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高校师生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综合报道)根据明慧网已曝光的合肥地区部分迫害案例,我们发现,合肥高校有很多师生都遭到中共的迫害。他们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长期被关在劳教所、监狱、洗脑班遭受各种酷刑;有的被注射不明药物;有的被开除公职。

我们来看一下合肥发生的这些迫害案例。

一、四人被迫害致死

◎纪广雄,女,安徽大学附小教师。1994年纪广雄女士有幸修炼法轮功。她曾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子宫肌瘤等多种顽疾,在修炼法轮功后,获得健康,无病一身轻,为学校节省了许多医药开支。她在“真、善、忍”法理指导下,善待他人,心性提高很快,身体也不断地得以净化,真是走路生风。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她致力于教学,是师生公认的好教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纪广雄遭中共各级人员无数次的骚扰、抄家、绑架、关押。她还被中共人员强制洗脑和注射不明药物,2012年3月25日,纪广雄含冤离世。

◎胡桂生,男,桐城人,原安徽建工学院95级建筑材料专业学生,曾经是一名优秀的好学生。1999年胡桂生被中共当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合肥市戒毒所1年。出来后,胡桂生到深圳打工,后来又被迫害入狱。因不堪迫害,胡桂生身体出现病状,被中共人员送回家中,不久在家含冤离世。

◎朱广珍,女,72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家住安徽教育学院宿舍。1999年7.20后,朱广珍曾三次去北京上访,遭到当局迫害。在宿州监狱遭受迫害期间,朱广珍曾绝食一个月。因坚持修炼,恶警唆使犯人抓住朱广珍的头发往床上撞,门牙被撞掉。 朱广珍身心受到摧残,导致视力衰退,晚上几乎看不清东西,而且身体极度虚弱。期满三年,朱广珍被非法延长半年。2006年7月,由于身心遭受极大摧残,朱广珍在家中含冤离世。

◎储金庭,男,54岁,安徽省合肥市皖江厂学校教师,1996年修炼法轮功,1999年7月20日后遭到厂和学校领导多次威胁恐吓,被逼放弃修炼,2000年12月5日病逝,死前喊冤说:“如果让我炼法轮功,就不会这样了。”

二、酷刑迫害案例

中共在合肥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所使用的酷刑多达100多种,包括电刑、棍棒、毒打、体罚、摧残性灌食、铐刑、注射不明药物、冻刑、烫刑、超强度奴役等等。对于那些坚信“真善忍”的高校师生,中共把这些酷刑也同样实施在他们的身上。

案例1、捆绑、吊铐、吹冷风、电击生殖器等酷刑

胡恩奎,男 合肥肥西县义城中学物理老师。 2001年9月6日,胡恩奎在南湖劳教所被暴徒们用手铐铐起来吊在旗杆上3天4夜,不让洗澡,不让睡觉,任凭蚊虫叮咬。

中共酷刑示意图:喂蚊虫咬
中共酷刑示意图:喂蚊虫咬

2003年7月,合肥国安伙同610人员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胡恩奎、王雨、纪广杰、何继民、马玉兰等人。为掩人耳目,恶警在旅馆里秘密迫害他们,包括审讯、残酷用刑。这期间胡恩奎被吊铐五天五夜,八个月后手腕的伤痕仍清晰可见,其下肢被610恶人打断致残,不能正常行走。

2005年元月5日,宿州监狱警察卢杨、于维周等对关押在这里的胡恩奎进行了一连数天的惨无人道的折磨。在零下10多度的气温下,暴徒打开窗子,开着电风扇来冻穿衣不多的胡文奎,并对他全身各处拳打、脚踢、肘击多时。

恶警把胡恩奎一只手铐在窗上,另一只手用绳子系上,几个人一齐拉,使胡恩奎身体悬空吊起,再击打前胸后背。几个犯人还把胡恩奎按坐在地上,再把他的腿拉成直线,并用拳击打生殖器,反复这样做,恶警用电警棍反复电击生殖器等处半个多小时,致使胡恩奎双腿几个月不能动,身上多处被烧成泡。

