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共历史 明辨是非善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九日】亲爱的中国同胞们、朋友们:

我要说的这个问题太大,可能用几本书都说不完,只能就我亲身经历和耳闻目睹的,也算是沧海一滴的历史事件,介绍给你们,作为评判的参考吧!我今年八十四岁了,经历了两个朝代。在民国时期的十几年都在学校读书,学的是孔孟之道和三民主义之说。阅历了抗日战争和国共两党的内战。中共夺取政权后,就参加了“革命”。经历和参与了中共的“清匪反霸”、“减租退押”、“土地改革”、“镇反”、“取缔会道门”、“整风反右”、“四清”、“文化大革命”、八九年六四学潮及迫害法轮功等一系列政治运动,亲眼目睹了中共的所作所为。

在这一次次翻天覆地的变化、曲折而痛苦的经历中,回顾这段历史,从无知到彷徨再到认知,在我的思想、观念上经过了激烈的斗争,使我形成了很固执的观念,也使我认清了中共邪恶的本质。就从六个方面谈谈自己的认识和感受。

一、中共的洗脑术把人变成了马、列、毛的奴隶,使人的道德标准一日千里的下滑

我从学校门踏进机关门就被中共洗脑。中共对人首先抓的就是“意识形态里的斗争”,要把人思想上存在的所谓“封、资、修”除掉,把人变成马、列、毛思想的奴隶,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说什么“马、列、毛思想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什么“党校、团校、组织生活、每日的晚间学习”,时时刻刻都把你泡在“马列主义”、“毛思想”的灌输中。一言堂的报刊、杂志、广播、电视、红海洋的标语,以及各种造假的宣传,无不高举“马、列、毛、邓、江”的说教。要人人做到“三忠于、四无限”,毛语录随身带。谁不这样做,越出它的言行,你就是异类、反革命,就要遭到批判打击。传统文化中的忠、孝、仁、爱、礼、义、廉、耻、五伦、八德等等,一律视为封建糟粕。不信鬼神,不信善恶有报,只讲现实,一切向钱看齐。现在社会上的一切乱象,如吸毒、贩毒、嫖娼、卖淫、假烟、假酒、假货、毒奶粉、地沟油、毒食品,以及行贿、受賄、贪赃、枉法、贪官、污吏、买官卖官等等,不就是这样造成的吗!文革中的“松皮大会”强迫地富子女鞭打父母,学生批斗师长,社会上出现的子杀父、父杀子、夫妻相杀、弟兄相残,不也是这样造成的吗?!

二、镇反都是杀的反革命吗?

我们学校的校长教了几十年书,是我地出名的学者,群众无不称赞是个好人,他教的学生遍布中华大地。中共建政后搞統战想拉拢他,他坚持自己的立场不投降,中共把他关了几年,最后把他杀了。我们学校一个搞总务的老师,土改中,中共说他是顽固地主,交不起罚金,也把他杀了。

我地佛、道两家的首领,其中佛教首领是民国初期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成员,他为给群众治病不收钱,把家产散尽。中共说他搞“封建迷信”用神药治病,把他关了三年,他都坚持信仰不投降。他对管教人员说:“你们信马列,要不信马列,算不算叛徒?我信佛,要不信,也应该是叛徒。你们不要再逼我当叛徒了。我用草药治病不收费,哪有什么神药治病搞迷信活动呢!”最后把他法办不了,中共只好把他放在群众中监管起来。

另一个道教首领,用一生化缘收来的钱在高山上建起了一座道观,文革中要拆他的庙,为抗议而跳高岩自尽。

三、三年大飢荒真的是天灾吗?

