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被迫害致死的北京法轮功学员(3)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接上文

三、京城二十四名社会精英被迫害致死

现今的中国社会,教育腐败、医疗腐败、假冒伪劣商品泛滥……等等社会败象令人头痛不已;而与此同时,很多的好教师、好医生、好商人却在遭受迫害,甚至被残忍虐杀,再也无法为社会做出更多的贡献。

一九九九年以来,北京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社会精英阶层共二十四人,他们中有教师、医生、工程师、科研工作者、歌手、翻译、企业家。

大学教师之死

赵昕,女,三十二岁,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师。读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期间均为班干部,还先后两次任学生会主席;工作认真刻苦、勤奋敬业;为人谦虚友善,师生们都称赞她有一颗“水晶心”。

女大学教师赵昕
女大学教师赵昕

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八年六月期间,赵昕身体一直很不好,胸口痛得直流泪,整夜睡不着觉,身体日渐消瘦。四年里花了近两万元医药费,始终不见好转。

一九九八年六月,赵昕开始修炼法轮功,经过一个多月后,身体大有好转,胸口不痛了,身体丰腴了,脸色红润了,精神状态和从前大不一样,再也不是弱不禁风的样子。

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赵昕多次去国务院信访办、人大信访办等部门反映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这些部门根本不听,反而将她扣押抓捕,令学校保卫处劫回加以看管。学校给她降薪、不让给学生授课、甚至要开除公职,她都顽强地走了过来。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晚,赵昕到紫竹院公园牡丹亭炼功,被非法抓至公园派出所,后被非法关至海淀分局清河看守所,三天后被打成三节颈椎粉碎性骨折,全身瘫痪,左眼失明,经历六个月病痛的折磨后去世。

赵昕遇害
赵昕遇害

不法官员悬赏十万元追捕他

王潺,男,三十九岁,生前曾任职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业务能力强,曾被单位派往加拿大。他待人诚恳,中行职工无不认为是人中君子。

一九九九年迫害一开始,王潺立即把法轮大法真相材料寄给全国各省市的政府部门,引起强烈反响。他还写信把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告诉江泽民,告诫他停止犯罪,却被江泽民亲自批示关押三个月。此后,王潺被迫离开单位,长期流离失所。

即使在那样的逆境中,他仍旧坚定对“真善忍”的信仰。他曾对同修说:“无论怎么迫害,我们照样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谁也动不了!”在此后三年的时间里,他的足迹遍及全国十多个省市,开创了许多地区与明慧网的信息渠道,让无数海内外人士了解到国内迫害的真实情况。不法官员对他又恨又怕,曾悬赏十万元追捕他。

王潺
王潺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一日下午,王潺和功友在山东梁山县汽车站被济宁警察郭洪涛带人绑架。狱中,他们遭受了警察们疯狂的酷刑折磨,包括拳打脚踢、橡胶棒打、背铐双手用力向上提等。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据悉,在王潺被绑架前,警察内部已经下达了限期,一定要将他抓捕。故此,警察专门派人到山东济宁市蹲点。王潺不幸被捕后,警察们惊喜若狂,以为终于捞到了升官发财的机会,特别是警察郭洪涛更是拼命卖力表现,在济宁市看守所上蹿下跳,出出进进,数夜不让他睡觉,用疲劳战术连续提审,都不能让王潺屈服。警察们更加穷凶极恶地折磨他。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一日至八月二十九日之间,王潺被殴打致死。

被中共以“奥运”为名虐杀的歌手

时年四十二岁的法轮功修炼者于宙,被中共警察以“迎奥运”的借口在北京虐杀,这离他在北京从演唱会返家途中被非法抓捕仅仅十一天。

于宙
于宙

于宙的老家是吉林,当年以文科状元身份考入北京大学法语系,通晓多种语言,多才多艺,是公认的才子。一九九五年,于宙通过朋友了解到法轮大法,找到人生真谛,夫妇俩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于宙夫妇就一直遭到无端的迫害。一九九九年八月,于宙夫妇被非法扣留十五天。他们被严刑逼供,没出卖一个同修。

二零零八年,中共以奥运名义对法轮功学员开始了又一轮大规模非法抓捕。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于宙在演出结束后与妻子驾车返家的途中,双双被非法拘留后送入通州看守所。二月六日,家属接到通知,当赶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原本因修炼法轮功而身体健康的于宙已离开人世,还戴着呼吸罩,腿已冰凉。

之后北京警察严密封锁消息,不许其亲属向外界透露消息,并把双方父母的家都暗中包围起来,不许别人接近。

正当壮年的于宙就这样被迫离开了他深爱的人们,给他们留下无尽的思念和那些充满真诚与关爱的歌。象千千万万的法轮功修炼者一样,于宙用生命捍卫了“真善忍”真理,用诚挚向善的心,呼唤着世人的良知与觉醒……

人品高尚、事业有成的企业家

李津鹏,四十七岁,家住海淀区北洼西里,大学文化,原在北京市文物局工作,后来下海,自己经营一家制冷公司。他自幼多病,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逐渐康复。

