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非偶然 恶报有因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五日】俗话说:公门里面好修行。做善事,得福报;行恶事,遭恶报。任何事都是有前因后果的,人间没有无缘无故的事。

杖刑官心地忠厚 子孙有福

吴兴县(湖州)有一位大中丞(巡抚),他的先父曾经当过郡府的刑杖手。工作虽属卑贱,但心地忠厚,常怀济人危难之念。他经常对同行们说:“公门里面好修行!咱们在公门不做善事,就像走进宝山空手而回一样。”

因此,每遇乡民诤讼告状,他总是多方调解劝慰,平息下去。见到家贫而理直的人,特别着力保护。每天晚上,都把打人的刑杖浸泡在尿桶里,因为小便可以化瘀生肌,浸泡久了用它打人,虽打得皮开肉绽,血肉狼藉,也不致化脓糜烂。

当时有一位邓太守,生性严酷,打人不见血不罢休。老先生用这种办法救活了很多人的命。同事们都受到他的感化,多指责太守又贪又暴戾。

老先生有个儿子,从小就聪明,悟性好,爱读书。有一次从塾馆放学回家,不小心冲撞了太守的官道,被轿前开道的衙役抓住。太守看他年幼,训了几句放了他。

他回到家里,发愤说:“我就不信将来当不上太守!”他父亲听了,笑着说:“真是个不懂事的痴儿。我是他手下的一名役隶,你能应考做太守吗!”

儿子虽不敢反驳,但读书更加勤奋了。长大以后,文名很盛,都说他学问好。郡内的乡绅名士很爱重他。老先生是出名的忠厚长者,平日又对有学问的人极其敬重。因此三学诸学子,非但不与他们为难,反而争相劝说老先生让他儿子去参加考试。老先生不得已就听从了。

一考,就被录取为正式官塾学生。后中甲榜,作官至郡守,数次迁升,当了大中丞,他的弟弟也当了藩台。至今族里不断有人作官,已成当地有名望的世族了。(资料来源清代汪道鼎《坐华志果》)

受贿枉法 巡抚终受惩处

湖南某巡抚,平时敬奉关老爷,每逢正月初一,他必到关老爷庙里进香,拜神求签,预卜一年之内的祸福。他的占卜,总是很灵验。

乾隆三二年正月初一,他到关老爷庙里敬香求签,求得的签上却有“十八滩头说与君”的句子,引起了他的戒心。这一年,他外出即使是涉浅水、有近路,也总是不乘船,宁可坐轿走陆路、走远路,以避开水滩。

这一年的秋天,为了审理“侯七”的案子,皇上特派钦差大臣,巡视湖南,途中要经过某湖。走水路,路近而快速;走陆路,就要起早摸黑,路远而缓慢。钦差大臣,要乘船走水路,而他(指某巡抚,下文同此)却竭力主张走陆路,并把“十八滩头说与君”的签语,背诵给钦差大臣听。钦差大臣,虽然勉强依从了他,但是心里很不高兴。

不久,贵州铅厂贪污案发,有人揭发他在贵州巡抚任上受贿,他却矢口否认。而当时在贵州巡抚衙门看门的奴才李某,也牵进了这个案子。李某一口咬定银子是转交给这位巡抚老爷的,自己只是按主子的意思行事,并没有招摇撞骗。当时李某已受了重刑,两腿瘫痪。主子和奴才,两人正争辩得面红耳赤,吵个不停。这时,钦差大臣指着巡抚,厉声喝道:“你不必争辩了!‘十八滩头说与君’这个神签已经应验了!你这个奴才姓李,‘李’字的上半部,就是‘十八’,这个奴才双腿已经瘫痪,就是‘滩’;‘说与君’,就是这个奴才(李某)所说的银子,都给你了。关老爷早就知道你会犯法,你还有什么好辩解的!”

巡抚听了,哑口无言,一时犹如巨雷轰顶,六神无主,只得承认受贿枉法之事。终于受到了严厉的惩处。(资料来源清代袁枚《子不语》)

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公检法部门恶报频频

人在世间,天理才是衡量标准,顺应天理而行的福报,逆天理而行遭恶报,从古至今都没有改变。身在公门,也要顺应天理而为,逆天理者同样会恶报加身,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当今的中国大陆,公、检、法、司、国安、武警、政法委等部门遭恶报的事例非常多,习惯于党文化思维的人不知所以,还认为是中共内部权斗的结果,实际上是作恶的报应。