一九六零至一九六二年的“大饥荒”,全国饿死三千多万人,中共欺骗群众说是自然灾害造成的,真是天大的谎言。那时我在农村工作,真实情况完全是中共搞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公共食堂”、“超英赶美”、“高指标”、“高征购”、说假话、瞎指挥造成的。

一九五九年,我地农业大丰收,由于“超英赶美”、“大炼钢铁”,把大批农村劳动力调往大山上挖铁矿炼钢,丰收的粮食无人收割,大批的红薯烂在地里。结果钢未炼成,农业歉收,第二年就开始闹饥荒。“人民公社”、“公共食堂”办起后,说什么“敲梆吃饭按月拿钱”,立即实现社会主义。真是异想天开,严重伤害了百姓的正常生活,把农村拖入了死胡同。生产上的瞎指挥,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说什么“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搞高度密植,稻秧子要裁“蚂蚁出洞、双龙下海”,为增施肥料就剃光山头、大搞熏土窑、挖灶心土、拆茅草房。为炼钢,就砸群众的饭锅。真搞的人心惶惶、鸡犬不宁。“高产风”吹遍了大江南北,“粮食亩产万斤”吹上了天。

接着,就是高征购层层下达,谁要说个不字,就反你的“右倾”。在群众中普遍开展“一年三百八到四百二十斤口粮够不够吃”的大讨论,谁说不够吃,就要挨批挨斗,严重的就要划成“四类份子”。我县一个区长说了征购粮多了,交不起,就在全县干部大会上被戴上“右倾机会主义帽子”批斗,下放劳动改造。我在学习小组会上说了公共食堂不好、高度密植是错的、群众把种子粮都交了,也被批判,下放劳改。我和那个区长同放一个村,不几月,就患了水肿病,买点猪都不吃的干苕叶充饥,还说我们特殊,没和群众打成一片。

一九六二年我回单位,把我派到一个我曾经工作过的一个村去工作改变落后局面,看到该村饿死了那么多人,没死的男劳动力都住了水肿病医院,大部农活都是归女在干,平水稻秧田,妇女担不起粪,就与小孩共抬。她们白天都是好人,可晚上都是“贼人”,把一片片没有完全成熟的小麦吊吊“偷”回家偷偷煮熟充饥救命。我看到这些善良的民众遭受如此痛苦,心里真如刀割一样。只有睁只眼、闭只眼,度过难关再说。

四、“四清”和“文化大革命”真正毁的是什么?

我地的“四清”和“文化大革命”是同时进行的。当时我虽不是头头,工作队仍然要把我推到“楼上”,成为“四清”对象之一。因为我出身不好,长期都是“夹着尾巴”的做人。我工作上兢兢业业,经济上清清白白,找不着什么岔子,那就从思想上找毛病,“革我的命”。他们首先把我读过的旧书当“四旧”没收,把我保存的同学录当“反动”名册追查,把我三輩人的祖坟挖掉,把父母准备的棺材和大女儿小时戴的银器没收,逼得老父上吊自尽,死后只用席子裹尸,坟丘都不留一个。

再就是从言行上採取“斩头去尾无限上纲”等手段挖我的“反动”思想,如在中共政治学习会上,讨论哲学和自然科学的关系问题时,有人把哲学和自然科学划等号,说什么“有马列毛思想,中国才造出了原子弹和万吨水压机”。我提出反问:“为什么美国没有马列毛思想,早就造出了原子弹和万吨水压机呢?”中共党员就说我“反对毛泽东思想”,真把我弄得哭笑不得;又如,把我讲的家史:父亲由当长工、佃户、母亲当厨娘,捡一碗鸦片起家,会算盘、善经营、主副搭配、农商兼营、勤劳节俭、餐无丰盛菜、身无半日闲,积钱在灾荒年景从大地主手里买田被划成地主,说成是“否定剥削,给地主翻案”;再如:将我评论本单位领导是好干部,被我帮助培养过的某乡党委书记是个好书记,某村当过长工的村支书是好人,不应该将他们逼死(两个跳水、一个上吊)说成是“为四清翻案”。就这三条“罪”,把我弄来小会批、大会斗、挂黑牌、上高台游斗、上报黑材料法办。中共上面批下来给我一个“警告”处分。当地有些人认为太轻,不予公布,最后不了了之。中共的各个运动,内部都要按总人口百分之五划打击对象,不够比例的,都要找对象凑足。试想:镇反、土改、反右、四清、文革等运动中杀、关、管那么多人,不就是这样造成的吗!全国出现那么多冤、假、错案,不就是这样造成的吗!中共建政后害死八千多万人不就是这样造成的吗!“胡风反革命集团”、“三家村”和那些所谓的“反动学术权威”,右派份子不就是这样一个个批倒批臭,斗他们永世不得翻身吗?!中国历史上秦始皇焚书坑儒杀了三百人,毛泽东自称他坑了三千多个儒。中共这样做,毁掉的是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毁掉的是中华民族的根。

