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潍坊市被迫害的孩子们(2)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日】(接上文

二、目睹亲人被绑架

1、三岁幼女:来抓人了!快跑!

法轮功学员李德山,男,家住高密市朝阳街办开发区。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六点左右,高密国保大队三名警察非法闯入李德山家,接着打电话叫来四、五个恶警,进门就到处乱翻,抢去大量财物,并绑架了李德山。其中一戴眼镜的高个儿恶警特别邪,李德山的妻子跟其讲理,恶警不听。李德山的外孙(二、三岁的小孩)吓的哇哇大哭。过了十多天还无法平静,一听到敲门声就吓的赶紧往里屋跑,边跑边哭喊着:“来抓人了!快跑!”

2、十四个月的婴儿被恶警扔在地上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上午,高密市大牟家镇郇李村法轮功学员赵发福抱着一个十四个月的婴儿和他的儿子在家,大牟家派出所所长李坐栋、副所长陈玉涛及该村支书吴山奎非法闯入他家,欲绑架赵发福,遭父子拒绝。恶警打电话叫来了十二人,用棍子把赵发福打倒在地。恶警把婴儿扔在地上,脸上磕破了皮。赵发福被抬上警车、劫持到大牟家派出所。赵发福的儿子被一姓门的恶警掐着脖子被打的不省人事,拉到大牟家医院后又被劫持到派出所,经泼冷水、掐人中才醒过来。赵发福和儿子被非法关在大牟家派出所迫害三天。

3、八岁孩子目睹亲人被绑架

二零零八年三月一日上午,安丘市兴安街韩家后村法轮功学员王培志在女儿王晓敏家,遭二十多名恶警踹门闯入,野蛮绑架了王培志、王晓敏;王晓敏八岁的儿子吓的大哭、浑身发抖,家中财物被抢劫;同时,王晓敏的丈夫李治广(三十岁左右)正在热电厂上班被绑架;王培志、李志广被非法判刑十年。

4、父母深夜被绑架,十几岁的女儿吓得大哭

牟琳,是潍坊市法轮功学员牟乃武、戴晓萍的独生女儿。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六日深夜,潍坊国安十几个恶人闯入潍坊市戴晓萍的家(住五楼)。当时戴晓萍正在卫生间洗澡,这伙暴徒们闯進卫生间将只穿内衣内裤的戴晓萍绑架、劫持到警车上,同时将已被迫害致残、躺在地上的牟乃武绑架,十几岁的牟琳吓得大声哭喊,最后只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人在家……

5、四岁孙女质问警察,你把我奶奶拉到哪去

以下是摘录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日《山东寿光政府不法人员对我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正月十九日,寿光市公安局四个恶警在大街上,当着众人的面,踩着我的头发,把我强行拖到公安车上。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把我的头摁在车座位上堵住嘴不让我喊。女儿趴在车前面大哭,说:求求你们等我爸爸回来行不行?这时四岁的小孙女平平拉着司机的衣服叫:你把我奶奶拉到哪去?不要把奶奶带走。这时开车的司机把四岁的平平推倒在地,平平赶快爬起来又拉住开车的司机。街上有个青年妇女看着不合理说:你们把这么小的孩子拥倒在地,你们这是干啥?你们能熊到哪去!恶警们撵着这位青年妇女说也把你抓起来。

我被恶警劫持到派出所,把我锁在铁椅子上十个小时,打耳光,电我的手、头、嘴和前额,脚也全被电伤,用火红的烟头烧我的腿,更凶的是掀起上衣电击我的心脏,一边电一边说今晚上就叫你死。说了很多遍。邪恶的凶手又往我的胸部电,这时没有电了。

6、四岁女孩吓得哇哇直哭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早上,潍坊市六名恶警,窜到潍坊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北城街办三娘庙村法轮功学员王素芬家,砸门。王素芬的女儿(未修炼法轮功)跟他们讲理,恶警扬言开门后要办死她,使她受到极大的恐吓,吓得她四岁的女儿哇哇直哭。王素芬在无奈下(家里男人没在家,她丈夫在外上班)开了门。恶人们进门后象土匪一样,所有房间都翻了个遍,一片狼藉。这时有村民来问恶警有搜查证没有?恶警说:查法轮功,不用搜查证。村民就跟他们讲理,恶警说:“我可以一刀子捅死你,说你袭警。”

