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张家口市高金荣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西关村民高金荣女士修炼法轮功后,多病的身体获得了健康,家庭境况也好了。九九年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她多次遭绑架、抄家、骚扰等迫害,迫害尤其对她年幼儿子伤害非常大。从看守所回家,一连几年她儿子经常害怕,一次对妈妈说我害怕,并很形象的说:“妈妈,我心上有个缝,那缝长大了,一张一张的”。

下面是高金荣女士自述她的经历:

大法救了我们全家

我是张家口市蔚县西关村民高金荣,因身体多种疾病,药物治疗多年无效,病情一年重于一年,最严重的病是心肌梗塞,按病情需做手术,小手术得几万,大手术得几十万啊,对于一般职工丈夫的工资是不可能有做心脏手术钱的,何况丈夫下了岗,一家三口的生活都没保障。记得读小学的女儿开学了,学校要三百多元的费用,家里都没这钱,再加上我病的花销那些年借了不少外债。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得法轮大法,当时我是三十五岁。一个星期后,整夜失眠的我基本能睡正常觉了,吃饭、腰痛大大转好,心口上的一股股上头的气,只是感觉在心口一翻就化没了,心肌梗塞断断续续犯病的症状减少减轻啦,原来的心口象有一块凉凉的东西压在那儿,呼吸非常困难,全身发冷,漂泊的凉汗,摔倒就昏迷过去,这些症状就没有发生过。只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时有症状出现,但我能支撑的住,只觉的心里难受,我坚持炼功,拉、吐好多坏物后马上就好了。

我身体完全恢复健康,我能跟丈夫上瓦房,还生了个儿子,丈夫及家人乐得……都说托大法师父的福,咱家有后啦(三门就这一个男孩);能帮姐姐收秋;能到鞋厂上班挣钱,把我因病欠的外债都还清了。在鞋厂老板让我旋鞋、装箱(最后一道工序),认为我靠的住,以前这道工序有丢鞋的,还有没来的及拿走把鞋压在某处的。还能跟哥姐轮替着伺候卧床不起八十多岁的老娘,哥嫂对邻居说:没想到小妹那样的身体现在也能顶个人数伺候娘。

邪党恶徒对我及全家人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大概是十月或十一月份,女儿放假,让她看着十来个月的弟弟,我本着让执法单位的人了解真相,把写好的信送到蔚州镇派出所,意在他们从我这实践者身上看到法轮功只会使修炼者身心受益,这样的功法有利于家庭、单位、社会。当我把信送到派出所,值班警察就不让我回家啦,把我关到了西关大队。下午县610人员门发旺和镇张桂香到西关大队,门发旺在我脸上打了很多耳光,并骂骂咧咧骂“黄米”之类下流的话,白天晚上让两个女人看着我。

在大队一关就是半个来月。天很凉了,十来个月的儿子拉肚子,十三岁的女儿感冒了,家里家外的哭。他们不管家中的状况,声称我不转化就送监狱。家中病着的孩子,外面的我被迫害,丈夫的精神压力几乎崩溃了,我为了家,为了孩子,被他们逼的违心的说了不炼功的话。大队勒索了八百元后又勒索五百元才让我回家。回家后,每每想到被他们逼迫违心说的话,心里懊丧不已!

二零零五年大概是九月份,我路过石桥南巷时给了站街媳妇一本真相小册子。媳妇刚翻开,恰好门发旺骑电车路过,上前夺走小册子,同时拽着我带着的一箱子重东西的自行车不让我走。他打手机很快叫来了警车,好几个年轻警察把我强行绑架到车里拉到“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有两个年轻警察踹我,使我当时右胯动弹不得瘫坐地上,又狠打我脸。他们第三天把我送到看守所时,看守所的人说我的脸变形了。他们要在看守所关我半个月,并勒索丈夫三百多元钱。看守所不让我炼功,并逼我放弃大法。我一直以绝食抗议他们对我的无理迫害,大概是第七天我从看守所的床上一下地,就觉着心上难受昏倒了,看守所联系到了门发旺,门发旺让我家人接回。