此外恶警卢杨还用皮鞋猛跺胡恩奎的双脚多时,使他双脚肿得不能穿鞋,三次昏迷过去(时间不长)。他们还把胡恩奎的双脚强按在灌满滚烫的开水的热水袋上面长时间不放开,造成他左脚深三度烫伤,骨膜烫死,小脚趾终身残废,右脚深二度烫伤,骨膜烫死,一年多未好,双脚不能用力,成畸形,造成终身残废。

宿州监狱的警察比地狱的恶鬼还要凶残,胡恩奎面对的除了酷刑还是酷刑,在无休止的酷刑摧残中他的牙齿竟然也被恶人们给撬掉了。监狱为了防止罪恶败露,派人对胡恩奎严加看管,以便使消息不外泄。

案例2、背铐在铁椅子、恶警弹击眼球、关小号禁闭、加脚镣手铐

李刚峰,男,肥东人。安徽农业大学学生。1999年底,李刚峰前往北京,用他修炼大法亲身受益的实际情况向政府讲清真相。结果当即被恶警非法抓到安徽省驻京办事处遭到毒打,后被押往合肥市螺丝岗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期间他遭受到恶警操控的犯人殴打,并被逼迫每天做奴工长达十几个小时。

中共酷刑:毒打
中共酷刑:毒打

2000年10月下旬的一个夜晚,李刚峰陪同另外一人在肥东县一家网吧上明慧网时遭绑架。在看守所期间,李刚峰因为绝食抗议,被恶警多次灌食;恶警用手铐和脚镣将手脚捆在一起,导致他好几天无法直立行走。

2002年10月底,邪党十六大前夕,合肥市610再次将他从农业大学绑架到合肥市邮电宾馆,在秘密审讯室,恶警将他的双手背铐在铁椅子上长达几十天,为阻止他睡觉,恶警只要一见他合眼,就用手指弹击他的眼球或者用脚踹他身体。由于长时间不能正常睡觉,李刚峰全身浮肿,精神恍惚,手铐都深深地陷进浮肿的皮肉中,惨不忍睹。

2003年8月,李刚峰被劫持到安徽宿州第三监狱迫害。 因为拒绝转化,他被恶警多次毒打,直至几年后出狱,他的头部仍旧经常疼痛。

案例3、暴打、灌食、70多个日夜双手铐在椅子上,不给睡觉

温燕,女,25岁,合肥法轮功学员,合肥工业大学学生。温燕因修炼大法曾多次遭迫害。2003年她曾以自述的形式向明慧网投稿,揭露迫害。我们从原文中节选如下:

2002年10月30日下午4点多,我在一电脑培训学校门口被便衣恶警绑架。

恶警把我铐在椅子上,每天24小时不断换人来审问我、折磨我,我来例假也不放过,使我痛苦不堪。我用绝食来抗议他们这种违法行为,他们就对我进行野蛮灌食。十几天后,他们干脆把胃管插进去就不拿出来。一次,他们把我双手反铐在椅子上,使我的身体向后仰着动不了,手铐铐进了肉里,我的一只鼻孔被插上胃管,另一只鼻孔被粘胃管的胶布粘住,我只能用嘴呼吸,不时的反胃想吐。

酷刑演示:双手背铐锁在刑凳内
酷刑演示:双手背铐锁在刑凳内

就在这种情况下,看管我的公安一处的恶警还审问我,并说:“你还想睡觉呀,今天再不谈问题就别想睡。”我闭眼不理他们,那恶徒就用手敲我的前额。我就这样坐在椅子上痛苦的承受着。在看管我的两个巡警睡着后,我用两腿把那长管拽掉了,可在我挣扎中,手铐却越铐越紧。第二天,我的手全肿了。后来,他们又找来女教所的那些邪悟的人轮番的、整天不停的给我洗脑。70多个日日夜夜,我被双手铐在椅子上,不给睡觉,还被威胁、恐吓。

三、重点迫害案例

“封建”、“迷信”、“愚昧”等是中共使用频率很高的一个打人棍子,为了迫害法轮功,中共利用、高举这些邪党文化中的专属名词,煽动中国人仇视法轮大法。然而,细心的人发现,在合肥,正是这些高校师生、科学家、社会精英对“真善忍”的信仰的坚持,有力地戳破了中共的谎言,面对残暴,这份坚持的背后掩盖着法轮功学员无数的艰辛和苦难。