7、李术连,昌邑市北孟镇塔耳堡社区郭家上町村,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上午,北孟派出所和塔耳堡警区恶警乘坐两辆警车共七、八个恶警,到李术连家非法抄家,当时有一个三岁的小孩在场吓得不能说话、直哆嗦。

三、被害死

昌潍师专学生刘增强被害死

刘增强,男,二十二岁,山东省寿光市留吕镇东湛关村法轮功学员,潍坊市昌潍师专中文系九九级学生。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四日,刘增强为法轮功鸣冤在北京颐和园附近被八宝山公安人员绑架,劫持到潍坊市驻京办,遭酷刑,头、颈、面部多处被打得烂乎乎的,行走困难;七月十八日,被劫持回昌潍师专学校保卫部,非法关押,第三天(即七月二十二日)在校舍里被害死。

四、陷冤狱

2、十七岁中学生李明伟被诬判七年

李明伟,男,安丘市兴安街老庄村人,安丘市六中(又称实验中学)学生。九九年,李明伟十四岁,是一名学生。他因修炼法轮功,十七岁时被诬判七年。

二零零零年一天清晨,七、八个恶人突然闯进他家,把他和妈妈赵风梅绑架,只留下十二岁的妹妹在家。十五岁的李明伟质问恶人:“你们这是绑架!”恶人说:“绑架就绑架吧!”李明伟和他妈妈被绑架到安丘镇计生办一个小屋里,被非法关押迫害。白天学校的教师看着他,晚上学生看管他。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六岁的李明伟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劫持回当地非法关押迫害近一个暑假。安丘市实验中学政教处主任江东波多次逼他放弃修炼,用体罚、不让上课、利诱等手段,均未得逞。李明伟住校期间有一次晚上回家,半夜时,江东波喝得象一摊烂泥摇摇摆摆地敲李明伟家的门,直到看见李明伟在家后才走。第二天,李明伟被叫到学校办公室,三节课不许上,被一群老师围攻。李明伟据理力争,江东波恼羞成怒,接连打了他十几耳光。后来李明伟被逼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五日,十七岁的李明伟在流离失所期间,被安丘警察绑架,诬判七年,被劫持到济南监狱,狱方因李明伟是少年,拒收。李明伟又被劫持回安丘看守所非法关押,直到十八岁时,被关进济南监狱迫害。

3、中学生网上发言被非法劳教

刘晓林,男,是寿光市化龙镇化龙桥村法轮功学员刘宗刚、隋巧红夫妇的儿子。二零一一年,刘晓林高考成绩优异,但在中共“六一零”及有关部门的干涉下未被录取,当刘晓林在网络上说出真相后,二零一一年八月九日遭中共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

4、葛坤被非法开除学籍、诬判九年

葛坤,男,潍坊市潍城区,九九年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时,葛坤是天津某高校学建筑工程的学生,因修炼法轮功,被警察拿刀扎,被学校非法开除学籍。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葛坤被潍坊市警察绑架、诬判九年。

5、王朋被非法开除学籍、非法劳教

王朋,女,是潍坊市法轮功学员王升华、戴宗臻夫妇的女儿,她的父母都在潍坊市统战部工作。九九年,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时,王朋是北京市某大学一名大学生。九九年十月,王朋的父母来到北京看望她,他们仨人到国家信访局为法轮功鸣冤,半路上被警察绑架,被劫持回潍坊关押迫害。王朋回校后,公安给学校施加压力,不让她上学,王朋被迫辍学回家。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王朋和她的妈妈在潍坊市自己办的幼儿园附近被二十多名便衣警察暴力绑架并非法劳教。

