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气功迷、周易迷到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五年真正得法的,回顾二十年的经历,充满了很多神奇和不可思议的事情,写出来和大家分享,希望对大家能有所启发。

一、对气功着迷的高中生

我家住在县城附近,我的初中和高中都是在县城读的。上了高中后,因为常到书店买书,所以就接触到了气功书。那时候很入迷,练了几种功法。有一种是道家功法,是练小周天的,当我练到气上头顶之后,气却下不来了,因为没人指导,不知道如何提高,所以气在头顶盘旋了几年一直下不来,头上就象戴了很重的气帽子一样,那段时间我觉的很难受。在这期间我还学了几种其它功法,还出现了自发功现象。我还买了禅密功和九宫八卦掌的书,特别是禅密功,我还下功夫练了一段时间,所以后来当我被中共邪党绑架到洗脑班,有个专门迫害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進行洗脑的恶警造谣惑众说李洪志老师剽窃了禅密功和九宫八卦掌的动作时,我立刻点到他们的死穴,对他们说:“你们就不要再造谣了,这两种功法我都练过,法轮功的动作和这两种功法没有任何关系。”恶警没想到会碰到我这种有亲身经历的、了解真相的人,立刻震惊得哑口无言,好长时间不说话。

从高校毕业参加工作后,我购买了很多气功书。一次,在一本气功杂志上我看到了武汉广播电台对李洪志老师的一次专访,李老师谈到在修炼界有一种认识,认为“德”是一种白色物质,“业”是一种黑色物质,人做好事得到白色物质“德”,做坏事得到黑色物质“业”,人的肉眼虽然看不到,可就在人的身体周围空间场里带着。当时我非常震惊,我确信李老师讲的是真的。我照着杂志上的动作图解去炼,因为没有人教,也没有教功录像,而且杂志上的动作说明又不详细,学起来很难,所以我就放下了。我想从那时候起就已经埋下了我以后得法的种子。

在学练气功的过程中,我接触到了周易,虽然在学校里接受的教育批判周易预测是封建迷信的东西,可我想,既然周易预测在我们国家流传了几千年,很可能有他的道理,我不能盲从学校的说法,要通过自己的亲身实践来验证一下周易预测是否是科学。我买了很多周易预测方面的书,把工作之外的业余时间基本上都花在了看书、背书、抄书、推算上,还参加了一些周易培训班。在实践中我发现有些推算方法别人是不传的,我收集了一些岁数大的人的生辰八字,用四柱和八卦推算他们以前的事和他们的实际经历進行验证,这样经过四年时间,我研究出了用四柱推算终身卦的算法,也研究制造了一些周易预测用的工具,准备去申请国家专利,我还准备去考周易预测方面的研究生。那时候我预测的准确率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七十至八十,但我没有用这方面的能力去挣过一分钱,纯粹就是研究。

后来我认识了一位民间高人,他是得到师传的,用的是和奇门遁甲方法齐名的一种高层次周易预测方法,据他说是春秋战国时代的孙膑传下来的,可以不用对方开口就能测出对方的来意,我和很多人都向他验证过,他确实能测出来,所以我对他很佩服。我提出要拜他为师,他拿出两个人的生辰八字让我算,经过测试,他说我已经够做他的弟子了,后来正式举行了拜师仪式,之后他给我讲了一些他那一门方法里的一些东西,那时我也准备在这一门里深入研究下去。

二、幸得法轮大法

从小学到大学,我一直接受的是中共无神论的灌输,受到很深的毒害,只相信无神论和進化论,认为是真理,根本不相信有神论,认为那是古人愚昧、迷信、不发达的想象而已。

一九九五年,我认识了两个人,一个是修佛家金刚禅的,一个是修道家睡功的,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听到他们谈论他们看到的观音菩萨、释迦牟尼的情况和他们修的功法在宇宙之中的情况,当时我受到了巨大的震撼,经过严密的逻辑推理判断,我知道他们绝不可能是联合起来骗我的。当时我心里产生了一个想法:“原来,佛道神是真的存在啊!”此念一出,我就被感动得泪如雨下,一瞬间,我的天目就被打开了,一下子看到观音菩萨真切的出现在我面前,我也看到我自己是一个光头和尚跪在观音菩萨面前,观音菩萨把她手中的宝瓶递给我,我将瓶中的甘露一饮而尽,一股热流一下子从头冲到脚,我被淹没在醍醐灌顶的感觉中了,眼泪止不住的流个不停。那时候,我以前在学校里形成的无神论观念被彻底破除了。

几天后,我看到了《中国法轮功》这本书,看完后我受到了更大的震撼,我知道这是一部可以让人修成佛道神的正法大道,比周易八卦不知高了多少,周易八卦不能解决人的根本问题,而法轮大法可以,所以我把周易八卦完全放下来了,我发誓对法轮大法一定要坚修到底。后来我知道了我看到的观音菩萨其实是李洪志老师法身演化出来的,从一九九四年开始,除了李老师,所有的佛、道、神都不度人了,从那以后看到的佛、道、神都是师父法身的演化。

三、坚定修炼

進入修炼状态以后,针对名利情的各种考验接踵而来,靠着扎实的学法,靠着对大法和师父的坚信,一关一关的闯了过来。当时,为了提高自己的忍耐力,我不断延长自己的打坐时间,从最初的双盘几分钟,一分钟一分钟的延长,无论怎么痛苦,无论怎么疼的汗如雨下,不到预订的时间,我绝不把腿拿下来,我牢记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最后盘腿时间延长到了两个半小时。如果只打坐一个小时,腿基本是一点都不痛。

修炼后,来自家庭的阻力很大,不管父母、妻子怎么打骂羞辱,我都不为所动,最后,在我的影响下,家人都认同了大法,有的现在已经开始得法修炼。

修炼了一段时间后,经过和同修交流,我认识到我有弘法的责任,我准备了多套大法经书资料,到公园里义务教功,把资料赠送给有缘人,资助功友到外地参加交流学习。在师父的护佑下,我们当地的几个炼功点先后建立了起来,没有人封我是辅导员,没有人封我是站长,可大家把我当成了辅导员,当成了站长。有时,为了找到有缘人,为了了解情况,为了把资料送给同修,一天我要骑车跑一百多里路,我觉得生活的很安心,没有名利之心,我知道这是在兑现我来到人间之前对同修们的承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