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辽宁凤城法轮功学员于凤华(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五日】照片中的女士名字叫于凤华,是一位优秀的音乐、舞蹈教师。从照片中,不难看出她是一个乐观和善良的人,那坦荡的笑容里透着质朴,眼里充满光明和憧憬。您不会想到,她会被中共当局判刑八年,仅仅因为不肯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年仅五十七的她被辽宁女子监狱警察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折磨致死。当奄奄一息的于老师被四个人用担架抬出监狱时,警察还逼她做“不炼功”的保证,于老师已说不出话,但仍坚定地摇了摇头。

于凤华
于凤华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日晚,于老师悄然离世,最后的五天里,她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于老师的生平,没有人能完整的叙述,本文通过于老师的家人、同事、同修的回忆片段,把她的故事重建起来。

于凤华女士原籍辽宁省大连市,毕业于大连师范院校,婚后随丈夫迁居辽宁省凤城市爱民社区,在凤城翰墨小学任音乐、舞蹈教师,兼任教研组组长。

一、同事的回忆

昔日的同事:“于老师性格外向活泼,篮球、乒乓球、游泳、唱歌、跳舞等等都很出色,工作成绩也是名列前茅,是当年中小学界的活跃人物,人缘、口碑都很好。”

于凤华老师从教三十年,可谓桃李满天下。她工作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八十年代即被破格晋升为高级教师。全市学校每年在各项工作中都要争个上下,比个高低,文娱上也是一样,每年都要搞一次文娱汇报演出。每次演出,在化妆上就要花费很长时间,因学生多,家远的就不能回去,于凤华就自己掏钱给学生买吃的,还赔上休息时间排练节目,每次都受到上级领导的嘉奖和好评。

“于老师性格耿直,脾气暴躁,但心胸坦荡,从不掩藏什么。她很爱美,都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还打扮小姑娘样,每天都衣着整洁、漂亮,干净利落,骑一自行车落落大方,谈笑风生。”

“她心地很善良,不管谁遇到困难,只要张口,她从不推辞,倾囊相助。”

凤城市翰墨小学的佟淑芳老师,二儿子毕业后考上公安局,刚结完婚,单位要给小青年解决住房问题,但资金不足,要房需拿两万预付金。在九十年代,教师工资每月才几百块,当时一个小县城能有几个万元户?佟老师一筹莫展,于凤华知道后,主动说:“我有两万元定期存折,快到期了,没关系,你先拿去用吧。”佟老师很感动,终于解决了燃眉之急,儿子住上了楼。

都业兴老师是从农村上来的,有四个女儿,老婆没工作,就他一个人挣钱养家,经济很困难。都老师想趁寒假去黑龙江进小米回凤城卖,跟于凤华借了六千元钱,不知什么原因没挣到钱还赔了,他不好意思吱声,于凤华也只字不提。一直到九三年工资改革后,教师工资调整钱浮动上来了,都老师才在工资里每月扣钱还于凤华,不知多久才还上。

二、同修的回忆

凤城市法轮功学员:“于凤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原本人就好,唯一的缺点就是脾气大,点火就着,一碰就炸,修炼法轮大法后这个毛病彻底改掉了,对人和气,不笑不说话,对谁都好。”

一九九二年五月,李洪志先生在长春传出以“真、善、忍”为修炼根本的法轮大法。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和高深的法理令社会各阶层、各年龄段的人折服,其中不乏年轻的硕士、博士生,资深的教授、学者。短短七年,法轮大法就传遍大江南北,修者上亿。

于凤华的妹妹早期在大连市得法,她想:“这么好的法,姐姐应该得到。”于是就给姐姐邮寄了两套大法书籍,可惜缘份没到,于凤华一直没看,直到法轮大法传到凤城后,一九九七年,于凤华才真正走入大法修炼。

法轮大法在凤城洪传的初期,于凤华义务去乡下弘法,并自费买来法轮大法书籍、单放机等(播放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送给各个乡镇领导。那几年时兴存小额储蓄,于凤华得了五百元的奖金,她都买了《转法轮》,送给本校老师每人一本。

