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照大法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九日】

一、在家庭环境中修心

在做常人的时候,我们一家人身体都很差,特别是丈夫,天天都是中药加西药。修炼后,慈悲的师父把我们的身体净化了,一身轻。所以我们都知道大法的珍贵,都决心要听师父的话,好好修炼。

我跟丈夫结婚一年后,公公婆婆就跟我们一起住了,公公去世比较早,婆婆以前是工人,性格比较直,而我的性格比较内向,加上从小受邪党文化的毒害,所以我们的矛盾不断。修炼大法以后,都知道要按“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各自都改了很多缺点,但时不时的还是会出现矛盾。

比如看常人电视的问题,婆婆总要看常人的电视节目,丈夫看见说她,她也不听,丈夫也就不说了。我认为她把这么宝贵的时间用来看电视而不是学法,太可惜了,不指出来是对婆婆不负责任,就给她指出来。婆婆却不接受,还骂我对她不好,电视都不让她看,对她太过分,骂我太霸道。一开始,我也不服气,就想我是真心为她好,她不但不领情,还骂我,修不成是她自己不争气,怨不得别人。因为我们都不找自己,总是怨别人,所以她看电视的执着一直不去,而我又忍不住要说她,这样矛盾越来越大。

直到有一天,我想我叫她不要看电视,是真心为她好,不是为我自己,为什么她就是不接受,还骂我呢?师父告诉我们:“在我们修炼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情。”[1]那一定是我有问题,我一定要把这颗不好的心挖出来,去掉它,请师父帮助我。

可能是师父看我是诚心的想要找自己,就点给了我,我一下明白了,我有瞧不起婆婆的心,认为婆婆爱占我们的便宜,像个小市民,所以瞧不起她。再用法对照一下自己,其实自己也有很多不好的心,师父都没有嫌弃我,再说婆婆虽然有这些缺点,但那不是真正的她,不是她的真我本性,是后天形成的观念,是旧势力强加给她的,是不应该承认的,她能够修大法,说明她也是一个了不起的生命,而且她已经改了很多了,师父都没有瞧不起她,都把她当弟子带,我怎么可以瞧不起她呢?!瞧不起别人的这颗肮脏的心必须清除,原来她骂我,是师父看我不悟,借她的嘴在点化我呀,是她在帮助我呀!自己怎么这么不悟呢?

当我悟到这些后,婆婆也不再执着看电视了,也明白了看电视不好,不是修炼人应该做的,而是把时间用来学法了。

二、找领导讲真相

在我第二次被中共非法劳教时,由于自己对法的认识不足,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去证实大法,而是用了人的一面去认识,一味的用人的所谓坚定去和邪恶对抗,以致最终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也对不起自己的错事。

回来后,也一度因为怕心而不敢再修炼,后来在家人同修的帮助和师父的慈悲点悟下,又从新开始修炼,但是怕心特别重。当时的二零零九年、二零一零年和二零一一年,当地恶人非常猖獗,绑架了很多大法弟子到洗脑班迫害,也一直想绑架我到洗脑班。

在家人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们一起找单位领导讲真相,主要从两个方面的内容来讲,一个是从法律角度来讲,告诉他们我们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犯法,因为中国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规定炼法轮功违法,没有任何一部法律认定法轮功是某教,并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第二,讲清楚法轮功是以真、善、忍宇宙法理为准则的教人做好人的功法,对国家、单位及修炼者本人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并以自己在工作中的良好表现来证实大法。这样单位领导虽然嘴上不敢说迫害违法,但他们也明白了一些真相,并以他们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抵制了邪恶迫害,使迫害未能得逞。通过这件事情,我对师父讲的“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2],有了比较真切的体会。

三、师父都给铺垫好了

在单位,一把手A的办公室有很大一面血旗,我一直想把它除掉,但一直正念不足,未能如愿。但我一直都没有放弃,一直都在想如何能够除掉它,我准备好了一把剪刀。

开始,我想乘中午大家出去吃饭的时候除掉,可他们总有人在(以前我处理过单位出的资料里有关诋毁大法的内容,所以单位就没有给我大门的钥匙),我就不断地发正念,清除阻挡我除血旗的邪恶生命及因素,同时对大门讲真相,叫它不要阻挡我,要配合、帮助我除血旗,摆放好自己的位置。

