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尊对我的看护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五日】师尊在法中讲过:“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1]

我是亲身体会到了师父讲的法是真实不虚,丝毫不差的。下面我讲一段在修炼中,我一生都不会忘掉的亲身经历。

一年夏天,正赶上三伏天,中午温度格外高,天热我又急着回家做午饭,由于我住的是多年的旧家属楼,院子的路窄,加上一進院还要拐一个九十度的房角,如果两个人各在直角墙的一面,互相都看不见。拐角墙一面朝东,一面朝北,尤其是夏天的中午北面的墙有阴凉,当我骑着自行车到了东墙根的时候,不知道在直角的北面墙根,一个跨骑在自行车上的小伙子身体还倚在墙面上乘凉,并且自行车是平把的,上面还搭着一把叉头朝前六尺长的钢把叉子,叉子的四根齿是各约七寸左右的钢叉头。

当他反应到来人了,马上要走,这一脚踩上脚蹬不要紧,由于车把和钢叉接触较滑,再加上用力一踩,由于惯性叉头猛向前滑出,我骑的也不慢,二人瞬间撞在了一块。那时我的头几乎就在他的左肩膀上了,这时他的叉子一齿,已穿透了我的左胳膊和腰几乎平齐的小臂皮下,平穿两孔的距离一寸半左右,其余的三齿在我左胳膊外面的空处。如果叉齿往右偏二至三寸,就插到我肚子里了,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那一瞬间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嘴里只说了三个字:“没有事”,同时一把将钢叉一拔甩了出去。说时迟那时快,当时确确实实的是没有害怕,也没感到痛,也没出血。只是拔叉子时在進口处拉出一点白肉,但肉还与我小臂皮连着。叉子生锈很厉害,两个肉孔脏乎乎的,我的左手还在把着车把子,用右手捂着伤口。小伙子这时吓得不知所措,缓过神来后忙说:“阿姨,我们去医院?”这时我也有思想了,我说:“你走吧,没有事,你不用害怕,你走你的就行了。”小伙子吓得还是不敢走,呆在那里站着。

这时我左手推着车子,右手捂住伤口,把车子推到自家走廊。房前就是医院,我去把伤口的铁锈里外清理干净,医生给我盖上纱布固定好,告诉我:“你一定要天天吃消炎药,不然的话天热伤口感染化脓就麻烦了”我听后笑了笑,说:“没事啊!”也没去药房拿药。

修炼前,家中什么药都不缺,标签清楚,摆放整齐,但自从修炼开始至今家中就再没有一粒药,更别说吃药了。不管高烧近四十度还是无原因的拉肚子,我都坚信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不会有事的,每次一、两天就过去了。因为生孩子出现出血量大,落下了眩晕的病根,每年在孩子生日前后必出现一次眩晕症,几天都不能上班,年年不落,修炼以后眩晕症以及其他胃痛等病症都不见了。

弟子无法用语言和文字表达对师父的感恩,没有师父的看护,叉子往里面偏二至三寸插到肚子里,那我不知会什么样了。每每想起此事的经过,我都不敢想下去,是师父为我挡住了灾难的发生,有惊无险。是师尊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我只有做好三件事,多学法,向内找,实修自己,多救人了。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