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报自曝邱少云假 还有谁说自焚案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日】中共军报《解放军报》三月二十九日报导,在目前的多元信息环境下,中共的党史军史课教员遭遇了挑战,一名教员曾在课堂上被学员质问:“您难道不看微博吗?您刚才讲的邱少云事迹,违背生理学常识,根本不可能!”在新浪微博上有这样一篇文章《中国教科书造假之邱少云真相》,文章表示邱少云的所谓“英雄事迹”中至少有三处内容不符合常识。

尽管中共竭力封锁资讯,但是现在中国人的信息渠道确实也有很多,让中共防不胜防。就说这个新浪微博,二零一二年底的统计,注册该微博的人数就已经超过五亿。这是什么概念?超过三分之一的中国人在使用这个信息平台。一旦有消息发布出来,传播的速度非常快。尽管中共对一些所谓敏感的信息及时的过滤和删除,可是有些东西,你今天删除了,说不定哪天它又以另一种形式出来了。这样一来二去,有些过去被中共奉为神圣不可侵犯的东西,有些根本不容质疑的东西,现在却大都被揭去了外衣,变成了人们嘲笑的对象了。象关于邱少云的真相之类的东西在这一类的信息平台上,早已为人们所熟知了。所以在现在的中国社会,谁再一提周扒皮,老百姓反映出来的不是他半夜学鸡叫的贪婪和狡诈,人们会议论说,哪有地主半夜催长工干活的,深更半夜的怎么去锄草,那不连庄稼一块锄了吗?谁一提雷锋,人们就说,雷锋做好事不留名,可是却有专门的摄影师跟着他拍照,比留名可厉害多了。真相的传播,加上人们洞悉了中共的造假手段后对中共发布的所有信息的质疑,中共用谎言包装的外衣纷纷被撕了下来。

网友对邱少云的三点质疑是这样的:一、邱少云在战斗前被烧死,他随身携带的武器(如手榴弹、爆破筒等)在燃烧过程中为什么不爆炸?二、邱少云埋伏的地点距敌方只有六十多米,能听到敌方的讲话声。可是烈火在邱少云身上燃烧了半个多小时,他周围的冬草都被烧光了,居高临下的敌人大白天为什么不能发现目标?三、文中资料表达模糊。一个“中午时分”就是几个小时的误差,整个潜伏部队究竟多少人?在山坡的草丛中能潜伏一支多大的部队?歼灭的“全部敌人”有多少?

这样的问题一列出来,其实已经等于给了民众答案。那么当年怎么没有人提出这些疑问呢?不是人们发现不了这其中的漏洞,而是人们不敢说。中共塑造的英雄哪一个是真的?那是用来粉饰它自己和欺骗民众用的。谁要质疑,谁就是反革命,就是被打倒的对象。中共一贯信奉的是谎言说一千遍就会变成真理。

可是谎言就是谎言,说多少遍也改变不了谎言的本质。一旦人们发现中共利用造假来欺骗中国民众时,谁还会相信它说的!中共的谎言就会被一个一个的揭穿。

和中共包装邱少云可以类比的是中共为构陷法轮功所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我们根据网友对邱少云真相的揭露方式,也可以得出下面的结论:一、自焚者之一的王进东身上的衣服都烧破了,可是最容易燃烧的头发为什么却完好无损?他两腿间用来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为什么也完好无损?二、演天安门自焚这场戏时,选择的时间是除夕下午两点多钟,天安门广场为什么却戒严了?谁给这些自焚者摄的像啊?莫非他们提前通知了新闻媒体?看来演戏就是演戏,不然谁能在这起所谓突发的事件中拍摄的那样具有专业水准啊?不但录上了自焚者呼喊的口号,还有特写镜头;三、自焚者究竟有几人?一开始报道时说是有五个人,后来又追加了两个。从天安门到积水潭医院大约十公里的路,救护车为什么走了两个小时?

当然,不同的伪案自然又有各自不同的特点。有了可以对比的思路进行揭露,人们自然又会去问:自焚时用来救火的灭火器从哪变来的?一下子就出来了二十多;采访自焚者的记者为什么从来看不到她的脸呢?报道中说这个记者叫李玉强,央视的工作人员怎么没有一个认识她的呢?……

象这些中共包装过的假消息所存在的破绽,总会有人在不确定的时间内说出真相。特别是翻墙软件的广泛推行,人们一登录海外网站,很多真相尽收眼底。如今连中共的党媒自己都曝光出了这样的真相,那不也是间接承认了民众对其它真相的揭露吗?法轮功学员遍布全国各地,天安门自焚伪案一出来,法轮功学员就开始进行揭露,到今天,有谁还会相信自焚不是中共导演的一出丑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