压线,自觉与党保持一致,就可以知道“恐惧”已经深入了人们的大脑神经元中,而这种恐惧最容易在对待法轮功的态度上被显影。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在强大的舆论攻势下,人人被逼迫着表态过关,文革再现的恐惧从那时起深入骨髓,至今还在发酵。在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持之以恒地讲述了十几年真相的今天,仍然有人拒绝真相就是证明。这些人重复着中共的论调,认为法轮功学员讲清真相的行为是参与了政治。在他们的头脑中,参与政治是一件可怕的忤逆之罪,是活该受到严惩的中共敌人。然而政治既不是中共的专利,也不该是扣在人头上的帽子,更不该是随意打人的棍子,因为人人都有参与政治的权利。何况法轮功无心于政治,并没有任何政治诉求和政治纲领。法轮功学员们所做的,也只是在告诉人们事实真相,把人们从中共的谎言中解脱出来。这些再简单不过的事实和道理人们却辨识不清,只能说,“恐惧”已使人丧失了基本的常识和辨别是非的能力。

在这次事件中也可看到,人们内心深处对中共的“恐惧”不经意地流露出来,和外界恐怖的氛围相互呼应,如一边是文革式的大批判,一边是人们普遍对那位将视频上传的所谓告密者的诛伐,声讨其行为摧毁了这个社会的基本信任。然而告密行为固然可恶,滋养告密文化的却是中共邪党。试想一下,如果是在一个开明的社会,这样的视频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令人会心一笑,算不得什么大事。在民主化国家,调侃政党和领袖人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甚至是大众娱乐的方式之一。那么即使再阴暗的心理,也达不到告密整治人的目的。而只有在极权恐怖社会,才有告密者成事的土壤。所以,实施恐怖政治的中共才是终极祸首,才是更应该被谴责的对象。

况且,中共还是告密文化的推行者。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鼓励互相揭发,剿灭亲人、师生、同事、朋友之间的正常人伦,导致整个社会人伦尽失、告密成风。在迫害法轮功中,中共更是大开告密之风,引诱人干出各种不齿的勾当。如各地公安公然以赏金鼓励告密,动辄开出千元计的奖赏;监狱则以减刑作诱饵。中共以政治之名挑起群众斗群众,以金钱激励小丑式的病态人格的做法,就是在系统摧毁人的良知和道德,摧毁社会的基本信任体系,造就人人自危的恐怖环境。一些人在诛伐告密者之余,却看不到中共的邪恶,正说明,“恐惧”使人养成了自保的恶习的同时,也导致了心智的迷失。

虽然恐惧无所不在,政治正确却会使人生出拥有自由的错觉,因为人们不去碰触禁区,甚至有意站在中共的立场上,想中共所想,说中共所说,即使在私人空间,也不敢越雷池半步,长期的历练,打磨出了一个迎合中共的虚假的自我,由此获得拥有自由的假相。也有人认为,这些年中共放开了某些领域,有了一部分暗室私语和腹诽的权利,便是有了言论自由。直到这次一个貌似偶然的事件发生,海市蜃楼瞬间幻灭,人们才猝然生出不自由的恐慌。

其实,真正害怕的应该说是中共。对民众言论自由的打压,对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行为的迫害,正说明它对事实真相的恐惧。中共是靠谎言和暴力维持的政权,一切真相都可以撕裂它的伪装,将它的假恶暴展露无遗,所以一切真相也必然成为它的梦魇。正因此,不遗余力扼杀真相,严酷打压寻求真理的人,借以维持高压恐惧,就成为它的常态。

所以人们应该清醒的认识到,真正制造恐惧的祸首就是中共。只要任由中共盘踞在中国人民的头上,人们“远离恐惧的自由”就是奢望。然而并非没有出路,神明已经给人指出了远离恐惧的方法,那就是勇于倾听真相,声明退出中共,从内心剔除中共邪灵的毒素,升起人的浩然正气,这样就能摆脱恐惧侵扰,获得自由的身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