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什么以“死囚”掩盖活摘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九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曝光后,受到国际社会的不断谴责和质问追查,中共不但不敢面对,反而耍起了流氓,多年来,一口咬定移植来源是“死囚器官”。今年三月十五日,中共代言人黄洁夫等接受《凤凰卫视》采访时,大谈大陆废除死囚器官移植的经过,再次以“死囚器官”来掩盖活摘罪恶。中共为什么非要拿“死囚器官”做挡箭牌?这里面有多个因素。

误导“活摘”概念

中共承认移植来源是“死囚器官”容易给人造成概念上的误导,觉得“死囚”是被政府执行处决的死刑犯,已经是死人了,摘取它们的器官是“死摘”,不存在“活摘”之嫌,似乎没有犯罪感。

从医学上来讲,皮肤、眼角膜等器官完全可以在人死以后再摘取器官,然后进行冷冻储存和运输。而心、肾、肝等内脏器官对“热缺血时间”非常敏感,影响移植器官成活率的关键是“热缺血时间”必须尽量地短,因此要保证或提高成功率,就需要在人刚死或者在活体上摘取器官,在极短时间内(肾在十二至二十四小时内,肝在十二小时内,心在四至六个小时内)移植到病人体中,否则就会严重影响器官移植的成功率。

因此,为了减少“热缺血时间”,中共一种办法是从死囚身上获得“活体器官”,就是在死囚还活着的时候摘取其器官,才能达到提高移植成功率的目的。事实上,中共一旦确定了哪个死刑犯是移植配型供体,当局在行刑时并不立即叫其死掉,也不伤及身体要害部位,或采用注射药物等方式行刑,在死囚慢慢死去的过程中,中共医务人员就完成了活体器官摘取手术,也就是死囚是在中共“特殊行刑”加上摘取器官后死去的,所以,中共误导人们的“死摘”也是“活摘”,也是应该受到谴责追究的。

中共另外一种办法是直接在活人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这样就把“热缺血时间”减少到最低。然后把被活摘器官的人焚尸灭迹。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大规模活摘器官就是属于这一类的。中共炒作死囚器官移植的目的,就是想用死囚器官移植来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

造成法律上的误解

中共建政后,民众的知情、发言等等人权一直被剥夺,造成民众法制意识淡薄,听之任之,于己无关,觉得政府出面搞器官移植肯定有法律依据的,不然可能不会这么做。可中共在这方面根本就没有法律可依,唯一的依据是一九八四年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民政部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的暂行规定”,没有通过全国人大审议,没有法律效力。更蹊跷的是就是这个没有法律效力的暂行规定,前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媒体采访时说自己没有见到。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被曝光后,中共匆忙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一日由国务院颁布了一个《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并不是法律。就算以上规定与条例通过了全国人大审议,也与国际有关法规相悖,也是非法的。也就是说,中共一直在偷偷地进行非法的器官移植。

吻合中共的杀人逻辑和流氓心理

再有一个就是吻合了中共的杀人逻辑和流氓心理,在中共残酷的政治运动中,当局形成了一种流氓心理和邪恶的党思维,无论哪个团体或个人,只要被中共划定为“阶级敌人”,它就可以随意杀戮,只要不听党的话,它就会把他们当作死囚犯对待处理,按政治意图杀掉。

中共迫害法轮功时,当元凶江泽民发出“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密令后,当局就把法轮功群体当作阶级敌人了,一位沈阳军区老军医曾透露说:“中共中央同意将法轮功作为阶级敌人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无须上报!也就是说法轮功如同中国许多的重刑犯一样,不再是人,而是产品原料,成为商品。”

所以六一零恶徒及恶警们把那些被囚禁但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理解认定当成了没有判死刑的死囚犯,可以随意处置,摘取他们的器官贩卖就象摘取死囚犯器官一样。

但是,摘取真正的死囚器官(称“死摘”)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称“活摘”)虽然都是杀人,可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死摘”是先杀后摘,“活摘”是先摘后杀;“死摘”针对的是真正犯有命案的罪犯,是当局在执行所谓的司法任务,“活摘”是杀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是政治迫害杀人犯罪,是中共在制造冤案命案,践踏破坏国内外司法,是人类无法容忍的罪恶。

中共流氓恶性使然

退一步讲,假如中共进行移植的器官来源是真正的死囚供体,但国际社会调查发现,一九九九年后中国器官移植呈爆炸性增长,二零零六年还出现空前的器官移植旅游。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五年官媒曝出的六万例中,除去不足一万死囚器官和不足一百例公民自愿捐献的数据外,其间巨大的差额器官供体来自哪里?中共至今无法自圆其说。

原来,中共于一九九九年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灭绝迫害,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抓捕、拘留、关押与劳教判刑。其中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中,被当局按需谋杀、强摘器官致死,中国器官移植由此呈现“蘑菇云”。

据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的独立调查组确认:从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期间,中共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了至少四万多个器官。美国作家兼独立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屠杀》书中,以更多证据揭露从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八年间,遭中共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六万五千人。

而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通过对国内的器官中介、移植医生、法院警察、中共高官进行电话调查,获得了大量的录音证据。被调查者都直接,或者间接承认了,活摘器官事实的存在。薄熙来等高官都承认是元凶江泽民发出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密令的。

