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订婚后的变故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我和男朋友订婚后,发现自己小便频。当时以为是因为喝水多造成的,也没在意。其实当时就感觉肚子鼓,也没想到去检查一下。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肚子左侧痛,就跟我妈说:“我肚子疼”。我妈也没说啥。

又熬了一个多月,一天,我痛的实在受不了了,又跟我妈说了。我妈正在给我套结婚用的被子,就说:“被子套好了,下午去检查。”到了医院,先做彩超,结果出来后,医生告诉我和妈妈说:“这要动手术。肚子里长个瘤,在输卵管上。这里做不了,要去市医院,手术比较大。”我也没放心上,只是想着,应该没什么吧,我这么年轻,能有什么大病?动了手术就好了,也没想太多。

第二天去了市医院,让抽了血化验。到了下午结果出来,医生说:“输卵管长了一个瘤,中晚期的几率比较大,必须去省医院动手术,摘除输卵管,以后的生育不能保证。就算动手术,也不能保住能活几年,最长也是四、五年。”妈妈问:“如果不动手术呢?”医生说:“活不到过年。”

听到这,我大脑一片空白,好大一阵儿,才回过神来。心想:这能是真的吗?可医生的话明明白白。我妈劝我:“信大法吧,这样你的命才能保住。”我妈修炼法轮功两年多了,经常劝我和她一块修炼。我老想那是中老年人的事,年纪大了空虚,有个信仰也不错。可我是个还没结婚的大姑娘,信那个,真不情愿。

医生说我病得那么重,我真的不愿相信。对于未来我充满了憧憬,心中想的是婚礼上的浪漫和婚后生活的幸福。可这一切怎么就突然间和我无缘了,我真的不甘心。妹妹、妹夫对我说:“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不可能治不了,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就去看。”他俩还说:“就算没有输卵管,以后想要孩子,可以做人工受精。”

我妈对我说:“是信大法还是去省医院,你自己选择,如果坚持去,我们明天一早去;如果不去,那就信大法。自己的生命自己把握。”我说:“去省医院看看,如果和市医院说的一样,我就不治了,回来信大法。”

我的思绪很乱,情绪也低到了极点。心中始终想的是,但愿省医院的检查结果能把市医院的否定了;我年纪轻轻的怎么会得这种病?怎么可能?

到了省医院,医生说的比市医院的还重。我爸东奔西跑的办住院手续;我妈时不时的劝我一句;其他亲人想的就是做手术后怎么侍候我。

手术前,又做了几项检查。医生把我妈叫去说:“手术比较大,而且是晚期的几率也很大,如果是晚期的还要摘除子宫。”我妈回来劝我好好考虑,到底是动手术,还是信大法。

我左右为难,动手术,结婚怎么办?生育根本不可能了。看到和我一样的病人,我更伤感,动完手术,一化疗,头发都掉光了,跟尼姑一样。我去问医生,医生和我妈说的一样。这时候,我才开始考虑信大法的问题。

妈妈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的变化确实很大,还给我们讲做人要按照真、善、忍去做的道理。但是她讲她的,我就认为那是人空虚后的一种寄托,是中老年人的事,和我们年轻人无关,还多少认为那就是迷信。今天,病把我逼到这一步,我就对我妈说:“我不动手术了,我回家信大法。”

我回家就开始学法炼功。开始还不怎么相信,抱着一种治病的心在炼,心想只要把病治好就行,先别管迷信不迷信。学着学着,看到李洪志老师讲的人为什么生病的道理,我就坚信大法了,认为老师讲的有道理,和书本上学的完全不一样。我很庆幸自己因祸得福,原来法轮功中讲的全是真理,很后悔咋没有早点炼这个功。

我的生父因病早已去世,我现在的父亲是个“后爸”。他和我妈结婚后,就住在我们家,他人很好,对我们一家人都很关心。时间长了,我的亲大伯和叔叔对他也默认了。

我的病在周围邻居中传的很广,大家就在背后议论我爸,说:“毕竟是后爸,不给孩子动手术。”我爸感到有些压力,劝我动手术,见拗不过我,就去找我大伯和叔叔,让他们来做个见证。

刚坐下,我大伯就说:“让你来,不就让你管这个家的吗?现在又说管不了。”叔叔对我爸说:“如果因为不动手术出了事,我就去法院告你。”我爸很老实,也很善良,辩解了几句,可是大家都不听他说,他就说:“孩子不愿意做手术,我有啥法?要是不行,我只好离婚了。”

我想,不动手术是我决定的,我就得出来说清楚,不能让我爸受委屈。我说完后,大伯和叔叔都不再说什么了。我爸就说:“你把你说的录个音吧,以后如果有啥事,也不会怪我。”我就开始录音,说:“我自己不愿意动手术,以后有任何事都跟他人无关。我已经成年了,自己的命运自己选择。”

大伯说:“你定亲了,怎么解决?要不要跟人家说?”大家都说不要说。我说:“还是应该说,咱不能瞒人家,结婚了是要生活一辈子的。他也是个独生子,现在不说,以后知道了麻烦更大,该说的提前说明。何况我现在开始修炼了,就得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不能欺骗人家。”

我就跟未婚夫打了电话,告诉他我的情况。他在外地打工,以为我病的不严重,也没有在意。过了一个月,他父母知道了,很害怕,就让他回来,说我得了这种病,不管怎么样都得退婚。我们这的规矩,男方提出退婚的,彩礼是不准再要回的;可是要是因为女方的原因退的婚,那彩礼钱是分文不少都得退给男方的。我们就把彩礼钱都退了回去,同时还把双方家长见面时男方请客花的钱也给予了补偿。

邻居知道后说:“凭什么退给他全部?那病是订婚之后发现的,再说是他们提出退婚的,有病能怨你吗?这一家也太没良心了。”我说:“我们不应该占人家的便宜,人家挣钱也是辛辛苦苦挣来的。这事放在谁身上会好受呢?谁都不想发生这样的事啊!”

退完彩礼钱,我的心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一开始,肚子感觉发胀,一吃东西就胀。过一段时间后,肚子不胀了,而且还能吃了。去年九月份开始修炼大法,医生说我活不到过年,我不但活了过来,还越活越轻松,大法赋予了我全新的生命。这是医院根本就做不到的。

我现在也理解了法轮功修炼者为什么都那么坚定,因为我已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大法的神奇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能亲身体会得到。真心希望世人都来了解法轮功。只要你走近他,你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