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反迫害 惊呆犯人狱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我们一家四口人(母亲、妻子、女儿)是一九九八年五月份有幸同时得法的。得法仅一年,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

狱中反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和妻子被绑架。我被关押在哈市第四看守所,妻子被关押在第二看守所。开始两天我也效仿其他同修绝食绝水反迫害,结果打饭的也不给打了,说法轮功都这样。饿的头晕眼花的也没人理我。

我想,用自己的痛苦反迫害也不起啥大作用啊?!我该换点别的办法反迫害。我想起了师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举的那个一路喊着大法好的女同修的例子,想着想着睡着了,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见我站在雨后的彩虹上,看见彩虹的一边在泥潭中,一大群人只露了脑袋而在彩虹的另一边则是光亮的大道,我就一个个的往出拔。醒后我就开始喊“法轮大法好!”“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中共害死八千万中国人!人不治天治!天灭中共!快三退保命!”

当时把同号内的犯人都惊呆了,都吓的来阻拦我。我继续重复的喊,整个三楼的八个监号有三、四个监号的犯人也跟着喊,我喊“法轮大法好!”他们也喊“法轮大法好,就是好!”我喊“天灭中共!”他们也喊“灭中共!”不跟喊的其它监号有鼓掌的、有大笑的,整个看守所炸锅了!武警和管教全上来了,一个门口站两个人手拿电棍和枪,急的当班的小个子副所长团团转,又不敢开号门怕犯人逃跑,给姓李的正所长打电话让他快来。任何人的阻止我都不听,继续重复的喊着。

大约快晚上十点左右李姓所长来了,扒着号门看看没吱声,告诉副所长谁也不允许开号门,就走了。我又喊了一个多小时。这时李所长抱着五袋食品(其中一袋芝麻糊,一袋豆奶粉,一袋奶粉,一袋鸡翅,一袋糖),都是前一天翻号从经济犯号中搜出的好吃的,从号门让犯人递给我,并跟我说:“你也喊累了!好几天没吃饭了,给你点好吃的,该喊的都喊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大伙都需要睡觉。”我也喊累了,嗓子也哑了,我说:“行!”

同号的犯人吃惊的不得了,问我:你跟所长啥关系啊?我们都吓坏了!以为他不整死你,也得扒你一层皮下来!我们都得跟着倒楣。

见证大法的神奇

在监狱被迫害中我的眼睛一天天发花,到二零零七年的时候已经看不清字了,从一开始戴一百五十度的花镜发展到戴二百五十度的花镜。走出魔窟后,女儿给我买了一个折叠的二百五十度花镜看书学法。可是每次戴上都感到框架紧,不舒服,索性我就不戴了。开始摘下眼镜,眼睛有些发花看不清,我心想学法一定会看清的,我就坚持强往下看。大约六、七天之后完全看清了,多大字号都可以看的清楚了!戴了近三年的二百五十度花镜竟恢复完全正常,真是常人不可思议的事啊!

二零零一年师尊的《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发表,当时我家复印机的碳粉盒坏了,不跟主机连动加粉。全县的同修加上邻县的同修都在急等看讲法,急的妻子哭了!我又不会修,只好把连动加粉的粉盒拿下来再开机(粉盒和机器连动加粉,转一圈加一次粉),结果没有粉盒连动也印出来了,用纸撮些碳粉往加粉口倒,印出的讲法字迹十分清楚,一直到印完。这是正常情况下不可能的事。象如此超常和神奇的事例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很多,不胜枚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