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展现“真善忍”的历史事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四·二五”事件已经整整过去了十六年,作为这一事件的见证者之一,感触颇深。关于事件的因由始末,十几年来已经真相大白于世。从中使人们更加看到了法轮功学员在“四·二五”事件中的善良,也更认清了中共的邪恶。

而更让人感到震撼的是去“四·二五”上访的逾万名法轮功学员,他们自始至终的在践行着“真、善、忍”,走的特别正。就象白璧无瑕,没有一丝的不纯与瑕疵,正得让人震惊。

我们一起去的法轮功学员事后坐在一起回忆,当时大家的心真的很纯净,听说天津有法轮功学员被抓了,要去国务院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尽管有上一点年纪的学员,经历过“文革”、“六·四”,意识到去那个地方上访不是一般的事情,但仍然义无反顾地跟着去了。

那天早上到了府右街,见那里东边是中南海的红墙,中间马路上已经有好多警车和警察,西边马路崖子上站满了人。一个警察把我们引导到那群人面前,我们各自找了个地方站在人群中。马路崖子中间人们主动地留出了一条通道,使过往行人毫无阻碍地行走。我们面对的马路上,每隔三十米左右面对我们站着一个武警。

那天我最深的印象:一是体现了“真”。听到了天津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的消息,出于对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的真切着急心情,真诚的希望政府会听取法轮功学员反映的真实情况,做出妥善的处理。事实上,当时的总理朱镕基责成中央两办听取了法轮功学员“立即释放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允许法轮大法书籍的正常出版;给学员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这三点诉求”,在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被释放之后,学员们悄然离去。

二是充满了“善”。那天我们一直从早上九点站到晚上九点多,(许多学员去的很早)有些上了年纪的学员站累了,就到后边坐一会儿。有的在那里静静地看《转法轮》,有饿了的就到附近的小摊上买点吃的和饮料。我见有几位学员提着塑料袋来回走动,默默地把食物包装袋和饮料瓶等废品收起来,然后送到垃圾箱。下午时有人开始向学员散发什么“通告”,劝人们离开。我见大多数人都不接,我也没接“通告”,有的学员善意地和他们讲着什么,但没有一个人离开。法轮功学员善的力量使那里充满着宁静、慈悲与祥和,一整天下来,自始至终秩序井然有序,默默无声地等待,甚至让人感到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到晚上八点多,会谈完毕,在得知天津方面已经释放被捕的法轮功学员后,中南海前的法轮功学员也很快散去,临行时,地上清理的干干净净,一片碎纸都没有留下,连警察扔下的烟头都捡走了。整个过程,平静祥和,一个当时现场的警察对周围的人说,你们看看,这就是德!”

三是坚持了“忍”。其实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在一九九六年就已经开始。一九九六年六月十七日《光明日报》发表评论文章,诋毁法轮功。

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四日,中宣部管辖的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各省市新闻出版局下发内部文件,禁止出版发行当时名列北京十大畅销书的《转法轮》、《法轮功》等法轮功书籍。

一九九七年初,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指示公安部在全国进行调查,网罗罪证欲诬陷法轮功为×教。全国各地公安局经充份调查后均上报反映“尚未发现问题”,调查不了了之。

一九九八年七月公安部一局发出公政[1998]第555号《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通知》中先把法轮功诬陷为×教,紧接着又提出:要掌握活动内幕情况,发现其违法犯罪的证据,各地公安政保部门要深入开展调查。

法轮功学员“四·二五”上访与其它任何一种上访或抗议事件有着本质的区别,是史无前例的最和平理性的一次向政府反映情况的上访。就是在警车与武警频繁出动,有人开始向学员散发什么“通告”,叫嚷着劝人们离开的过程中,现场没有丝毫骚动,没有任何人和他们发生争执吵闹,学员们静如止水,平静得出奇。

尽管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把“四·二五”事件作为发动这场对法轮功迫害的借口之一,制造了“围攻中南海”“闹事”等许多谎言,一时蒙蔽欺骗了许多民众。但是“纸包不住火”,真相最终大白于天下,江泽民、罗干、何祚庥这些小丑,借此挑起事端,蓄意制造打压借口的流氓行径,也遭到了世人的唾骂。

十六年后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当时的法轮功学员修炼时间最长的不到七年,在中共江泽民集团不断地干扰迫害面前,他们能够以大善大忍的心怀去面对,可见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已经溶入到了他们的身心。在以后长达十六年的邪恶迫害中,能够坚韧地走到今天,更加证明了法轮大法的伟大,这些大法弟子们的伟大!

“四·二五”——这一史无前例的最和平理性的上访事件,是一次法轮功学员践行“真、善、忍”的真实见证!是一个展现法轮大法的伟大历史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