法轮大法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声望越来越高,修者越来越广。然而,这一切却令一个有着晦暗心理的妒嫉小人无法容忍,一九九九年七月,时任中共党魁的江泽民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灭绝性的迫害,喉舌媒体的造谣、诬蔑铺天盖地而来,这不仅是对法轮功学员信仰的迫害,也是对人类道德原则和精神价值的摧毁,因而引发全球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反迫害。

于凤华是凤城市最早的一批主动向世人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之一。她自费购置电脑、打印机、耗材,自学电脑技术,起早贪黑的印制资料,供凤城市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救度被中共毒害的世人。

于凤华遭到凤城警察的监控、跟踪,曾被绑架两次,都正念闯出。二零零零年十月初的一天,凤城市邓铁梅路派出所几名警察疯狂敲门,于凤华拒绝开门,直到晚上警察离去,于凤华才将资料转移走。晚上七点左右,警察入室抄家,并带着搜捕证抓人,于凤华在外面得知消息后,被迫远走他乡。

大连市法轮功学员:“于大姐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十多岁,她非常地随和、善良,即使颠沛流离,也不忘讲真相,救度世人。”

于凤华流离失所后来到了大连,一个人住在旅顺,在当地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继续做真相资料,救度世人。二零零一年一月份,于凤华在挂真相条幅时被蹲坑的警察绑架,于凤华拒绝报姓名、住址,警察拿着她的照片到处辨认,最后找到她旅顺的父亲家,其父在不知圈套的情况下说出女儿的住址,警察到于凤华的住处非法抄家,将法轮大法书籍、大法师父的法像及复印机等全部掠走。

凤城市“六一零”得知于凤华在大连被捕后,曾想将她押回凤城,以便在她口中得知有关资料点的情况,但在辽宁省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大连市,那些想借着迫害法轮功往上爬的恶徒并没有答应这个要求。大连恶警的严刑逼供没有让于凤华吐出一个他们想要的字,于凤华坚定信仰,并绝食反迫害,后被凤城“六一零”、大连旅顺公安局、大连法院等合谋构陷,冤判八年,几个月后被转入辽宁女子监狱迫害。

三、家人的回忆

于凤华的女儿:“四个人用单架把母亲抬了出来,她头发花白,骨瘦如柴,和三年前判若两人。警察还逼她做不炼功的保证,母亲气若游丝,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仍坚定地摇了摇头。”

二零零二年新年期间,于凤华已离婚的丈夫领着儿女全家七口人去看她,警察对家属说:“只要她写悔过书,就放回家。”丈夫抱着一线希望,让儿子一家三口、女儿一家三口六个孩子一起跪倒在于凤华面前,哭着求她写“悔过书”,于凤华没有答应;儿女说:“我们写,您签字就行。”于凤华摇了摇头;儿女说:“您只要点头表示‘不练了’就行。”于凤华纹丝不动。她和蔼地安慰儿女:“你们看到了我,不是很好吗?看到你们都很好,我也放心了。你们回家好好过年,都回去吧,有你爸照顾你们,我就放心了,不要为我担心。”

二零零四年五月五日,狱方突然通知家属去接人。女儿很高兴,以为妈妈会从监狱跑出来跟他们回家,没想到在监狱的门口,等来的是四个人用担架把母亲抬了出来。于凤华头发花白,骨瘦如柴,奄奄一息,警察还逼她做不炼功的保证,于凤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仍坚定地摇了摇头。

家人把于凤华拉回凤城后直接送到医院抢救,可是人已经不行了,点滴都挂不进去,无奈家人把她接回了家。二零零四年五月十日晚六时左右,于凤华老师与世长辞,享年五十七岁。

于凤华葬礼那天,不知从哪来的那么多汽车和人为她送行,长长一大串,一眼望不到头,到达火葬场时,人多的没法形容。人们嘘叹不止,有人说:“于老师是好人呐,对谁都那么好,一传十、十传百的来了这么多人,都来送她一程。”有人说:“于老师多好的身体,活到八十岁都没问题,纯粹是监狱给折磨死的。”有人说:“于凤华是个人才,不就炼个法轮功吗,也没干坏事,活活地给打死了。”