6、刘爱萍,女大学生,昌邑市。二零零四年左右,被绑架到王村劳教所三大队,非法劳教。

五、被逼辍学

1、十二岁小学生李祥龙被非法开除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七日,十二岁的山东潍坊市坊子煤矿大法小弟子李祥龙,被高密开发区小学非法开除,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一日,李祥龙跟随父母流离失所。

2、四年级小学生被逼辍学

高密市姚戈庄法轮功学员周秀菊的女儿因修炼法轮功,曾被学校老师非法看管、失去自由,二零零一年正月逼迫辍学(小学四年级)。从此她与父母被逼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五月,周秀菊的丈夫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高密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周秀菊在其丈夫被劫持到劳教所的那天早晨,她和女儿早早来到看守所旁边,等着见孩子爸爸一面。七点左右,恶警开车将她和女儿冲散,从车里下来几个恶警,气势汹汹、大吼,硬要拖她的女儿上车。女儿吓懵了,浑身哆嗦,放声大哭起来。这时,围上来很多人观看。女儿趁机走脱,回来后病倒了,经常做恶梦,从恶梦中惊醒。

3、吕超,女,坊子区坊子镇西王村人,山东工程学院职教系学生。二零零零年,二十岁的吕超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校方非法开除学籍、遣回原籍。此后多次遭到非法关押、监视,被该村书记范德勤扯发暴打。二零零零年六月,吕超被坊子镇政府人员非法关押在镇财政所强行洗脑,被铐在铁椅子上,遭灌食迫害,被非法注射了催眠药。

4、刘海荣,女,寿光市王望乡人,在读研究生,被非法开除学籍。二零零零年七月,刘海荣和妈妈殷德秀在家,被绑架到寿光北洛精神病院迫害七十多天,被北洛精神病院勒索六千元。

5、十七岁高中生流离失所六年后被诬判十二年

游会福,一九八五年出生,寿光市文家街办后游村人。二零零二年五月中旬一天,十七岁的高二学生游会福从家中返校,途中恰好经过同修家,想进去坐一坐,刚一进门,就被两名蹲坑的便衣恶警摁住,非法搜身,游会福扭头想往外跑,被两个恶警打倒在地,随后被强行带上警车,劫持到圣城派出所进行所谓的“审讯”,审了半天也没审出什么东西,游会福趁机跑了出来,想回学校上学,路上遇到同学们告诉他,公安局恶警已经去学校抓他了,抄了他的课桌和宿舍,还威胁学校的老师。他想先回家,村里的人告诉他,公安局去他的家里,抓走了他的父亲。游会福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遭遇,有家不敢回,也不敢回学校,只好流离失所。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晚,流离失所六年多的游会福在住处被寿光市工业区派出所和国保大队非法抓捕。国保大队大队长李清平、副大队长郭洪堂、工业区派出所所长陈虎等恶警对游会福刑讯逼供、酷刑折磨,不让睡觉,拳打脚踢,用脚猛踩大腿,狠踢后背,用手摇电话机电击,用烟头烫,逼迫他坐在地面上反铐手铐,用凳子压住他的双脚,用力向上提手铐,晚上把他的手脚绑在床腿上,用袋子蒙住头,逼其站立了数小时,变着花样折磨了七天七夜后,游会福被绑架到看守所,国保大队非法提审期间,他被强制坐在铁椅子上,一坐就是一两天甚至更长时间。在非法关押近一年的时间里,这样的非法提审多达十次,每一次都戴上手铐脚镣,几天不让睡觉,一困就打耳光,木棍敲,或者拳打脚踢,后背肿痛,手铐把手腕都勒破了皮。因为时间太久,他已经记不清都遭受了多少种迫害手段。最后,游会福被折磨得身体极度虚弱,站都站不住了。寿光市法院将游会福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九年将游会福绑架到了山东省监狱。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6、赵春萍十几岁的女儿辍学在家

赵春萍,女,寿光市圣城街道十里村。二零零八年五月,到寿光市工业区派出所要人(胞妹赵素红、赵素燕)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家中只剩十几岁的女儿被逼辍学在家和近80岁的老母亲艰难度日。

(待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