李津鹏心地善良,待人极为宽厚。修炼后,他更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对年迈的父母克尽孝道;对待公司雇员生活上照顾,工作中帮助指导,被下属视为兄长和老师;在同学中,李津鹏热心助人,敢于担当,同学朋友都称他为大哥。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九日,第一次被非法判刑的李津鹏重获自由,得知消息的同学朋友,从北京开了好几辆车,去茶淀监狱(地处天津界内)门口迎接,场面极为感人。

李津鹏
李津鹏

然而,这样一个人品高尚、富有正义感、事业有成的好人,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人生道路被残酷改变。为了坚持信仰和行使公民的正当权利,李津鹏多次遭到迫害,家庭、事业、身心受到严重打击——

二零零零年十月,海淀、丰台两地警察,以“印刷大法资料”为名,将李津鹏非法抓捕,判刑六年。在茶淀监狱,为了迫使他放弃对“真善忍”的正信,警察用过各种刑罚:罚站、剥夺睡眠、电棍电击、群殴等等。李津鹏原本因修炼而健康的身体受到极度摧残,导致肝硬化、双眼视网膜脱落等,症状非常严重。

二零零六年十月,他刚从监狱回来时,面容苍老。亲朋们看见昔日风华正茂的小伙儿,被折磨得象个“小老头”,无不心酸落泪。回家后,住地派出所、“六一零”等机构仍以“回访”等借口,对他的正常生活进行骚扰,施加精神压力。

二零零七年底,李津鹏被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及万寿寺派出所警察以悬挂条幅为由绑架,二零零九年二月以“莫须有”的罪名枉判五年。

先后两次历时十一年之久的黑暗监狱迫害,李津鹏身体受到严重损伤。出狱后,极度虚弱,最明显的是肝硬化和一只眼视网膜脱落,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含冤离世。

女医生八天被虐杀

董翠芳(董翠),女,二十九岁,北京顺义区妇幼保健医院医生,毕业于河北省医科大学,医院工作期间获硕士学位。二零零一年,董翠芳与未婚夫申文杰(二十九岁,大学学历,河北行唐人,北京首都机场优秀飞行员),在发资料讲真相中遭绑架,二零零二年,二人双双被顺义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一日,董翠芳被转入北京大兴女子监狱,仅仅八天就被殴打致死,遗体双腿又肿又紫,膝盖以下满是紫色瘀血,右肩处骨头和肌肉支离。

董翠芳于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一日上午被转至北京女子监狱三分监区。三月十二日,监区长田凤清派警察席学会负责“转化”迫害她,帮教包夹有李小兵、章则琼、朱宝莲、李凤芹等人。恶人们以“车轮战”(即轮番用言语侮辱法轮功学员、逼迫其放弃信仰)日夜围攻、诬蔑董翠芳;还强迫她双盘,捆绑其双手、双腿,通宵不许她睡觉,不许上厕所。犯人李小兵、李小妹和靳红卫在监区长田凤清的指挥,用强制“双腿盘坐”折磨董翠芳。就这样,董翠芳被虐待了七天。

面对仍不放弃信仰的董翠芳,恶人们密谋更加残酷的迫害她。三月十八日午饭后,警察席学会带领恶人李小兵、李小妹等五人,将董翠芳带到楼下锅炉房旁边的平房浴室内,五名恶徒开始疯狂用鞋尖狠踢董翠芳,后来董翠芳就没有声音了。下午三点半左右,警察将她拽起,她的头完全耷拉在胸前,无法行走,于狱医发现她已经没有血压了。后叫来救护车送医院,经检查认定人已死亡。

董翠芳死后,其母连夜赶到北京女子监狱,看到尸体惨不忍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双腿又肿又紫,膝盖以下满是紫色瘀血,右肩处骨头和肌肉支离。于是董翠芳父母要求上诉,请求北京法律医疗鉴定中心验尸,化验结果表明董翠芳确实是被殴打虐待致死。

他的遗体布满电击伤痕

刘书松,男,二十八岁,原籍河北省沧县杵龙堂乡西卷子村,一九九八年毕业于河北医科大学医学系,分配到北京市平谷县医院外科工作。书松为人善良、正直、聪明、胸怀豁达、乐于助人,无论在家里、学校还是单位,都是有口皆碑的好青年。

刘书松
刘书松

二零零一年三月六日,正值中共两会期间,六一零恐怖组织派了许多特务在火车站蹲坑,在半夜两点石家庄开往北京的列车上,书松与另两名功友被非法拘押到石家庄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因不报姓名,警察们用拳头、警棍打他们,然后把他们顶着风背铐在五楼楼顶中央的铁栏杆上。

据一同被抓的功友证实,下午四点左右,警察们又来了,先打开书松的手铐,书松奔向楼边,飞身跳了下去,下面传来一声木板被踩碎的声音,他跳下去的地方正好是生活小区。警察们手忙脚乱的顺楼梯跑下去。一会儿,上来一个警察告诉说“他跑掉了!”但很快,书松又被抓了回来,遭到刑讯逼供。