四、中共的造假、谎言骗了中国人几十年

中共最拿手的本领就是假、恶、斗,要不是假、恶、斗,一天都活不下去。它建政前高调骂蔣介石独裁,不给人民民主自由。可它建政后,一切由它说了算,不合它的意,就说人家反党、反革命,进行镇压,一点民主自由的影子都没有;建政前欺骗农民说:要给农民土地,可土改中把抢夺地主富农的土地分给农民后,就立即实行合作化、公社化,把全部土地收归国有,只给农民一点承包种植权;建政前说:工人是工厂的主人,是领导阶级。可是把资本家的工厂收归国有或新建国有企业,就对工人实行下岗、买断工龄失去了工作的权利;对知识份子说:“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不打棍子、不戴帽子”,可整风反右大部分划成右派份子,成了监管对象“臭老九”。毛泽东说是“引蛇出洞、是阳谋”;对地富子女说:“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可实际上把他(她)们当成另类、狗崽子,处处受到歧视,属二等公民,升学、参工、参军都因政审不合格,没有他们的份;即或在岗的,都被看作是利用对象,或调离、或下放不予重用,给碗饭吃,就是最大的幸运了。中共为粉饰太平、粉饰自己“伟、光、正”,对政治、经济、历史、英雄人物、打击对象等等,无不造假、说谎。对抗日战争歪曲历史,说它是“抗日的领导者”、是“中流砥柱”。国民政府几百万军队和日本浴血奋战,中共却说国民党不抗日。而中共只有一万多人,在国家存亡的紧急关头,却趁火打劫另立中央(苏维埃政府)分裂国家,离开主战场,建立自己的地盘,扩大自己的势力,为日后夺权作准备。北上逃亡,说成是北上抗日。抗战胜利,就乘机夺取胜利果实,依靠苏军占领东北工业基地,为后来的国共内战夺权创造有利条件。为煽动仇恨,把一个神话故事编成话剧《白毛女》,说旧社会把人变成鬼;编造的《半夜鸡叫》违反客观事实,不怕损坏禾苖的周扒皮半夜叫长工去锄地;四川《收租院》的刘文彩,出资修建了成都到大邑的公路,群众说他是个大善人,哪有什么水牢等恶迹呢。为粉饰自己“伟光正”,中共所塑造的“英雄人物”张思德是熬鸦片时窑垮而压死的,邱少云、黄继光、雷锋等的事迹都与事实不符,是由摄影者假造的,我们单位的一个领导,是个大贪污份子,会吹会捧会造假,善于行贿,成了全国劳动模范。

为掩盖自己的罪行,八九年“六四”,中共夜间在天安门广场用机枪、坦克屠杀学生,尸橫遍地,后用铲车喷水机清洗干净,第二天早上,我亲耳听见广播宣传:“天安门广场一个人都没有死。”这件事全国人民都知道,时间过去二十多年了,中共为什么不哼一声呢?!