案例1、女教授吴晓华长期被关精神病院、监狱迫害

吴晓华,女,50多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安徽建工学院环境艺术系副教授。1994年有幸接触法轮功,炼功不到一个月,一身病全好了,从此,上班、家务都干得一身劲,还给学校省了一大笔医药费。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十几年,吴教授所经历的折磨与凌辱,是文字无法描述的。关于她的迫害情况,明慧网有大量的报道。

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副教授,优秀教师吴晓华
安徽建筑工业学院副教授,优秀教师吴晓华

吴晓华女士于1999年12月26日,在北京去旁听对原法轮功北京研究会李昌、王志文、纪烈武等人的审判时,被警察殴打抓捕,后被送回关押在合肥市第一看守所。10天后学校将其担保出来。第二天上午学校把她骗进合肥市郊区义城镇的洗脑班迫害。

2001年8月25日,吴晓华乘火车去上海,途中被抓,送回合肥学校,9月1日吴晓华在学校,被保卫科长带领一群保安当着丈夫和朋友的面绑架,并拘禁一夜,9月2日清晨,不等教师上班,被保卫科长带领一群保安拖上车,直奔女教所。

吴晓华在这一次被公安的非法拘捕中,坚决拒绝迫害,绝食抗议。警察捆其手脚灌食、并强行将她送医院输液、检查。因为血糖血压很高,于2001年9月,她被保外就医送回家。学校也剥夺了她回校授课的权利。

2001年10月23日,吴晓华又被非法绑架,强行秘密送往安徽省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五病区的精神病院迫害。在精神病院,吴晓华被恶医和护士打电针、电麻,她被5、6个护士、护工按倒,用五根布绳大字型的绑在床上,连续数天。每天通电时,将电针刺入太阳穴,全身神经收缩,疼痛、毛孔倒立,头发像剥离头皮一样难受。电麻时吴晓华被大字型绑在床上,电麻比电针的电流大很多,造成神经收缩,致使全身自动蜷缩成一团,脑中出现蓝、绿色恐怖图形,出现很怪异的像风声的嘶叫,电麻使用的是类似麦克风形状的黑色锤子,吴晓华两侧的太阳穴,动作时紧时松,令人感觉恐怖。

吴晓华被大字形的捆在床上,被护士强行喂饭。喂饭时,不等上一口吃完就塞下一口,饭、汤滴到眼睛、脸上、脖子衣服上全是。插鼻饲时,用橡皮管从鼻孔插进胃里,在抵制中她遭到捆绑、揪头发、打脸。

有一天,他们将吴晓华锁在约150平方的大澡堂内,里面堆放很多杂物、垃圾,关押一天。澡堂的蚊子都来咬她一个人,凡是裸露处都被咬了一层又一层,手被反铐着,一摸一手血。吴晓华要上厕所,二大队的张队长叫人把她推到长了很多蜘蛛网的猪圈里,这边猪在叫,那边恶警在催,不到五分钟,就催了起来。

吴晓华还被坐在椅子上灌食,他们按住吴晓华的脸往椅子靠背上摁。捏住鼻子,揪住头发,趁人不备,猛地拖住下巴,快速地往鼻孔里插管开始鼻饲时,医生想把橡皮管一直插在吴晓华的胃里,那样,胃和鼻腔很难受,橡皮管的一头包着纱布和前额的头发拴在一起,管子拖在脸上。鼻饲了近20天,每天两次,鼻腔早就被插破,流血、肿痛。再插时更痛苦,鼻腔越来越难插,改成输液,但血管变瘪,每打一针,要找5-6次,甚至7-8次,手臂上、手背上处处青紫瘀血。吴晓华被一直关押在医院里,住院一年中,大约被捆绑了30-40次之多,手因为长时间捆绑而发肿,两、三天才消肿。出院后,吴晓华被继续押回女教所关押,而且是24小时小房监控关押。