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详细情况请参见:明慧专题: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调查证明,在中共的军队、公检法司系统、劳教所、监狱、国有医院与民间医院,不但形成了用“活摘”器官达到杀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机制,同时形成了血腥肮脏的巨大的经济利益链条。令人发指的是那些参与活摘罪恶的恶徒不但因此得到了巨大经济收益,还借此发表论文取得晋升功名资本,如罪犯王立军(曾经领取“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与作奸犯科的黄洁夫(有“移植大户”之称)就是此类恶徒;一些军人因活摘晋升为中将;而罪犯薄谷开来与德国哈根斯联合开辟地下二道财源,把受害人的遗体偷偷加工成人体标本赚取了巨额黑钱。

面对这些巨大罪行,中共回应语无伦次,前后矛盾,先否认摘取死囚器官,后又急切承认摘取死囚器官,但就是不承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竭力回避“活摘”二字。做了坏事最怕曝光,不敢面对就掩盖耍流氓,这是中共一贯的手法。

早期,中共军医王国齐曾在国际上作证承认中共有组织摘取死囚器官贩卖,遭到中共否定。后来中共原卫生副部长黄洁夫首次承认中国器官移植主要使用死刑犯器官,被中共发言人秦刚、毛群安矢口否认。二零零六年,当中共活摘罪恶在海外首次被曝光后,中共官方又突然改口,统一按照黄洁夫的说法“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此后,黄洁夫利用一切可能的场合对国际社会强调移植器官绝大多数来自死刑犯,与对话基金会故意放风增加历年的死刑犯数字,企图证明移植器官确实是来自二零零六年以来一直强调的死刑犯。而中共官方不公开否认,也没有公开承认他的说法。只是忙于掩盖抵赖,仓促撤掉了卫生部,免去了黄洁夫的副部长职务,秘密销毁了很多证据,拒绝公开调查,暗地里仍然行此大恶。其厚颜无耻的流氓恶性频频现于世人眼前。

掩盖活摘大罪必将激起世界公愤

活摘器官这样一个极其野蛮残忍的罪恶,发生在人类现代高度文明的今天,的确叫人觉得万般心寒心痛,人类必须对此做出最深刻的反思和悔罪。以现代文明、法治、人权、自由理念而论,别说中共活摘害死了那么多善良人,是人类无法容忍的罪恶,就算是发生一例这样的残忍罪恶,中共这样的邪恶政府就应该受到千夫所指,就不应该存在世间,而且活摘罪恶刚一开始发生,中共这样的邪教政权就应该受到全人类的审判和诛杀,可中共竟然将活摘罪恶延续了十多年,至今不停。这是中华民族的灾难,也是人类的耻辱劫难,如果人类不去主动制止,人类将会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人类在历史上曾经有过被暴力屠杀痛心疾首的教训,却从来没有今天被中共活摘罪恶击打的这样刻骨铭心的巨痛。二战期间,中国军民遭受过日本731部队毒菌杀害,可那是来自外邦入侵者的法西斯暴行,可今天的中国民众遭受的却是来自本土邪恶政府的无耻虐杀,承受的是人类历史上从没有过的巨大伤痛——活摘器官慢慢死去;德国法西斯曾经在集中营毒杀了大批犹太人,可施暴者只不过消灭了受害者的肉体,但今天的中共当局不但灭杀善良人的灵魂肉体,而且活摘了善良人的器官,牟取暴利,还以此发表交流论文,博取了资本功名,又将受害者的遗体加工成人体标本,赚钱二道黑钱。其恶中之恶,恶上累恶,这旷世之罪,惊天大罪,用魔鬼兽行也难以名状。

而人类最担心的是,中共敢向自己的国民下毒手,为了巨额经济利益,它就敢把毒手伸向外国外族人,为了政治目的,它说不定会在哪一天将“活摘”杀人专利传授给其政治同盟行恶,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薄谷开来不是早就与德国人哈根斯合作加工人体标本了吗?如果让活摘等罪恶蔓延到全世界,那人类还有什么文明、道德、尊严可言?所以中共的巨大罪恶,已经对整个世界安全和平造成了巨大的危险,也正因为如此,当中共活摘罪恶被曝光后,国际社会对中共发出一片谴责抵制之声。

欧洲议会、澳洲参议院、意大利参议院人权委员会、爱尔兰议会外交事务及贸易联合委员会、美国国会外交委员会都陆续通过决议案谴责抵制反对中共的罪行,国际医师成立了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DAFOH)组织,要求中共停止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已在全球53个国家获得150万民众联署。

四面楚歌之际,中共为了摆脱目前压力窘态,由一直为其站台唱双簧的黄洁夫,突然宣布从二零一五年一月一号开始,全面停止使用死刑犯的器官,实行公民捐献,一句不提活摘罪恶,三月十五日,黄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又干脆把中共巨大的罪责全部推到被当局打倒的反人类罪犯周永康身上,但中共在目前公诉周时仍然没有提及活摘罪恶。

其实,任凭中共怎么掩盖,中共活摘罪恶已经明朗化了,面对数额巨大的供体,中共不承认是死囚也是活摘,承认死囚也是活摘,因为“死摘”本身就是“活摘”,面对举报活摘杀害法轮功学员的证人证言,中共不承认活摘罪恶也已经做了活摘大罪,拒绝第三方调查与默不作声,就是默认了活摘大恶;而中共秘密销毁活摘罪证本身就是直接承认了活摘大恶,中共无论怎么掩盖,都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无论怎么掩盖,无法掩盖中共流氓行径与无赖嘴脸,掩盖来掩盖去,只能激起全世界的公愤,最终必将招致全人类的怒吼:“中共,尔墓之木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