对经济指标都是层层假报,我听一个统计局的会计说:年报数字哪有真的,我送年报时,年年都要送礼才交得脱,我们单位本来是个亏本单位,领导为了政绩,年年贷款上缴利润,上报“扭亏为盈”。中共江氏集团为镇压法轮功造舆论、煽动仇恨,二零零一年在天安门广场搞假现场(“自焚”),欺骗了不少中国人。我听一个消防战士说:我一看那个现场就是假的,灭火毡要几个人才舞得动,为什么一个警察就拿上灭火毡在王进东头上舞呢?天安门广场那么大,哪有警察背上灭火设备执勤呢?那不早有预谋吗!一个医生说:烧伤病人的病房,空气都要严格消毒,为什么一个记者不換衣服直接到烧傷病房去采访病人呢,太不合医疗常识了。

一九六一年,“高产风”吹得正浓的时候,各地报导粮食亩产几千斤、几万斤的“奇迹”。我们县也想创点政绩,在水稻收割的时候,县委一班人就到试验田去亲自收割,并派我去监晒。不说亩产万斤,就亩产千斤也不错。县报留了空白,只要数字一出来,马上见报,向上报功。可一天收割结束,傍晚过秤时,只打去了长草,水气都未晾干,亩产只有五百来斤。因为种的太密,大部是粃壳,若要晒干扬净,可能亩产不足两百斤。领导追问:你是怎么监晒的,是不是被人偷了。我不懂窍,说不来假话,只实话实说:我整天都没离开现场,饭都送来吃的。我当时要是懂窍,报上亩产几千斤或者上万斤,可能就会被中共“提拔重用”了。

六、法轮功救了我儿子的命,使我全家幸福

江氏集闭一直污蔑法轮功是“邪教”(编者注: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可法轮功是个修炼群体,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遵守国家法纪,不介入政治,使道德回升,对祛病健身有奇效,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哪有这样的“邪教”呢!中共把一亿多人推向反面,这明智吗?江泽民集团一意孤行,違反国家宪法和法律,动用国家四分之一的财力和全部国家机器对法轮功进行镇压。十几年来,迫害死有名有姓的法轮功学员近四千人,判刑、劳教数十万人,一百多种酷刑使受害者致残、致伤、致死,数万人被活体摘取器官、尸体贩卖牟利。真是比法西斯还法西斯。我从一九九七年修炼大法以来,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得到了健康的身体,心性的升华,家庭的幸福等诸多好处,骨质增生、肾病等多种疾病不药而愈。一次高处跌倒骨折,二十天痊愈,一次被摩托撞飞五米多远,一次高空落物侧身而过,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安然无恙。十八年来未吃一粒药,但身体却很好,人越活越年轻。人人夸我:年轻时的小老头、现在的老小伙。

我二儿子正当壮年,在二零一三年身患癌症,开始在成都治疗,花费十多万元没治好,二零一四年癌细胞全身扩散,医生说要到广州等地才能治疗,要花费二、三十万,有些药费还报销不了,还不一定能治好。他感到生命到了尽头,不想活人了。這时一些同修和我到他家去劝他修炼法轮功,由于受中共无神论的毒害,还是似信非信。我用我修炼后的变化和看得见的绝症患者炼好了的实例对他说:只有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才能救你的命。他在走投无路绝望的情况下,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开始了修炼大法。经过近几个月的修炼,抛弃一切药物,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转,现已红光满面精神焕发,不再是个病人了。我们全家都对李老师感恩不尽,许多知情者无不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些亲朋好友亲眼目睹二儿子的变化,也参与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亲爱的同胞们、朋友们:我在中共的体制里几十年,但我是一个不说假话的人,也不是一个人云亦云的人。共产邪党干的那些坏事,确实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为了更多的人了解真实情况,希望你们找本《九评共产党》这本书看看,或者找个破网软件上网,看看世界上的真实消息。中共杀害了那么多人,干了那么多坏事,老天要灭它是必然的,希望你们认清形势和中共划清界线,退出它的党、团、队组织,不做它的替罪羊,选择自己的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