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夺命车祸 师父救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二日】一九九五年七月,我和妈妈一起走入法轮大法中修炼,那年我十三岁,现在是一名年轻的大法弟子。大学毕业后,在一城市从事于IT业,任一技术部门负责人。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的一天傍晚,下过雪后的大地一片银白,正是下班的高峰时间,宽阔的大路上车辆川流不息。我刚离开公司不远,独自走在人行道上,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象破车拉废铁“咣当……咣当”的声音,瞬间来到身后,还没等我回头看,霎那间,我象被什么抛出去,飞了起来,眼前一黑,伴随耳朵“嗡”的一声,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自己漂浮在空中,下意识的向下看见路上的车辆无声无息的飞驶着,速度快的只见车灯不见车身,一闪一闪划过,车灯“刷刷的”在眼前无声的闪过,看不见任何人,没有任何声音——整个世界静止了,静的出奇。身体继续向上漂浮着,没有痛苦。

我要离世了?我立即意识到不能这样走,还有等待我的事没做,我本能的拼命喊:“师父救救我!师父救救我!”身体开始下落。

逐渐感觉有些冷,我慢慢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侧卧在厚厚的雪堆上,嘴里还在高声的喊着:“师父,救救我!”我努力让身体动了动,却吃惊的看到我的脸正面对着一堆尖尖的石头,锥形的尖儿距离我的脸只有一掌之隔,好险哪!

我缓缓的站了起来,感觉左脚底下冰凉,低头看踩在雪地上的左脚,牛皮厚底棉鞋整个鞋底没了,只有鞋帮挂在脚面上,斜挎肩背包摔出去很远。我不知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察看四周,发现距离我五、六米远的路面上,趴着一辆黑色轿车,车前的两个轮胎都没了,整个车趴在地上,车况损失严重。

原来,这辆轿车从我身后冲上人行道,撞飞了我,转弯又冲下人行道,两个前轮胎甩飞后,一头扎在路上不能动了。面色苍白的司机盯着我,呆若木鸡。

察看我刚倒下的地方,周边都是人腰粗的大树树身缠着铁丝,一堆堆尖尖的石头零散堆放在树的空当中,而我则躺在树和石头堆之间唯一的雪堆上。如果我被撞飞到人腰粗的大树上,如果我被撞飞到尖尖的石头堆上,后果可想而知!瞬间的突变使我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保护了我,让我离去的魂魄回归体内,我的命是师尊给的,生命的再生缘归于大法,感谢师尊!

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公司老总和同事们也来了,交通堵塞,交警看到肇事的车况,以为被撞的人一定不行了,看到我后,直呼:不可思议,真是奇迹呀!

同事们根本不听我说什么,强行送我到医院,到医院的检查结果是左腿腓骨骨折,后颈椎严重拉伤,呈现脖子的弧度变成直的了。医生说最可怕的是后颈椎如果治疗不及时,会导致终生瘫痪,必须住院,长期卧床,做牵引,打石膏,三个月看情况再论。

这样的结果让公司的老总和同事们接受不了,好好的一个大小伙子刚离开几十分钟,就变成这样,转向指责肇事司机。而肇事司机为自己辩解时,同事们火了,要动手揍肇事司机,肇事司机身边的小哥们也不甘示弱,表达态度。

我腿上打着石膏,脖子拉着牵引,在同事热心的护理监督下,身体一动不能动,嘈杂的乱哄哄的一切,在我面前发生着。躺在床上的我想到不能这样下去,必须把一起修炼大法的妈妈找来,浑身疼痛的我时不时要咬紧牙关坚持着,顾及不了那么多了。

第二天,妈妈和姨妈从家乡赶来,了解大概情况后,我们简单切磋了一下。我和姨妈(也是修炼人)发正念,妈妈先和医生谈了一会儿,随即撤掉所有的吊瓶输液,口服药,注射药等。在一个合适的时间里,向公司老总表示感谢同事们对我的关怀。

