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家庭环境发生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五日】一九九八年初,我在男朋友家(现在的先生)做客时,第一次见到了高悬在墙上的师父法像,便心生敬仰。

公公当时每天早晨提着录音机到炼功点放炼功音乐,当时被称为辅导员,其实也就是退休后时间较多,而主动自发的多付出一点点。而婆婆原本是脑袋开过刀的病人,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每天爬六楼上下负责给一大家人买菜做饭,精神抖擞。我先生当时虽然不炼功,但通过他父母的身体变化,也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一天,我看了几页婆婆当时放在沙发边上的大法书,很吸引,非常想深入的了解。这时公婆也向我洪法,借给我当时所有他们有的大法书和讲法教功录像带,有些资料甚至是当时比较紧缺的,也都借给我偏得了。我也没有辜负他们,看完后,也入道得法,成为一名法轮功学员!

转眼到了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由于我平时大量的学法炼功,并没有被当时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所迷惑,仍然坚定的修炼。只是觉得邪恶的打压让大法弟子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这才是让人最担忧的。

二零零零年也就是我和先生完婚的那年,我独自一人,瞒着家人去了北京证实大法,周围的同修各种原因没有人表示和我同行的。当时邪恶显的越发猖獗,各地都有公安和单位保卫科派人去车站机场拦截上访的学员,回来又是判刑又是劳教;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的邪恶事件也发生了。一个年轻的女子独自出门,这让后来很多知道的家人以及同修都很担心。我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拉了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也被广场上的便衣抓到车里送到看守所关押了几天。在里面我就是绝食(当时的层次所理解的否定迫害的方式),三天后我就出来了,一周后回到了当地,周围的同修觉得我完好无损的回家了不可思议,包括我自己。我的这段经历让他们真切的感受到正的能量,感受到大法的威力!回家后,我和另一同修合作成立了资料点,用这种方式想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仿佛修炼又到了新的阶段。但是我的亲人反而对我看的更紧了,怕我跑了(上北京),公婆不炼了,甚至还劝我放弃修炼,我明白这是在邪恶的高压下,他们极度的害怕着。

有一天,我突然觉的在同一屋檐下他们都被魔干扰着,自己一个人坚持修炼的孤独感。当看到婆婆因为怕心劝我放弃,说不要影响家里人,特别家还有一个孙子时,她说着这话时头发一下子就自己披散下来不成样子;当看到我先生总是搜查我的包包和私人物品,只要有和大法相关的资料等便破口大骂强行搜走的样子;还有我的公公,甚至把我悄悄处理掉撕了他原来做党政工作时留下的一大柜子邪党书籍又哭着找回来粘上;家里所有的亲人见到我都是劝我要“识时务”。我爸爸经常吓的脸色发白,血压升高,以此来要挟我放弃修炼。我父母还埋怨公婆,说是他们带我走上了这条路。

一时间另外空间的邪恶猖獗,我感到了无形的压力……怎么办?

师父总是让我们修炼人向内找,我发现了自身存在的问题,我们是修炼“真、善、忍”大法的,可我一味的表现出自身坚定修炼的一面,当然坚定是没错的,可是却没有顾及到周围人的承受能力呀。公婆虽然学过大法,可是他们不了解真相呀,我却以为他们应该都理解的,而没有详细的把我能经常上网所知道的事情来龙去脉耐心讲给他们听。而给我父母的感觉也是担惊受怕,怕我随时就跑了。我好自私啊,只顾自己往上修了。这为私为我的心本身已经是大漏了,亲属当然会有这样那样的反应。修炼就是修自己,我要去掉私心,完全为他们着想,看他们的症结在什么地方,有针对性的去讲清真相。我开始给我先生一条一条的讲清自焚真相,他听明白了,渐渐开始又支持我,他此时的怕心都是在担心我的安全了。有时出去发资料他都是跟着一起发。也把他自己三退声明写了贴在了电线杆上。还给他周围的一些同事做了三退。

我跟公婆讲真相,能讲多少讲多少,有时他们不听,我就发正念,下次来他家接着讲。每天发正念时把公婆都想着,跟他们明白的一面对话,让他们能从新走回来。

《九评》出来后,正法又添新的除魔利器。我给妈妈放了第一评后,她就听明白了,我让她三退,她爽快的答应了,而且当我说起个化名时,妈妈却主动要求用真名退!

有一天,公婆要我们过去和一大家子亲戚吃饭,本来高高兴兴的席间,我先生突然开始数落我的不是,他像是被什么控制了似的破口大骂,还说些对大法不敬的话语。我在心里发着正念,表面还是平和的,我没有还嘴,守住心性。最后先生摔门而出说是要把我休掉。

这一切的表现亲戚们都看在眼里,他们对我说我先生实在不应该,说我太能忍了。我只微笑告诉公婆,我不记恨先生,他说这些话时是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控制了。听后公婆似懂非懂。

果然几天后,先生像没有发生过那天骂我的事情一样,又对我非常好。而周末我们又去公婆家聚餐,在这时我提出让他们三退,公公一口答应:“好!退!”婆婆也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原来劝三退并不是要我有多佳的口才去应对,我劝了他们几年了!而当我溶于法中,当展现出修炼人在大法中修出的美好时,自然水到渠成。这真是大法显神威呀,感谢慈悲的师父。

此后,我买来MP4给公婆录好炼功音乐,并把大法电子书也装好,他们都高兴的接受了,还告诉我每天早上都打坐一小时呢。我父亲也在接受了三退后,脸色恢复红润正常,身体也很好。

而先生也告诉我他做的一个梦,靠着云往天上飘呀飘,来到了像神韵开场的天上那样的地方,上面写着“南天门”。每年看神韵光盘时,先生都会自觉的双盘而坐,直到不能坚持。这一点比我甚至还做的好。

家人现在都沐浴法光,家中不修炼的常人,也知道遇到危险时念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每次都会得到恩师呵护,常常有奇迹出现。

观念转变了,环境也随之转变了。我仍有很多不足,要救的人还有很多,要修去的心也还有不少,在飞快的正法進程中,唯有奋起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才能对得起师尊对我们倾注的心血,才能完成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