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瞬间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四岁了。我的生活习惯是晚上睡觉比较少,大约三、四个小时,所以一般中午都要休息一会,一般睡一、两个小时,少也得睡半个小时。

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到十一月二日,我连续三天因有事中午没休息,下午精神还很好,自己还很满足。可是就在二日下午四点多钟在医院看完一个住院的同修出来后,在公交车站等车时,突然感觉身体不适,背部出现了修炼前犯心绞痛时的难受滋味。车来了,上车后车上人很多,只能站在车门口,很难受,原来觉得很短的二站路显得格外长。下车后头昏的厉害,不敢过马路,我闭着眼呆了一会,感觉好了一点,过马路时一边求师父帮我。到了对面车站后,我双手扒在电线杆上,紧闭双眼。车来了,上车后一个女孩给我让了个座,在平时我一定要给这女孩“退”了,可今天我只对她说了声谢谢,没救了她,心里真的觉得很遗憾。坐两站下车后,在路边石凳上坐了一会,仍觉不好,于是我一边求着师父帮我,一边慢慢的往家走。到家后在床上休息了一会,觉得好些了,老伴叫我做饭(修炼后多是我做饭),我就起来做饭,我没有告诉老伴。两个人的饭也简单,吃完饭后我早早就上床休息了。因为当时的观念就是总认为是没休息好,休息休息就会好的。

可是接下来几天都不好,静不下来,很难入睡。睡着了也是梦不断,醒后心跳的厉害。同时还伴有严重的感冒症状:嗓子疼,气管也难受,咳嗽,尤其是晚上,咳的肺都象要炸了一样,声音大的可能几层楼都能听到,鼻涕多的很。白天好一些。我仍做着该做的事,无论是大法的事还是家务事。

女儿知道后,打来电话,定要叫她爸给我量血压。结果老伴一量血压,高压158,低压93。怎么会这么高呢?平时我高压没超过140,低压到不了70。感冒症状几天后就消失了,可这血压一直降不下来,时好时坏。我找不到原因,只好就这么呆着,实在难受时就求师父帮我。

一天吃完晚饭不久我就上床休息了。但总感觉很不舒服,静不下来,我背了三遍《论语》,上次背一遍《论语》就好多了,今天背三遍也不见好,头绷得紧紧的,直往上窜,老伴量血压是:高压160~165,低压100~105。老伴(未修炼法轮功)非要我吃药,我没理他。他走后我想:怎么办呢?功也炼了,法也听了,正念也发了,还不好,血压怎么才能下来?我躺下也难受,一会又坐起来,然后又躺下,就这样起来、躺下,躺下,起来,好多次。

这时我不知怎么突然想到:哪是什么高血压呀,分明是邪恶的迫害。于是我立即坐起来,单手立掌,思想非常集中的发出强大的正念说:绝不允许邪恶利用高血压来干扰我,铲除利用高血压来干扰我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的一切由李洪志师父安排,谁也不许来干扰破坏和捣乱。我不停的念,也就发了两、三分钟时间,马上就感觉全好了。一看表,这时大约是夜里两点多钟。早上八点吃完早饭,我对还没起床的老伴说:我学法去了。老伴说:你小心点,你血压高。我高兴的说:我全好了,没事了,全好了!

来到学法小组给同修们讲了,大家都说:转变观念真是太重要了!有个同修还对另一个老年同修说:你当时也象她这样,你就不会去医院了。

中午回家,发十二点的正念时,身体轻飘飘的感觉非常非常舒服。老伴不信,晚上要给我量血压(因为白天穿衣服多,不好量),我说量就量吧,反正我是好了。一量血压,高压133,低压75,相当于高压降了30,低压降了30,真是太神奇了、太超常了!第二天晚上量也是这样。又过了三天,老伴说:我还不太信,我再给你量量。结果一量,高压130,低压80。他说:还真好了,真神了!

我说:你知道大法神奇了吧,你可别没良心。因为他平时总爱跟我唱反调。不过这次他开车回老家去参加他外甥女的婚礼时,主动找我要了一个真相护身符。以前我儿媳妇对大法有些抵触,通过这件事也信大法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