随后,开始和肇事司机面谈。之前,肇事司机曾在我面前流露出他的担心,因为清楚此次车祸他应负全责,担心我妈妈来了,一定会大吵大闹,狮子大开口,公司也一定会参与進来,弄不好要打法院的官司(老总要他赔偿五十万),长期住院的医药费也会拖垮他。所以,和他的一群小哥们站在医院的外面候着。

妈妈告诉肇事司机:我们是修炼法轮功的,不能讹人家。听说你是刚买的二手车,说明你也不容易,不要买什么水果了,省下钱用在你需要的地方。只是今后开车一定要小心。我们有我们的师父管,不需要住院。抓紧时间,把交通部门的相关手续办完,把你的车提出来,我们尽快出院。今天你的那些小哥们不能白来,有更重要的事要办──妈妈就讲了为什么要“三退保命”的真相。

肇事司机感动的张着嘴,半天才说:阿姨,真没想到你会这样大度的原谅了我,什么都不说了,你先歇会儿,我去办,他们都会同意三退。一会儿,肇事司机拿来了写满真名三退的名单,还把自己的家人添上。跟过来的几位小哥们都说:耳听是虚,眼见为实,这回可真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了。然后开始骂起了邪党迫害法轮功,是吃饱了撑的。

交通部门的相关手续处理完,公司的领导、家属、病房的患者、医院的护工等等都做了“三退”后,我自作主张拆掉石膏,拿掉牵引,在医院一纸“保证出现一切后果自行负责,与医院无关”的文书上签字,出院回家。

其实,身上的伤痛使我夜不能寝,翻身都很困难。第二天清晨,全世界大法弟子炼功时间到了,我和妈妈面对面站着炼功,左腿骨折处钻心的疼痛已经超过了脖子疼,感觉骨头断裂处象扎進肉里一般,汗水顺脸淌下,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有些支持不住,浑身开始战栗,连呼吸的气息都发出颤抖的音频。妈妈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随后转过身去,背对着我。过后,妈妈说她什么都帮不了我,只有一念把我交给师父!

身体摇摆中,忽听到师尊轻声说:“你好好的。”我即刻稳住身心,一动不动,感觉很强的能量从头顶下来,逐渐呈现为环状,裹住我整个身体,环状能量(我看不到,只能这样称呼)向下移,在脖子处速度缓慢,但没有停留,继续向下移,每到之处,感觉无比的舒畅,到达左腿骨折处时减速,慢慢向下移动,整个身体包裹在环状的能量中,非常舒服、惬意,无法用语言描述。浑身的痛楚消失了,感觉心明眼亮,象被清洗过一样,连思维都清晰了。我忍住喜悦,把功炼完。

妈妈回身问我,怎么听不到你的动静了?我激动的告诉她:师父管我!师父让我“好好的”,你听到了吗?我现在浑身都不疼了,你看你看,我拍打着脖子和腿。

常人中有一句话:伤筋动骨一百天,而我遭遇这么大的车祸,医院诊断我会下身瘫痪,可我刚炼功,就好了,修炼法轮功的神奇再一次在我的身上展现出来。我家的亲朋好友本来不理解我们的行为,认为我们都“炼傻了”,现在看到这样的结果,都惊叹法轮功原来如此的神奇,世上没有灵丹妙药而法轮功中就有,只要潜心修炼就能改变本体。他们理解了为什么我们在中共残酷的迫害下,不放弃修炼。

大家送给我和妈妈一句话:“你们好好炼吧。”

后期,肇事司机拿给我八千块钱,说是保险公司理赔的钱。通过这件事,他在他住地附近找到了一位大法弟子,咨询了许多不解问题后,正式走入大法修炼。几天后,他来电话说:附近的邻居(大法弟子)出门了,没处问,我炼功肚子疼怎么回事?妈妈告诉他:那是师父在给你清理身体,是正常现象,是好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到外地去了,断了联系,不知这位有缘的司机现在怎么样了?祝愿他在大法中走到底。

我修炼的不是很精進,师父又救了我一命,我一定得更精進。现以师尊的诗词和大家共勉:“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