在精神病院,魔鬼医生和护士强制给吴晓华注射、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近10个月。致使吴晓华动作缓慢,睡眠沉迷难醒,主意识模糊,月经停止,反应迟钝,坐立不安(后炼功恢复)。

2003年4月底劳教期满,吴晓华因为坚守信念,又被无理延期2个月,一次次的绝食据理力争,被强迫灌食,她上下牙齿被撬掉4颗,头发也全白了。

2003年11月16日夜间,吴晓华再次被恶人举报绑架,被关押在合肥市第二看守所。

2004年2月止,吴晓华在劳教所她被警察指挥劳教人员,暴打、辱骂,劳教人员不让她说话,往她嘴里放沾了小便的卫生纸,塞满是血的卫生巾,用抹布堵住她的嘴,再用细尼龙绳捆住她的嘴。双脚被铐,睡都睡不了,只好脸朝下趴着睡。她整天被迫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在最冷的冬天也必须到12点以后才能睡。一床被子放在没有任何垫子的水泥地上。第二天天没亮,一夜睡不热的被子就被抢走。夏天最热的时候,气温高达38度以上,吴晓华被关在只有3个平方的小棚子里,一个窗子约25公分的。她四肢被铐着躺在铁床上,棚内蚊虫肆虐,满身都是被蚊虫叮咬的痕迹,近2个月恶警不给别人看她,更不让梳头洗脸。吴晓华曾因炼功还被多次反铐关禁闭。

2010年,吴晓华在老伴生病期间,在老家庐江县城被绑架,后被判刑,关押在宿州监狱迫害。

案例2、科技大学生王川,两次被取消晋升名额

王川,男,中国科技大学生。99年9月王川与另外几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在合肥火车站他们被警察拦回学校。 2000年他们班开始保送研究生,按照平均成绩,他应该被保送,因为他不放弃炼法轮功,保送名额被取消。2001年他想报考研究生,学校不让报考。

2002年3月,王川到中科院武汉物理与数学研究所做临时工作,参加了该所2003年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王川的初试成绩超过了国家定的分数线,但是在复试中,该所要求所有的考生写一份“对法轮功的认识”。由于他始终不愿意按照所里的要求写“法轮功是×教”(中共是邪教),结果王川没有被该所录取。

案例3、警察将事先准备好的光盘偷偷放到家中,作为迫害“证据”

伍静青,女,年龄未知,安徽大学建工学院大四学生。合肥市法轮功学员。伍静青,家住合肥市庐阳区三孝口光明街道。2001年2月20日在学校被非法抓捕。

2002年10月底,伍静青又遭绑架。在被非法抄家时,恶警将事先准备好的法轮功内容的光盘偷偷放到伍静青家,作为“证据”。光明街道龚大塘社区居委书记刘克桂在抄家清单上还签字作证。伍静青被关押在宾馆、第二看守所近七个月,期间她被迫害的便血、尿血。2003年5月,骨瘦如柴的伍静青闯出魔窟。

2005年,街道及居委会不法人员刘克桂、陈传明再次将伍静青绑架到庐阳区新华宾馆办的洗脑班。

2007年,在刘克桂等恶人的屡次骚扰下,伍静青被单位终止续约、变相开除。

2009年6月,光明街道与居委会不法人员又威胁伍静青“十一前”必须表态放弃大法。

案例4、大学生余军被学校强行开除,再遭非法判刑4年

余军,男,年龄未知,安徽建筑工业学院九六级建材系学生。余军是安徽建筑工业学院法轮功学员。余军在校是公认的好学生,因去北京为大法上访三次,被休学一年,后被学校强行开除。

2000年12月,余军在家被合肥市经济开发区明珠派出所、公安分局内保科科长魏作保非法抓捕,现被非法关押于合肥市第一看守所,已近7个月。

2001年1月5日,余军被非法拘留在合肥市看守所,并于10月31日被一审非法判刑4年。

案例5、大学生刘刚遭校方开除 又被重判7年

刘刚(柳刚),男,年龄未知,安徽大学97级学生。2000年7月,刘刚前往北京上访,被接回合肥拘留15天,后又被关进洗脑班。2001年1月,刘刚在保卫科科长的监视下,机智走脱,从此流离失所。此后校方以其旷课、旷考为由将其开除。2001年4月,刘刚被非法抓捕,刘刚因拒绝放弃信仰而被非法关押,后又被非法枉判长达七年的重刑。