三月八日下午,书松的父亲接到石市公安局的通知,于九日在河北省医院太平间看到了书松的尸体。尸体已经冻住,头部有伤,胸部两侧各有四个电棍电击伤痕,约在胸部三至五肋间斜向排列,警察竟说是静脉穿刺留下的。有医学知识的人知道,静脉穿刺是在锁骨上或下,胸壁根本没有大静脉。据一同被抓的功友证实,书松跳楼前没挨过电棍,那么身上的电棍伤痕就是跳楼以后被电击留下的。尸体左手手腕处已烂得很深,右手腕处大片青瘀,骶骨、跟骨外露粉碎。由于尸体已被冻住,加之家人悲伤过度,不忍再看,其他部位的情况还不清楚。

当时有法医在场,但法医不敢先回答家人的问话,总是等警察回答完,他再重复。在场的警察都不敢透露自己的姓名和警号。书松的母亲问儿子犯了什么罪,并要求看他生前的供词。警察说他什么也没说,都是别人供的他。母亲要求看别人的供词,他们不给。母亲气愤地说:他没犯死罪,可他死在你们手里,而你们又拿不出任何证据,你们应该负责任!警察说:这是失误。

家人想请律师和法医,但许多人慑于政府的淫威不敢受理。在有理无处诉,有冤无处申的情况下,书松的父母只得忍气吞声,承受着丧失爱子的剧痛。

金融硕士失踪十八天遇害

邓怀颖,男,四十三岁,祖籍山东聊城,毕业于北京电力大学金融专业,获硕士学位。怀颖于一九九五年在大学时期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人若其名,心怀璞玉,在道德俱废的乱世,如同圣莲一样脱颖而出。

邓怀颖
邓怀颖

怀颖研究生毕业后,因为坚持信仰被非法劳教一年;随后的第二年又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二零零一年在团河劳教所,警察以重体力劳动对他施加迫害,挖沟、擦管道、刷厕所等等,都是最苦最累最脏的活。晚上犯人休息了,又被逼到图书室强化洗脑直到深夜。当面对强行洗脑与体罚不服从时,恶人们采取殴打、电击、军蹲、灌凉水、不许睡觉等手段折磨他。还几次被送进魔鬼般的集训队,在那里把人训练成只会几个动作的机器,不然就电棍加身,是狱中之狱。

绘画:浇冰水
绘画:浇冰水

面对这些,怀颖始终保持着尊严,坚持着信仰;他没有怨恨,也从未失去平和;他怜悯这些被魔性主宰之徒,因为他们失去了善良的自我。在自身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他仍关心着身边其他法轮功学员和犯人。正直朴实的言行鼓舞影响着在押刑事犯们,聆听他的善劝。在中共恶贯满盈的黑暗监牢中,怀颖给他们带来了希望之光,他的纯善的人品和傲人的才华,令他们不禁折服。

二零一二年六月,邓怀颖终于重获自由。看到还有那么多人被中共谎言毒害着,他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经常不辞辛苦的把免费的真相送给身边的人。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邓怀颖发放真相资料时不幸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海淀看守所,仅仅十八天就被迫害死,噩耗传来,他的家人、同学、导师、朋友无不悲痛。

二十四名被迫害致死的社会精英

序号  姓名  职业  死因 
1  安分田  北京化工大学教师  反复折磨和打击下,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2  邓怀颖  北京电力大学金融学硕士  失踪十八天不明原因致死 
3  董翠芳  北京顺义区妇幼保健医院医生  毒打 
4  管霖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译审  毒打 
5  李津鹏  大学文化,原在北京市文物局工作,后来下海,经营一家制冷公司  迫害致肝硬化 
6  李京生  吉他歌手、教师  迫害致使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7  刘春华  北新桥医院药剂师  迫害致精神失常,跳楼身亡 
8  刘书松  北京市平谷县医院外科医生  毒打 
9  马静芳  北师大音乐教师  强制做奴工导致严重心力衰竭 
10  任汉芬  航天院火箭动力研究所研究员、研究生导师,曾参与中俄航天科技攻关,在俄亦有一定知名度  为避免绑架,坠地身亡 
11  孙鸿飞  退休主管护师  强制洗脑致使身心遭受严重摧残 
12  王潺  任职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  毒打 
13  王桂菊  北京市首钢冶金研究院退休工程师  不明 
14  王志明  中国服装集团公司进出口部翻译  不明 
15  吴垚  北京医学院附中退休英语教师  不明(疑药物毒害) 
16  仵庆海  通州区后南仓小学高级教师、校办厂厂长  在狱中受尽非人折磨,致使身体极度虚弱,心脏病发作 
17  徐秀玲  北京工业大学环化学院实验室高工  在精神和物质的双重歧视和迫害下,身心受到摧残 
18  杨小晶  任职于北京供电设计院  屡遭迫害致使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19  于宙  民谣歌手,毕业于北京大学法语系  绑架十一天不明原因致死 
20  张磊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学博士  含冤坠楼身亡(详情待查) 
21  张淑珍  海淀区远大中学退休教师  药物 
22  张允奕  北京中西医结合医院主治医师  试图逃走,坠地身亡 
23  赵昕  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师  毒打 
24  朱淑清  北京某中学教师  在被长期迫害中患上脑瘤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