回家十来天,身上的黑青、红青还没散净,都是610人打的。听丈夫说门发旺叫嚣,能停止我丈夫的工作。他还说本来打算还要勒索丈夫五百元钱的。这次绑架我时我儿子才六岁,放学等不到我去接,自己从学校回家。丈夫在城外五十里外的地方上班,十来天回家一次。院里的邻居带我儿子上街吃的饭,晚上儿子在邻居家睡着了。绑架我的第二天,丈夫回家,孩子们、邻居都知道我被绑架了。傍晚中共不法人员们把我戴上手铐,用车拉到我家。进了院我想给儿子进一房屋取点吃的,结果他们跟进房屋,把一箱子大法书夺走了,又在另房屋搜走了师父A2大的法像及其他。

这次迫害对我六岁儿子的伤害非常大,我从看守所回家,一连几年我儿子经常害怕。一次又对我说妈妈我害怕,并很形象的说:“妈妈,我心上有个缝,那缝长大了,一张一张的。”我当时的感受是,儿子幼小的心灵创伤的口子一张一合的,我心痛的泪怎么也没擒住。

二零零六年大概是春天,突然闯进我家两个穿便衣的男子。一个年轻的把门挡住不让我出,另一个五十来岁的搜我的东西。搜到了一本《转法轮》要拿走,我给他们讲、论正理也不听,我就跨坐在外屋的茶几发正念。好象那个五十来岁的在里屋打手机。只感觉自己倒下了,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在床边上,朦胧中他们在掐我的“人中”,我发出一声长长的直音,才有了呼吸。我要回了《转法轮》 。他俩把我迫害成这样才走了,我腿上的黑红青可能是摔倒造成的。

二零零七年大概是秋季,610十来个警察,其中有王利军,进家就搜东西,强行绑架我未成,抢走了手机、mp3、大法书和刻录机。

二零一零年冬至那天中午,县610、国保、交警大队、派出所大概接近二十人,家里、外屋、院里都是警察,又是搜查又是照相,抢走了我的手机、四个mp3、几本大法书和师父像片、法轮图(都是A2大的)。在他们强行绑架我的过程中,我昏倒,他们把我抬到车上拉到国保。当天让我丈夫写了担保,把我接回家。

每次他们迫害我,丈夫都不能上班挣钱,给我们一家造成了严重的精神伤害、经济损失。迫害我及家人的警察们目无法纪,在执法犯法,剥夺我及家人的基本生存权。我的修炼符合我国《宪法》第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四十一条,《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言论等自由权,他们触犯了我国的《刑法》和《刑事诉讼法》,是真正的犯了罪。

善劝作恶者快自救吧

正义是永恒的,邪恶会被清除的,以江魔头为首的邪恶一定会被大审判,还天下百姓公道。法轮大法是伟大的佛法,造福苍生。

对大法学员迫害的警察们,通过周永康、薄熙来等对大法犯罪的首恶遭到的报应,觉醒自己吧!看似权力争斗,实则谁也逃脱不了万事万物的因果规律,你们唯有利用一切机会将功赎罪。佛恩浩荡,根据你悔过的程度会格外开恩的。等真相大白于天下时弥补,晚了!对于对佛法犯罪、无可救药的再也没生还的机会了。

法轮佛法是苍天慈悲予人,以人能接受的方式救人的,但慈悲与威严是同在的,这么多年法轮功学员不顾个人及家庭安危,用各种方式让你们明白真相,图个啥呢?真的不想在邪党完蛋时你们做陪葬淘汰掉。因为所有在大法洪传时,有缘能转世为人的,说明在悠悠岁月中,延续到今天是与大法结缘来的,是依靠大法救度,得以永恒的美好的。

咱就说贵州平塘的藏字石,一块巨石沉默亿年,突现六字,并成为一处风景,这是在传达天意,唤醒国人,告诉人们“中国共产党亡”。也包括告诉你们,不能跟着恶党干伤天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人,你们靠在邪党这棵烂树下,随时都处在危险中,快办“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脱离邪党才平安。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