案例6、大学生李霖长期不让睡觉,后又被判刑6年

李霖,男,年龄未知,毕业于武汉大学计算机系,在安徽省机械进出口公司工作。2002年7月31日下午,在公司上班时,李霖被合肥公安一处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一年多。

2003年,中共警察再次把李霖抓起来关在大酒店里,长期不让他睡觉,严刑逼供,等到人发昏了,糊里糊涂的,不知道讲了什么东西,他们就拿那个当“证据”判刑。9月29日合肥市蜀山区法院非法开庭枉判李霖6年,中共法院判刑的罪名是他刻录法轮功真相光盘。

2007年,李霖被非法关押在安徽省宿州监狱的五监区。安徽宿州监狱以华腾公司为名,对外招揽外贸加工活,强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监狱服装厂奴役,而且奴役强度非常大。

四、部分高校师生被绑架迫害案例

修炼法轮功的师生遍布合肥的各个高校,包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安徽建筑学院、合肥工业大学等高校,出于恐惧,中共千方百计的绑架、迫害这些法轮功学员,试图转化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2010年8月22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教授王剑英和妻子彭玉娟被绑架,妻子彭玉娟被劫持在强制洗脑班,绝食抗议近20天,出现生命危险;丈夫王剑英当时下落不明。

◎邬月娣,性别待查,年龄未知,安徽大学九七级学生,合肥市法轮功学员。邬月娣曾经被芜湖路派出所恶警强行抓走。因邬月娣不配合,最后是被四名公安强行抬走。时间待查。

◎张进,性别待查,年龄未知,安徽大学建筑工业学院九四级建筑学生。被迫害的流离失所中的张进,于2000年8月,被非法关押在合肥市看守所。

◎梅杨,男,年龄未知,安徽大学建筑工业学院九八级学生。2000年1月,梅杨在去教务处办理缓考时被合肥恶警和保卫处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于合肥第一看守所。

◎马××,性别待查,年龄未知。中国科技大学工作。安徽合肥市法轮功学员。2005年4月至6月,合肥610、政法委、派出所、街道等恶人,他们采取欺骗和强制手段将马××绑架到瑶海区和平路街道社区服务中心和安徽省合肥警察培训中心(原来的合肥警校)的洗脑班迫害。

◎李传锋,博士,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教师、法轮功学员。2001年8月,法轮功学员李传峰、赵刚(中国科技大学化学物理系99级博士研究生)等五人在制作法轮功真相光盘时被警察抓走,2001年11月,李传锋博士被中共从“刑拘”转为所谓的“正式逮捕”。

◎徐松,男,30岁左右,合肥法轮功学员,中国科大硕士,某软件公司职员。2001年2月21日左右,徐松在讲真相救人时被中共非法抓捕。

◎潘力佳,中国科技大博士,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于2001年2月休学一年。2月20日左右,潘力佳在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中遭到当局非法抓捕,被关押在合肥第一看守所迫害。

◎罗珊珊,女,年龄未知,家住合肥工业大学,合肥法轮功学员。2008年6月20日晚上,安徽省合肥市邪党出动大批恶警,非法抓捕了近十名法轮功学员,罗珊珊在这次大规模抓捕中被绑架。

结语

江泽民在1999年迫害法轮功之初,曾信誓旦旦地叫嚣“我就不信治不了法轮功”,他还扬言“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结果呢,十六年过去了,在中国大陆,法轮功现在还是法轮功。相反,伴随着中共的诽谤、打压,法轮功却迅速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真善忍”深入人心,已经成为人们信仰和推崇的精神力量。

迫害法轮大法,已经注定中共必然走向灭亡,现在很多中国人都知道“天灭中共”。对于那些还在听信中共谎言的人啊,赶紧醒悟过来吧,赶紧了解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只有早日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远离这个邪党,才能够避免在“天灭中共”时糊里糊涂地随着它陪葬。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