这样不断的加强一定要除掉血旗的正念,直到有一天,早晨起来炼完五套功法,发完六点正念,去洗澡的时候,都在发正念,就是要除掉它,不能让它在那里毒害众生。当我去上班的时候,大门开着,单位办公室的门也开着,但没有人(后来发现当时办公室主任是在上厕所),A办公室对面的办公室人还没来,斜对面的办公室开了,亮着灯,我也没有多想,就想是机会来了。

我迅速打开我的办公室,冲進去拿上剪刀,来到A的办公室,一扭锁,门就开了(A的办公室是单位一个临聘人员在负责卫生,我曾经告诉过A,血旗不吉利,放在那里,对他和单位都不好,那段时间他就把门锁上了,其它时间都没锁),我迅速進去用剪刀从下到上把血旗剪下来,放進包里。

旗杆和房间一样高,是不锈钢的,还挺重,是两节扣上的,我边走边拆开,两节不锈钢杆子碰撞,发出很大的响声,也没人出来看(当时心很静),我迅速穿过单位办公室的走廊,走楼梯来到所在单位的下一层楼。一路上也没碰到人。

这时,电梯从上面下来,我進电梯,下到二楼出电梯,从二楼楼梯步行到一楼的时候,有个人正好上去,看我拿那么大的两根杆子,就盯着我。我发一念,不许看,不关你的事,下到一楼,也没人(本来早晨上班的时候人特别多,而这时,他们刚乘上我下来的那趟电梯上去了)。

我从营业大厅出去(来营业大厅办事的人都是客户,上班的人一般都是走后院),出去不远,就看见有空的垃圾车,我把旗杆放進垃圾车里,往前一看,一辆巡逻警车在前面不远处停着,我发正念,叫它走开,不许对大法犯罪,它走了。

我往前走,又看见一辆运树枝的垃圾车,我把血旗揉成一团扔進垃圾车,转身回单位上班。

这时上班的人都到齐了,A在我隔壁办公室说话,一会儿回办公室去了。我调整了一下自己,走到他办公室,对他说:“х领导,我把你那个东西(血旗)扔了。”他说:“你说什么呀?那有什么呀?别找事来说。”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我说:“你放心吧,没有一个人看见,你以后的事情就顺了。”他说:“谢谢。”没过几天,他便到一个更好的单位当一把手去了。

在证实大法、解体邪恶和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还有很多神奇的事情,那都是我们的心性到位了,师父把一切都铺垫好了,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而已,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四、放下人心 “病”魔消失

在二零零九年初,我突然感到肩膀和后背疼痛,当时吓了一跳,想是不是肺癌(前不久一位同事的父亲患肺癌的表现就是肩膀痛,很快就去世了),这不正的一念被邪恶钻了空子,就越来越严重,发展到晚上睡着了都会痛醒,炼功手都抬不上去,这时我警醒了,用法来对照,明白自己那一念错了,那不是人心吗?必须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

晚上痛醒了,我就起来发正念;炼功时,手抬不起来,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炼功是我修炼的一部份,是师父安排的,不让我炼功是旧势力安排的,它的目地不仅想毁掉我,它们的最终目地是要毁掉众生,我不能上它们的当,我必须炼,我的手必须抬起来,又跟迫害我的生命讲真相:不管过去我们之间有过什么恩恩怨怨,那都是旧势力安排的,目地就是让你们来迫害我,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有救度众生的使命,你们迫害我,影响了我做三件事,影响了众生得救,你们就是对大法犯罪,就要被销毁,大法和师父慈悲,洪传大法就是为了救度一切众生,你们也要同化大法真善忍才能得救,我曾经欠你们的,到时你们也会得到补偿的,即使我做不到,大法也会给你的,你们千万别上旧势力的当,毁了自己。

就这样,我依然每天坚持炼完五套功法,而且每个动作必须做到位;坚持每个星期六、星期天坐车到附近乡镇去发资料,平时下班就抽时间把资料做好,因为那段时间口痰很多,我就多带些纸,吐在纸上再扔出去,后来我想,这样别人看着,也影响大法弟子的形像,我想我应该把这些不好的东西解体掉,我就把它又吞下去;后背和脖子都痛,头就不能转动,看不到后面,发资料的时候,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是最正、最好的事,是救人的事,不允许谁来干扰,不准谁看,谁看蒙谁的眼,谁看乱谁的智。发完资料后,我又发正念:有幸得到真相资料的众生啊,你们得到的是珍贵的大法资料,是救你们的,你们一定要珍惜呀,一定要认认真真的看哟。

就这样,我尽量不去感受身体的不适,把它都看成假相,把人心一放到底,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在努力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病业假相不知不觉的没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