明慧网有篇文章《迫害好人 上海提篮桥监狱恶报频频》,曝光了恶人集中遭恶报。文中说:二零一四年,上海提篮桥监狱七监区查出癌症的有狱警张科达和池勇。另一狱警孙勇明,曾经负责迫害长期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熊文旗,孙勇明查出胃癌后,不到一个星期即死亡。七监区狱警的恶行也殃及到家人:二零一三年,狱警孙苗俊的父亲突然中风;狱警吴国强放纵犯人折磨法轮功学员,其独生子突然晕倒在海边,被海水窒息而死。

在这个七监区,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也频遭恶报。犯人徐文林,殴打法轮功学员后,两手臂抬起来很困难;犯人李一,与徐文林一起打法轮功学员周斌,得了心脏病;杀人分尸犯沈建新迫害法轮功学员后,身体长出一个鸡蛋大小的包块,查不出原因;医务犯陈勇明,迫害法轮功学员后,肛门肠道里生东西,流脓及血,相当痛苦。

七监区还有一个判死缓的犯人,他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释放前一个月,他突然吃不下饭,吃啥吐啥,后被查出胃癌,一个星期即死亡。更巧的是,该法轮功学员堂堂正正跨出监狱的当天,该犯的家人及大批七监区狱警却同时在上海火葬场为该恶犯开追悼会。

法院本事依法办事,伸张正义的最后一道关口,昧着良心枉法误判法轮功学员,拒绝法轮功真相的同样遭恶报。

陈援朝,全国第一个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法官(海南海口市),他因此被记所谓的“二等功”。陈援朝明知法轮功学员无罪,却强行定罪。两年后,陈援朝身患肺癌,二零零三年九月在万箭穿心般的煎熬中死去,时年五十一岁。

明慧网上也不断的报道法官遭报的事例:张文,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副院长,二零零九年二月中旬,突发脑部怪病,在去北京医治途中死亡。此前,他刚刚参与对四名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非法判重刑(王素梅十年,奚常海十一年,孙玉书八年,霍德福六年)。

鄂安福,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法官,四十五岁,于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脑出血,历经近两个月的抢救后身亡。鄂安福在二零零一年非法秘密判处了五名法轮功学员三年至八年重刑,其中女教师王敏,是他的昔日同事,竟被他送进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据悉,鄂安福在临终前,也许是对报应的恐惧,也许是内心深处在懊悔,不断叮嘱家属:“快去找炼法轮功的!”并向法轮功学员忏悔自己的罪行。

河南鲁山县法院杨东升、朱新政、陈东洋追随中共的迫害,至少对本地九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重刑。法轮功学员向他们讲真相,这些法官们拒不听劝,声言“不管什么信仰不信仰,法律不法律,要跟党保持一致,对法轮功决不手软”。二零一一年八月,鲁山县法院载有八个庭长及副庭长的警车,在河南郑尧高速公路发生惨烈车祸,三个庭长杨东升、朱新政、陈东洋当场死亡,另外七人不同程度受伤。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日,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副院长柳晔,与同事外出办案,走着走着突然就不行了,脑出血死亡,时年五十六岁。柳晔是该法院第三个因脑部疾病死亡的法官,他生前多次参与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庭审和判刑。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不管中共鼓吹无神论,否定神佛的存在,然而,善恶有报的天理不以个人或团体的意志为转移。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当今中国大陆出现的中共高官落马潮,就是善恶有报天理的体现。那些遭报应的高官们都是江氏流氓集团的成员,为了高官厚禄,为了过上荒淫无耻的糜烂生活,追随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一系列密令,特别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恶,惨绝人寰,人神共愤。被党文化洗脑的人,都会认为中共是他(她)们的保护伞,中共存在一天,谁也不会奈何他(她)们。

然而,人间毕竟不是中共能够为所欲为的地方,善恶有报的天理在制约着人类社会。人算不如天算,江氏流氓集团的如意算盘打得再好,计划的如何周密,重庆市的公安局长王立军夜闯美领馆,撕开了江氏流氓集团内高官遭报应的序幕。

事非偶然,恶报有因。那些还在对中共邪党抱幻想的人真的该清醒了。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二点七亿岁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其中那个“亡”字特别的大。“天灭中共”,这就是上天给这个作恶多端的中共下达的死刑判决书。天意不可违。在法轮功真相面前,至今已经有一亿九千多万人选择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在大是大非、大善大恶面前,为自己及家人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万古机缘不可错过,等到报应加身,后悔也晚了。为了自己及家人的未来,顺应天意而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