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法轮大法洪传广东(1)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日】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由李洪志先生在吉林长春正式传出。随后,李洪志先生到全国各地讲法传功,也将法轮大法传到南粤大地。

目录
广州举办了5期法轮功学习班
37岁的博士生导师高大维:亲身实证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广东电力学校高级讲师张孟业:肝硬化在炼功后痊愈
受益者是最好的活传媒,广东二十万人修炼法轮功
广东媒体报道:“老少皆炼法轮功”
广东调查报告: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达97.9%
广东河源市:“偷盗村”的变化
广东出现道德回升、社会安定的良好势头
广东各界支持法轮功,抵制干扰

广州举办了5期法轮功学习班

一九九三年四月十三日至二十二日,广东省广州市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在广州市橡胶厂工会举办,参加人数约两百人,主办单位为广州宝林气功学校,李洪志先生亲临讲法传功。随后,广州市第二期、第三期、第四期法轮功学习班相继举办。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至十二月二十九日,广州第五期法轮功学习班在广州体育馆举办,参加人数约六千人,主办单位为广州市人体科研会。这是李洪志先生在中国大陆亲自讲法传功的最后一期法轮功学习班。

一位曾参加过广州市法轮功学习班的学员回忆说:“记得一次在上课中途休息的时候,师尊走下讲台向学员了解情况,我第一次近距离见到师尊,真是惊讶:师尊这么年轻,身体高大伟岸,气色非常好。师尊和蔼可亲,没有一点架子,逢问必答,学员的情况什么都知道。

“在讲法期间,师尊的吃住都很简陋,经常住在小招待所,吃方便面。但是师尊衣着总是非常整洁得体。记的一次为见师尊,我穿的比较庄重,师尊表扬我穿的比较合适,告诉大家要注意形像。

“九节课下来,我的身体焕然一新,严重的失眠、胃病及许多说不清的不适一扫而光,尝到了没病一身轻的滋味。从此我与药断绝了来往,修炼十多年再没吃过药。最重要是我得到了能够返本归真的高德大法,这就是我要找的。

“法轮大法在南粤开始蓬勃发展,有缘人纷纷走入大法修炼,许多人通过炼功得到健康的身体,一些被医院判为不治之症,如癌症治愈了,下肢瘫痪恢复了行走。更多人的道德回升,好人好事层出不穷。做好本职工作不争名、不为利。不断的向更高的道德境界升华,对当时社会的道德回升起到了很好的促進作用。”

从一九九二年五月至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李洪志先生应各地官方气功科学研究会邀请,在中国各地共举办了五十四期法轮功面授班,每期约十天,数万人次亲自参加传授班。其中,办班最多的是北京(13期),其次是长春(7期),再次就是武汉和广州了(都是5期)。

37岁的博士生导师高大维:亲身实证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

高大维,原广东华南理工大学轻工食品学院的院长,获国家级科研成果奖的最年轻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

高大维于一九五三年十二月出生在贵州黔北山区的习水山城,因文革和生活困难只上到初中二年级。一九七七年作为中国最后一批工农兵学员被推荐上大学时,已是二十三岁。在三年半大学时间里,他用了半年补完高中数理化,随后以优秀的成绩完成三年大学课程,并奇迹般的考上硕士、博士。毕业后留校工作,在科研上做出了成绩,获得国家科技奖,并于一九九零年三十七岁时,被评上华南理工大学当时最年轻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之一。

在长期的名利争斗中,高大维把自己的身体弄的很糟,年纪轻轻就患上了肝炎、胃炎、支气管炎、鼻窦炎、失眠、习惯性感冒,还有严重的膝关节炎,腿只能下蹲到六十度就疼的不行,家中几乎备有市面上所有的保健治疗仪,什么红外仪、紫外仪、关节治疗仪、场效应仪,还有上万块钱的“磁疗床垫”,什么都用上了,各种各样的药也吃了不少,他还学了好几种其它气功,但都不管用,身体一直很差,脾气也越变越坏。

一九九四年八月,经朋友介绍,高大维开始学炼法轮功,一九九四年底,高大维有幸参加了李洪志老师办的最后一期面授班,也就是广州第五期学习班,在面授班的头三天,他坐在那听课,不到半小时他的脚底下就出一滩水印,而他的皮鞋底却是干的。他把脚换个地方,不一会又出个湿脚印。三天后他的膝关节不疼了,还能下蹲了。他才明白,原来那是李老师帮他把体内的寒气驱除出来了。坐在他身边的太太和另一位同校教工也觉得神奇。

三个月内,他原有的七、八种病症都消失了,觉的自己变成了个新人,当时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在学校博士生导师当年的体检中,医生都很惊讶于他的变化,医生们说他的内脏器官好象被清洗过的,血管一根根洗得干干净净的。

“不光我这样,我认识的中国大陆许多法轮功学员中,甚至成千上万的人都重复了我的经历,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身后都有一个神奇而感人的故事,这不就是真实而超常的‘群体现象’吗?这不正是人类最值得進一步去探索的超常的科学吗?”——这位年轻的科学家如此说。

原先,轻工食品学院的领导班子内部矛盾较大,高大维作为院长,他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心态变得祥和起来,在处理问题时能够考虑对方,结果使班子更团结更和谐了,后来学院还被评为广东省文明单位。单位评职称、申请项目经费等,他也按修炼人的标准,劝告他的员工和学生们,尽量把平时的工作和申报材料搞好,其它的就顺其自然。结果那几年他任院长的学院晋升高级职称人数在全校是最多的,学院、学科申请项目命中率也是全校最高的。

广东电力学校高级讲师张孟业:肝硬化在炼功后痊愈

张孟业,广东电力学校高级讲师,清华大学1959级水利工程系河川枢纽电力专业毕业。张孟业老师修炼法轮大法后,严重的乙型肝炎导致肝硬化痊愈了。据他介绍说:

“我一九七九年四月得急性肝炎,后转成慢性肝炎,并于一九八三年四月导致肝硬化。十几年来,我频频住院治疗,天天吃药,成了单位出了名的‘药罐子’。真是花钱无数,用尽好药(包括:西药中的血清白蛋白,肝胺则以数十万CC计;中药西洋参、冬虫草则以斤计),加上好吃好睡,却都难奏效。而且想当时,在求生欲望的驱使下,为祛病健身,从一九八四年至一九九四年的十年,我不断更换气功功种,一共十余种。但是,始终没有解决问题,始终无法抑制我的肝硬化持续不断地恶化的趋势,以至肝包膜的表面都粗糙凹凸不平了……呜呼,危危乎险矣哉!我记得很清楚,1994年过年前,中山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广东省治肝病最权威的医院)的一位治肝病较有名的副主任医师对我说‘肝硬化是治不好的,注意营养、休息,加上用药得当,能使它不发展,或发展得很缓慢,就已经谢天谢地了’。正当我几乎是绝望了的时候,同年(一九九四年)七月我有幸遇到法轮功,再没有用任何药物(包括补药冬虫草、西洋参、肝安、白蛋白等),经八个月的认真修炼就解决了问题,即完全彻底根治好了。从此再苦再累转氨酶都不会升高,肝病也没有复发。”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期间,清华大学老同学聚会,满面红光的张孟业以平静的语气,向包括胡锦涛夫妇在内的全班同学介绍了他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获新生的真实经历,赢得了全体同学的掌声。“四•二五”当天,张孟业还去了中南海,亲手将法轮大法的书籍赠送给胡锦涛夫妇。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