四、辽宁女子监狱的酷刑

于凤华在辽宁女子监狱的三年中,究竟遭受了怎样的残酷折磨,真相至今仍未完全揭开。据她家人讲,于凤华因拒绝所谓的“转化”,被恶警多次亲自或指使犯人殴打,家人给了狱方一些钱,希望能减轻对她的迫害,可她最终还是被虐杀。曾跟于凤华关押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说:“于凤华被迫害致奄奄一息,最后阶段在女子监狱医院仍被恶警指使的犯人毒打,从外面听到她的惨叫声,医院管教王恩丽是知情和参与者。”

据明慧网曝光的资料,辽宁女子监狱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所使用的酷刑令人发指,如:

◇用裹着胶皮的铁棒子打:曾和于凤华一起在大连旅顺做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于力,二零零一年五月被捕,在辽宁女子监狱被恶警用裹着一层胶皮的铁棒子打,这种酷刑从外表上看不到伤,但是五脏六腑都能打坏。年已六旬的于力被恶警吊起来,狠命的挥舞着铁棒子打,直到将她打得昏死过去。为了试探她是否还活着,再把她放下来,用开水往她身上浇。于力仍然宁死不屈。二零零三年于力被保外就医,回家后多次吐血,二零零五年含冤离世。

◇塞在水桶里冻:原大连石化公司幼儿园骨干教师法轮功学员孙燕,于二零零五年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八监区。寒冬季节,队长高楠指使犯人王健、毕波等把孙燕拖到四楼水房拳打脚踢,塞进盛满冷水的大塑料桶里,往水里淹灌,再拖到窗口开窗户冻,又用自来水水管开大水阀劈头盖脸的喷浇冷水。

◇灌辣椒水:今年七十二岁的张书侠,二零零五年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遭到狱警指使的两个犯人王春娇和苗淑霞的残酷折磨。她自述:“这两个恶人用开水泡红色的小朝天椒,又加了些盐,往我嘴里灌。王春娇出损招,用辣椒水洗臀部,再把洗臀部的水让喝二十汤匙,把撒在地上的辣椒皮塞进阴道。”

◇绑死人床:辽宁鞍山法轮功学员张光媛,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被劫持至辽宁省女子监狱。她自述:“我被强制‘转化’迫害,我绝食,被强行拖到医院绑在‘死人床’上灌食,女监的‘死人床’是把人的手脚紧紧地绑在床的四个角上,胳膊、腿绷直,无法弯曲,大小便都在床上接。一个月后解开时,我的胳膊、腿已经完全不听使唤,腿无法行走,手抬不起来。这死人床能在短时间内把一健康人变成废人。”

中共酷刑演示:死人床
中共酷刑演示:死人床

◇灌大粪:三十五岁的鞍山市法轮功学员孙玉华,二零零三年三月被劫持至辽宁女子监狱,被杀人犯孙丽杰等人绑在床头拳打脚踢,有时四肢被绑在光板床上,把大便塞在她嘴里。在各种酷刑的折磨下,一个年轻的生命被活活虐杀,人死后警察竟然还踢她的尸体说装死。

◇吊铐:辽宁省调兵山市法轮功学员王淑霞,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八监区。时任管教科长的李小红和主管小队长孟丽影指使恶犯毕波、丁美玲等人在晚上收工后,将王淑霞的双手铐在背后,脚尖沾地,身体弯曲吊铐在监舍上铺床栏杆上疯狂殴打。不到十二点,王淑霞被活活打死。

中共酷刑演示:吊铐
中共酷刑演示:吊铐

◇扒光衣服暴打:辽宁省铁岭市六十二岁的刘淑媛女士自述二零零五年夏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犯人黄广秀、关婉婷等把我扒得一丝不挂,用鞋底子、扫帚把、衣服挂儿乱抽乱打,直到把我打得皮开肉绽、遍体鳞伤。这些恶人们竟丧心病狂的往我伤口上撒盐,再用鞋底子往肉里搓。布鞋、拖鞋打飞了,就用胶鞋打。直打的我身上由青变紫、由紫变黑,就像黑葡萄一样。”

辽宁女子监狱的酷刑还有:多根电棍电脚心;多日不让睡觉;超负荷奴役;严冬往头上浇凉水;盛夏在太阳下暴晒;灌食、灌浓盐水;关小号、坐板、地牢;侮辱、强奸……中共将集古今中外大全的酷刑用在手无寸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身上,她们以血肉之躯捍卫自己的信仰,用平和与残暴对话:生命可以被剥夺,信仰不能被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